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用品羞耻play文

婚礼上,锦晚唐和邢非池拥吻的那一瞬间,教堂里响起了众宾客祝福的掌声。

谁也没有发现,一个戴着黑色帽子,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两天前刑满释放的李依玲!

李依玲刚从监狱出来,就发现满大街铺天盖地的宣传的都是锦晚唐和邢非池的世纪婚礼,在锦水生提出离婚,在得知锦玉琳已经死了的那一刻。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跟锦晚唐,邢非池还有锦水生同归于尽。

于是,那两天里。她把锦水生留给她的锦家别墅卖了,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今天的到来。

看着锦晚唐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笑靥如花的某样,李依玲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和杀意,拿着刀,满脸狰狞地一步步走了进去。

锦晚唐身边有邢非池,所以她没法接近,目光在教堂里转了转,她的视线落在了锦水生身上,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锦水生紧紧地牵着一个女人的手喜极而泣的某样,李依玲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怪不得三番四次去监狱找她离婚呢,原来是有了新欢!

目光变得森然,李依玲原本走向锦晚唐的步子停住,转向了锦水生。

锦水生毫无察觉,看到自己的女儿终于得到了幸福,他心里高兴极了。突然,脖子上一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脖子上夹着一把刀。

“啊……”

不知道是谁,看到这一幕尖叫了一声,众人停住欢呼纷纷都看向了锦水生,顿时倒抽了一口气。

锦晚唐和邢非池如火如荼的拥吻也被这一声尖叫打断。两人分开后,下意识地看向了台下,锦晚唐看到李依玲拿着刀架在锦水生脖子上时,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想冲上去,却被身后的邢非池拉住。记土东弟。

“晚晚,别冲动……”

“可是……”

“放心,岳父大人不会有事儿。”

原本热闹非凡的教堂里,突然变得寂静了下来,李依玲看着锦晚唐惨白的脸色,冷笑了一声,“继续亲啊怎么不亲了?”

“李依玲,你放了我爸爸!”锦晚唐紧张地喊了一声!

“哈!放了他?那谁让我的女儿死而复生?”

锦晚唐和邢非池的婚礼请来了很多媒体,全程也是现场直播。没想到婚礼途中会出现这种情况,显然是有内幕,于是众记者奋勇而上,将设想和话筒都对准了李依玲。

七嘴八舌的问题都朝李依玲扑面而来,她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但对着摄像机却痛诉道:“我告诉你们,你们眼里的大慈善家邢非池其实就是个伪君子,他和锦晚唐联合起来害死了我女儿,设计让她染上艾滋病,现在我女儿都死了,可他们却要结婚,你们觉得公平吗?”

说着,她架在锦水生脖子上的刀紧了紧,“大家想必很好奇我是谁吧?那我就告诉你们,我是锦水生的老婆李依玲,我跟锦水生还没离婚,可他居然已经爱上了别的女人,光明正大的出轨,是不是很恶心……”

锦晚唐状告李依玲和何启明的案子当时轰动了整个京海市,大家都知道李依玲和何启明联合起来害的锦水生差点成为植物人,为此还判了两年有期徒刑,据说她刚出狱,现在又来大闹邢非池和锦晚唐的婚礼,众人早就看透了她的嘴脸,可是这毕竟是特大新闻,有商业价值的新闻,媒体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锦晚唐听着李依玲颠倒是非的话,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李依玲,你好不容易刑满释放,现在该做的就是好好忏悔,努力生活,而不是继续犯错,害人害己,快放了我爸爸,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我们都不追究,否则……”

锦晚唐的话还没说完,李依玲就冷笑着打断了她,“锦晚唐,我从监狱里出来的那一刻,就没想过再回去,你们父女,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依玲,放下刀子,玉琳如果泉下有知,只会希望你好好活着,而不是一错再错!”

“你给我闭嘴!”李依玲激动地怒吼了一声,“锦水生,我跟你二十多年,可你有真正爱过我吗?我刚开始跟着你的时候,你眼里只有你的前妻,只有锦晚唐,玉琳出生以后,你抱过她几次,我想你十个指头都数得过来……你瘫痪的时候,我尽心尽力的照顾你,锦氏面临破产的时候,我也没想过离开你,可是你倒好,落井下石,只想着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给锦晚唐,那我和玉琳呢?我们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你说!你说啊!”

