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息肉欲

<!--go-->

其实蛮于嘴里虽然说的不信,可心里已经开始动摇了,现在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想知道璩文荫和当年的事有没有关系,所以也很想北晨夜轩尽快查个水落石出。

而北晨夜轩出来后也来不及向溟寂多解释便直接奔向妖王那里了,毕竟十几年前他年纪还小,璩文荫当时又带着一支军队,所以妖王多少一定会知道点原因。

事情也正如北晨夜轩所料到的那样,妖王听完后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时候妖族内时不时就有些战乱,璩文荫便带着他的部队常年东征西战,虽然我一直劝他不用这么拼命,会多派些人去处理,可他却坚持一定要自己来,当时我也没有多想,便由着他去了。”

“那父王可知当年他身边的亲信现在还在的有哪些?或许我们能从他们身上找出突破口来。”

妖王听了北晨夜轩的话后努力的回想了下,终于想起有个叫辰逸的人,当初他和璩文荫关系好的好似亲兄弟一般,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闹翻了,再后来便听说他失踪了。

“失踪了?那璩文荫和他关系这么好就没找过他吗?”北晨夜轩不解的问道。

“找是找过,可始终都没找到,所以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听完妖王的话,北晨夜轩也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找出这个叫辰逸的人来,只是这个人已经失踪了这么久,北晨夜轩也没把握他还健在,所以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根据妖王的描述,北晨夜轩和溟寂先来到辰逸当年居住过的地方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可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已经荒草丛生早就没人居住了。

溟寂看着北晨夜轩泄气的说道:“我看要找出这个人来只怕比登天还难了,咱们还是赶紧想想别的办法吧,再耽误下去我怕璩文荫该起疑心了。”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北晨夜轩突然发现角落里似乎躺着一个人,连忙招呼溟寂悄悄的靠了过去,走近后才发现只是一个流浪汉,但北晨夜轩还是客气的问道:“请问您知道以前住在这里叫辰逸的人去了哪里吗?”

或许太久没人和自己说过话了,那个流浪汉听到北晨夜轩的声音后吓了一跳,爬起来后就朝着门外冲去。

而溟寂和北晨夜轩在看到流浪汉的脸后也是被吓得不轻,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跟着追了出去。

好在他们两人灵力都不差,没费什么功夫就将那个流浪汉给抓了回来,北晨夜轩生怕他又跑了,便安抚道:“我们只是想向您打听以前住在这里叫辰逸的人去了哪里,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您不必这么紧张。”

只是那个流浪汉似乎完全听不进北晨夜轩的话,看到有人盯着他不由的狂性大发,朝着溟寂和北晨夜轩就扑了过来,还好他们两人反应快,一侧身就躲了过去,溟寂见状只好一掌将他打晕了过去。

两人好不容易才将那个流浪汉抬回来北晨夜轩的府里,又让医傅来帮他检查了一下,这才发现此人浑身都被烧得不成人形了,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这倒是让溟寂和北晨夜轩不由的怀疑起此人的身份来,但见他现在还昏迷不醒,两人也只有先等他醒来再做打算了。

好在溟寂下手也不算太重,约莫一刻钟后那人终于醒了,或许是突然到了陌生的环境还不习惯,他又显得非常紧张,北晨夜轩见状连忙摊开双手说道:“我乃妖族的七皇子北晨夜轩,是为了调查当年辰逸失踪一事才会打扰到你,如果你有什么知道的不妨都告诉我,或许能对我的调查起到很大的作用。”

刚才还很不安的流浪汉在听完北晨夜轩的话后突然安静了下来,可没过多久他又突然大哭了起来,溟寂在一旁看的也是着急上火,北晨夜轩生怕他又会惹出什么幺蛾子来,便让他先出去了,然后才坐下对那人说道:“你有什么委屈现在都可以告诉别,如果是担心有人会报复你的话那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一定不会得逞的。”

那人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泣声,咿咿呀呀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北晨夜轩见状连忙拿来了执笔让他好写下来,只可惜那人当初也不知经历了怎样一场劫难,手指早就被烧的连在了一起,只能靠着双臂的力量来写字。

好不容易等他写完了北晨夜轩拿过来一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只写着几个字,仔细分辨下才看出写的竟是荫害我,北晨夜轩连忙问道:“莫非你就是辰逸?”

