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的小肚子鼓鼓的h

萧燃生命危笃,他无法撤身去追凶手,听着警车的鸣笛声逐渐靠近,他恨恨地想,暂时先放过那个混蛋,但他一定会让他的下场比萧燃惨百倍

枪战现场很快被警方包围了,在爆炸中受伤的毒贩份子来不及逃窜,都被成功抓获,萧兰草隐身在人群中,跟随救护车一起来到医院。

萧燃的抢救手术做得还算顺利,胸口那颗子弹稍微偏离心脏,让他得以幸存下来,比较严重的是头部的伤,从高楼跌下导致头骨损伤,颅骨碎片和血管破裂造成的失血严重压迫颅神经,萧兰草听主治医生对赶来询问案情的警察说,病人的脑神经系统损伤厉害,可能很难撑过去,就算撑过去,恐怕也会成植物人。

听到这番话时,他脑海里一片空白,紧张之后的脱力感严重侵袭着他,心里充满了懊悔,如果他把萧燃被跟踪的事告诉他,如果他跟随萧燃一起去毒贩巢穴,如果他不在枪战中走神,一切都不会发生萧燃腹部那枪是中的第一枪,以他的机警,本来可以避开的,可他却选择了先救自己,自己枉自修道这么多年,在生死关头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看着萧燃的私有物品被警察整理,那个属于他的小狐狸吊坠从钱包里掉了出来,他的眼圈红了,那是萧燃送他的,后来也是萧燃扔掉的,他当时想既然扔掉了,那就不要好了,那段感情也该是放手的时候了。ぉ香

可是萧燃居然会捡回来,他不知道萧燃找回吊坠的原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还给自己,只知道他将吊坠仔细清洗过后,放在了皮夹里。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在这场情劫的宿命里,他注定是无法逃离的,他不放弃,也许是那个人不想让他放弃。

手术技术后,萧燃被转到了icu病房,当晚萧兰草一个人陪他,用灵力帮他化解伤痛,这样做对于法术不高的萧兰草来说是严重的自伤行为,但他毫不在意,仿佛所有情感在兜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当年的时光,为了救情人,他不介意倾尽所有灵力。

如果这就是他跟萧燃的宿命,那么他认了,并且开心地接受。

「你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所以不要怕,我一定会救你的。」握着萧燃的手,他不断安慰道。

萧燃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无法给他任何回应,平静的容颜,就像是睡着了,嘴角上还留着他的铁拳造成的淤青,看上去有点滑稽,萧兰草忍不住笑了,感觉着萧燃的生命在一点点流失,他只能继续以灵力相助,但他知道,能不能撑下来,除了自己的灵力加附外,还要靠萧燃自己的意志力。

根据萧燃的随身证件,他的身分被确定下来,警方联络到了他所在的警署单位,他的上司跟父母在听到消息后,连夜乘班机赶过来。

萧燃目前的状态对他的父母打击很大,听泰国警方的解释,他们这次能够顺利抓获毒贩组织,都是处于萧燃的协助,他们想萧燃的上司表示感激,上司一脸尴尬地接受了谢意,但萧兰草冷眼旁观,看得出有关萧燃的行动,他的上司并不知情,甚至他连自己的父母都隐瞒了。

到底他查的是什么案子呢值得他以性命相搏

一个星期后,萧燃的伤情扎实得以控制,虽然没有醒转,但总算脱离了危险期,他被送回国内治疗,萧兰草跟岁他一起回国,继续隐身用灵力帮他调养病情,再加上医方的精心诊治,萧燃的病情逐渐稳定下来,但是他将一直以植物人状态维持辖区的诊断结果让大家很绝望。

在要害中枪并高空坠落后还能生存下来,这以及各是最好的结果了,但显然大部分人对这个结果都不满意,来探病的人越来越少,那个自称是萧燃女友的女孩子来看过两次,听了诊断结果后大哭了一场,之后再没露面。

萧兰草陪着他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见来探望的都是与萧家有来往的警界人员,跟萧父的寒暄更多于在意萧燃的病情,不由冷笑世情冷暖,要不是萧家在警界的背景,可能这些人连程序都懒得走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萧燃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只靠灵力跟医疗器材的帮助,他是不可能恢复正常的,萧兰草喜欢那个跟自己动手和**的人,想他真正地活下来,而不是一直依靠于仪器。