因为李依玲的激动,锦水生的脖子上已经划破了皮,鲜血顺着刀子落在了西装上,于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也知道此刻根本就没她说话的立场,只是寻找机会,企图救下锦水生。

锦水生的脸色有一瞬间的苍白,随后微微叹了一口气,“依玲,当年忽略了你和玉琳是我的错,可是你扪心自问,你对我好没有任何目的吗?我瘫痪,锦氏面临破产的时候,你之所以没离开打的是什么主意?你比我还清楚。从小糖糖在你和玉琳手下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也很清楚,我什么都不问,不代表我不知道,我之所以在糖糖面前一直袒护你和玉琳就是希望我们家庭能够完整,可是你还是让我失望了……”

顿了顿,锦水生继续开口,“你为了不让糖糖好过,指示玉琳给非池下药,如果不是你的教唆,玉琳就不会变成这样,我承认,作为一个父亲,我很不合格,我为此自责过,痛苦过,可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再后悔也没有用……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联合何启明来害我,你可能不知道,何启明给我下相克药的时候,我其实是有意识的,我听到了你和何启明的对话!”

李依玲身子一顿,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从那天起,我才知道你很早以前就跟何启明在一起背叛了我,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只爱你自己,你只爱那些钱。你和何启明狼狈为奸,差点害了糖糖不说,还想让我死,你觉得这么恶毒的你,我该如何对你?”

“都怪你,要不是你不行,我能找何启明吗?我也是个女人,我也需要满足……”

就是现在!

李依玲的话未说完,见她情绪激动,注意力都不在刀上,于妈迅速出手,一只手抓住了李依玲放在锦水生脖子上的刀子,一只手狠狠地甩了李依玲一耳光。

“清秋!”

“于妈!”

众人惊呼一声,李依玲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刀子已经被于妈夺走了,她整个人都被几个来不及闪躲的耳光打倒在了地上。

锦水生看到于妈的手掌在流血,一颗心都紧了紧,“清秋,你怎么样?”

于妈没有看锦水生,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依玲,哼笑了一声,“自己没本事让男人硬起来还怪男人硬不起来,你早该羞愧的去死了……”

“……”众人瞬间一囧,有些汗颜。

倒在地上的李依玲恶狠狠地看着于妈,一双眼睛里满是恨意,“你这个小三,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贱人!”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于妈就更愤怒了,抬手又给了李依玲两耳光,“李依玲,一个女人最悲哀的就是守不住一个男人,锦水生跟你没离婚前,老娘没想过插入你们的婚姻,你最好清楚,不是谁都像你一样那么恶心。”

于妈很讨厌李依玲,并不是因为锦水生,而是因为李依玲害的锦晚唐和邢非池实在是太惨了,积怨已久,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锦晚唐看到于妈霸气的样子,实在是没法把她跟那个天天待在厨房里的于妈联系在一起,如果她没看错,于妈应该会功夫,而且还不差,因为她刚刚夺刀和扇李依玲耳光的时候,动作特别快。

要是自己跟她比起来,肯定也不是她的对手。

有些疑惑,锦晚唐扯了扯邢非池的衣服,“阿池,于妈到底是什么人?”

邢非池轻笑了一声,“她只是一个女人,只是以前她是黑帮的大姐大!我在美国的时候要不是她救下了我,我早就死了……”

这么牛逼!

听邢非池这么一说,锦晚唐好像想起来,以前邢非池说过,于妈要是发起火来,连他都害怕。

果然,够吓人的!

李依玲低着头捏紧拳头,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嘴角阴阴一笑,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都别动,否则我就炸死你们!”

说着,她拉开衣服,身上绑着炸弹。

众人眼神一变,立刻朝后退了几步,有些胆子笑的已经逃出了教堂外。

锦晚唐没想到李依玲还准备了这一手,刚刚放下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李依玲,你别乱来!”

