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一百六十章

轩辕臻问,“圣魔石?是什么东西?”

夕问,“难道,圣魔石就像是魔族的轩辕神器?”

“并不是。=乐=文=小说 ”罗无界表情冷峻的说,“圣魔石,本身并没有魔力,只是一个能够承载和储存魔力的容器。不过,它的珍贵之处在于,它能够承载无限量的魔力,有多少就能装多少。”

大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轩辕玉说,“我曾经在古书上看到过关于‘圣魔石’的记载。就是说,几千年来,圣魔石里储存了无可估量的魔力,对魔族来说,就像一个无限巨大的能源池一样,拥有了它,就拥有了无限的力量。”

罗无界冷哼了一声,说,“那也要看,掌握它的魔族,是一个什么货色。如果在我手里,的确是可以发挥无限的力量,如果在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手里,乱用圣魔石,也只是自取灭亡罢了。”

夕皱了皱眉,问,“你是魔族的王,怎么让圣魔石落入了别的魔族手中?”

罗无界瞪了夕一眼,说,“你还是血族的公主呢,你怎么也让血族的大权落在别人手中那么多年?”

夕被说的一愣,顿时生气的也瞪着罗无界。

轩辕铮忙出来打圆场,说,“哎呀,我来解释吧。圣魔石本来就是神界用来收集人间多余魔气的神物,目的就是不让魔气过剩,为祸人间。所以,神界自然不会把圣魔石轻易的交给魔王掌握,除非是非常时期。”

轩辕玉想了想,问,“既然魔王都无权掌控圣魔石,那么联邦里的那些魔族,是怎么得到它的呢?”

罗无界有气没处撒,冲着轩辕臻冷哼了一声,说,“还不是你们这些神族,自己觉得多了不起,却全都不负责任,当初离开的时候,随便将圣魔石封印了一下就走了,后来我多方都没有找到,却被一群流亡的恶魔族无意中找到了!为了争夺圣魔石,弄的人间大乱,神族除了你们轩辕氏,还有谁回来管过?还不是任由天下大乱,圣魔石也不知所踪!”

轩辕铮叹了口气,说,“是啊,的确是当初负责处理圣魔石的神族,做的不够周全。导致圣魔石这么多年来,都淹没了踪迹。没想到,现在掌握它的魔族,居然混进了联邦里。它们的野心不小,这次涉及了联邦,真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齐老先生叹了口气,说,“我的家族,以前世世代代都是和政界、商界顶层的人混迹在一起,看够了他们为了名利财富不择手段的样子,到了我这一代,在我出生之后,父辈们商议决定,我们家族除了我,不再留下其它子嗣,而我,也要渐渐隐姓埋名,带着家族的血脉隐匿起来,好从我这一代起,彻底退出那个黑暗的世界。”

“他们用家族的力量将我和我的身世隐藏起来,可后来,随着父辈的势力逐渐衰落,我还是被人找到了,他们害死了我的妻儿,和我所有的族人!……”说到这里,老先生泪眼婆娑,声音哽咽了一下。

轩辕玉轻轻扶着他的肩膀,安慰他。老先生擦了擦眼泪,叹了口气,说,“后来,我侥幸逃走,继续避世隐居,家族留下来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了。”

“可战斗力强大的妖精,也几乎没有了,都在保护我族人的时候被杀了,只有一些没有战斗力的、没有被害死的妖精们,像书妖、植物妖精们,偷偷找到我、跟随我。”说着,他伸手指了指宠物店里书房和阳光室的方向。

“本来,我想远离和妖精有关的所有事物,但后来一想,最危险的地方也许就是最安全的。他们肯定想不到我还敢开妖精宠物店,所以,我就开了这家小店,维持生活,也隐藏身份。还好这么多年,也都平安无事。”

“可是,就在遇到轩辕姑娘之前,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人在暗中窥探和观察着宠物店。虽然他们还什么都没做,但这么多年和妖精接触以及和危险解除的经验,让我用鼻子就能嗅到他们的味道!”

罗无界冷哼了一声,说,“我也能嗅到它们的味道!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看本王不将它们撕碎!”

