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

第五十七章尾声

郑曦的葬礼办在京郊的墓园。听说郑烨的母亲也葬在这里,他平时有空的时候还会来这里坐坐,跟母亲聊天。郑烨的父亲在另一个墓园,郑烨却把他葬在这里。他知道他想要什么。

葬礼那天天上下着雨,很大。夜婉和孟醒一起过去,头上顶着黑色的伞。郑烨站在人群的最前面,穿了身黑色的衣服,一个人,背影孤零零的。

整个葬礼都很安静,雨水哗啦啦的打在地上、落在墓碑上。

等葬礼结束,夜婉衣服已经湿了大半,孟醒比她湿得更彻底。

夜婉和孟醒挽着手打算离开的时候,王晴走上来,说在附近有郑氏的酒店,不如去那里休息一晚。

夜婉和孟醒听从了。一起去酒店的,还有郑烨。

夜婉进了房间,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实在难受,于是进了浴室洗澡。

一个人的时候格思绪飞得格外远。温热的水从头顶浇下来,夜婉想到第一次去ST的时候,大热天的,她汗流浃背的走进ST大楼,远远地和当时的郑总对上的目光,两个人都是一愣。她惊讶于对方的年轻,而他,惊讶于她的身份。

夜婉闭上眼,驱散思绪。人死如灯灭,那些好的坏的,都是过往了。

水声中,她好像听见外面有人开门的声音,然后有很快关上了。

夜婉擦干身子,裹着浴袍出来。孟醒坐在床上,手边塑料袋里放着几种药,从感冒灵到胶囊,各种预防的、治疗感冒的药,应有尽有。

“你买的?”夜婉问他,随手拿了一盒,“还好是这个牌子,另一个牌子喜欢用胶囊装,我每次吃都卡喉咙。”

孟醒顿了一下:“这是王晴刚刚送来的。”

一句话说完,两个人都明白了。王晴送来的,那就是那个人买的。

夜婉没说话,起身去烧水。孟醒坐在床上,手上拿着手机。

夜婉把水壶插上电,又回来,推了推他。

“去洗澡,身上潮潮的也不难受?”

孟醒把手机放下,随手一抬,就捏着她手腕,把人拉到自己腿上坐着,控着她的手,让她摸自己胸口:“已经不潮了,体温烘干了。”

夜婉脸一红,轻轻推他,从他身上站起来:“流氓。”

孟醒轻笑了一声,低沉的嗓音落在夜婉耳边,让她脸更红了。

孟醒眼看目的达到,心满意足的起身,去浴室。

夜婉看了眼孟醒的手机,屏幕还亮着,上面是他刚发出去的信息。

“药收到了,替她道谢。”

“叮”的一声,一条消息进来。

郑烨:“不用。”

……

关老是个行动派。从上次夜婉跟他讨论过宣传之后,拉投资,找合作方,以及各路公关的打点,关老做的井井有条。他当然不是样样亲力亲为,作为业内前辈,他的广大人脉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很快,微博上已经挂起了新闻热点:女星夜婉的公益——给孤儿们一个温暖的家。

“夜婉,你又上热搜了,这都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宣传展会后台,荔枝拿着手机,兴奋的过来找夜婉。

夜婉刚从台上下来,身上还穿着公益宣传的T恤,抬手侧头,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没看她的手机,随口应了一声。

荔枝嘟了嘟嘴,抱怨:“一天到晚就知道跑宣传,人气不关注,新作品也没有,男朋友还扔一边了……夜婉,你现在既不像明星,也不像女生!”

荔枝说完,看着夜婉,摇头叹气。

夜婉:“怎么,担心这么带着我会喝西北风啊?”

荔枝哼哼两声:“当然不!我另外带的那个小鲜肉,纪风,可比你争气,几次收到万钟奖的提名,今年最差也能捧个最佳新人奖回来,到时候奖金可少不了我的!”

夜婉咂舌:“你可留心点,你那个艺人对你的心思可不简单。”

“什么不简单?你觉得他对我有意思?”荔枝从旁边拎了把椅子过来,瞪大眼睛看着夜婉。

夜婉挑眉:“怎么,不相信?”