“哈哈……你们都怕了吧?我告诉你们,我今天来就没想过要活下去,锦晚唐,邢非池,锦水生,今天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我要给我女儿玉琳报仇……”

教堂外响起了警报声,邢非池知道警察已经来了,他揽住锦晚唐的肩膀,给了锦晚唐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朝李依玲笑了笑,“按吧,我们等着你引爆炸弹。”

锦晚唐看到邢非池一点也不担心的某样时,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

李依玲不可置信地看着邢非池,随后想到这有可能是他的计谋便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要是敢,你就按!不然……你看门口,警察已经来了。”

李依玲看到几个警察蜂拥而入时,脸色一变,“好,要死大家一起死,琳琳,妈妈来陪你了!”说完,李依玲按下了遥控器,可是炸弹却没有如期爆炸,而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爆炸!”李依玲有些失魂落魄。

此时,几个警察冲过去控制了李依玲,其中一个警察走过来跟邢非池打了个招呼,“邢总,新欢快乐。”

邢非池笑了笑,跟那警察握了握手,“谢谢,合作愉快。”

这算是邢非池和锦晚唐的第二次结婚,为了保证婚礼现场不出现任何状况,邢非池老早就排查了一系列出现状况的因素,包括李依玲的出狱。

李依玲一直拖着锦水生不离婚这件事儿让邢非池更加怀疑李依玲有所企图,所以他不得不防。

在李依玲出狱后,他就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李依玲并且打探她每天都在做什么,果不其然知道她要卖别墅,他利用高价卖下那栋别墅后,查到李依玲用卖别墅的那些钱去黑市买炸药。

一个刚出狱的女人急着出售房子,又买炸药,这让他更加怀疑,所以将这一消息透露给警方,因为猜测到李依玲有可能会出现在他和锦晚唐结婚这天,他配合警方演了一出戏。

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现似的照常举行婚礼,因为怕锦晚唐和锦水生担心,所以李依玲的这件事,除了老黑以外,他没告诉任何人。

果不其然,李依玲真出现了,其实原本在李依玲拿刀威胁锦水生的时候,他就该救下来的,可要是那样,法院就算判刑,李依玲也判不了几年,所以他在等,等她露出炸药,等她点燃炸药,那就不光光是故意伤害罪了。

李依玲,像你这种随时对我家人有威胁的女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牢底坐穿了。

李依玲被警察带走了,离开的时候,她嘴里一直不停地念叨着,“为什么没有爆炸!”

等到走出教堂,上警车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立刻挣扎了起来,“你们放开我,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

她再也不想待在那暗无天日的监狱,度过她的后半辈子了。

“老实点……”

李依玲挣扎了半天,突然像是想通了一般,没有再挣扎,警察以为她想通了,放松了警惕,可当正准备拉着她上车时,李依玲突然发了疯的跑向了路边,此时,一辆行驶的车没想到突然冲出来个人,直接撞了上去。

李依玲当场死亡,到死也没想明白那炸弹为什么没有爆炸,也不知道她已经被坑了。

……

李依玲死后,锦水生念着夫妻之情,将她的骨灰洒在了京海里。那一片海就成了锦玉琳和李依玲的栖息之地。

于妈的手包扎了之后没什么大碍,就是不能碰水,不能进厨房,为此,邢非池不顾于妈的反对,找了一个保姆。

锦晚唐和邢非池婚礼过后,自驾度蜜月去了一趟西北之地,看了看西北的风土人情,从青海一路向西去了拉萨,他们看到了比天还蓝的青海湖,经过了塔尔寺,青藏铁路之后到达了拉萨。

当然,旅游归旅游,夫妻之间的情爱是必不可少的,一路上,锦晚唐和邢非池要么就在车里,要么晚上就在广阔的大草原上,以地为床,天为被,火热的纠缠着,身体激荡,内心狂热。

一个多月之后,两人才顶着被晒黑的脸回了家,本来邢非池还想玩玩的,他真是爱极了在草原将锦晚唐压在身下的感觉,漫天星辰都成了那美好的背景。

可惜,老黑和季羽西要结婚了,他们不得不回来,不过没关系,只要有机会,随时可以滚草原。

老黑和季羽西的婚礼比起锦晚唐和邢非池的世纪婚礼来说,很欢乐,很逗比,老黑本来就老实,接新娘子那天要不是邢非池和briny在后面坐镇,他就是在门口说三天三夜,恐怕也接不到新娘子。

