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

许雾桥没让钱月陪自己,自己一个人去了医院,挂号排队,到十一点的时候才轮到她,那颗牙已经坏死了,只能拔掉,打过麻药,拔牙的过程一点儿都不疼,会疼的是麻药过后,许雾桥拎着药袋,坐车回了海福苑,她在客厅坐了一会儿,收拾了两件衣服,便离开了。^^^百度%搜索@巫神纪+<a href="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http://w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ww.baishulou.net@</a>" target="_blank">www.baishulou.net@</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车库里的车她也没开,而是去了汽车站坐大巴,这一次天气很好,她没有被雨淋湿,她的座位旁也不是一个男人,她看着车站越来越远,开往南山的路途又成了一个人的风景。

她听见旁边的小孩儿稚气的问她的妈妈,那个姐姐为什么会哭?她的妈妈小声的解释道,姐姐是拔完牙太疼了才哭的。小孩儿立刻不敢再吃糖,乖乖的窝进她妈妈的怀里。许雾桥伸手摸了摸脸,原来是她哭了,牙齿其实也没怎么疼,可她为什么会流泪。她的心脏为什么也奇怪的一缩一缩的抽着?

许雾桥想自己这样的状态不太适合去上班儿,她又请了半天假,也许整个南山分部都得到了消息,所以崔又诚批假批的并不大干脆,说她请假有些频繁了。

许雾桥直接挂了电话,她想,她都要辞职了,还在乎他说什么吗。

许雾桥没有去南森,也没有去钱月那儿,她在连锁酒店开了个房间,然后默默的想她和江谨南的点点滴滴,她有时笑有时又想哭,她想这就是喜欢吗?难怪都说恋爱中的人没有理智,连她也不能免俗。不过人这一辈子,有这么一次就够了,不遗憾也不后悔。

第二天许雾桥去公司的时候,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当赵涵诗出现的时候,大家的表情更加怪异,赵涵诗咬着唇看许雾桥,显得欲言又止,许雾桥也懒得跟她有什么交流,直接进了向忱的办公室。

“你还好吧?”向忱总觉得像是自己对不起她一样,表情既担忧又内疚,但这样对许雾桥,显然是很不好的,于是他又加了一句,“我是说你的牙齿。”

“蛀牙拔掉了就不会疼了。”许雾桥笑了下,将手里的纸递了过去,“这是我的辞职报告。”

向忱一下就站了起来,“你这是干嘛!不是一向潇洒的很,为了别人丢掉工作值得吗!”

“我不是非这个工作不可,凭我的本事找工作也不是难事,你就不必操心了。”

“你真是。。你再考虑考虑。”向忱直接把辞职报告揉了扔进垃圾桶。

“反正也都是打印的,再打一份就是。”许雾桥不在意的说道。

“你这是铁了心的?”向忱缓了语气,“那也不定非要辞职,你们江安不也有江润燃气么,把你调过去就是了。”

“找你小舅么?”许雾桥勾了勾唇,“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请你给我留几分颜面吧。另外我也不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赵涵诗你还是让别人带她吧。”

电话响了起来,许雾桥从口袋拿出来看了下,“我先出去了,辞职的事还请你尽快办,不然我总住在酒店也不是办法。”

说完便走了出去,电话是麦若佳打来的,她的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得意,“早上好啊,桥桥听说你被狠狠的打脸了啊,哈,那感觉怎么样?那天是不是以为江谨南去找你的?”

“所以呢?”

“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啊?江谨南这个后台没了,王书来那边你自然也没利用价值了,你说你以后还怎么办哦?不过以你那模样,再勾搭个也不是难事哦?”顿了一下又有些怨恨的说道,“江谨南对你可真够仁慈的,竟然没有报复你。真是出乎意料啊!看来对你还真是真爱呢!可惜了,哈哈。”

听了这话,许雾桥顿时明了,“原来是你搞得鬼。”

“桥桥你这么聪明,真是一点就透啊,可惜啊太晚了。”

“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许雾桥挂了麦若佳的电话又接了王进的,他的语气很是轻快,许雾桥想大概是查清了她说的是真的了。

“许小姐,不知道最近你可有进展?”

