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额”

好不容易燃起的激情和花火,瞬间被杨静的“亲戚”给打败。【无弹窗小说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敬请记住我们的址:匕匕小說:Ыqi.。孙小宝当场焉了,心想,幸好还没提枪杀进去,否则非做杨力伟他弟弟不可。

见到孙小宝像个泄了气的怨男似的,杨静也觉得很不好意思,要不是她大姨妈真的来了,况且这里还是警局的地盘儿的话,她也愿意给孙小宝,但是只要一想起这里是警局,她始终没办法过得了自己的那一关。

“小宝,对不起啊,要不等我亲戚走了,我,我,我再给你”杨静说着,俏脸红了起来,暗骂自己真放荡,说好的矜持呢都给狗吃了吗

见到杨静这娇羞的模样,再听到她的话,孙小宝很无耻地又硬了,妈蛋,他真的受不了了,于是他想了想,开口说道,“静,静儿,我,我受不了了,人家说,男人不,不可以憋太久,要不你用手或者口来帮我解决下”

“啊”杨静震惊得无以复加,实在难以相信这些话是从孙小宝的口说出,她也是个成年人,当然听得懂孙小宝说的“用手”和“用口”是什么意思,她曾经也参加过警队的扫黄行动,还没做刑警队队长的时候,更是当过几个月的“鉴黄师”。

所以,杨静对于岛国爱情动作片的一些经典镜头等等,也是很懂得的。

只是,她还是第一次从一个男生的口当面听到这些话,所以说不震惊,那绝对是骗人的。

“小宝,你,你说什么”杨静脸都红到耳根哪里去了,羞答答地扭了扭身体后,垂首轻声呢喃地问道。

也亏孙小宝的听力惊人,否则也很难听到杨静的话,是以,他莞尔一笑,说道,“静儿,我是想说”

“咦杨队,你怎么在这儿呢”

孙小宝的话还没说完,被一道惊的声音给打断,循声看去,原来是一位穿着警服的男警。

这位哥们一看知道是个雏儿,对于人情世故可能一点都不懂。妈蛋,你领导在和情人干那事你过来瞎掺合干嘛呀你小子是不是一辈子都只想当个普通警察呀

没办法,碰到这么个愣头青式的程咬金,饶是孙小宝这种出了名好脾气的人说的都有点心虚都气得想骂人了。

不过,最后还是没有骂成,因为杨静拉住了他。

杨静不愧是做队长的,心理素质过硬的简直让人没话说。

只用了不到几秒钟的功夫,已经迅速地从一开始的慌乱恢复了冷静,还第一时间拉住了处在暴走边缘的孙小宝,继而用手轻轻整理了一下刚才激吻而掉下的两缕留海,微笑着对那个男警说道,“哦,是你啊,小强,我在和孙大师讨论案情呢,你来这里干嘛呢”

噗~

孙小宝差点笑喷,妈蛋,讨论案情亏你杨静好意思说出来,试问有谁会孤男寡女地躲到偏僻角落里面讨论案情啊是在制造案情还差不多。

不过,杨静一个凌厉杀人般的眼神飘来,孙小宝立刻消停,强行将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板着脸,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并且还用眼光瞟了一下那男警小强。

小强绝逼是个五官端正、三观特正的新晋警察蛋子,他家境贫寒,但从小志存高远,誓要当一名惩恶扬善的人民好警察,“为人民服务”是他的座右铭。所以,警校一毕业被分配到古城市警察局后,很拼命地表现,最后得到杨静的赏识,拉他进了刑警队。

总而言之,小强绝逼是个好警察好同志。

而且,他的智商和情商一样高,从警校里面学到的逻辑推理知识,让他一眼看出杨队和这位年轻的很不像样的孙大师两人刚才肯定是在做一些羞人的事。杨队脸色潮红,头发都乱了,这位孙大师更是像个正处在发情状态下雄性动物,同样作为男人的自己,岂会不清楚。

不过,作为一名下属,司的私事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哦,报告杨队,我,我过来这里取自行车,准备出去买些东西呢。”小强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说道。

杨静清楚小强的家境,也知道他是全警局唯一一个骑自行车班的人,加为人忠厚,对待工作充满热情,更重要的是能力那些老刑警丝毫不差,要说缺点,也是经验稍有不足。不过,这些都可以在以后的工作慢慢积累,作为队长,她自然也将小强列入了重点培养对象行列。

“嗯,快去快回,路小心啊”

“知道了,谢谢杨队,你忙吧,我先走了。”小强以最快的速度把停靠在角落的破旧凤凰牌自行车的锁给打开,然后啪啪跳去,逃命般溜了。

“这小强呵呵,也真是的,急什么呢”杨静没好气地看着小强远去的方向,转过头对孙小宝说道,“小宝,要不我们走吧。”

只不过,孙小宝的脸色却猛地变得凝重起来,他眉头紧皱,问道,“静儿,这个小强他家住哪里”

“你问这个干嘛怎么,难不成你对人家还一见钟情了”杨静调侃道,但见到孙小宝的脸色依旧凝重时,意识到应该是出事了。

“难道小强有问题”