又过了月余,在萧燃的状态渐趋稳定后,他说:「我想到了一个救你的办法,但我要回趟家。」

心跳显示器里的波纹上下轻微浮动了几下,这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看到萧燃对外界的说话有反应,而且对象是他,这让他很开心,又说:「我会很快回来的,这次不许忘记我。」

心跳再度很明显的动了动,像是对他的回复。

萧燃的上司算有心,跟泰国警方交谈后,担心萧燃好掌握了一些贩毒活动的情报,有人会趁机加害他,于是派了警察日夜监护,萧兰草又在他身上加了守护结印,以便他有危险时自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一切都做好后,这才离开医院,回到了雪山上,他出生的地方。

这里算是他记忆中最早的家,他从幼狐开始修行,一直都借助于雪山灵气,这里的一山一水他都非常熟悉,尤其是雪山常年冰封,修行的地方又相当隐秘,要想元神跟躯体脱离,这里是最佳场所。

元神出窍的法术很简单,但要一直保留躯体的完整状态就比较费神了,萧兰草把自己的躯壳放在冰洞里,以法力封住冰洞,以免它受损,临走时他看了眼冰洞,这里曾是他最初修行的地方,他不知道这一走,什么时候会再回来,如果躯壳毁掉了,那他的元神就会跟那些游魂野鬼一样在人世间飘荡,游魂或许还有轮回的机会,但他想他是没有的。

没有也罢,他连一直引以自傲的容貌都舍弃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他也厌倦了背负着记忆一世世地去寻找那个人,这一次破釜沉舟,能成功固然好,反之,那就面对真正的死亡吧。

就这样,他以元神的状态回到了萧燃身边,失去了他的灵力相助,几天不见,萧燃憔悴了许多,这样以来更加酷似他的前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萧兰草感到惶惑,一时间有种时空错置的感觉,第一次他没有成功救下萧燃,但这一次,他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再失败,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

还好萧燃虽然是植物人状态,但他的大脑还是有意识,只是意识太弱,萧兰草以元神进入他的意识世界,也只能勉强跟他交流。

「那天,为什么你要加我萧岚你是不是想起了我」

在感应到萧燃的微弱意识后,他首先问出了一直困扰自己的疑问,萧燃却茫然摇头,对他的询问一副迷惘之态。

说不定这家伙又把他们一起经历过的记忆给忘记了,萧兰草不由得一阵气恼,问:「那你知道我是谁」

「是跟踪我的人,你用我的名字,用我的钱和身分,告诉我毒贩交易的位址,害我受伤。」

哈,自己费尽苦心地帮他,到头来他只记得自己糟糕的地方,萧兰草忍不住怀疑为了这个男人,自己这样做究竟是不是值得了,冷笑:「你怎么不说你跟我上床不说你很喜欢跟我**了不说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用灵力帮你续命」

男人不说话了,萧兰草感觉到他的心房瞬间激烈跳动了两下,原来他不是忘记,而是最隐秘的东西不想提起。

于是他忍不住问:「为我受伤,你后悔了吗」

「没有。」

毫不迟疑的回应,就在萧兰草的心情稍微好点后,就听他又说:「就算是不认识的人,我也会那样做的,因为我是警察。」

好吧,他不该对这家伙的感情抱任何期待。

放弃了问这些无聊的问题,萧兰草把话题转到重点上,「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是被人暗害的,我想这跟你正在追查的暗自有关。」

「我知道,我在查制毒案,这件事牵扯得太广,萧家的人可能也有参与,所以我才不得不秘密调查。」

这句话让萧兰草震惊了,忙问:「你说萧家也参与贩毒」

「不是贩毒,是制毒。」

「有什么不同」

被问到,萧燃沉默了,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天才迟疑说:「我不太记得了应该更严重好像有人来说服我,但我记不清他是谁了」

听到这里,萧兰草觉得自己该知足了,至少男人忘了最重要的查案内容,却对他的存在记忆犹新。

「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他安慰道:「我记得那个想杀你的人,让我来查,但我需要附身。」

「俯身」

「就是我附在你身上,你现在的情况,幸运的话会一直保持植物人状态,不幸的话随时都会死亡,只有我附你的身,才可以用灵力帮你维持身体机能,顺便还可以帮你查案,等案件解决后,我再离开。」

