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遮无挡男女做事

“吱吱……”树枝上几只小鸟沐浴着阳光欢快的叫着,听见从家里传来的母亲的呼唤,躺在草坡上吹着春风的女孩突然跳起,随手将一旁的猫咪一把抓起,飞快地跑向家的方向。

“叮铃……”随着家门的打开,勾起一串清脆的铃声。“母亲,我回来咯!”只见门间探出一个脑袋,黑色的齐肩短发,眨着黑色与血色的异瞳,一脸的欣喜,或许是16岁生日缘故吧。

“你呀!都是16岁的大姑娘了,今晚就要离开了,还是这么调皮!哎……今晚就要离开了……”母亲仿佛碰到什么伤心事一般,停下了手的动作,眼神呆呆地望着门口笑着的我。

我见母亲沉默了,轻轻走到她身边,小声安慰道,“呃……那个,母亲,别伤心了,女儿以后常来看您。”

姥姥从里屋出来,打断了我们的闲聊,对我说,“小荨,你还不去上楼收拾行李!”

“是……我这就去,姥姥。”又被撵上来了,心里各种不爽啊。

拉开衣柜,挑出三套黑色的衣服。一件是晚上送别时的黑色连衣短裙,简单的款式,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短袖T-Shirt式。还有一件黑色的及膝长裙和深灰色短袖T-Shirt搭黑色吊带牛仔裤。不一会儿,简单的行李已经收好了,黑色的衣服,黑色的鞋子,黑色的背包,黑色的猫。都是无边无际的黑色。

记得小时候天真的问过母亲,“母亲!母亲!你说为什么我们的衣服总是没有颜色?”小时候的我眨巴着眼睛,问着母亲。

母亲就会这样回答,“女儿,我们的衣服是有颜色的,这是黑色。因为我们是魔女,所以只有黑色才能体现我们的气质。”“嗯……那为什么父亲不穿黑色,不是说魔女谷都是魔女吗?”小时候的我平时喜欢吃糖,所以嘴里含总着糖,含糊不清地说着。母亲一听我说的童言,乐了,笑着说,“呵呵,都说是‘魔女’啦!你父亲是‘嫁’来魔女谷的,只有在魔女谷出生和长大或是一直在魔女谷生活的女人,才被称为‘魔女’,傻孩子。”

……

今天是我的16岁生日,这是我要离开家的日子。很久很久以前,魔女祖上规定了,每一个魔女在16岁生日那年,必须离家去外历练。至于为什么魔女在16岁生日时要离开家?这个问题只有老一辈的魔女才知道了。

“嘿!小荨!姥姥让我上来看看你收拾好了没有。”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只黑猫,是我的魔法使,作为一个魔女,自然是要魔法使来帮助完成巨大的魔法。不过,话说回来了,尽管再神奇,猫咪始终都是猫咪,怎么会讲话?!呵呵!此猫咪非彼猫咪,这猫咪可是一只会魔法的猫咪哦。而且,只有我才听得见这只猫讲话。他的名字叫做影子。同样也是双瞳异色,只不过,他的左右眼分别是琥珀色和赤红色,眼瞳的颜色红得慎人。

“嗯,好了。就这么点行李还得收拾多久啊!”我拍拍行囊,笑着和影子说着。“那就下去吧,吃完晚餐,我们就该走了。现在姥姥在下面等你呢!”“好的,我这就去!”说完便随着影子下楼了。

“姥姥,您找我?”我光着脚丫,来到姥姥身边,坐下。很快就要离开家了,心中弥漫着悲伤……

“是啊,如今我们的小魔女也长大了,要离开魔女谷去人类城市了!在那边,要……”姥姥一改平时的严厉,我看得出,眼底的心疼与悲伤。

“嗯,你们在魔女谷也要过得好!”听着姥姥的嘱咐,我一个劲的点头,姥姥看着我跟捣蒜似的,笑了。

晚饭后,街坊邻居放着烟花送我离开。我蹦蹦跳跳地从里屋拿出自己亲手新做的扫帚,正打算骑着它升空起航,便被母亲打断了。说是我还小,自己做的扫帚怕不安全,非从里屋拿出了她曾经用过的大扫帚,塞进我手里,又强行拿回我手里的自制扫帚。

后来,我妥协了,心里嘀咕着,有什么区别嘛!

我抓过影子,接过挎包,骑上扫帚,准备起飞。“小荨!你长大了,以后就别任性了,凡是都要谨慎。知道了么?”母亲拉着我的手强忍着眸中的眼泪,说着。

“嗯!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和影子的。你们也是啊。”说着,话语间都弥漫着伤感,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哽咽了。“再见啦!大家,姥姥,还有母亲!”我大声告完别,强压心中的伤感,一口气驾着扫帚窜上夜空,越飞越高,直到看不见魔女谷……

良久,“影子,你说,我们去哪儿呀?”夜空上,我骑着扫帚,低头看向躲在挎包里的影子。

“你说过,海边的城市好,那就去海边的城市吧。然后找一栋小苑,住在那儿,至于工作嘛,再说吧。”包里的影子睁开了它的双色眸,慵懒的说着。

之前的伤感早就抛之九霄云外,我一脸都是对新世界的好奇,“OK,就这样吧。去海边的城市咯!”

后半夜,我们到达了一座海上城市,尽管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依然璀璨的灯火还是照耀着城市和这片海洋,就连空气中也是城市的喧嚣。我找了一个歇脚处,先休息半夜,明早再继续参观城市。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市中心的大笨钟‘铛铛铛’地响着,这是新的城市里新的一天。我扬起笑脸,拉上没睡醒的影子,再次骑着扫帚飞上城市上空,俯视这整座城市。“新生活、新城市,我叶荨孜来啦!”我在上空得意忘形地喊着,包里的影子露出了无语的表情,就像在说,‘别跟别人说我认识你’。

我穿着一身黑衣,骑着扫帚,俯视着这座清晨的海边城市。黑色的衣服更是衬托了我白皙的皮肤,也使得我在鱼肚白的天空中更加显眼。

“影子,我们是不是要抓紧时间找个工作啊?”我对趴在我肩上的影子轻唤道。

不出所以,在我肩上的影子投来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二货魔女分界线————

转角HH要说悄悄话:我们家的影子啊,就是那么一只高冷、惜字如金、举止绅士的黑喵。(至少,是在原来的设置中)

二货魔女,叶荨孜:喵了个咪呀!‘举止绅士’这个词可不能乱用呐。至于那只黑喵影子,嘿!就一腹黑、变态的流氓喵!

黑猫影子(坏笑):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了,那我就得做些什么来回馈你咯!

叶荨孜:喵大人,我错惹,就大喵不计小人过咯!(乞求)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