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妇系列 200

最近沉迷杨洋无法自拔,更新不给力对不起大家,群么一口~

“……”

如果人物可以用漫画表示,宋睿扬一定能看到从妹子身后腾起的一片黑气,和她骤然间散发出杀意的眼神……可惜并没有,所以他还蹲着,固执地要等妹子给一句回复,才敢伸出罪恶的手……啊呸!分明是正直的善良的带着雷锋精神的五四青年的,手!

然而这只还沾着鼻血(……)的手还没有扶起来妹子,就被妹子头也不抬地重重拍开了。

她慢慢爬起来,看都不看宋睿扬,只盯着晾衣架,眼睛里一般是恼羞成怒,一半是疑惑:“是因为今天没甩干,太重了吗?怎么就把架子压翻了呢……”

“不,你不重的!这身材,不管怎么看都是刚刚好……”宋睿扬真诚极了,只听见太重两个字,就慌忙开口安慰,说着,他还没控制住体内的焚寂煞气,没忍住往少女胸.前的起伏看了一眼。只不过因为那张看起来好似很正经的,而且又实在长得还不错的脸,才让他不像是在凑表脸的耍流.氓。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快步跑出来,拎过来一把看起来就很舒服的沙发椅,狗腿地对还坐在地上的女孩子说:“想晒太阳的话就坐在这里晒吧,很舒服的!”说完他把椅子放下,又三下五除二地将刚才妹子换下来的湿衣服挂在衣架上晾晒出来。动作之娴熟,一看就是新时代的会煮饭会做家务可以当狗使唤的(……)蓝孩纸。

全程妹子都盯着他看,眼睛里有疑惑,还有隐隐的类似雀跃高兴的神色。

等那边宋睿扬忙完了,一回头,就看见妹子穿着他的衣服,悠然地坐在他的椅子上,在上午的阳光底下,整个人都好像发着光一样。宋睿扬的心也好似被太阳翻过来覆过去地晒了又晒,又像是泡进了热水里,觉得热乎乎的。他在妹子旁边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往妹子的方向挪了挪,看她没反应,没忍住脚底下又蹭了蹭,才轻咳了一声,(假)正经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会在我家的?”

宋睿扬脑子没问题,哪怕一大清早因为床上多了个少女这件事有点懵,也绝不可能因此晕了头,二话不说就留妹子当了媳妇——哪怕是田螺姑娘,也是被小伙子问清楚了身份才娶回家的呀!所以,无论如何他也得先把妹子来历搞清楚了,才好酱酱酿酿不是?

当然,他也充分发挥了一个宅男所能有的最极限的想象力,有了许多的猜测……

“辣鸡!你竟然不记得我!我从来都在这里呀!”可任何猜测都被这句话砸回了宋睿扬的脑洞里,他瞪大了眼看向少女,见她原本是以微微仰躺的姿势,倚靠在沙发椅的靠背上的,听了自己的问题以后立刻坐直了,一双大眼睛里面好像带着冰凌子,“刷”地一下刺了过来,似乎是对于自己不知道她是谁这一点很不满。

宋睿扬懵逼脸:难不成我这是穿了,到了平行空间,然后这是我家女票?或者干脆是这妹子穿了,我跟她说的那个“辣鸡”长得一模一样,然后“辣鸡”是她男票?

这么想想,突然觉得好开森呢,喝喝……宋睿扬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我错了我错了,我是辣鸡……所以妹子,你还是得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我好像有些记不清了呢……”

宋睿扬还从来没在哪个人面前这么做低伏小地装孙子过呢。说句不好听的,就凭他那张脸,从小到大就没少被女孩子们追(wei)捧(xie),是以哪怕在大家争相早恋的时候,他也没动过心思。终于等到他知道女孩子的好,也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了吧,又突然发现身边连一个对胃口又合心意的女孩子都找不见了……剩下的哪怕再漂亮,他也没感觉。

妹子“哼”了一声,丝毫没觉得让宋睿扬这么让着她有什么不对。

“我是阿凉。”简简单单的一句自我介绍,没说自己姓什么,更没说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她刚才分明都说了,她“从来”都是在这儿的,至于从什么时候来,那就得宋睿扬继续开脑洞自己想了。

阿凉?宋睿扬对这个名字稍微有一丢丢耳熟,可真正努力回想了,又一点都想不起来是何时在哪里听过。他皱着眉头站起来,一脸正经,好似要说什么重大决定:“那么……你饿了吗?想吃什么早饭,我下楼去给你买~”尽管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可他声音当中那都快要具现化的波浪线还是成功地让少女阿凉皱起了眉头,斜眼看过去:”辣鸡,我才不需要吃早饭!”

