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胯香

“喂,秋明枫别装了,我要带着两个小屁孩出去,把那只火鸟放出來,给我们当保镖,”小贼对秋明枫说到。

“哎,”不知为何,被子里的秋明枫发出一声叹息,然后一只小火鸟从被子里飞了出去,停在卢汐的头顶,张开翅膀,闭目趴在那里。

“小鸟小鸟,你怎么和大哥哥一样爱睡呀,”卢汐眼睛上瞟,对火鸟说到,然而火鸟动也不动,不理睬卢汐的话。

“走吧,不用管那个家伙了。”小贼钻进了卢溪的怀里,说到。

“好耶,大哥哥,让你睡觉,我们不理你了,”卢溪对着床上的秋明枫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走了。

秋明枫打开房间阵法,把门一关,意识渐渐模糊,沉沉睡去。

……

“喂,天涯,你要去哪,”在一片枫树林中,一个女子冲了出來,对着前面的一个男人喊到。

“我要出去一趟,有些事情要办,”那个男人停了下來,沒有转身,淡淡说到。

“那……”女人伸出手,嘴唇张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她的动作一顿,手放了下來,淡淡道,“早点回來。”

“嗯。”男人应了一句,脚步开始缓缓移动,走了几步,男人停下了脚步,低下头,沉默不语。

“怎么了,”女人柔声问道。

“天涯的确不是个好名字。”男人开口道。

女人面露喜色,然后迅速收敛了起來,道:“是吗,早就该这么想了,”

“嗯啊,”男人点头,转过身,将手中的剑抛了过去。

女人一愣,伸出手结果这把剑,不解道:“做什么,”

“这把剑送你了,既然我不再是天涯也用不上他了,”男人道。

“那你……”

“我解决了这件事就不当剑客了。”

女人凝望着这个男人,捂住嘴,不语。男人笑了笑,道:“其实很久之前我就不打算当剑客了,你也不要担心,我用了几千年的时间做足了准备,这此修道应该沒有想像中那么难,”

“嗯,”女人低下头,轻轻点了下头。男人凝望不语。

“喂,你不是要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沉默沒有持续多久,女人开口打破了沉寂,手捂着嘴,强忍着笑意。

男人瞪了一眼这个让他无能为力的女子,无奈道:“好吧,我是不想走。说出來了吧,你高兴了吧,”

“谁叫你要强撑面子,不过说一句话而已,你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祖宗还不好意思不成,”女人同样瞪了一眼男人,以示回礼。

男人不说话,一时间,现场又沉默了下來。

“喂,你不用天涯这个名字了,那你以后叫什么,”

男人转头看着周围火红的枫叶,道:“你给我取个名字呗,”

“嗯~”女人低头沉思,想了一会儿,抬起头,一捶手心,道,“有了,就叫灵引子吧,怎么样,这个名字不错吧,”

男人嘴角抽搐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果然指望你嘴巴里蹦出一个有文化的名字是不可能了。”

“什么,嫌我给你想的名字不好,那你别用啊,”女人双手叉腰,气呼呼地道。

“好好好,我以后就用灵引子这个名字了,”男人赶紧道,一副无奈的样子。

“哼哼,这还差不多,”女人把头一扭,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要走了,”男人忽然开口道。

“哦。”女人忽然低下头,情绪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当明年的今天,红色枫叶,在开成海的时候,我就会回來,到时候……你,一定要在这里等我回來,”男人说完就消失在原地。

女人抬起头,模糊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到两行清泪流淌。

“哦,对了,告诉你一下我想地名字吧,叫秋明枫,怎么样,是不是比你想地要高雅得多,哈哈。”男人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一阵笑声在枫树林回荡。

“天涯,”女人大喊一声,朝前跑着,“明年的今天,你一定要回來,不然姑奶奶就不等你,随便找个人就嫁了,给你戴一顶绿帽子,”

“如果,我沒有回來……那就去找个比我更合适的归宿吧……”

“混蛋,你敢不会來试试,”

……

“嗯~”秋明枫嘤咛一声,睁开了朦胧的眼睛,伸了个懒腰,道:“啊~睡得真舒服,不过倒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怎么会梦到别人打情骂俏。天涯天涯,水中月的那把剑……倒是叫做天涯。”

说到这里,秋明枫不知为何,自嘲一笑,道:“好巧啊,”

这时秋明枫偶然低了下头,一愣,他看到床上有一处湿迹,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道:“不会吧,小爷这么大了难道还会尿床不成,”

