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

“公子,我们缴获的赃物都在这,你们可以清点一下有没有少什么?哎,这群贼人很难对付,我们也损失了八名兄弟,尤其那个人。”

杨皆指着一名身上插满羽箭的白衣人,“他的轻功很高,好在我们带了弓箭,把他射下来之后,又补了几刀才杀了他,以小人看,他就是这伙贼人的头领。”

“不错!这人就是头领!”曹襄咬牙切齿道,对于为首之人的轻功和武功,他是见识过的,听杨皆一说轻功好,便认为这人正是头领。

曹襄拉起另一白衣人的衣襟:“你们还有没有同党!”

白衣人摇了摇头。

“小侯爷,在下已经审问过他们,没问出什么来,相信他说的是实话。”杨皆道。

“哼!那是你审得轻!带下去,大刑伺候!”曹襄冲手下吩咐。

“是!”两名侯府的护卫走上前去。

“啊!”白衣人突然口吐鲜血,直挺挺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曹襄愣住,看向杨皆。

杨皆皱了皱眉,“这……难道是服毒自尽?”

“双手捆绑,如何服毒?”

“回侯爷,我们以前办案,也遇到过类似情况,贼人提前把毒药用面裹好含在嘴里,待无路可逃,便会咬开面皮,咽下毒药。”

“那你还不检查一下?”

“是!”杨皆蹲下,扒开那白衣人的嘴,伸进手去,“啊!”杨皆从他嘴里捏出一小块面球,上面还占了黑色的粘沫,“果然如此!”

“想不到,贼人不但敢杀人,也敢自杀!对了,这个头领,你可认识?”曹襄问。

杨皆道,“并没见过,据活口所言,他们是新入道的,那个带头的叫张榭,在下认为,他们幕后一定有更深的主谋。因为新入道的就算抢劫杀人,也绝不敢光天化日闯平阳府。所以,定是被人利用!近年天下贼匪每旷愈多,尤以黄河流域为甚。”

“我大汉轻徭薄赋,仁政为民,为何还有如此多贼人横行不法。”

“在下才疏学浅,不敢妄自定论,不过时常听王都尉说,如今贼人猖狂,就因为朝廷过于仁政,如果官兵杀了贼人,可能也会以杀人罪论处,所以他们不敢从重打击匪患。所谓山高皇帝远,贼匪大都在小地方行窃行劫,朝廷掌管国家大事,无暇顾及地方匪患,如果朝廷肯大力支持地方剿匪,相信匪患指日可除。”

“哼!这群无耻匪类,平阳侯府遭此劫难,多亏了你们剿灭贼人,夺回财物,我即刻告知家母,让她将王都尉的建议向皇上反映,支持地方剿匪!”

“我们定全力配合!不过……”杨皆抱拳作揖道。

“不过什么?”

“小人不敢说!”

“有话尽管说,只要对剿匪有利,我都会支持,如果我不够格,上面还有皇上!”

“小人只是担心,王都尉虽剿匪心切,可他是广陵都尉,按律法,没资格插手河内的事务。”

“你的意思是把王都尉调到河内?”

“王都尉疾恶如仇,正直用武,定可消除匪患。小人建议,为了更大发挥王都尉的才能,可将他直接升任河内郡守!替换没有作为的卢旷!”

“这些我都会请求家母禀告皇上,看皇上的意思吧,不过,你们可得干出业绩呦。”

“我等谨遵小侯爷厚言!”

由于杨皆除掉这伙贼人,曹襄对他颇有好感,所以杨皆的每句话,他都听着顺耳,也都深信不疑。侯府刚刚出了事,曹襄也不好留下杨皆做客,那些贼人尸体他叫人检查一遍,确定全死了之后,便让杨皆带走了。

再说楚伤,果然直接赶到黄河岸,而且比其他人要快,郭解等人也都陆续到了岸边,龙休看到郭解时,愣了一下,“想不到你能活着回来 。”

“多亏楚老大手下留情。”郭解正面回答,顺便向楚伤道谢,要不是他制止八字胡,就算自己没中麻药,也难逃众刀。

楚伤看到众人空空的双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没多停留,众人划着“贼船”,驶进河中。

龙休托着一壶酒,“大家都累了,喝点。”把酒杯摆在众人面前,正好十五个,还差一个。

龙休看看郭解,“我倒是没想到还有个活着回来的新人,不好意思,我再去拿个杯子,铜头,把你的杯子先让给这位小兄弟吧。”

“没问题。”坐在龙休正对面的油头秃顶的男子把酒杯递给郭解。

“喝了酒再睡一觉咱们就到河内了,我还有几只烧鸡这就去拿。”龙休给大伙倒满酒,回头去拿烧鸡。

楚伤举起杯子“大家随我楚伤风来雨去,毫无怨言,我敬兄弟们一杯。”

“老大严重了!!”郭解随大家一起举杯。不对!!郭解心里嘀咕一下,眼睛余光瞄向坐在楚伤旁边的油面秃顶。

八只烧鸡和一个酒杯一块端了上来。

“对了,老大,你们怎么空手而回,失手了吗?”龙休撕开一只烧鸡嚼了块肉问道。

没等楚伤说话,一个两眼突出的家伙就狠甩一下胳膊,“哼,宝贝拿了不少,够咱兄弟吃喝嫖赌用一辈子的,不过全被杨皆那王八蛋没收了!哎,土匪遇上官,有屁也得憋回去。”

“算了!”楚伤摆了摆手:“好在咱们兄弟没有死伤。”说完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小口。

其他人也围了上来,他们喝酒可不向楚伤那么讲究,都大口往嘴里灌,郭解也是如此。一瞬间,八只烧鸡就被他们撕得稀烂,狼吞虎咽起来。

郭解并没吃多少鸡肉,他只是从龙休撕了一口吃的烧鸡上撕了两块肉吃了。

“奇怪!”楚伤突然说道。不过语气还是和往常一样平淡。

众人停下咀嚼的嘴,狐疑的看着楚伤。

楚伤一向面无表情,却也微微皱眉,“他们叫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抢平阳侯府,却又尽数收回,按以往惯例,都是我们平安脱身,把财物换成铜钱后再分给他们一半,就算他们想独吞,完全可以等咱们销赃之后再跟咱们抢,他们是官兵,把这些(烫手)山芋拿在手中,不怕烫死吗。”

众人听懂了楚伤的意思,想想也很有道理,这时龙休接过话说道:“咱们以往销赃,都是以低于赃物的价格换钱,或许官府有更好的门路也说不定。”

“我觉得不是!”郭解一语坚定的否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