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叫我别拨出来

“就这些?”萧暝渊冷眸看了他一眼。

他心中暗自思量,乱葬岗?难不成,她就是跳崖的那个姑娘?

“是。”男人被他那一眼吓的不轻,好半天才挤出这一个字。

“白辰影不待见她,那她可学过什么东西,比如,武艺?”萧暝渊周身的气息又冷了几分。

男人尽力平复自己的内心,希望说出的话能自然一点:“没有,白霜落性子懦弱,连话都说不清,估计字都不认识两个。”

“好,本座知道了,你下去吧!”萧暝渊朝他挥了挥手。

男人这才如释负重的走了。

在他走后,萧暝渊眉头一皱,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很熟练的倒出一颗药丸吃了下去。

他使劲的按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到有了知觉后,这才松开。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昨天晚上他本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那个女子,可终究是没有下得了手。反而和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若不是因为身上寒毒作,怕是还要继续玩下去的。

前几日听说丞相府的碧风珠有令人保持清醒的功效,昨夜去偷盗,本来已经到手了,可没想到竟然有机关,他虽然躲过了致命攻击,左臂却还是被射了一箭,幸运的只是皮外伤。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那些家丁,若是只有他一人自然可以逃离,可碧风珠却经不起太大的折腾,为了防止碧风珠受损,他打算把它藏在一个破院子里,可进了院子他才现那院子里是有人住的。

没关系,杀了不就没人知道了!是了,他当时如此残忍的想到。

本想直接掐住她的脖子让她在睡梦中死去,可当他看到她那张小巧如玉的脸庞时,竟鬼使神差的摸了上去。柔软光滑,宛若上好的丝绸一般。

然后,他把她惊醒了。本以为她看到她后会像那些胆小如鼠的女子一样大声尖叫,可她没有,只是目光非常平静的看着他。

他躲到软榻上,藏在她身后,对于陌生男子的触碰,正常女子不应该觉得侵犯了自己的清白,哭死哭活的要去上吊吗?可她没有,只是安静的钻在他的怀里,一丝挣扎的意思也没有。

性子懦弱?那怕是只是她在外人面前的样子吧!

那些仆人一冲进来她就开始叫,开始哭,他若不知道真实情况的话,怕是也要信以为真了。

他逗她说他要杀她,让她说遗言,她竟然哭了起来,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她已经把他压倒在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跟银针,一改之前的气势,还说要杀了他。

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她竟然打算踢他的命根子,这女子的胆子未免太大了,若不是他躲闪及时,这辈子就残了。

至于碧风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离开的时候会告诉她。

不过,估计今晚想要要回来是不会那么容易了,不知道那个女子会和他提什么要求来交换呢?

如此想着,萧暝渊第一次开始期待黑夜快降临了……

题外话:

这一章是这周的更新哦~<!--div netbsp;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