宝贝儿你都湿透了还说不要

夏昔睡觉是个不老实的,不过可能昨晚受到的惊吓不轻,竟然就守着床的边缘睡得安分的不得了。冰@火!中文 WWW..COM

乔皓辰也睡得很安分,靠在床的另一边,两人在床的中间留下一片空白。

乔皓辰醒来的时候夏昔还没醒,看着夏昔熟睡的侧脸,乔皓辰不禁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

那时候的夏昔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可爱的公主裙,众星捧月般的出现在他家。

小时候的乔皓辰很讨厌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尤其是那种一碰就哭的女生,这可能也是他小时候就腹黑的原因,见到这种女生都愿意捉弄一下。

就这样,趁着关金成和夏茹与自己父母聊天的时候,乔皓辰带着夏昔来到了自己家的大花园里,因为乔皓辰的爸爸特别爱游泳,所以这里有个大型游泳池。

“哥哥,你要带我玩什么啊?”小夏昔歪着头,咬着手指,眨巴着大眼睛,颇为可爱的发问。

“玩水好不好?”小乔皓辰一脸狡黠的说道。

单纯的傻傻的样子让小乔皓辰一愣,他怎么莫名的觉得这女孩好像有些不一样呢?

又狐疑的看看眼前女生傻傻的样子,总觉得应该是自己多疑了。

于是对着小夏昔粲然一笑:“快来吧,告诉你,玩水一定要多和水接触,能下去就最好不过了……”

小乔皓辰说的头头是道,夏昔听的也是认真的频频点头。

小乔皓辰正在绞尽脑汁的想怎么哄小夏昔下水捉弄她一下,却不想自己被人从背后猛地一脚踢下了游泳池。

他不会游泳,急忙在游泳池里扑腾,隐约听到小夏昔在岸上说:“哥哥说的有道理,哥哥好棒!”

然后,他就很落魄的被人从水里救出来了。

可小夏昔说的都是他刚刚的话,这次算是哑巴吃黄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他陷入沉思,眼眸中也流动着一丝温柔的情愫,夏昔微微动了动,然后就睁开了眼睛,没想到看到的就是乔皓辰像画报一般的撑着四十五度角歪着脑袋朝着她,似乎想起什么事情了,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夏昔愣愣的瞪大眼睛看着乔皓辰,乔皓辰眯了眯眼,从回忆中出来,望着夏昔说:“想什么呢?”

夏昔沉默了一下,扬起头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刚刚那个表情,我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可是我们之前不是不认识吗……”

夏昔一边念叨着,一边歪过头绞尽脑汁思考的样子。

乔皓辰听到她说这话已经充满期待的看着她了,可谁知道等了半天只等到一句让他差点吐血半升的话。

“哦,我知道了,像我之前和商雅她们追剧时候看到的那个被撞残废了的男二!”

叮铃——

门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乔皓辰黑着一张脸去开门,夏昔看到他神情阴郁的样子,默默的自己在心中发问,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他了吗。

夏昔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乖乖地没有出屋,门外似乎是管家之类的声音,乔皓辰的话不多,没有交谈两句夏昔就听到了关门声。

然后就听见乔皓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就出现在她面前,扔给她几个袋子,脸仍然黑着的说道:“送你。”

说完乔皓辰就径直走出屋子还很贴心的关了门,夏昔翻了翻袋子,里面都是q&c的衣服,随便挑了一套自己比较喜欢的穿上之后,夏昔迅速的洗漱完毕。

出来后看到乔皓辰已经穿戴整齐,一切准备就绪的等在那里了,面上的神色也早就整理完毕,只是眼底还隐隐有些不满的神情。

夏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才拎着其他几个纸袋子递给乔皓辰说:“谢谢你的衣服,这些我用不上,还给你。”

乔皓辰斜睨了夏昔一眼,面色如常,却没有伸手将袋子接过来,只是开口说道:“女装我用不上。”

夏昔没多想,露出善意的微笑说道:“以后你家里再来女孩子的话,也可以有衣服备用的啊。”

乔皓辰本来就不满的心情瞬间爆发了。

他一把将夏昔推到旁边的墙上,夏昔一惊,纸袋子猛地从手中滑落。

“关夏昔,并不是所有女生我都会给她们到我家的机会,更不会让她们有在我家换衣服的需要。”

乔皓辰一字一顿的说着,眼神牢牢地定在夏昔身上,眼底的怒气翻腾着,夏昔脑海中回荡着他说的话,并不是所有女生都有机会?他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暗示她什么吗?夏昔胡思乱想着,乔皓辰离得她极近,他的呼吸轻轻地喷薄到她的脸上,有些痒痒的,她觉得自己的脸在渐渐发烫,呼吸似乎也急促起来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也不知道乔皓辰的话和神情到底代表什么,她只能马上躲开他停留在她脸上的略显炽热的目光。

屋子里一时间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到,突然一阵节奏强烈的音乐声想起,是夏昔的手机响了。

夏昔忙推开乔皓辰,跑到一旁去接起了电话。

乔皓辰望着夏昔慌忙逃开的背影,不禁暗自责怪了自己,怎么就又是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呢?

似乎在兔子小姐面前,他越来越容易失控了,他越来越在乎她对他的态度。

这不是个好兆头。

夏昔接完电话走过来,脸上的红似乎褪去了很多,看着乔皓辰微微一笑道:“商雅今天在醉岚过生日,邱阳他们也会去……”

说着,夏昔停顿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打量着乔皓辰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商雅她们…希望你也能一起去。”

乔皓辰脸上的怒气与不满早已经消失不见,他又回归平常那个在学校里表情冷漠的大神级别的人物了。

没有多做考虑,乔皓辰点点头:“好,反正今天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醉岚离乔皓辰家有些远,于是夏昔就和乔皓辰去地下车库先取车。

两人刚上了车,乔皓辰的电话就开始拼命的响,夏昔不禁看向他,乔皓辰棱角分明的侧脸没有一丝表情,仿佛没听见电话响了一般,丝毫没有接听的打算。

“你电话响了。”夏昔想了一下提醒道。

乔皓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又将手机扔回去:“无关紧要的电话,不接也可以。”

电话自动挂断,然后又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夏昔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数字,没有来电显示。

夏昔装作没听到,眼神却总忍不住向那里飘去。

可对方好像却特别的有毅力,乔皓辰似乎注意到了夏昔细微的小举动,她在旁边毫不掩饰的好奇,一脸探究的看看他又看看手机,搞得他都没法专心开车了。

强隐下心中的笑意,一个想法突然就冒了出来。

“夏昔,如果实在好奇,我不介意你帮我接一下这种无聊电话。”

夏昔一愣,她的心思这么快就被他看穿了?不过她确实很想阻止这个铃声在来烦扰她的耳朵……于是没有多考虑乔皓辰笑的含义,夏昔一把接起了电话。

当然,如果夏昔早知道她接起电话后会给今天乃至以后都惹上一个不必要的麻烦的话,那她宁愿自己被好奇憋死,也不会手欠去接那通电话的,果然好奇心能害死猫这句话是没错的。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