「你附我的身,那你自己的身体怎么办」

他怎么知道怎么办现在走一步算一步,先把当下的问题解决掉再说。

「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你只说同不同意。」

萧燃不置可否,接着问:「那将来你离开的话,我会怎样」

「不知道,也许会死吧,所以其实只是早死晚死的不同,」没想到萧燃看起来做事果断坚决,在关键时刻会这么婆妈,萧兰草有些不耐地说:「如果你拒绝也可以,等你死了,我再以你的身份留下来查案,反正你的事我都了解,也不怕穿帮,你看你是选择被附身还是死后被代替」

两人刚认识时萧燃曾想过可能会被这个神秘的男人替代身分,没想到没过多久,一切就变成了事实,他有种人生如戏的错觉,听了萧兰草的解释,他沉吟了一下,微笑说:「我有点怕死,还是选择附身好了。」

时至今日,萧兰草再不会信萧燃怕死的谎言,恨恨地想,如过他真怕死,那天就会乖乖同自己离开,而不是一定要抓住老龙头了,一切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哼了一声,继续讨价还价,「我不免费为人做事,你想我帮你查案,那么你的东西就都要归我所有,今后我所作出的所有决断你也不可以有任何异议。」

「好。」

毫不犹豫的回答,让萧兰草不免怀疑它的真实性,狐疑地问:「包括你的女朋友」

「我没有女朋友。」短暂沉默后,男人说:「至少我不记得自己有过女友。」

好,就算有,他也会当没有,今后萧燃的人生由他来做决定。

「既然同意了,那我们就做个契约吧,免得将来被那些自以为正义的家伙诟病。」

萧兰草对修道中人没好感,为了避免日后有麻烦,他做了附身契,元神入体,将契约写在瞳孔里,重瞳双影,证明萧燃同意自己附身,萧燃很爽快的同意了,任由他的元神跟自己的意识合二为一。

第一次一元神的状态进入人体,并且是自己喜欢的人的身躯,这对萧兰草来说是种奇妙的体验,元神归位,躺在床上感受着人体的温暖,他突然有种另类**的错觉,紧密的契合,让他感觉这一次他真正抓住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附身后再不离开,你就会真正的死亡。」躺在床上让自己慢慢适应着这具躯体,他用意识跟萧燃交流,「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不知道,我想也许是你,所以不应该怀疑。」

毫无理论根据的回答,却又自然之极,萧兰草听得心潮一阵翻涌,眼眸不由得湿润了。

这世上有人爱名,有人爱利,而他,最爱的是自己的容貌,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直到有一天孟婆提出以貌易物,他毫不犹豫的同意时,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最爱的其实是那个人。

爱到为了他,可以舍弃任何东西。

萧燃意识很弱,在他附身后,很快就撑不住再次陷入沉睡中,萧兰草却毫无睡意,躺在床上,伸手按住他的胸膛,那颗属于萧燃的心脏沉稳地跳动着,随着他对躯体的适应,心跳越来越有力,他想很快他就可以成为这具躯体真正的主人。

天终于亮了,萧兰草起身下床,去浴室冲了澡,换上萧母放在病房里的西装,那是她特意为儿子准备的,为了他醒来后可以随时穿上,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衣服穿上,萧兰草又将留长的头发精心打理好,对着镜子调整了领带,然后打开抽屉,属于萧燃的私人物品都整齐放在里面,他取出手表带上,又拿起那条五芒星吊坠。

在往脖子上戴吊坠的时候,他看了看镜子里的人,属于萧燃的脸庞映在镜子里,几个月的沉睡,让这张脸稍显清瘦,反而衬托出他的俊雅气质,重瞳双叠,前面那双是属于他的瞳色,后面则是萧燃的,痛苦紧密贴靠着,像是重叠,又像是相互交融在一起。

「放心,那件案子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看着镜面里的琉璃重瞳,他轻声说。

病房门被推开,查房的护士走进来,突然看到站在眼前的俊美男人,她吓了一跳,随后紧盯住他,嘴巴张大,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大概做这行这么久,她还没见过脑死病人有一天会突然醒来,还这么精神地站在她面前。

「早上好。」他转过头,笑着打招呼。

属于狐精天生妖媚的气息散发出来,护士被他的笑弄得晕晕乎乎,半晌才回过神,结结巴巴地说:「早上好,我、我这就去叫医生」

「不,请先帮我办理出院手续,」他微笑说:「我想马上回家。」



:sbookben罗小猫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