荔枝:“不是不相信,是完全不可能好吗?他对我那颐气指使的样子,我……”

荔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

她立刻接起来:“喂?”

“你在哪?我饿了!想吃麦当劳,顺便给我带一碗粥过来,要现熬的那种!给你半小时,我在家里等你!”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传出来,说完就挂了。

荔枝对着电话:“我……靠?”

夜婉:“快去吧,半小时呢。”

“真是供了个祖宗似的!”荔枝拎着包就起来,朝夜婉摆了摆手,打电话叫外卖,“喂,麻烦您给送到……”

夜婉拿着手机,表情有些严肃。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最近一条消息。

肖然:“夜婉,后天晚上后海酒吧,Dark Light聚餐。”

连来不来都不问,只是告诉她时间地点,这是算准了她会去啊……

……

事实是,夜婉也确实去了。

她穿了身简单的T恤,下面套了个牛仔短裤,黑白配的简单色调,刚进酒吧,就被里面的五颜六色染成了花。

肖然几个人已经到了,坐在角落里。看见夜婉来了,朝她招了招手。

夜婉越过几桌,走过去。一张小桌,几个人挨得都紧,只剩下郑烨身边的位子空着。

夜婉坐过去。

肖然给夜婉叫了一杯,青果味的,酸酸甜甜的,酒精度数不高。

肖然:“来,我们几个人一起碰杯!这么多年没见,终于重聚,大家都混得挺好,我也很宽慰呀!哈哈!来!”

肖然率先举起杯子,打破沉默。

Key快速跟上,杯子跟肖然的碰在一起,发出一声轻响,灯光下,眼睛里有些闪烁。

夜婉也抬手碰了上去,几乎是同时,郑烨也举杯。四个杯子碰在一起,各种不同的颜色,像是他们各自不同的人生,偶尔相聚,终究别离。

一杯下肚,Key明显已经有些醉意了,却执着的把酒保叫来,又要了一杯。

Key:“夜晚姐,肖然哥,郑烨哥,我今天真的高兴,真的!能跟你们在一起组乐队,我这一辈子,值了!”

Key说完,声音已经彻底哽咽了,握着杯子的手也不稳的发着颤。他说完,收回手,仰头就要一口干了,被一只手挡下来。

郑烨:“这又不是啤酒,这么喝下去会出事的。”

“是。”Key没敢忤逆郑烨的话。他没再灌,一口口慢慢尝着,眼睛里的泪光却丝毫未变。

肖然也没说话,很快喝完一杯,又叫了一杯。夜婉像是被他们俩这气场感染,索性也放开了喝,一口接一口,脸上慢慢开始发热发烫,眼神也有些迷茫。

最后肖然把杯子一推,指着郑烨。

肖然:“郑烨,郑总!不错啊!当初说消失就消失,真是干净利落!如今回来了,当上总裁了,好,真好!”

郑烨没看他,低头又喝了口酒。

Key:“肖然哥……”

夜婉摇了摇头,低头还要再喝,一只手把他杯子挪开。夜婉伸手去拿,那只手把杯子拿的更远了。

夜婉皱眉:“你干什么?”

郑烨没说话。

夜婉生气了,借着酒劲儿,怒道:“你别管我!”

夜婉伸手去拿杯子,就在快要够到的时候,那只拿着杯子的好看的手轻轻一抬,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尽数灌下肚,把空杯子放回原处。

郑烨:“给你,都给你。”

夜婉气得去拉肖然衣角:“肖大哥,他欺负我!”

肖然站起来,揪着郑烨衣领,恶狠狠地说:“你敢欺负夜婉?!”

郑烨没说话,任他拎着。

旁边两桌看这边要打架,快速结钱撤了。

肖然:“郑烨!你好样的!”

郑烨还是不说话。

肖然最讨厌他这幅什么都不说的样子,什么事都自己扛着,瞒着,就是不解释。

肖然把他往椅子上一放,自己转身就走。手腕却被人扣住。

肖然扭头,对上郑烨的眼睛,眸光深沉。

郑烨扬了扬下巴,瞥向舞台上那个小乐队:“想不想,再唱一次?”

……

“明日我们会在哪里?

在哪里把酒言欢,

在哪里畅所欲言?

明日的酒桌上,是否还有你身影?”

