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

匆忙赶来的凤倾城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亲眼看着那黄团子身躯被击飞出去,一股无力感 瞬间笼罩她… …

“哈啤… …”

哈啤虚弱一笑,刚想开口大片的血液便一涌而出,“咳-咳!麻~麻,哈啤好困,好想睡觉-觉!”

凤倾城颤抖的双手不知所措,只能一个劲儿的替哈啤擦掉嘴边的血污!“哈啤乖,不要睡,睡了就醒不来!”

此时此刻哈啤只觉得身上好痛好痛,好想睡觉,可是他又怕真如麻-麻说的,睡了就醒不来了

“不… … 哈啤不睡,哈啤还要…要和麻…麻去看外面的世界。”  有气无力的说着,一字一株敲打着凤倾城的心理,让她自责不以。

“嗯… …我们还要去看外面世界,我们要游遍天下,走遍千山。” 尽管他们相处只有那么短暂的一天,尽管那不足以证明什么!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 …

当她把它抱出母虎身体的那一刻,朦胧睁眼它竟然对自己咧嘴微微一笑,就那么一瞬间的让她心里一触,一声声稚嫩不清的妈-麻,在凤倾城的心里早已扎根,抹不去,也拔不出!

感情就是一种难以控制的东西,当你真心付出时,那一种微妙情感可以瞬间磁生,无论时间长久。

对于小虎,凤倾城不再是母虎托付的责任,而是自己真正的感情……

“主人!”

凤倾城像没有听到小二叫她般,依然沉寂在自己的自责当中,是她太大意了,没照顾好哈啤,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这一小会儿的时间就这样了呢?

她该怎么办!

对!她要伤他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凤倾城悲戚的眼眸慢慢转化成嗜血,犹如地狱走出来的魔女,让人心生怯意。

冷如冰锥的鹰眸狠狠射向妖姬!让妖姬心底一颤。

“哈啤快服下这个!”凤倾城拿出母虎留下的千年火灵果,这颗果子是长的有点像樱桃,但却比樱桃更红,比血更艳!

“千年火灵果!”妖姬脸色一变!

“小二好好照顾哈啤!” 凤倾城睨视着妖姬。

“主人!”小二担忧的目光紧锁那一抹倩影,條的一声呻~吟拉回小二的注意力!

真是麻烦……

…… ……

“接下来,你就要为你的任性付出血的代价!” 利眸射向妖姬,一字一句让妖姬莫名的胆怯!

掩饰住自己心中的怯意,故作高深说道:“哼!那就让本座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青风玄…去!”

凤倾城笔直的站着,嘴角划过一丝不屑,身体开始有些变异,身后蓦然延长的九条狐尾耀武扬威,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人体修为,但是她本体雪狐的修为可不低呢!

“哈哈!本座还以为你有什么厉害之处呢!一个刚进天境的灵狐也敢在本座面前妄言!”

神境与神境之间那怕是相差那么一丁点儿,都可能注定输赢,更何况凤倾城还比人家整整低了一大境界,天境和神境似乎一听就是悬殊了!

这也难怪妖姬会嗤之以鼻,不过往往越是骄傲的人越会是最后的输家!

“御雪狂巅~破!凤倾城大喝一声。

“嘭!”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响彻整个丛林,连地面也不由的震上三震… …

“噗!” 妖姬吐出一口黑血,满眼不可置信,不可能的,它一个神境高手怎么可能会被刚进阶天境狐狸打败,这绝对不可能!

妖姬近乎呆滞的黑眸慢慢磁生恨意,周身黑气漂浮于空,本体也渐渐显露出来……

凤倾城也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纵身一跃,身后长达五米的九尾重重甩在妖姬身上,这一下凤倾城可是卯足了劲,就算不死也得躺床半年!

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凤倾城只是释放出自己的九条尾巴,并没有把整个身体都恢复本体!所以此刻能清楚看出她苍白面容,显然也达到极限了。

可是她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虎归山,乘胜追击,蛇打七寸,把自己仅存的灵力都汇集在一条狐尾上,准备贯穿她的七寸。就在要成功之际,一道无形而强悍的灵力打在凤倾城的狐尾上,两股力量相碰,振得凤倾城原本就混乱不堪五脏六腑更加严重,强忍着口中的血液不吐出来,她不能让敌人看到她如此脆弱。

“噗… … 主人… …”小二胸口巨痛吐出一口血污,主人和它灵魂契约,主人被重创的时候他也如亲临般!所以它清楚的知道现在的主人一碰就碎的。

它不敢想象,若是妖姬反应过来反还一掌的话,那主人… …

他现在又不能放着这只小老虎不管,这小子服用了千年火灵果如若不帮他消化,那么他可能爆体而亡了。小二一咬牙无穷无尽的灵力快速输入哈啤的体内……

…… ……

而然,凤倾城赌得没有错,妖姬真的不敢在应战了,还偷偷的趁她不注意时落荒而逃了,而她也再无力去追,强忍着的一口污血也吐了出来,眼前忽暗忽明!

不行!她还不能倒下!步履维艰的向小二他们走去!

“主人!”小二的声音里透着强忍的虚弱,底气不足的感觉!

“哈啤怎么样了!”同样有气无力的问道!

“主人放心吧!他已经死不了了!”

那就好!眼前一黑,彻底陷入黑暗之中。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一个恍若天神下凡般的白衣男子及时扶住了她柔软的身子。

小二迷蒙的眼瞪着来人,虚弱的说道:“你… … 你放开我主人。”

君翱睨视着小二,悠悠说道:“你灵气已快耗尽,还是快停手吧!”

见来人没有敌意,小二一颗心才堪堪落下,“主人交代的事我一定得办好。”

君翱言闻眉头微嘁,深邃的丹凤眸若有所思;到底是什么样的主子才可以让一只高级魔兽如此死心塌地。突兀,微转头对着身后紧挨着他的灰白服侍从说道: “无极,助它一臂之力吧!”

比暗灰衣服侍从更高一级的灰白服侍卫无极应道: “是!”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