宋睿扬:“……”

他很想跟阿凉说:“既然你都自我介绍过了,不如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字叫宋睿扬,你可以叫我阿扬也可以叫我睿扬哥哥,我不是辣鸡,蒸的!”但是在阿凉那如有实质一般凉飕飕的目光下,他到了嘴边的话又一轱辘滚回了肚子里,然后好像头顶了一片乌云一样,灰溜溜地一个人滚去买早点了。

哪怕阿凉说自己不需要吃早饭,宋睿扬也还是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除了买早饭以外,他还往冰箱里补充了一堆储备粮,毕竟两年来他每个周末都是这么过的。

回到“家里”,他放下东西就先探头往阳台看。阿凉保持着跟他出去时候一模一样的姿势躺在沙发椅上,懒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她长长的头发有的垂在胸.前,有的被她枕在椅背上,仿佛最上等的绸缎,又仿佛阳光下流动着的泉水,润泽而又灵动。

宋睿扬喉头动了动,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没人知道,宋睿扬其实有轻微的恋发癖,而且格外迷恋黑长直。当然,这世界上头发黑长直的女孩子太多了,可从来没有一个妹子像阿凉一样,让宋睿扬只是看见个头发就有反应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咽口水的声音太大,还是他的脚步声太重,到底惊动了阿凉。她微微侧头,逆着光眯眼看向宋睿扬。宋睿扬被她的眼神那么一扫,浑身都是一紧,立即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干巴巴地说:“我买了早饭还有水果回来,你要吃吗?”

阿凉微微摇头,乌黑的头发随着她的摆动轻轻晃动,像是神祇身上倾泻下来的圣光,直恨不得将宋睿扬的魂都勾了过去。他又咽了口口水,眼看着阿凉没说话又闭上眼睛躺了回来,他就轻手轻脚地滚回去,把给阿凉买的那份早餐放进冰箱,然后坐在电脑桌前面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自己的早饭,接着开了电脑。

虽然他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慢,可如果有熟悉他的人在这里,就一定能看得出来,他心思根本没在这里,眼神都有些飘忽,不知道最终落在了哪里,好一个被伤透了心的纯情少男形象。可其实,此时他的内心正被一个斗大的汉字占据着——“爽”!

他想:难道本小爷还有抖m的潜质?为毛阿凉叫我辣鸡我还能觉得很舒服!明明我先前都不认识她的呀!我竟然也会这样用热脸贴冷屁.股!她不让我贴的话我一定汪的一声哭给她看!本小爷一定是疯了!嘻嘻……

开了电脑,宋睿扬先去看了今早发的贴子,发现没什么有意思的评论以后就丢到一边,戴上耳机上了游戏。

游戏之于宋睿扬而言,除了是娱乐以外,也可以算得上是一项兼职工作了,每个月他都能从游戏里面拿到至少一千多块钱的收入,这还是在他不耽误课程学习和其他兼职的基础上。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有资本自己在学校外面租房子外宿。

有人说男生玩游戏的时候就好像变成了孩子,不管不顾地把全世界都抛在了脑后。宋睿扬也是不遑多让,更别说他还是一帮之主,每次上线以后帮会频道里面就不停地有人叫他,带队刷副本刷活动或者过剧情,一忙起来时间就过得格外快。等他终于觉得脖子发酸眼睛发胀,想起来活动一下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如今家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了。

宋睿扬慌忙摘了耳机要去看阿凉,一扭头就看见阿凉盘腿坐在沙发椅上,就在他身后,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的电脑屏幕。见他看过来,还问:“你怎么不打了?我还想看呢!”

宋睿扬:“……”梦想实现得太快就像龙卷风,难道本小爷这么轻易就这么找到了愿意陪我一起玩游戏的女票!她还这么漂酿!她头发还辣么好看!天啦噜,本小爷幸福得要窒息了!

“你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吗?”推己及人,宋睿扬看了眼时间才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又感受了一下自己已经空荡荡的肚子,也就格外担心饿坏了阿凉。是以他少见地皱起了眉头,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早上买的三明治之类放进微波炉,然后又给阿凉洗水果,只是几分钟的工夫,就弄好了一桌吃的放在阿凉眼前。

阿凉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让他心里舒服极了,正待再说两句话凸显一下自己伟岸(?)的气质,就听阿凉先说:“既然你要吃饭,那个东西就先给我玩玩好不好?”说着,她抬手指向宋睿扬的正房大老婆电脑君。

宋睿扬皱眉不语。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哪怕是减肥时候的女孩子,一整天不吃饭不喝水也不可能仍然神采奕奕,可阿凉就是这样,因为他今天的疏忽,她从早上起来就没进食,一直到现在,竟然还惦记着打游戏,水果和饭都不乐意吃。

他没立即回答,先站起来把自己刚买回来还没用过的卡通杯子洗干净,倒了杯水给阿凉,说:“哪怕不吃饭,先喝杯水补充一下水分再去玩游戏。”他在阿凉面前鲜见的强硬了一回,不知道是因为对阿凉的担心,还是因为心里隐秘的猜想。

阿凉并不去接杯子,而是微微抬头露出疑惑的神情,看着宋睿扬问:“阿凉晒了一天才刚把自己晒干,为什么又要喝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