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自慰器

坐上从a市到温市的飞机,纪想南遥望着窗外悠闲飘荡的白云,一时也说不上自己是个什么心情,说起来还怪不好意思的,这竟是她重生回来后第一次出远门。本文由  首发飞机离地三千英尺,把她熟悉的一切一起抛下。

中间转了一次机,六个小时的颠簸后她到时h市天色已晚,路灯璀璨的点起不夜城。这在西北是不可想象的,那里夏天很多时候夜晚十点多了,天还是亮堂着的。真糟糕,才离开了这么几个小时,她就做作的思乡了。

她出来时,陈然正举着硕大的牌子四处张望,纪想南一眼就看见他了。无他,整个大厅就他整出的动静最大,大家都好奇的瞅着他写的那行“纪想南,你终于来了”。

倍感丢人,纪想南用手遮了遮脸,想悄悄的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结果那货根本不理会她崩溃的内心,于滚滚人群中迅速认出了她,牌子一扔就给了她一个热烈的拥抱。有老外从他们身边经过,笑呵呵的给陈然竖起了大拇指。

反正也没人认识他们,纪想南也就由着他表达喜悦之情了,再见面,她心里也高兴着呢。不过陈然向来守礼,抱了两秒不到就松开了,还顺手接了她的包。

虽然她一早就看出来陈然这家伙有经商天赋,可看到他径直走向一辆特骚包的红色跑车,给她打开车门并特绅士的邀请她入座时,她还是懵逼了一会儿……她好想问一句:“您这是被哪位富婆看上了呦!”

纪想南是被陈然推进车里的,看着她呆呆的样子,陈然不厚道的笑了:“看看,哥哥够意思吧!为了风风光光的接你,我现在穷的就剩下这车了。”

纪想南抛给他一对白眼球,表示根本不信他的话,震惊过后她快好奇死了,急着问道:“快跟我说说这一年你都干了什么?”

先不提这骚包的法拉利的事儿,她是真的好奇陈然如今走到了哪一步。

纵使脑袋里有无数天马行空的想法,但纪想南深知说到和做到之间的巨大鸿沟。她当初不过是给陈然点了点淘淘网的神奇,说了下他们的网店要走女装这个大方向,就像当年邓爷爷在深圳画了一个圈一样,她只讲概念,并未与他讨论过多细节。在她的计划里,这一年是用来试水和探索的,她要陈然摸清h市欢喜城市场这个国内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的门道,看他神采飞扬的样子,他目前做的肯定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

神一样的队友让她心里一阵乐呵,她不过仗着上辈子积累的见识,在她有限的所知里未来能发展起来而她又实力做起来的行业里选择了当一枚淘淘网女装店主,然而即使有了目标,她其实也只是清楚大方向,论起执行那些细节来,她一定没有陈然做的好,这就是老江湖和新手的区别……

车开着,江南温柔的夜色一闪而过,陈然一直保持着微笑,看起来心情很好。他变化不大,一如既往的走在时尚的前端,只是耳朵上那枚耳钉更璀璨了一些。

陈然知道她要这么问,也不卖关子了:“跟着你果然有肉吃哦!”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不过你想听我就啰嗦几句。跟着你有肉吃我可不是胡说,你几句提醒省了我许多摸爬滚打的功夫。

其实来这里之前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仔细研究淘淘网,了解了开网店的全部流程,对你一定要我来这里的目的却是稀里糊涂的。

后来越熟悉欢喜城就越能明白你的用意,咱们这无名小店要在千万的女装网店里杀出一条血路,靠得只能是新。论起新鲜二字,这里绝对是国内的头一份。我刚开始不懂行情,使了不少贱招,看网上谁销量好我就照着她店里的款式上新,这地界,咱拿货上多有优势啊,哥哥我不贪心,顺势就把价格降了两成,抛开那些信便宜没好货的,干了几票后挣够了店小二的工资,我这也就当起了甩手掌柜。

来回倒腾了几回我又转过弯来了,终于知道了原来我一直在模仿的,就是你所说的爆款。

我记得你还特形象的举了一例子,说它就像当年流星花园火了后街上随处印着的都是他们几个头像的t恤,管它好不看,大伙图的是别人有了那我也要有。

明白归明白,这可难住我了,你们小姑娘的心思我一大老爷们哪会懂?嘿嘿,这我又得自夸一回了,哥们我眼光真是好,四处遇贵人,店小二真神人,一句‘猜屁猜,现在小女孩都喜欢韩国女明星,你瞅谁红,来个明星同款不就得了?’点醒了我。明星同款,也亏他想的出来。

于是我就到模特公司找了几个特好看水灵的姑娘,穿上最新最潮的明星同款,背景就照着最火的韩剧里那些不着边的场景来,反正我是欣赏不来那种拿着片银杏叶遮一半眼睛做作的样子,看完样片牙都要酸掉了,以为这次又要被玩坏了,结果……真是世事难料啊!

