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缺(1V1)全文阅读

“我们老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呢闲下来的时候遛遛狗,没事的时候出去走走”摸着稍微鼓起的腹部,唐晶略微的有一些感触。

“当然会,不过到那个时候,我仍旧会在你的旁边。而在你身后的,则是你的孩子们当然,遛狗什么的,就算了我看奶奶啊,每天想着的都不再是我了,而是她的宝贝心肝狗”从后面环上唐晶的腰,朴世洙也把手放在了妻子的腹部。想着里面是她和自己共同孕育出的小生命,脸上的笑再也没有了酸意,而是带着浓浓的满足。

“切到了那个时候你还吃醋”唐晶的声音渐渐的远了,望着在花园里笑呵呵的老奶奶,他们仿佛也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电脑还算是命硬,过了这个坎下次一定注意不再把水杯放在电脑旁了各位亲们也要注意啊

、岬童夷番外一

这一天,风和日丽、艳阳高照,而在柳家二层的主卧里,一个美女躺在床上在清风吹拂中睡着美容觉。可惜她美梦正进行到一半处,就听见花园里传来了熟悉的嚎啕哭声。强忍着不想睁眼睛理会,可那声音却越做越响、越来越大。

“柳泰武,轩泽怎么哭了”穿着拖鞋踏踏踏的下了楼梯,唐晶带着惺忪的睡眼到花园里看着作怪的父子俩。一大一小两个正在花园里玩着游戏,可不知怎的,玩具撒了一地,中间的小宝宝也哭的眼睛红红的。对着一边露着无辜表情的柳泰武,唐晶又开始了自己包公断案的历程。

“智郁,我也不清楚,我们只是在聊天,然后轩泽就哭了。”拿着一朵被撕掉的花,柳泰武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淡定的和儿子聊天。

“轩泽,那你说,你为什么哭呢”蹲下来,唐晶以平等的视线按着还在哽咽的小宝贝,期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答案。虽然对年仅3岁半的小朋友来说,把事情说明白还有些困难,尤其是在面对着一个狡猾的老爸的时候,但这对于柳轩泽小朋友,却已经不是第一次应对了。从他能说话开始,这样的场景,几乎在柳家会天天出现。

“智郁,你不要听这个小家伙”柳泰武说到这儿,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好。他看着妻子不赞同的目光,只能把将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摸摸鼻子,柳泰武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做些什么的了,也只能任由小孩子把话说清楚,只希望他能留点余地,让自己不至于睡客房。

其实吧,事情并没有多大,而它的发展实际上是从两个人讨论唐晶开始的

“轩泽,为什么这么喜欢小火车啊”瞧着那幼稚到不行的玩具,柳泰武始终不明白他们有什么魅力。自己小的时候可从来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这么喜欢它们

“因为小火车可以带着妈妈和轩轩出去玩”拿着小火车,柳轩泽不管自家爸爸鄙视又无奈的眼光,自顾自的在轨道上行走,边走还边模仿着火车轰嗤轰嗤的声音。

“可是不是爸爸带着你们出去玩儿么怎么没见你喜欢我”柳泰武好奇的看着自家儿子,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如果没有自己的话,他怎么和智郁一起出去玩儿

“不喜欢爸爸,爸爸总是和轩轩抢妈妈”别以为孩子小就不懂世事,小孩子的心是最敏感的,尤其是当他晚上想要和妈妈睡在一起的时候,这个老爸总是会用各种原因将自己挤跑,不让自己和妈妈在一起。

“我哪有总抢你妈妈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好不好”即使是和孩子谈这种话题,柳泰武也是寸步不让。天知道他有多么不希望这个孩子出现,如果他不是自己的血脉,如果他不是和智郁长得有那么几分相似,就凭他天天粘着智郁的恶习,自己早就把他打回他姥姥家去了

“可是,妈妈不是你的妈妈说我才是她的心肝宝贝所以,她是我的”抬起头来,柳轩泽奇怪的看了他爸爸一眼,这个男人的说法和妈妈不一样呢妈妈说她是自己的妈妈,又不是爸爸的妈妈

“那不一样,你是她的孩子,她才这么说的,我是她的老公,她当然应该是我的”对于唐晶的归属权,柳泰武是力争到底,即使是个小孩子,柳泰武也绝对不允许他搞不清楚这个问题。

“老公那是什么能吃么”对于这个新的词汇,柳轩泽还没有搞得太明白。他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爸爸,妈妈总是管他叫泰武、泰武的,不对,生气的时候,也叫柳泰武。至于老公这个词,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老公这不是可以吃的,就像你妈妈说你是他的儿子一样,我就是你妈妈的老公,是将来要陪她一辈子的男人。而你,只能在你成年的时候去找你喜欢的人,然后陪着她一辈子”对老公这个词汇,柳泰武很费力气的给自家儿子解释着。实际上他也很无奈,明明自家老婆比自己要小很多,可是她从来不和自己说老公什么的,闺房之乐啊少了很多妙处

