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script>顾律行自暴自弃的活法,导致他现在连饭都吃不进去了,每天就靠输些营养液来维持身体机能的正常运转。<乐-文>小说www.しwxs.com

长此以往,整个人彻底瘦成了一个纸片人,他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变成怎样。

很多人都不明白不可一世的顾公子为何会因为这样的事儿,寻死觅活的。

毕竟这样的事儿,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是常有的事儿,陈易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他也不是心安理得活的好好的吗?

这也许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医生说,顾律行还是这样自暴自弃的话,活不过今年秋天。

他是一心求死。

有钱又如何,带不回快乐,挽不回过去。

顾家陈易和林萧都找不到许小西的下落,许小西像是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般。

她也从之前工作的地方早早的辞了职。

顾律行现在连自己走路都很困难,整日躺在病床上等死,顾夫人怎样劝慰都没法子。

奚记慜终是于心不忍,再次从国外回来看他。

“你来了……”高级病房里,苍白瘦弱的病人,淡淡的开口。

“嗯……”奚记慜应着。

见顾律行这样,心里很不是滋味,在许小西和顾律行之间,他好像选了许小西,可是现在他的天枰又有些偏了。

许小西和那两个小宝宝的音容笑声还在他的心里久久不会淡去。

床上躺着的这个人,与他们三人是紧脉相连的一体。

“我这是不是活该,自作自受。”顾律行讥讽自己,语气有些断续,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将音量提高。

“嗯”奚记慜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你们之间如果有可能,就好好对她,别像我这么渣。”顾律行想了一下又道“你与我本来就不同。”

“我们之间将来会是什么样,你就别操心了,好好养病吧,生命只有一次没了就没了。”

奚记慜劝慰道。

“你说,我这样的人,死了是升天堂呢,还是下地狱呢,我知道我肯定会下地狱,但我还是想上天堂,那两个孩子肯定在天堂,我要去向他们赎罪。”

“顾律行,够了。”奚记慜就不愿意听他说这些生死相关的话。

“人都是要死的,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奚记慜你知道吗,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煎熬,虎毒尚不食子,我竟然亲手将我和她的两个孩子杀了,四个月多月的胎儿都成人形了,我看了那容器来的血肉,那是我的孩子,我亲手杀的。”

“咳咳……”顾律行说着就体有些咳嗽起来。

奚记慜过去给他顺顺背。

“有些过去了就过去了别想了”他只能这样安慰着。

“有些事可以过去,而有些事永远都过不去,生不如死还不如死了算了。”

奚记慜算是知道了,顾律行旁人在怎么劝慰都没有用。

他这是心病,得心药才能医治,不然只能等死。

他想了好久,久到,顾律行疲累的只想沉沉的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奚记慜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那是两个宝宝两周岁时,他和许小西带他们去日本游玩,许小西一手牵着一个宝宝,他帮他们娘三个在樱花树下拍的照片。

“这张照片,我想把它留给你,做个念想吧,好好活着,当年她那么难,都坚强的挺了过来,你是个男人,更应该坚强才是,或许有一天,她会原谅你也不一定。”

奚记慜对着已经沉睡的顾律行说了这段话。

奚记慜将照片放在顾律行的枕头旁,离开。

顾律行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了,这次的昏迷时间要比上次更久些了,医生好像有说过,昏迷时间越长,说明他的身体机能正在严重的退化,他可能命不久矣了。

顾夫人眼里含泪的叫着顾律行的名字。

最初看到这张照片的是顾夫人,她还想私自处理掉,被顾律行的爸爸打了一巴掌,直骂她狠毒。

儿子都这样了,还想着自己那些的小九九。

顾夫人想也是,这份上了,儿子都半死不活了,他要跟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她不管了,还不行吗,只要他肯好好的活着。

如果说顾律行第一最恨的是自己,那第二最恨的就是顾夫人,见到自己母亲,就让她滚,他是真的不想见这样母亲一面。

顾家父母之于顾律行还不如林萧陈易来的重要。

陈易将照片递给顾律行道“这是奚记慜临走前压在你枕头下的照片。”