那人一听连连点头,北晨夜轩又接着问道:“那这个荫是说璩文荫把你害成现在这样的吗?”

或许是听到璩文荫的名字后辰逸想起了太多往事,止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北晨夜轩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只好先坐在一旁等他平静下来。

好在辰逸这次倒是很快就止住了哭泣,只是突然间跪在了北晨夜轩面前不停的磕起头来,北晨夜轩被他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马上将他扶了起来说道:“你放心好了,既然我来找你就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只是现在我们虽然瓦解了璩家的势力,但还有个很关键的问题没有解决,若是此事不解决的话恐怕璩文荫还会卷土重来,妖族也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唯一能帮到我们的就只有你了。”

辰逸一听马上指着自己表示什么都愿意做,北晨夜轩只好先让他别着急,然后将他带到了蛮于那里。

看到北晨夜轩突然带了个体无完肤的人来见自己,蛮于也是被吓了一跳问道:“他是谁?七皇子带他来干嘛?”

北晨夜轩缓缓的说道:“他或许是现在唯一能解开当年璩文荫救你们族人真正目的的人了,只不过后来他也被璩文荫害成了如今这样,既说不出话又拿不起笔,我只好带他来让你亲口来问他。”

“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随便找个人来骗我?”

蛮于还是有些不信,北晨夜轩笑道:“既然你们住的这么隐蔽,我想也只有当年随璩文荫去过你们那的人才知道你们村的一些特征,你不妨问问他便知道真假了。”

听完北晨夜轩的话,蛮于也对他放下了疑心,这才开口问道:“你当年可随璩大人一起去过我们村?”

辰逸点点头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蛮于见状便接着问道:“那你可知我们村的入口在何处?”

因为要与世隔绝,所以蛮于他们村的入口其实很隐蔽,照理说外人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只是不知道那些黑衣人是怎么发现的,这个迷到现在蛮于都还没解开,所以只要辰逸能回答出这个问题,那就证明他当年一定去过那里。

而辰逸在听到蛮于的问题后也马上有了反应,只是他不知该怎么表达,突然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马上冲了出去,大家连忙紧跟着他,这才发现他指着院子里的一座假山不停的比划起来。

就在大家都疑惑他想表达什么的时候,蛮于突然大喊道:“没错,要想到我们村必须要经过一个隐蔽的山洞,你果然去过我们村。”

看到蛮于终于相信了辰逸的话,北晨夜轩连忙直接问到重点:“那当年璩文荫救了蛮于全族人的事是他一手策划好的吗?”

虽然蛮于很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但辰逸还是点了点头,蛮于没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当恩人的璩文荫竟然是自己的仇人,一下子接受不了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辰逸闻言比了个喝水的样子,然后又指着自己的身上咿咿呀呀,还是北晨夜轩反应最快,马上就说道:“难道他是为了腐骨水?”

听到北晨夜轩的答案辰逸又点了点头,蛮于这才想通了所有事情,原来璩文荫如此大费周章不过是为了能得到腐骨水而已,而自己和所有族人都上了他的当,还把他当成了大恩人,这些年来一直替他做着一些伤天害理的事,一想到此蛮于就恨不得立刻把他给碎尸万段。

北晨夜轩也明白此刻他的心情,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快点拿到腐骨水的解药,这样璩家父子就再也没有筹码来控制大家了,所以劝蛮于道:“璩家父子就是靠腐骨水控制着大家,现在只要你能给我们解药璩家父子就再也没有资本和我们谈条件了,所以我想请蛮于兄弟能帮我们这个忙。”

本来蛮于就看不惯璩家父子的所作所为,现在又得知了当年事情的真相,当然不会再帮他们了,马上就同意了北晨夜轩的提议,只是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当面和璩文荫对质,北晨夜轩自然不会反对,商量好一切后在溟寂的带领下大家便直接去找璩家父子了。

而一切还蒙在鼓里的璩家父子还以为溟寂真的回去调兵遣将了,天天都使唤着寂惊云和魅舞来伺候他们,殊不知自己的最后一张王牌已经没有了,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