“可是,我最喜欢的是妈妈啊,也最想陪妈妈一起”作为一个乖乖的小朋友,柳轩泽自小就被教导着要孝顺母亲,更别提唐晶对他是如何的好了,所以他自然会将自家老妈当做第一喜欢的人而存在。至于他将来要陪一辈子的女人,对不起,这个概念还没有留存在柳轩泽小朋友的脑海里。

“你当然不能和妈妈在一起,你妈妈这辈子只能和我在一起。而你等长大之后,就要离开妈妈,然后自己出去打拼,妈妈并不会一辈子都陪着你”柳泰武的话说的很现实,当然对于一个依赖妈妈的小家伙来说,也很恐怖

妈妈不能一直陪着自己,妈妈会不要自己

听爸爸说完,柳轩泽小朋友就难过的不行,小火车也不要了,小飞船也不理了,站起来非要和爸爸理清楚,妈妈不会不要自己。

“妈妈才不是这么说的,妈妈说会一直陪着轩轩的爸爸是坏人,是大骗子”摇摇晃晃的站在草地上,柳轩泽逆着光理直气壮的朝柳泰武吼着,虽然还未长大,但个子小小的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气势。

“我才不是骗你呢你去查查ner,哪有孩子长大了还赖在父母身边的养你到成年我就够委屈的了,剩下的时间要还让你抢走智郁的注意力,那我真是白活了”知道自己孩子平时有动不动就搜ner的习惯,柳泰武这回也让他去搞清楚这个问题。孩子到了年纪就要成长起来的,哪能还像雏鹰一般,等着老鹰往自己嘴里喂食儿的呢

“所以,你就和轩泽说我会不要他”听完孩子叙述的话,唐晶简直都要无语了。虽然说儿子和父亲争妈妈的感觉让人很带感,但是这么大的父亲欺负还不满4岁的儿子真的好么嫌弃的眼光免费赠送给小心眼儿的爸爸,唐晶将金豆豆不时滑落在脸庞上的柳轩泽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我哪有说会不要他,只是说他长大后会离开罢了。你总不会让他成人后还一直和咱么住在一起吧我12岁就不和妈妈在一块了。”不喜欢自己的老婆宠溺孩子,柳泰武别过头去不去看她安慰孩子的场景。想着自己年幼的时候所经历的事情,还有后来自己知道的一般孩子生活的场景,柳泰武绝对不承认是自己过于奇葩。

“你是你,他是他,成人后的事情成人后再说。可你现在就和不到四岁的孩子说这些,他怎么会完全理解把东西收拾收拾,孩子吃水果的时间到了。”将柳轩泽一把抱起,唐晶将一脸不甘心的柳泰武放在了花园里。唉,每天她都要处理这一大一小之间的恩怨,简直都要烦死了可明明每次柳泰武说的都很在理,却总是把孩子弄哭,这到底是为什么啊难道两父子天生不和应该不会这么寸吧

唐晶抱着柳轩泽小朋友慢慢走着,因为孩子在怀里,她没有看到刚才还哭泣的孩子脸上所带着的笑容。他真的不懂么就算是只有3岁半,他也是柳泰武的儿子啊把事情每次都闹成这样,只不过是他看这个爸爸不顺眼罢了反正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他才3岁半,还正是要糖的年纪呢

“智郁,我不是不喜欢轩泽,我只是不喜欢他总是粘着你。”夜半时分,柳泰武最终还是爬上了唐晶的床,带着一丝丝的委屈。

“我知道,可是你也不能总让孩子哭啊孩子的**性是慢慢培养的,我不是也听从你的话,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让他自己一个房间了么这些道理他现在还不懂,所以你要慢慢教他才是啊”将床的一边让了出来,唐晶算是接受了今天这个被弄得郁闷满腹的男人。自己清楚他说的都是好话,也都是对孩子有益的东西,可是他说的就是太早了些。

“智郁,那小家伙真的不懂么”将手也伸到了唐晶的被窝里,柳泰武在她的耳后说话,呼吸更是喷到了那敏感的耳垂上。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指望着一个小孩子懂大道理么”转过身去,唐晶面对面的看着柳泰武,虽然是在深夜,但依旧可以看到他那明亮的会狡黠的发着光的眼睛。

“智郁,他可是我柳泰武的孩子啊”带着一丝笑容,柳泰武和唐晶的距离更加的拉近了一些,说话之间,嘴唇都可以相互摩擦到。那唇与唇之间的碰触,还有说话时不断在唐晶后背游走的手,都让柳泰武怀中的女人感觉到有热血上流。

“可是”唐晶还欲做什么辩解,就听到自己屋里的门啪嗒一下子被撞开,然后就是满室的灯光亮起。

“妈妈、妈妈,轩轩今天想和你睡”站在门口的宝宝捧着一个小枕头开心的笑着,看着床上被子中的两个人,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柳轩泽,你给我回你的房间去”深更半夜,一声怒吼响彻柳家宅院,那话里的憋屈和愤怒,即使没有在现场观赏,聪明的众位也应该想象的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柳泰武,你吃憋吧

:蓝莓果粒茶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