哥哥我竟然一不小心摸到了爆款的门槛,小姑娘们很买账,我专门定做的那改过版的两万套成品,五天就被抢完了。虽然不待见那几张快酸掉我牙的照片,但看在它让咱们店升了皇冠,涨了好些粉丝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把它们收了吧。咱们店现在收藏也都上万了,小姑娘们成天在评论里要求我上新。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好事,第二波就等着你一起来引爆呢。妹妹,考完试得放松放松,不如帮我看看最新韩剧?我特么快被那群妹子逼疯了,咱得赶紧拍下一套大片,趁别的商家还没反应过来,尽快的站稳脚跟。”

……

这让纪想南还有什么好说,实践出真知,陈然果断牛逼了,这必须是未来淘淘网红的节奏呀!美少女网红模特,加韩流明星同款,要是再不火还有天理吗?最关键的是,他竟然已经开始走自主定制的道路了,这魄力已然甩了只卖欢喜城低价批发来的衣服的其他卖家好几条街!照他这般融会贯通的能力,也许不用纪想南提醒,他最终必会走上自主设计自立品牌的阳光大道上……

纪想南看重欢喜城不仅仅在它低廉的成本所能带来的利润空间,更在于它周围紧密围绕的那一千多家服装加工厂,她要自主创新可缺不了它们。她以为他们需要两年的时间探索这里面的弯弯曲曲,没曾想陈然误打误撞用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这么重要的开端。

纪想南心里高兴,眉眼都弯了起来,陈然的那点小要求她自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逛了两辈子淘淘网,给照片选背景的鉴赏能力她还是有的。

两人虽一年未见却向从前一样能说得来,东来西扯的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陈然预订的餐厅。嘴上说穷的只剩跑车的陈少爷出手又阔绰了,为她接风洗尘摆足了仗势。幸好纪想南不是真正从小山沟里走出的土包子,不然待会儿肯定要被那菜单上满屏的英文给弹晕。

今天她为了方便穿得很简单,一点都不高端大气上档次,跟这里格格不入,尤其站在已有几分霸道总裁气质的陈然旁边,就又让人多了几分猜忌,毕竟世风日下,有钱的大佬包养学生妹早就不是什么新闻。

一路走上二楼,纪想南头低的不能再低,要不是知道陈然是真心诚意的拿她当贵客,想请她吃好吃的东西,她真是要扭头随便寻个街边摊吃个串串解决晚饭得了。

坐下后,陈然用湿巾擦了擦手,一屁股坐在她旁边,食指点了点她的脑袋后说:“你呀,还是太在意别人的眼光。”

纪想南摊了摊手:“没办法,习惯了当好好学生。”

高大上餐厅服务态度很好,菜上的也快,隔断的空间里无人打扰,纪想南专心享用起美食。亏得上辈子在外企锻炼过,她一手刀叉使得顺溜,切牛排切的格外好看,陈然本来怕她不习惯,已把切好的牛排推至她面前,结果发现自己自作多情了。

人好看大概做什么都不会太丑,她手指纤细白嫩,看着本该是娇嫩无力的,可用刀的力道又快又稳,动作也优雅体面,看她吃东西是种享受。陈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纪想南身上总有许多谜一样的存在,他不知她这一手绝活何时练就的,她好像时时都能带给人惊喜。

优雅又饕餮般的解决了美味大餐,纪想南坐车上就泛起了困,说了声“到了叫我”后果断睡了过去。

陈然没有叫醒她,那一觉她睡的格外踏实。再醒来时,窗外已是艳阳高照,清风把落地窗前的薄纱吹开,她侧躺着,一睁眼就看见了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坪。

难道陈然真的由一个小商贩变成了大土豪?不怪她多想,玩笑不是这样开的,不远处隐隐可见的那片闻名海内外的湖泊,她可不敢傻白甜的把它看成是个大池塘……

快速的洗浴后她换了身衣服,推开门走下楼梯,陈然戴了副眼镜坐在窗前,抱着电脑正研究着什么,听到动静后抬头一笑,问着:“昨晚睡的好吗?”

纪想南回以一笑,“昨晚麻烦了,你应该叫醒我的。”笑完纪想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俩要是再作点都能演完三十集的偶像剧……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真是低调奢华的豪啊,整个别墅清雅中带出的高贵冷艳范儿莫名让她想起了一位老朋友,她还没来得及细想,陈然一眼看穿了她的疑问:“这是楚天的地盘。”

她鼓鼓嘴又看了看前院路口的那辆红色跑车,陈然立马垂头丧气了,“好了好了,讨厌的丫头!跑车也是他的……”

她其实昨晚上就猜到了,虽然她对车没啥研究,法拉利的标志还是认识的,陈然不是个骚包,哪里舍得把能利滚利的钱用来买车?当然这话她可只敢内心腹诽一下,她从来没有豪到能有钱买得起法拉利,说楚大哥骚包也就是过过嘴瘾啦!

陈然看她脸色没什么异常才松了口气:“你要是不愿意跟楚家扯上关系,咱们明天就搬走。”他并不是一定要住在这里,但初来乍到,楚天给了他这个面子,他其实是非常感激的。毕竟这一年的时间里,前街胡同88号大公子好友的身份着实给他省了不少事儿,别的不说,要不是楚天的名头够响,他那两万件成衣也不可能四天内就完工。

纪想南稍稍想了想就转过了弯,神一样的队友身边一定是有神一样的存在的,哪怕楚天什么都没做,只给了陈然一串钥匙而已。她骨头软,不跟钱过不去,心里虽然想清高一回,不大想沾楚家的任何光,但眼睁睁的看着大把钞票飞走更不是她风格!

她一拍桌子,立马摇头:“不搬,我还没住过这么大的房子呢,让我享受两天再说!”

陈然……妹妹,你的骨头呢?

作者有话要说:  改完已经这个点了,求放过技术性漏洞。睡觉,好不想去上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