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邻居2019

老局长看了一眼飞虎,笑着说道:“邪不压正,我们总不能因噎而废食,你回去后,什么事也不要说,千万别引起大家的恐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要做的非常自然。这次只要她敢来,我们定叫她有来无回,倪队长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明白局长,我已经布控了“倪玲说着,看了一眼飞虎。

既然这样,飞虎还有什么好说的,他马上站了起来,给老局长说了两句客气的话,便开着车出了公安局的大门。一路上,他始终搞不清楚,这个王倩为什么会被逃脱?她跑到盛威集团去看什么呢?难不成又想绑架叶小菲?哼!这次你就别想了,我要到盛威去上班,每天看着叶小菲,我看你怎么动手。

飞虎心里正想着如何保护叶小菲时,他的手机响了。飞虎把车子往路边一靠,便掏出了手机一看,电话是倪玲打过来的,他真不想接,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飞虎在电话里阴阳怪气的说:“怎么了倪队长?是不是有什么指示?你说吧!我恭耳静听“

“死样!你还是男人吗?这么小气,还记仇啊!南陵东路148号,你赶快到哪边,我有事找你“倪玲在电话里笑嘻嘻的说道。

飞虎假装生气的样子,不悦的说道:“你让我来,我就来啊!“

“爱来不来,随你的便,真是小肚鸡肠“倪玲说着,把电话给挂了。

能不去吗?这是不可能的,飞虎往前开了一下,打了个路口,把车子调了个头,一溜烟的真奔148号。这个女人,就喜欢喝茶,飞虎下车一看,148号不就是一个茶楼吗?

一进门,一个女服务员模样的人迎了过来,她笑着问道:“飞虎先生吧!您请楼上龙涛阁雅座,有人等你“飞虎看了一眼服务员,点了点头,便直接上了二楼。

龙涛阁,挺不错的包间。房间不是很大,但布置典雅,而且还临窗。飞虎一进去,倪玲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笑呵呵的说:“你不是不来吗?那现在还来干什么?“

飞虎没有吭声,只是笑了笑,便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倪玲给他倒上了泡好的茶说:“上次你打电话时,我是故意这样说的,今天看来,我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你会误会我一辈子“

“哼!我怎么会误会你呢?“飞虎看了一眼倪玲,一脸的不屑。

倪玲并没有在意飞虎的样子,她淡淡一笑说:“你们上次去金三角,你不是先回来了吗?英子便留了下来,配合国际刑警,捣毁了小姨她们的制毒窝点,在战斗中,小姨当场被击毙。可是英子在面对王倩时,一时竟然下了不了手,结果被这个毒狠的女人反开一枪,打伤了英子,而王倩成了唯一漏的一个。英子因这事,受到了批评,差点干不成她的国际刑警“

“什么?英子受伤了,严不严重?”飞虎急切的问道。

倪玲白了一眼飞虎说:“早都好了!又去执行任务了”

“那她为什么躲着我们,一个电话也不打”飞虎非常不解的问倪玲。

倪玲眼圈一红说:“你真是个傻子,英子很爱你,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让她还要怎么理你,眼看着你就要和叶小菲结婚了,她只能静静的走开,因为她没有别的选择。你就不要再打扰她,让她习惯一下就好了,行吗?”

原来是这样,飞虎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可这事他真的没有办法,这辈子他只有对不起人家英子了。飞虎哪天从茶楼出来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出租房,一觉睡到大半夜,在叶小菲和吴姐的亲自登门下,他才被押着回了别墅。

时间可以淡化一切,英子慢慢的走出了大家的生活,紧接而来的是飞虎和叶小菲的婚礼,这事由老爷子亲手抓,时间定在了国庆节,比较大众化,这事飞虎只能去做,他如果想推后,这绝对没门。

看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接近,飞虎的心里是越来越麻烦,因为哪个王倩,只在盛威集团的门口只露了一次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飞虎的心里明白,她不是走了,而是在等待着时机,这件事飞虎对谁也没有说过,他不想让大家跟着都担惊受怕。

在他结婚的前两天,飞虎电话通知了阿莲和小琪,还有光头张她们三个。几个人坐下研究了半天,制定了一套严谨的方案。最后由飞虎拍板,阿莲和小琪为伴娘团中的成员,她们两人负责叶小菲的安全。光头张为全场巡逻,他的任务是随机应变。

其实这事,飞虎完全可以动用龙虎帮现有的弟兄,便他不想大张旗鼓,弄得满城风雨,让王倩发觉了,又不出来露面,他们岂不是要提防她一辈子。

记得哪天飞虎送她们出来时,阿莲故意落到了最后,她笑着说:“你和叶小菲比较般配,所以你要好好珍惜。可惜我认识你晚了,要不我是不会放手,让别人把你抢走的”