顾律行细长的手指,颤抖的拿起了这张照片。

照片里的女人笑的很温婉,身边的两个孩子,肉肉粉粉的,都带着顶大红色的帽子。

穿着一样的衣服,明黄色的连帽羽绒服,同款小棉鞋,他有些分不清哪个是男孩哪个是女孩,但他知道这两个就是他的孩子。

与自己小时候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复制过来的。

陈易第一次看见这个三十几岁的男人,眼泪像是开了匝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湿润了整个枕头。

顾律行的身体都有些抽抽。

那天过后,顾律行开始积极的配合治疗,吃一点点的东西,多走走东东,身体不要一月好的利索多了。谁能想到一个想死之人,又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他在医院里一天要将照片拿出来看多少遍,这张照片就是他的宝,别人碰都碰不得。

奚记慜自从留下了这张照片就再也没有和他们联系。

陈易和林萧心里是恨上了奚记慜,若不是顾律行快将自己折磨死了,是不是他都不会告诉顾律行他的两个孩子好好的活在世上。

顾律行不恨他,相反的是感激他,他知道若没有奚记慜对许小西的帮助,许小西带着两个孩子该怎么在国外生活。

顾律行想起了许小西以前用的qq号,他想知道更多关于她和宝宝的生活,他登上自己几年前专门为许小西申请的qq号。

找到了许小西,欢喜漫上心头。

进许小西的空间,最新的一条状态是几年前发的,烟花雨很美,那一条。

心里顿时有些丧气。

那年除夕夜他抛下兄弟跑到许小西的老家让人买了很多烟花,就为了制造一场烟花雨给她看。

如果他们有幸再次相逢,他还要给他放一场绚烂的烟花雨。

这个春天结束,顾律行出院了,虽然还是很瘦,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人很精神,有了生命的朝气。

顾律行出院后也无心工作,将公司所有的事儿都交给了陈易和许小西。

而他则是要抓紧时间锻炼身体,让自己更健康,他每天都在幻想他和许小西和那两个孩子见面的情景会是什么样。

许小西不用想肯定是不待见他。

孩子呢,会不会喊一声“叔叔,你挡着我的路了。”

他知道,许小西不会轻易的原谅他,就是原谅了他,也不可能再次接受他。

孩子还小,不用担心他们会有多怨恨他,认不认他这个混蛋爸爸,都要取决于他们那个善良的妈妈。

顾律行每天都要进下许小西的qq空间,可惜哪次看到的都只是希望。

或许,她早就不用qq这个社交软件了。

荷兰阿姆斯特丹北部的一个小镇幼儿园,当地时间下午三点半,许小西开已经等候在幼儿园的门口。

门口两个大风车呼呼的转着,太阳开始西下,校门口陆续聚集多了来接孩子的家长。

许小西的两个宝宝上的这家幼儿园是位华人办的,里面大多数都是华裔小孩。

语言主要教荷兰语,英语和中文。

起初,许小西是想将孩子送到荷兰人办得幼儿园,但一想到自己工作,陪孩子的时间很少,怕没人教孩子中文。

奚记慜就帮她联系了这家幼儿园。

两个宝宝,看见妈妈来接他们了,不是阿姨来接,开心的撒欢的朝自己的妈妈跑过来。

许小西张开手臂将两个孩子迎到怀里。

一手牵着一个宝宝,问道:“宝贝们,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啊。”

“妈妈,哥哥都不乖,她拽前排小朋友的辫子,被老师批评了。”许晨夕奶奶的娃娃音嘟着小嘴,向自己的妈妈,打自己哥哥的小报告。

许小西捏了捏女儿肉肉的小脸蛋。

转头问自己的儿子有些严肃道“暮朝,你真拽小朋友的辫子了。”

“妈妈,我没有,我是不小心碰到的,妹妹冤枉我,她还踢人家小朋友的屁股呢被老师罚站了。”

做哥哥的也毫不示弱的向自己的妈妈控诉阿妹妹的不是。

“你们啊,以后不能这样了。”

许小西对着自己的这双儿女无奈的摇了摇头。

夕阳西下,顾律行站在许小西家的院子栅栏外,看着远处一位年轻的女子拉着两个可爱的孩童,边走边说。

胖胖的孩子时不时的就跟妈妈撒撒娇,央求抱抱。

妈妈就放开孩子们的手,在前面小跑着,孩子们就在后面状似要哭的追着妈妈。

这一幕,顾律行酸了鼻头,哽咽了嗓子。

-本章完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