还好,季羽西本来就护短,看着老黑硬生生做了一百个俯卧撑,还五音不全,念课文似的唱了一首,“老鼠爱大米”后,终于接到了季羽西。

婚礼全程都很欢乐,可锦晚唐却不怎么欢乐,最近几天,她总是食欲不振,浑身好像没有一点力气,也老想睡觉,本来以为是旅游刚回来,身体累着了,可在老黑的婚礼上,她一闻到各种香水味和烟味,就跑去厕所吐的是昏天暗地。

邢非池很担心锦晚唐,在老黑和季羽西举行完婚礼,开餐的时候,来不及吃饭就抱着锦晚唐去了医院,结果是,锦晚唐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那一刻,邢非池呆了,锦晚唐傻了,过了好久,邢非池将锦晚唐紧紧地抱在怀里,两人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因为锦晚唐以前感染过hiv病毒,尽管hiv病毒已经不存在了,但全家人还是很紧张,这其中,最紧张的莫过于邢非池了,自从锦晚唐怀孕后,他真的是一步都没离开过锦晚唐。

每天都提心吊胆地过着,生怕锦晚唐和孩子有什么闪失。

白天时时刻刻陪着她,晚上睡觉的时候,还老从梦里惊醒,看到锦晚唐好好的睡在自己身边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忐忑不安,紧紧张张的过了九个多月后,锦晚唐终于顺产下来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先出来的姐姐取名叫锦筱念,后出来的妹妹叫邢筱栎。之所以取锦筱念,是邢非池的意思,他答应过锦晚唐,以后要是生了孩子,就让第一个孩子姓锦的。

全家人都高兴坏了,唯独邢非池喜忧参半!

锦晚唐听到看着两个宝贝女儿叹气的邢非池就有些郁闷,“邢非池,你丫的是不是觉得我没给你生个儿子,就不高兴了?”

邢非池见锦晚唐误会,立刻凑到锦晚唐身边,将她抱进了怀里,亲了亲她的樱唇,“没有,不管你生什么,我都高兴,我只是担心,念念和栎栎以后会被别人占便宜,你看我一双女儿长得多水灵多漂亮啊,现在的社会啊,女孩子就是容易吃亏,不行,等念念和栎栎三岁以后,我就亲自教他们防身术,看谁以后还敢打我女儿的主意。”

“……”

话岁那么说,可当念念和栎栎三岁以后,邢非池又觉得两个小女孩细胳膊细腿的,不想让她们练武吃苦,就各种捧在手心里疼。

锦晚唐对此很无语,“你不是怕念念和栎栎长大以后会吃亏吗?”

“没事,有我在,谁敢让我女儿吃亏!”

于是乎,邢先生不但是妻奴,还成了女儿奴!

在念念和栎栎上小学以后,兴废次死皮赖脸地拉着锦晚唐再次开车去了一次青海,美曰其名,重温故地。

其实,多半都是在滚草原,滚沙漠,滚车,但这次邢非池很小心,买了很多很多的安全tt,锦晚唐生孩子的一幕,他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有念念和栎栎就够了,他不想再让她承受那种生孩子的痛苦。

两人缠缠绵绵玩了两个多月后,才回到了家。

而于妈在锦水生穷追不舍下,终于同意跟锦水生在一起了,某天夜里,于妈亲自验证了锦水生行不行的问题,第二天一早,她就跑去京海大桥,对着桥下的河水,很霸气地说道,“不是我男人不行,是他对你硬不起来!”

当然,这件事,除了她自己,谁都不知道。

此后,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正文完!》

番外之嫁给一个二货老公的体验。

大家好,我叫季羽西,你们可以跟着糖糖叫我西西,也可以跟着我家那二货叫我小西,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想过嫁给金城武,想过嫁给最近很火的王凯,想过嫁给胡歌啊,霍建华这些人,也想过嫁给一个高富帅,但没想到我最终选择了一个又黑又二的大黑牛。

很多人都疑惑,包括媒体都天天采访我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名不见经传,没钱没势,还没颜的男人,我自己也很疑惑,想了几天几夜后,我终于解惑了,我之所以嫁给大黑牛,是因为我爱他,嗯,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任性。

什么时候爱上大黑牛的呢,连我自己都想不起来,只是见惯了游走花丛的花花少年,见惯了那些每天嘴上说爱,身体却跟很多女人都契合的男人,我在见到大黑牛那么二的人之后,一不小心沦陷了。