揉揉眼睛,相隔凡人一样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这次手刚放到眼睛上,秋明枫动作一顿,将手慢慢移到眼前,喃喃道:“眼泪,我哭了……”

……

“老鼠老鼠,大哥哥怎么睡了这么久,这都已经一旬了啊,”港城街道上,小溪们噘着嘴,道。显然是对秋明枫这只嗜睡虫不满。

“不要管他,他就是一个懒虫,平时也是这样贪睡的。”小贼的声音在他们脑海里响起,这个家伙在秋明枫不在的时候毫不客气地将秋明枫给黑了一把。

“真的吗,可是我看大哥哥平时还是很勤奋的耶,”卢汐手指放在嘴唇前面,抬起头,一副回忆的模样道。

“嗯,是呀,”卢溪也附和道。

“你们懂什么,那只不过是秋明枫不想在你们两个小孩面前丢脸。你们想啊,他一个大老爷们,要是连你们两个小屁孩都比不过,那得多丢脸啊,”

“那为什么现在大哥哥有这么懒了呢,”卢溪奇怪问道。

这个问題出來就说明小溪们已经认可了小贼的话,可怜的秋明枫,他在小溪们面前辛苦维持的高大形象就因为小贼的三言两语崩塌了。小贼听到这话一阵窃喜,心道:“嘿嘿,秋明枫,谁叫你无事就往我身上泼脏水的,怪不得我在这里胡诌了。”

心里这么想着,口中却道:“那还不是这个家伙懒呗,装不下去了,”

“嗯嗯,说得好有道理,”小溪们点头表示同意。

就在这时,小贼忽然露出凝重的神色,沒有再和小溪们黑秋明枫了,而是开始和卢汐头上的火鸟沟通。火鸟收到了小贼的警告讯息,睁开了眼。

“阁下是什么人,堂堂凝华境修士在此为难连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很长脸的事,”这时整个街道上忽然想起一个浑厚声音。

街道上有凡人也有修士,听到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脑袋灵光的,赶紧跑路,凝华境啊,在这个小港城那可是一手遮天的存在,他们打架不就是神仙打架嘛,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们这些小鬼还不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哈哈,这位道兄好本事啊,老夫竟然都沒有发现,”又一阵笑声传出,紧接着就见一个老人从一个什么都沒有的地方踏出一步,出现在街道。

“道兄是什么人,缘何跟踪我着几个后辈,”小贼在施法,和刚才一样的声音响起。小贼作为寻灵鼠,虽然打斗实力很逊,但探查能力那是一等一的强,别说一个凝华境修士,就是一个化生境的霸主也未必能避开小贼的探查,所以发现一个窥探的凝华境修士对于他而言不是什么问題了。

“什么人,嘿嘿,你们还记得在伏海城外杀得那几个固元境小辈吧,”老人阴森一笑,道。

“呵呵,看來道兄就是那个劳什子蓝河尊者了,怎么为徒弟报仇來了,那也不用废话了,动手吧,”

小贼发出的这个声音刚停,就听见一声巨响,平地间发生了一个爆炸。

“哼,”蓝河尊者冷哼一声,一甩袖袍。

“这位道兄且慢,”爆炸之中,蓝河尊者的声音传出。当爆炸散去,就见蓝河尊者毫发无损地站在那里。

“哦~怎么,道兄难道不是來报仇而是來此找本座谈心不成,”那个浑厚男声略带调侃的语气。就像这个老人只是随意一动,刚才也只是让火鸟随便一击。

“呵呵,几个不值一提的后生晚辈而已,怎么值得我们这等尊贵之躯战斗,此次老夫前來只是來看看伏海城的新同道而已,”

“哦,既然如此,那道兄是否看过了,”

“呵呵,道兄说笑了,现在老夫可是连道兄的脸都沒见到呢,”

“嘿嘿,想看本座的尊荣你也配。滚,要么就死在这里,”小贼开始还是在好好说话,忽然就发出一阵吼声。

蓝河尊者脸色我一阵变化,似乎在思量是否继续出手。脸色恢复下來后,蓝河尊者嘿嘿一笑,道:“道兄好大的本事,既然如此,老夫就在此领教一下道兄的神通,”

“是吗,”不知何时,蓝河尊者背后出现了一下人影,冷冷地道。

……

与此同时,沧澜城中,孟尘道抬起了头,望着无尽海另一面,喃喃道:“之前那是什么,似乎是又似乎不是这里面的道念,是有道境存在进來了,还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