飞虎看着如此多情的阿莲,笑了笑说:“如果有来生,咱们再续前缘吧!”阿莲笑着跑开了,她没有哭,而是一脸的微笑。

婚礼如期举行,场面浩大空前。飞虎本以为没有知会龙虎帮的弟兄,他们是不会来的,没想到,他们基本上全到场了,个个负责起了安保工作。在现场的工作人员中,飞虎还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倪玲也化妆着混在了这些人群中。看来警方一直没有放松警惕。

紧张而又热闹的一天,在众人的祝福中终于结束了,飞虎预想的种种可怕,结果都没有发生,这让他既高兴,又有点惋惜。这么多的兄弟,还有警方在场,王倩一伸手,必定会被擒,可惜啊!她还是没有露面,飞虎倒是希望她离开这儿多好,但是那是不可能的,飞虎心里清楚,王倩一定会报复他的。

新婚燕尔,飞虎觉得自己幸福极了,慢慢的把王倩这事给丢到了脑后。

那是一个阴天,飞虎把叶小菲刚送到盛威,一出大门口,便看到一辆红的保时捷开了过来。车窗一放下,便探出了个熟悉的面孔,原来是艾丽丝,她笑着问飞虎:“怎么?结了婚就不认识了, 一个喜糖也不发,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小气的人,今天可得给我补上”

飞虎想了一下说:“好啊!今天正好有时间,我请你吃饭“说着一个急转弯,便跟在了艾丽丝的车后,两辆车子直向海边开去。飞虎越开越觉得不对劲,这吃个饭,也用得着走如此远的路吗?可他答应了人家,就只能跟着她了。再说了,人家艾丽丝还替他付了大半年的房租,飞虎一直都没有机会给她,今天正好。

车子停在了一个休闲渡假村的门口,艾丽丝把头从车窗里伸了出来,对飞虎说:“你到海边处占个位,我上趟洗手间一会儿就来“

飞虎总觉得这艾丽丝哪里有点不对,他开车怎么还开出汗来了,这不能啊!飞虎不解的摇了摇头,他大步朝海边的音乐餐座走了过去。

秋风起,天气凉,再加上是早晨,来这个地方吃饭的人还真不多。飞虎随便找了个位子便坐了下来,既然是他请人家来吃饭,那就主动点。飞虎叫来了服务生,随便点了几个菜,还要了一瓶上好的红酒,然后坐在哪儿,静静的等起了艾丽丝。

一会儿时间,艾丽丝来了,等她站在飞虎面前时,飞虎不由得一怔,她怎么还带了一个女人?就在飞虎感到不解时,艾丽丝身后的女人一闪,站了过来,她拿开了盖在脸上的白色礼帽。飞虎一看,不由得惊叫道:“王倩!怎么是你“

“别激动!小声点,小心我打破她的脑袋“王倩说着,用手指了一下身边的艾丽丝。飞虎这才看清,这个女人长长的袖筒里,竟然藏着一把小小的手枪。

艾丽丝脸色苍白的坐了下来,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飞虎,这事你不能怪我,我一上车,她就藏在我车上,用枪指着,逼着我这样做,我不知道她跟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飞虎挥了一下手,示意艾丽丝不要说话,然后他对王倩说:“你先坐下来吧!我现在已经在你的枪下了,是跑不掉了。我们之间的事,跟艾丽丝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总不能吓着她吧!”

王倩没有说话,坐了下来,但她的右手,还一直抵在艾丽丝的肚子上。这是相当危险的,飞虎不敢造次,只能老实的坐着。

“飞虎,我这次死里逃生,再次冒着生命危险回来,苦等几个月,就是为了来取你的性命,今天你就老实点,否则你会搭上她的性命”王倩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时,服务员上好了菜,飞虎非常镇定的给三个人摆上了筷子,然后笑着说:“是仇也好,是恨也罢,总不能在我新婚的日子里,让我做个饿死鬼吧!“飞虎说着,自己竟然大吃了起来。

“狗屁新婚,今天要不是我来,你是不是又想背叛叶小菲,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要不是我撑握了你这根软肋,还真难以对你下手,我就成全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夙愿吧!“王倩说着,右手忽然转向了飞虎,命悬一线,飞虎一闭。

枪没有响,只听哗啦一声,紧接着便是艾丽丝的尖叫声。飞虎睁开眼睛一看,就见王倩爬在桌子上,就像是睡过去了一般,桌上有一滩浓黑的血。

就在这时,倪玲和几个便衣冲了过来,她们手里全都举着枪。这次看来是警察救了他,飞虎不由得朝倪玲感激的报以一笑。

元旦时分,一辆红色的z4奔跑在通往西北的高速公路上,开车的正是飞虎,坐在她身旁的叶小菲,满脸幸福的冲他喊道:“飞虎!你说你爷爷会喜欢我这样的孙媳妇吗?”

“会的,他和你爷爷一样的人好”飞虎扯着嗓门喊道。他的声音,穿过了山谷,在山与山之间回荡着,传了好远好远。();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