第一次和大黑牛相遇,我就被她压在了身下,那时候虽然我不喜欢他,但着实感觉到他有一副好身材,当然,我不否则,我是个色女,在某些时刻,我喜欢高大威猛的男人。

所以我对大黑牛的第一感觉是,那家伙身材超棒,床上功夫应该不弱。

只是没想过过了几天,那家伙居然告诉我他有一个喜欢的女孩,而且还打算追她,当时我心里很不舒服,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他,所以在他跟我表白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并且带着他去了宾馆。

去宾馆的目的很简单,我是想验证一下大黑牛唯一的身材优势是不是真的很难棒,否则,要是床上功夫都不行,那他还有什么值得我爱的。

本来呢,我以为我暗示的够明显的,可是那家伙一到宾馆,就离我远远的,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瞬间就怒了,直接冲过去把他扑倒了,结果他倒好,说了一句让我至今为止还忘不了的话。

“小西,你别冲动,我想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在新婚夜。”

妈蛋啊,老娘裤子都脱了,内衣都解了,你跟我说你要留在新婚夜,这么纯真的好吗?

我当然不干啊,都没提前验货,我怎么敢付钱(结婚)呢,于是不顾他的反对,就把他给上了,当然接吻的时候,他还是欲拒还迎的,可一次下来后,他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在床上折腾了我三次,当然,姿势虽然没有各种千变万化,但我在第一次疼过之后的确爽了,所以这个“货”呢,勉强是合格了的。

在那以后,我和大黑牛只要一有空就会进行身体的交流以达到情感的交流,可是纸包不住火啊,像我这样的名人,被偷拍很正常,于是乎,我和大黑牛双双上了娱乐头条,而且还是手牵着手进酒店的时候被偷拍的。

当天,大黑牛拿着报纸,屁颠屁颠的来找我,说他这辈子第一次上报纸,上电视,很感谢我给了他这个机会,还打电话给家里人炫耀了一下,当时我只想一巴掌拍死他!

不过看到他那么高兴,我也就释然了,偷拍就偷拍吧,反正这个男人我是认定了。

可是光我认定了没用啊,我家里人要认定才行。

预料之中的,我爸妈看到报道,知道我跟一个没钱没势,人还贼傻的人在一起,就极力反对,为此,我跟家里人进行了几个月的抗战,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爱大黑牛已经爱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大黑牛每次老找我,就会被我爸妈赶出去,久而久之,他步走后门,大半夜,偷偷爬窗户上来看我,但每次都会被我家狗追的屁滚尿流。

在大黑牛被我家狗咬伤了三次,打了好久的狂犬疫苗之后,我爸妈终于同意我跟大黑牛在一起了,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大黑牛很傻很二,不像是个出轨的人,我以后嫁给他,好控制他……

为此,大黑牛很感动,跪下来就给我父母磕了三个响头,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呢?

嗯,那比获得奖项还幸福,能被这么一个又二又傻的人爱着,也算没白来这人世间走一趟。

后来我跟大黑牛结婚了,婚后,他的确对我百依百顺的,但有一点令我很郁闷,只要看到我跟异性有交往,他就各种不安,我们都结婚了,难道他还怕我跟她离婚不成?

可不管我怎么说,他每天还是缠着我,为此,我乐团的姐妹都说,我找了一个跟屁虫。

郁闷归郁闷,但我很开心大黑牛缠着我,因为在他心中,我是中最要的,他之所以缠着我,是爱我,并不是想控制我。

我的好友糖糖生了一个双胞胎,为此大黑牛很嫉妒,每晚都拉着我做羞羞运动,当然,我也很嫉妒,于是我很配合大黑牛。

终于在我和大黑牛不懈的努力下,我们迎来了我们的儿子。

孩子生下来后,大黑牛哭了,我知道那傻子又感动了,可看到他的眼泪,我却笑了,今生能被这么一个人爱着,我是有多幸运啊!

我问大黑牛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他想半天,很认真得对我说,叫:“王二小!”

我爸妈,我爷爷奶奶,我外公外婆,连带着我都想一巴掌拍死他!

但他义正言辞的说,“王二小是抗日时期的小英雄,咱们儿子叫王二小,以后也会是个英雄。”

想法是不错,但这名字忒俗了,为了不让孩子以后每每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恨他爹,在我们一致反对下,我老爹终于想了一个很霸气的名字,“王凯旋”。

大黑牛很高兴,一个劲儿夸他老丈人有文化,凯旋归来的凯旋,果真不错,夸的他老丈人一张老脸都红了好几回。

大黑牛进入唐鼎工作后,我爸妈越来越喜欢他,甚至到了喜欢他比喜欢我还多!