许雾桥抱歉又无奈的说道,“恐怕以后都不会有进展了,我跟江谨南已经没关系了。”

“这怎么会?”王进非常的吃惊。

“我记得之前就曾提醒过你父亲,不要被自己人坑了,现在果然成真了,我也束手无策。”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平息怒气一样,“许小姐不管怎样还是感谢你提供的信息,麦若佳那边我会处理好,还有许小姐回江安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都可以来找我。”

“谢谢,有需要我一定会找你。我现在还在工作,那就不跟你说了。”

许雾桥回了办公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做了该做的工作,孙若培终是没忍住道,“经理把涵诗,把赵涵诗调到二组了。”

许雾桥浅笑道,“你不用跟我说。”

“可是,其实她也挺无辜的,她不知道你跟江总。”孙若培后面的话就没说了,因为许雾桥的笑容,让她觉得说什么都无法缓解这份尴尬和难堪。

隔了几天,向忱上班的时候接到了江谨南的电话,向忱的语气并不是很好,尤其在江谨南问他,是不是他们部门人都排挤赵涵诗的时候,向忱阴阳怪气的说道,“小舅您这说的哪里话,知道她是您的新欢,人都恨不得巴结她呢,倒是您的旧爱啊,在南山都呆不下去了,我这辞呈都收了好几天了,反正有新欢接手了,明天我就让她不用来了,省的让您的新欢和您看的不顺眼,我这还有事,就不跟您说了。”

江谨南握着手机的手都泛着白,如果他不打这通电话,是不是连她走了都不知道!她那么没良心,嘴巴那么能说怎么会让自己吃亏,她辞职去哪儿?回江安?想到她要离开这个地方,江谨南的心口就一阵阵的疼,再想到她以后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更是烦躁不安,他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两口,他很少在她面前抽烟,可分开的这些天,烟抽的越来越多,饭局也一个接一个,似乎想要借此麻痹自己一样,可是他也只有在醉的不省人事或者是忙的没时间时才不会想她。江谨南灭掉了烟,拿了衣服便起身离开。

许雾桥跟钱月她们吃完晚饭,便回了酒店,只是在酒店大堂意外的看见了江谨南,她淡淡的移过目光,走到电梯口按了电梯,她进了电梯,按了8层,在门要关上的时候,江谨南走了进来,许雾桥也不看他,只是盯着那排数字。

“我们谈谈。”江谨南走近她,声音有些低哑。

许雾桥抬头面带微笑的说道,“在这种地方谈事情?江总的癖好真是与众不同,只是我跟您似乎没什么好说的。”

“桥桥。”

电梯停下来,许雾桥看也不看他便走了出去。

江谨南也迅速跟了上去,许雾桥刷了门卡,见他也要进来,便抵在门口讽刺道,“您有什么好说的?为您的新欢打抱不平?我想您也不是个没品的人,当初对麦若佳都能放她一马,怎么对我就这么苛刻,我这都要辞职回家了,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江谨南听她亲口承认要走,不由的就慌乱起来,但是想到那些事,心里又是恨她,语气也是怪异的说道,“你这么没良心,怎么在意别人怎么说你,你这要辞职不是早就找好了下家吧!”

“那也跟你无关,现在你也不是我领导,我没义务听你说这些废话,请您从哪来滚哪儿去。”许雾桥说完就啪的关上了门。

江谨南阴沉的在门口站了会儿,然后狠踢了下房门,“许雾桥,算你狠,你爱去哪去哪。”

许雾桥听着动静,也只是无谓的笑了笑,只不过心里更加坚定要离开平江。

辞呈已经被批准了,许雾桥这几天都在做交接,忙了大半天,去了个卫生间,回来的时候,领导们都不在,同事也走了好几个,黄海霞说道,“新民路那边挖穿管了,他们才出去。”

“保佑平安。”每回出现这种情况,王姐都会这样祈祷一遍。

因为挖穿管的地方,如果天然气达到一定浓度是会发生爆炸的。

赵涵诗走了进来,她看了一圈,对孙若培说道,“经理他们都去新民路了吗?”

“你有事啊?”

“不是,江总找他,说没人接电话,那我直接让他去新民路好了,他刚好离那儿也不太远。”说完,又觉得是失言了,有些歉意的看了许雾桥一眼,便走了出去。

黄海霞她们权当没听到,继续干自己的事儿。

许雾桥复印资料的时候,眼皮一直在跳,这时又恰好收到季念的微信,“你们都没事吧?我总感觉心慌慌的。”

许雾桥想了下回道,“没事,不用担心。”

刚回完便套上了衣服,孙若培问道,“桥桥,你干嘛去呀?”

“我去一下新民路,一会儿跟他们一起回来。”

她一走,王姐和黄海霞就对视了一眼,心里都在想,许雾桥不会是借机去做什么吧?

