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湿的文字

“乱草无生水断流,竹林深处是穷秋。孤冢横落凉初透,生死茫茫两未休。君别后,亦无求,愿随君去却难留。伤心咽泪黄昏后,魂梦归来切莫忧。”

莫央独自坐在公园的摇椅上,慢慢地摇着,到底又剩下她一人了,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吧!在生命的尽头能遇到夏宁,已经是命运对她最好的恩赐,现在她的心里只充斥了一个人。她愿意默默地念着那个人,然后一直等待着与那个人的重逢。

“三年,妈妈,我会陪你三年,痛苦的守你三年,你一定要快乐啊!你快乐我才能去守护别人的幸福,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妈妈?”

莫央一个人默念着,然后打开电脑,写下那些忧伤的文字。标题为《悼母凭》,她想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妈妈,所以才会选择网络写作,这样妈妈会开心一点吧!

“又是一夜无眠,看着眼前或许存在或许不存在的任务,眼睛越来越模糊,可是却变得无比坚定起来。花了一夜,看着《我是特种兵》,我忽然明白了很多。我不能在那么逃避下去,我必须面对,面对现实,不能再做把头买进沙里的鸵鸟。我必须面对这么久来绝口不提的妈妈,我应该学会纪念学会追求。

她的妈妈,和她的最后一句话谁也想不到居然是争吵,发脾气,然后毫无预警的硼的一声挂了电话。

那时的她却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没有人会把那当成是永诀。

如果,如果那个任性的小孩知道,那么她甘愿再被骂我无数次。

她的妈妈不伟大,也不那么近人情,在她身上最多的永远是冷漠,完全看不到爱的踪影。因为世界赋予她这个母亲的是永恒的痛苦,永远看不到希望的人生。

她的妈妈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家里很穷,有个顽固不化的父亲和一个软弱无力的二婚母亲。在那个年代,妈妈成了个放牛娃,可她喜欢读书,放完牛就赶去上学,每天起得很早。

可即使是这样,外公也不让妈妈读书,因为山里的女孩子不需要读书的。妈妈上学的成绩非常好,没花过家里的钱,而且每天都先做完事再上学。

就这么坚持着,妈妈上完了初中,可是她明白家里是不可能能供她读下去的。妈妈听从家里的安排,在她18岁那年,通过相亲嫁给了比自己大将近二十岁的父亲。父亲是个典型的农民,目不识丁,且体弱多病。

带着年轮的差异,文化的差异,妈妈与父亲的婚后日子可想而知,只能是无尽的争吵,他们是那种连过年都能吵起来的人。

妈妈生下她后,依然惦记着学业,不顾父亲反对去了杭大进修。从某种意义来说,妈妈算得上是一个大学生了。然而就是这个大学生,为了照顾我们,放弃了发展的机会,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家庭主妇。

妈妈的柴米油盐的生活与父亲的不理解,再加上毫无希望的生活着,她永远那么压抑的忍耐着。父亲不能理解妈妈的心情,时常为了一丁点小事与她争吵,脾气也日益的暴躁。

父亲身体不好,可妈妈吵归吵,却总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端茶送药是常有的事。所以现在的父亲像个脾气固执的小孩,不会照顾自己,也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而这样的生活让妈妈的性格变得冷漠,自己不在乎的人不会去搭理。在所有人眼里,妈妈是个不热情懒惰又心高气傲的女人,在农村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她每次回家或者启程,她不像大多母亲那样忙前忙后依依不舍,当她启程的时候,她从来看不到妈妈的身影。可她明白妈妈心里是有她们兄妹的,她们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是家里唯一一个知道妈妈心思的人,妈妈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偷偷的流泪,她能体会到妈妈内心的痛苦。只是她不愿意说出来,因为她只想用自己的方式爱妈妈,不愿意让她多触及自己的痛苦。

她和哥哥一直一直在爸妈面前充当着和事老,可多年却发现自己做的事无用功之后,她们便眼不见为净,以此为借口常常不回家。所以妈妈一定以为他们不爱她,没人会在乎她,可是她错了,她不愿看到痛苦的妈妈,她永远逃避着,逃避到再也献不出自己的爱。

她无法面对,昨天还在骂她的妈妈,第二天却化作了一堆灰烬,这一定不是真的,一定是做梦。她亲爱的妈妈走的时候才刚满40岁,不惑之年,却带着疑惑归去了,走得那样悄无声息。

妈妈一定是带着孤独离去的,她一定觉得她这样的人生,没有一个知己,没有人会真正在乎她。她不知道她的女儿还来不及说一声爱,一直用着自己错误的一生爱着她。

不应该让妈妈一个人离去,她那么孤独,可是她的女儿拥有的只有一份比陪她更重要的责任,就是代替她去爱父亲,照顾父亲。

就这样她一直用自己的痛苦来证明她的爱,证明妈妈并不孤独,这样她就不会那么难过,至少有人这么在乎她。

她一直相信,妈妈就在身边,并没有离开,一定在遥远的地方看着她们。

很多人说只要她转过身,后面就是一片阳光,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在阴影中呢?可是她不愿转身,因为阴影的这面有她最爱的妈妈,她不想转身就看不到她的妈妈。

她想我必须面对一次了,再提到妈妈,她提不起笔,只能敲打着键盘她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妈妈,知道妈妈的故事,这样妈妈就更不会孤独了。

合上电脑,莫央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妈妈,这三年,我的心里我的文字都是关于你的,我愿意用我的痛苦来换你的快乐。下辈子,下辈子我愿意做你的妈妈,这样,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爱你好好照顾你了。就算是痛苦就算是永世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我都愿意守护你,妈妈!”

“那是一次特别的葬礼,你走得那样悄莫声息。我茫然的徘徊在天际,来不及听一声我爱你。抚摸不到的脸,徒留下冰冷的身体。再也听不到我的呼唤,我的撕心裂肺,当曾经的一切成了回忆。相信尘世有魂灵,奈何留我在那浑浊的世界里。无尽的思念换不来,一次梦的重逢。泪痕未尽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