轩辕铮拍了拍罗无界的肩膀,说,“你先别冲动,虽然他们是魔族,但它们从远古时期就流亡藏匿而生,和普通的魔族早已不同。而且,现在我们在明,它们在暗。它们还有着联邦的势力,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大家听得都点了点头。夕皱着眉问,“它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轩辕玉想了想,说,“它们的势力,可能已经不仅局限于联邦,恐怕已经渗入了每一个重要部门。”

“单从妖精法案的推行就能看的出来,那些相关的各个职能部门,他们出的所有政策,根本不是为了民众的生活更好更便利,而根本是为了敛财。他们滥用手中的势力,搜刮民间资本,一方面掌握权势,一方面掌握财富,让整个政界都渐渐的越来越黑暗了。”

轩辕臻点点头,说,“对啊,虽然我不了解政治,但是看现在的社会,似乎总是没有走在正轨,一方面,很多有想法的民众在利用各种办法发声,呼吁更好的社会风气和法律,而职能部门呢,却不是在和稀泥、就是在敷衍公事,而且,随着媒体倡导,所有人都越来越以炫耀富贵为荣,即便养个妖精宠物,也要在宠物身上斗富斗面子。”

罗无界说,“这是他们的老把戏了,每次人间魔气被我们带回魔域,导致魔气不足的时候,这些流亡在人间的魔族们,就会用这些法子惑乱人心,制造天灾*,好让它们有足够的魔气维生。”

轩辕臻问,“那你身为魔王,为何不将这些流亡的魔族,全都收拾干净呢?”

罗无界瞥了轩辕铮一眼,说,“这种正义又伟大的事情,还是留给轩辕神族们做吧!”

轩辕铮说,“当初是我糊涂,才因为这些事与你过不去的,如果我早点明白,魔族和神族本为一源的道理,就不会一直和你为难了。”

罗无界看到轩辕铮言辞恳切的样子,脾气似乎也淡去了一些,说,“行了,当初我也有不对,若我不一时气不过,负气一直和你斗,而是,找机会让你弄清楚,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混乱和麻烦了。”

轩辕臻和夕都疑惑的看着他们,轩辕玉笑了笑,说,“当初,父亲也是出于神族的身份,在肃清魔族和自己对魔王情义之间左右为难,才把事情弄得复杂了。”

轩辕臻顿时焕然大悟的捂嘴笑了起来,夕也了然的挑了挑眉,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轩辕神族的族长,居然爱上了魔王,两个人相爱却偏要相杀开始的,可以想象在当时混乱的局势下,魔族和神族之间,上演了怎么样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估计是一部仙侠大戏。

被轩辕玉这样一说,又被轩辕臻和夕这两个小辈这样的反应,轩辕铮和罗无界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轩辕铮低头尴尬的笑了笑,罗无界一张白皙的脸已经开始脸红,然后故作冷傲的转身就走掉了。

轩辕铮连忙跟了上去,边走边回头说,“玉儿,你们先商量,有什么事,再来跟我们说。”

轩辕玉笑着点点头,说,“好好,父亲快去吧。”其他人也禁不住偷笑。

&---------&---------&---------&---------&---------&---------&--------&---------&---------&--------&---------

夜晚,书房里。

夕轻轻推开门,看到轩辕玉坐在书桌前若有所思。

夕走过去,看到桌上是轩辕玉刚刚写好的几行字:

轩辕琴出,可乱天下;

轩辕剑出,可覆天下;

轩辕镜出,可见天下;

轩辕印出,可平天下。

轩辕四神器,

二者齐出,可以令天下;

三者同出,可以得天下;

四者共出,可以掌天下。

夕把手中的披肩轻轻披在轩辕玉背上,轩辕玉才发现她来了,抬头笑着说,“谢谢,夕。”

夕在她身边坐下来,说,“这些文字,你给我解释过,可我还是不大明白。”

轩辕玉说,“当初神族纷纷离开人间,只留轩辕神族带着轩辕神器留下守护,并且还让轩辕神器可以召唤神兽的力量,也是留给人间一个和魔族、妖族制衡的力量。虽然在千百年间,轩辕神族的力量起起落落,甚至一度几乎湮灭,但是,却总是能在最重要的时刻出现,守护人间。”

夕点了点头,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问,“玉儿,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你是不是在为了圣魔石的事情担心?”

轩辕玉点了点头,说,“这不是小事,夕,”说着她握住夕的手,看着夕的眼睛,说,“有可能,我们接下来要面临的敌人,是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甚至可能强大到我们不可想象的地步。”

夕也握紧轩辕玉的手,说,“没关系,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你也是,有我在,什么也不用怕。”

轩辕玉久久的看着夕的眼睛,终于笑了笑,眼睛里含着泪光,点了点头,说,“对,不管世界如何动荡,我们只管履行轩辕神族的使命、做好我们该做的就好。只要我们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

夜风轻轻吹动窗帘,房间里,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一起,看着外面的夜色。

这沉沉的夜色中,也许酝酿着巨大的危机和阴谋,但是,这一切在两个人的拥抱中,似乎都不算什么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