“嗯,其实我也是在刚才才看出来的,他身潜伏着一股淡淡的阴气,所以我怀疑应该是他家里出了问题,对了,静儿,你知道他家在哪儿吗马带我去。”孙小宝语气有点急切地说道。

“好,我马带你去。”

杨静知道孙小宝的本事,没事的时候嬉皮笑脸、色胆包天,但一遇到正经事的时候,会变得很认真,这恰恰也是孙小宝最吸引她的地方吧。

杨静拉着孙小宝的手,很快走到警局的停车场,了一辆桑塔纳。

可能由于出了宋青青这档事,所以大部分的警力都给临时抽调到技术科大楼哪里,也没多少人在警局内,因此杨静拉着孙小宝的手来到停车场的全过程,基本没人看见。

加杨静还特意用警帽遮住自己的脸,算有人见到也认不出来。

“小宝,坐稳了。”杨静说了声后,一踩油门,桑塔纳轿车当即像一枚了膛的子弹般,疾射而出。

孙小宝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自己还系了安全带,不然的话,小命能否保住,都是未知数。

车子一路疾驰,加这桑塔纳的车身摆着一个醒目的警灯,哔哔地叫了一路,什么红绿灯神马的,都特么是浮云。

十五分钟后,桑塔纳警车在东二环铁渣街路口停了下来。

“铁渣街”

孙小宝疑惑地看着杨静,看来自己真的和铁渣街很有缘分嘛,短短几天,来铁渣街的次数都快赶去三方来客的次数了。

“嗯,小强家在铁渣街的东边尽头,下车吧,我带你去。”杨静说着,已经将车停好,她自己先下了车。

孙小宝也没有说什么,赶紧下车紧紧跟在杨静的后面。

谁知,刚走了几步,有人在背后叫唤。

“孙,孙大师,呵呵,还真的是你啊”

声音很熟悉,孙小宝猜都不用猜,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

无奈地转身,撇嘴应道,“光头坤,你怎么在这儿呀小彪子不用你伺候么”

光头坤讪讪一笑,讨好应道,“孙大师,我是轮班制,逢周一三五去彪哥哪里,二四六回铁渣街,周日休息,呵呵”

孙小宝见到光头坤那油光可鉴的大光头和笑得眼睛都成一条缝的富贵脸,以及那一口的大黄牙时候,觉得有点想要吐的感觉,“可以啊,你们黑那个公司制度也挺完善的嘛,不过怎么没根据劳动法来,双休呀”

“嗨,孙大师,我是个劳碌命,一天不工作闷得慌,还有,我们帮咳咳,公司充其量也是一家私企,怎么能跟国企呀。”光头坤这才看清楚孙小宝旁边站着的是一位穿着警服的女警,还好没说“帮会”,要不然死翘翘了。

其实孙小宝刚才也差点脱口而出“黑社会”三个字了,幸好最后口风转的快,才没有露馅。

不过,两人的“亲密互动”还是没能逃过杨静的法眼。只见杨静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宝,你怎么认识光头坤的”孙小宝的小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妈蛋,坏事了,道爷我怎么给忘了,杨静这妞可是刑警队队长来着,平日里和光头坤这些准犯罪分子的接触和自己以及她家里人接触的都多,又怎么会不认识光头坤呢

小坤子啊小坤子,不是道爷我不想救你,而是你丫的来的时间不对,你也不想想自己是干嘛的,见到我身边杵着一个穿警服的,你算急着打招呼也得先忍忍不是,妈蛋,你这不是自投罗吗

向光头坤投去一丝同情的目光后,孙小宝转过头立马换讨好的笑脸看着杨静解释道,“呵呵,静儿,你先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先听我解释,好吗”

“好,你说”杨静倒也不急,双手叉在一对高耸之下,定眼看着孙小宝,摆出一副我倒要好好看看你怎么说的架势。

“咳咳,静儿,是这样的,我是干嘛的,你应该较清楚不是,前段时间他的老板家里出了点事,找我去帮忙解决一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嘛,较乐于助人不是,所以去帮他老板把问题给解决了,大家也认识了呗,这么简单。”孙小宝说完,耸了耸肩,当然更不忘向光头坤递了几个眼色。

光头坤立马会意,附和着说道,“是啊,杨警官,我和孙大师是这么认识的,您可不要多想啊。”

对于杨静的能耐,光头坤可是早领教过了。想当初,杨静新官任三把火,第一和第二把火都是直接烧来铁渣街铁渣帮的不少娱乐产业。

隔三岔五的查房、查牌查水表啥的,折腾了足足一个月,后来也幸好洪彪认识人,暗出面给警察局局长施加压力,而局长当即命令杨静收手,杨静虽然心有不甘,但迫于命令,也不得不消停了下来。

不过,刑警队和铁渣帮的梁子算是从那个时候结下了。

光头坤,杨静自然牢牢记在心里了。

妈蛋,这算什么事呀自己刚才不开口不好了嘛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