一路上许雾桥的眼皮一直在跳,她拿出手机准备给向忱打电话,那边还没接通,就听见的士师傅一声尖叫,接着就是刺耳的喇叭声,许雾桥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砸了过来,头就撞倒了门上,随即便被热血盖住了脸,她有些悲哀的想,她还想在走之前跟江谨南解开误会,这样才不会留有遗憾,可是大概没机会说了吧。她闭上了眼,那不安分的眼皮终于停止了跳动。

正闭目养神的江谨南突然觉得心口钝痛难忍,他扭曲着表情捂着心口,只那么一会儿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手脚也虚的很。

“江总,我送您去医院?”老魏有些担忧的说道。

“继续开。”江谨南顿了一下,“看下新民路的路况。”

老魏打开广播,调到那个频道,只听得里面传来严肃而沉痛的播报,“新民路与汇山路十字路口发生一起惨烈的交通事故,现正等待救援,请各位的哥,私家车主从文汇路绕行,另有目睹车祸的朋友,请与我们联系。”

向忱离那个十字路口并不远,发生车祸的时候,他们一行人都听到了声音,有人跑出去看了看,过了会儿又跑回来说道,“撞得可真惨,一辆车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货车撞得?”

“哪里是啊,是轿车,也不知道开的多快,缺德鬼。”

向忱刚想说话,手机就响了,钱月有点担忧的说道,“你们那儿没事吧?”

“没事儿啊,这怎么了,你还关心我来了。”

“谁关心你啊,桥桥在你身边吧,她手机怎么关机啦,你把电话给她。”

“她不是在公司吗?”

钱月和向忱同时愣了一下,钱月有些发抖的说道,“她去新民路了,那起车祸,向忱,向忱。”

钱月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向忱心里也是一跳,“别慌,不会是她,不会是的。”

其他人听了看见向忱跑出去也跟着过去了,急救车已经在现场了,向忱看见被抬起的那人,脑子一懵就摔倒在地,他认得那是许雾桥今天穿的衣服。他今天中午才说过她穿那衣服像个黑寡妇。

“许雾桥。”他呆呆的看着那个满脸是血根本看不出本来容貌的女人。

电话里还有钱月传来的哭声,“是桥桥吗?救她,一定要救她。”

“经理,你赶紧跟着去吧,我们在这就行。”同事也认出了许雾桥,没有一个人心里是好受的。

向忱被扶上了救护车,他看着安静躺着的许雾桥,拿着手机滑了好几下才按到了江谨南的号码,在电话接通的那瞬间,向忱的眼泪掉了下来,他颤抖着说道,“小舅,你来见见桥桥吧,最后一面了。”

江谨南斥责道,“胡说些什么,不过是辞职了而已,你那边没什么问题吧,我已经在”

“车祸,小舅,十字路口的车祸,桥桥在车里。”向忱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慌,“她的脸上好多血,小舅,好多血。”

江谨南的喉咙像被掐住了一样,他只觉得天地都旋转了起来,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中,好像失重了,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也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可他的脑子里却闪过了一幕幕画面。

大巴车里,她竖着湿哒哒的手指,对他说太湿了。

办公室里,她正经的说,报告领导,我是一组的资料员。

咖啡厅里,她说要请他吃面条。

在他的车里,他吻过她,那是她的初吻。

在他家里,他拿走了她的第一次。

他们在那屋子里耳鬓厮磨,甜蜜恩爱,他们也互相猜忌,然后推心置腹,比从前更加恩爱。

然后呢,他当着她的面,当着所有人的面,亲昵的带走了别的女人。

他们最后说的是什么?他说随她走。

她是他唯一爱着的人,他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他爱着这个女人?那是他捧在心里的桥桥啊!

江谨南捂住自己的脸,他不知道刚才的那个电话是不是他做的梦,可当他听到急救车的声音时,他整个人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去南山医院。”

江谨南的脑子里一会儿闪过他和许雾桥在一起的画面,一会儿又是一片空白,耳边还时不时的闪过许雾桥娇娇的声音,哥哥,舅舅,大宝贝儿,好想你。

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便置之不理了,他为什么那么幼稚,要用这种丢她面子的事来打击她?她脾气那么倔,她肯定觉得抬不起头,所以才会要离开吧,他是个混蛋。她说过,只要他真心爱她一天,她就会真心待他一天。可他却先离开了,那是他好不容易留在身边的人,为什么他要放手?她冷情,那就去捂热她,直到她爱上自己为止。为什么他要生气,为什么要丢掉自己爱的人?

医院里人来人往,江谨南站在大厅里又是一阵头晕目眩。

“太可怜了,听说车子被撞成两半了,人当场就死亡了,还有送来抢救的,还没到医院就死了。”

“没一个生还吗?”

“难说啊,刚才还看到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被推进去了,旁边跟着的男人你没看见多难过呢。”

“我知道,有个女的哭晕过去了,嘴里好像喊着什么桥桥。”

江谨南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抢救室门口,他看见向忱坐在椅子上,钱月和季念靠在一起,徐东站在一边来回走着。

徐东第一个看见了江谨南,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伸手去安抚哭的已经没力气的钱月。

“小舅。”向忱沙哑的说道,“是我让他们不准放弃的,让他们一定要救,谢医生也进去了,可是,可是来的路上,路上已经没心跳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