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棒堵著一肚子的JĪNG液

林玄挣扎着起身,他做了噩梦,梦到洛夏因入魔被龙组清除了。这可把林玄吓坏了。说真的,如果龙组杀了洛夏,林玄可能会灭了龙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玄睁开眼,看着白白的天花板,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不能动了,低头看下去。

我的天!木乃伊!

林玄整个身体都包裹在白布之中。这次大发了。

没办法,自己不能动,喉咙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玄已经昏昏欲睡了。门开了,卡洛琳走了进来,看着林玄的眼神,满是柔情。

“呜呜。。”林玄拼了命才发出声音。

“你醒了?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吃饭也不能喝水,忍着点吧。”卡洛琳深情地看着林玄。

“呜呜。。”

“你是要说话吗?”卡洛琳俯下身,衣领低垂,领口外泄了春光,白花花的一片。林玄感觉自己都快被晃瞎了。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欣赏美景的时候。

林玄用尽全力才从嗓子里挤出了两个字,“洛夏。。”

“你是要问洛夏吗?”林玄惊恐的看着卡洛琳眼神里难以掩盖的悲伤。

完了!难道洛夏出事了?难道真的是龙组?

“那天你伤势过重昏迷了以后,林爷爷见洛夏已经完全入魔,只得给龙组下了清除的命令。而洛夏看着昏迷的你,一直在哭,也不抵抗。然后。。”卡洛琳不往下说了。

林玄只觉得一腔热血猛地涌向头顶。

眼泪沾湿了纱布,一点,一片。。

这个时候,门又开了。一道白影晃了进来,来到卡洛琳身边。

“师兄醒了吗?这都五天怎么还不醒,都怪我。”

是洛夏!洛夏没有死!那卡洛琳刚才说的是?

“哎呀,洛夏,你来的真不是时候。林玄刚才问我你怎么样了,我说你死了,你看,枕头都哭湿了。”卡洛琳对着洛夏向林玄努努嘴,道。

骗我??!!林玄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谁让这家伙轻生,你入魔的时候,他那样子就是要跟着你走了嘛,我在下面看着也说不上话。这次要是不狠狠的惩罚他,下次再有什么事指不定又什么样了呢。”卡洛琳气哼哼的说道。

是啊,当时情况紧急,所有的反应都是真情流露的,根本没有考虑过卡洛琳的感受。在林玄看来,自己还是不够成熟,还没有懂得如何承担责任!

这样想着,林玄不由得十分心疼这个女孩儿,如果不是现在自己不能动,不能说话。林玄一定会将卡洛琳狠狠的拉入自己的怀中,深深的说声,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疗伤的日子很枯燥,开始的时候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动不能说话,什么都不能做,整天躺着。林玄感觉自己的触觉都要退化了。这种日子足足过了一周。终于可以吃饭了,身体有了知觉。

但是,还是不能动。。动一下都感觉浑身都要散架子了。林玄暗叹自己的身体还是不够强,不过是一次真气爆破就险些崩溃。以后还要好好努力才行!

如果天下修真者知道林玄这个想法,说不定他会被唾沫淹死!别人要是受了这么重的伤,身体就算不崩溃,也要脱层皮,搞不好修为还会倒退,从此再难寸进!

他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找死!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一个月才有所好转。林玄终于可以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出门走走路,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这个时候,林玄互相想起来一个事情!

那就是当时对敌魏家众人的时候,卡洛琳以一敌二却丝毫不惧!林玄之前在卡洛琳身上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能量形式的存在!到底什么情况!

这一天,卡洛琳领着林玄在医院的花园里闲逛,到了一处座椅,二人便依偎着坐在一起,林玄说道,“琳琳,你那天用的是什么功夫?”

卡洛琳听到林玄的问题,猛地一愣,随即释然。自己身上的秘密,想来在林建国的桌子上已经有了备案了吧。况且林玄是自己的男人,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林玄,我没有想要隐瞒你,只是家族要求我们不允许在外面,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技能。不过你是我的男人,也就不算外人了。况且当时情况紧急。我的全名是,克里斯蒂安;卡洛琳。”

林玄愣住了,我靠!克里斯蒂安?!

在欧洲有两大家族,对立数百年,不分胜负!一个就是以吸血鬼和狼人为首的黑暗部落,另一个就是这克里斯蒂安家族!

整个欧洲被这两个家族从中分开,南北分治,由此可见,这个家族的分量了!

如果单从家族而言,克里斯蒂安家族的实力,比华夏四大家族加在一起还要强大。当然,这里面不包括林家。因为龙组相当于林家的打手,这件事是国际上任何一个家族,部落,和国家都不能忽视的!

自己出去历练了一个月,居然捡到宝了,这会儿,林玄心里都乐死了。

搞明白了卡洛琳的事儿,林玄心里这块石头算是放下了!

那么接下来,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洛夏。这几天林玄的身体不允许,但是那件事在林玄心里总是一个坎,每次见到洛夏的时候,都有一种愧疚感。他总感觉自己应该跟她把事情解决了。

这一天,洛夏来和卡洛琳换班。

林玄走到洛夏面前,“师妹,你,最近感觉如何?”

洛夏被林玄的问题,还有林玄腼腆的表情搞的一愣,“你怎么了师兄?我很好啊,你哪里不舒服吗?”

林玄无语了,这丫头怎么这么迟钝呢!算了,直接说吧。

“我说的是你家族的事。。你还想报仇吗?”林玄问完直愣愣的看着洛夏,眼看着紧张的汗都留下来了。

“你说这个事啊,入了一次魔,我感觉我放下了。也算对得起家族了。不过呢。。”

“不过什么!你快说啊。”林玄都要急死了。

“不过你若是以后对我不好,我还是会离开的!”洛夏娇笑道。

“怎么会!你是师兄的至亲!”林玄严肃道。

这件事,终于是过去了,从洛夏的语气中,林玄明白,这丫头,是真的放下了!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