真好,大黑牛,我从来没跟你说过,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永远爱你,么么哒!

番外之自作自受。

大家好,我的中文名叫穆雨,英文名叫briny。

很多女人都爱我,因为我有颜有钱,还霸道。可我就死心塌地的爱着一个女人,操蛋的是,我爱的女人不爱的钱,不爱我的颜,也不爱我的霸道。

那个女人就是黎小嫚。

我承认我跟她的相识很操蛋,第一次见面,我就把她给上了,但那不怪我啊,我那次是被人下了药才一不小心上了她,不过我也不后悔,如果我不把她上了,怎么可能知道她就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那个女人呢?

人家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可我呢?

一入嫚体深似海,从此小嫚是爱人了。

那一晚的蚀骨缠绵让我没办法不见黎小嫚,我多次打听之后,才知道她是来美国留学的,只是在那个酒吧打工,所以我就跑到她学校找她,死皮赖脸地缠着她,最终让她成为了我的女人。

可好景不长,她就不见了,不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她。

后来我查了一下她的家底,才知道她来美国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找到了那个叫葛春浩的男人,利用一切手段之后,才从他嘴里得到了关于黎小嫚所有的事儿,包括,她被人误会是小三,包括她被赶出学校,包括,葛春浩提出让黎小嫚留学归来后成为他女儿的事儿。

那时候葛春浩企业濒临破产,我把黎小嫚这几年从他身上拿的钱,以三倍的价格还给了他,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从今以后忘了黎小嫚这个人。

他不敢不答应,不答应,我不但让他的公司死的很惨,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每个人都怕死,葛春浩也不例外。

可我做了所有的事儿,就是找不到黎小嫚,过了三四年,我回到了中国,替自己的兄弟briny管理公司,就在那时候,我见到了黎小嫚,还有一个小萝卜头。

当时我就震惊了,震惊的不是我遇到了黎小嫚,而是那个小萝卜头跟我小时候长得很像,我是一个冷静的boy,自然要查清楚一切,所以我终于知道了那个小萝卜头真的是我的儿子。

可孩子都有了,黎小嫚那个女人就是不答应跟我结婚,软的,硬的,阴谋阳谋,三十六计都用上了,她还是不肯跟我结婚。

她还说什么:“我没病,不会嫁给一个强.奸了我的男人。”

妈蛋啊,不会嫁给我还生我孩子干什么?

当然,我是不会放弃的,于是,我就发动侧翼战争,从豆豆身上下手,有了豆豆的帮忙,果然事半功倍,黎小嫚终于躺在了我身下,那一晚的滋味很美妙,我永远都忘不了。

只是,醒来后,她还是一脸冷冰冰的,不同意跟我结婚,为此,我纠结过,痛苦过,嘶吼过,但最终淡定了,我永远都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不相信黎小嫚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也不相信她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后来,锦晚唐出事了,我们大家都不好过,那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每天都在找锦晚唐,唐鼎跟锦氏集团也合并了,当然,我依旧没有放弃追黎小嫚。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锦晚唐失踪的影响,黎小嫚答应我,如果锦晚唐能活着回来,她就答应嫁给我。

我当时只想摔东西,那万一锦晚唐回不来了,我是不是就得一辈子打光棍?当然,我还是一直都坚信锦晚唐能回得来。

果然,老天还是偏袒好人的,一年半后,锦晚唐回来了,可她却假装失忆来骗我们,为此richard和黎小嫚演了一出戏,锦晚唐就露馅了。

那一刻,我很高兴,我刚准备跟黎小嫚求婚的时候,接到了她的电话。

“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民政局,否则,过期不候。”

我i在愣了几秒之后,丢下一会议室的高层,飞速去了民政局,迟到了整整半个小时,我以为黎小嫚早就走了,心有点凉,可是去的时候,可当看到门口的黎小嫚时,我大脑来不及思考就冲过去抱住她,狠狠地吻了她,那一天,我真的是等的太久了……

老婆,谢谢你,在我还没孤独终老的时候,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