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妖精女配H

说完,两只杯子在空中轻轻一碰,一声清脆的声响,两人都一饮而尽。

沈浅跟韩斯边吃边聊,相谈甚欢,他们谈人生谈理想谈生活,就是不谈韩霆,沈浅第一次觉得自己交到的是朋友,这是她第一次与异**朋友,而且是交心的那种。

以前的她,看起来朋友挺多,其实女性朋友不过是如乔莹这般的酒肉朋友,男的不过是对她有想法的男人而已,能互吐心事、聊天谈话的人,除了记忆里的苏文文,还真没有别的人。

回去的时候,韩斯把沈浅送到公寓楼下便离开了,沈浅打开门,屋子里一片漆黑,韩霆不在,身体很累,丢下包包,揉了揉脖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便不愿再起来了,眯了一会儿以后才想起今晚她还欠韩霆一个解释,只是他人呢?即然不在公寓里,那就别怪她没有给他解释了。

想了想,沈浅还是决定先去洗澡睡觉,忙活了一天身上很不舒服。

哪知她刚刚从沙发上站起来,门就被打开了,韩霆走了进来,步子不紧不慢,脸上表情看不出喜怒,沈浅迎上他,轻轻说道:“你回来了。”

韩霆张口便说道:“怎么?不希望我回来?”沈浅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悦,脸上的笑容悻悻的收了收,沉默的站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韩霆将西装挂在衣架上,坐在沙发上,说道:“说吧,你欠我的解释。”

沈浅就知道他没这么容易放过她,这个恶魔,非要把她折磨死才罢休么!自己明知道那张照片只是个假相!何况自己当时只是喝醉了而已!

沈浅走到韩霆跟前,低声说道:“好吧,但是前提是你得相信我。”

“学会讲条件了?”韩霆抬眼看着沈浅说道。

沈浅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没有,只是觉得如果你不相信,我说什么都没用,那我也无须再说了。”

“那你就给我一个可以相信的理由。”韩霆松了松领带说道。

“嗯,好。”沈浅想了一下,虽然记不起来那张照片是个什么情况,但是那地方她还记得,是昨天吃饭的那家酒店,便说道:“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和苏文文、沈双儿一起去吃饭,我喝醉了,苏文文扶着我从酒店出来,然后被偷拍到了,我们没有接吻,那只是个借位而已,相信你也可以看得出来,我能解释的就这些,昨天喝醉了之后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

韩霆站了起来,高大挺拔的身体挡在沈浅眼前,顿时沈浅有股窒息的感觉,心跳不自主的加快了,双手握了握拳才算平复了一些。

“你答应过我什么?离苏文文远一点?”韩霆的语气有些急躁。

“只是吃个饭而已,再说,还有沈双儿在。”沈浅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语气也近乎低声下气的说道。

韩霆低头看着她,薄唇轻颌,说道:“吃个饭而已,会醉成那样?沈浅,你是孕妇!”

提到孩子,沈浅的脸稍怔了怔,接着心一横说道:“那又怎样?反正我们都不打算让这个孩子出世,你放心,如果你真的忌惮这个孩子的话,我可以明天就去医院。”说完,沈浅将手轻轻的放在了小腹上,眼睛里闪过一丝哀伤。

“你敢!”韩霆紧紧握住沈浅的手腕,愤怒的说道。

沈浅倔强的咬了咬唇,有些哽咽的说道:“为什么不敢,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要你留下这个孩子。”韩霆沉沉的说道。

“可我不想要。”沈浅直直的迎上韩霆的目光。

“你觉得你做得了主吗?”韩霆的声音低沉。

沈浅依旧不知死活的跟他顶撞着:“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我当然做得了主。”

“呵……”韩霆冷冷的轻笑,道:“好,你不是很在乎苏文文吗?那我就以百倍千倍还以苏文文,叫他尝一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你只会迁怒于他人!”沈浅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咬了咬唇狠狠的说道:“如果你真的这样的话,看来,我也只有死路一条了,韩霆,你非得把我逼死吗?”

“是你在一次次逼我!”韩霆俯身贴近沈浅说道。

眼泪顺着沈浅的脸庞滑了下来,如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地板上,她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韩霆,此刻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心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给堵住了。

有人说,两个人吵架之所以会越吵越大声,是因为心的距离远了,所以他们用越来越大的声音,试图能让对方听到自己,无奈的是,吵架的时候,双方的心都是在背道而驰,根本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沈浅,你要记得,你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给你,我可以给你,同样我也可以拿走!如果我真的想置你于痛苦之种,方法多的是!”韩霆哽了一下,喉结动了动,一只手缓缓的捏着沈浅的下巴,越来越用力,表情狠绝的说道:“但我不想,你是我的女人,我韩霆从不折磨女人,但我告诉你,如果我的孩子保不住,那我就将你的父母送进监狱里,并且,你一辈子也休想离开我身边半步。”

提及父母,沈浅怔了下,一脸惊慌的说道:“我父母?”沈浅似乎恍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抓住韩霆的衣袖问道:“韩霆,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我父母的下落?只是不告诉我而已,是不是?我们家一夜之间破产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韩霆,你告诉我啊!”

韩霆扯开沈浅的手,冷冷的说道:“你们家的事跟我没关系,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就算我知道你父母的下落也不会告诉你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韩霆我恨你!我永远都恨你!”沈浅像是失了控一样,一边声嘶力竭的说着,一边朝韩霆的身上扑去。

可能是沈浅的力气太大,也可能是韩霆失了手,竟然一把将她推向了沙发上,方向竟然微偏了一些,沈浅的身体在沙发上撞了一下,又摔在了地上。

“啊--”沈浅蜷在地上捂着小腹惨叫了一声,顿时,刺骨的疼痛感便袭遍全身,小腹一阵剧痛,令沈浅蜷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接下来的痛让她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脸色瞬间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