一首歌,不知道勾起了多少同龄人的回忆。那年短暂的青春,那少年人的一腔热血,那未知的明天和已知的奋斗……

短暂的,泯灭在人海中的Dark Light,永远是他们心中的光,黑暗中,照亮前行的路。

郑烨的声音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是多了岁月的沧桑,和更加纯属的技巧。肖然的贝斯,Key的鼓,夜婉轻声和着,余光把每个人收在眼底。

这是他们的演唱会。知之甚少,却难得圆满。

……

夜婉睁开眼,看见近在眼前的荔枝。

夜婉头疼欲裂,面前扶着额头坐起来:“你昨天去酒吧接我的?”

荔枝挤眉弄眼的让夜婉别再说话,夜婉闭着眼揉额头,没看见。

“我接的。”一个声音从荔枝身后传来。

夜婉抬头,看见孟醒和他身前面对着自己无奈的笑着的荔枝。

夜婉绽开一个灿烂的笑:“是你啊!”

孟醒把粥递给她:“喝粥,笑这么开,不怕嘴巴变大?”

荔枝悄悄的退出去。

夜婉把粥接过来,赞叹:“好喝!”

孟醒:“哪有酒好喝?”

夜婉低头,乖乖喝粥。认错,重在态度。

孟醒:“关老打电话来了,休息一下,马上去G市。”

夜婉一口气把剩下的粥全喝了,惊讶的看着他:“这么快,比行程提前了一周?”

孟醒:“恩。这次请了个男神级人物站台,为了配合对方档期,做了调整。”

夜婉点了点头,没再问。

直到两人一起到了机场,一起欢了登机牌,又一起进了候机室……

夜婉看着身边的人:“你怎么也来了?”

孟醒笑着看她:“哦,忘了说,我就是那个‘男神级人物’。”

夜婉无奈的看着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其实挺自恋的。

……

宣传展台,起了不小的作用。不少去过的地方,政府都开始重视孤儿院这一块,跟养老院一起,开始重点搭建。夜婉没仔细问,但听关老说,反响很好,募捐的钱款也比预计的多。

一切顺利。

工作结束,夜婉跟孟醒在海边散步。

夜婉:“还记得吗,上次你就是在这里给我求的婚。”

孟醒拉着她的手紧了紧:“记得。”

他记得,他单膝跪下,从口袋里拿出戒指,给她缓缓戴上。那是他的标志,告诉所有人,这是他的女人,他孟醒的。

夜婉拉着他,在当初那块石头上坐着。

已经是晚上,海风很大,带过来海水的咸味。

夜婉用头绳把随风乱舞的头发扎在脑后,靠在孟醒身上,格外享受。

夜婉:“你就不问我,那段时间跟郑烨在一起都做了什么?”

孟醒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她说的是郑烨住院的那段时间,他们没有丝毫联系。

孟醒缓缓一笑:“有什么想主动交代的?”

夜婉侧了侧身子,让自己能看见他的脸:“他那么舍身为我,你就不怕我心神荡漾,一时冲动,就索性跟他在一起,以身报恩了?”

孟醒无奈的摇头:“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夜婉也笑了。他太了解她,怎么可能为这样的事情违背自己的心意,骗她,也骗别人。

夜婉蜷了蜷腿,大半个身子都被他抱在怀里,两只腿并在一起,被抱在胸前,身后是他灼人的体温。

安静的夜晚,像梦醒时分,能看见天边的星。

夜婉:“如果,我真的放弃你,跟他在一起了,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孟醒挑眉。

夜婉:“就是个假设,不许说‘没有如果’!”

孟醒轻笑,笑声很近就在她耳边。

孟醒:“如果你糊涂,我会让你清醒,清醒的知道,应该跟谁在一起。”

夜婉侧头看他:“你好霸道!”

孟醒挑眉,那表情,像是在问:你才知道?

夜婉:“那你是不是打定主意了,一辈子不会放手?”

孟醒轻轻笑了。

“夜婉,孟家的男人,从来没有放手这个词。”

从我见到你,认定你的那一刻起,我就从没想过放手。

夜婉转过身,抬手把他脑袋勾下来,仰头,深深的亲吻。

我也是。

(正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