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人为什么能称为万物之灵?

这他娘的我们哪里知道……一众道生开始交头接耳,小声抱怨,直至变为不绝于耳的翁鸣。【文学楼】

魏符师几不可见的皱眉,不是针对寇千,而是对自己的学生求知的态度不满。半晌,他叹了口气道:“既然无人能答,寇千啊,你自己来吧。”

寇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好,斟酌一番道:“学生以为,目能收万物之色,耳能收万物之声,鼻能收万物之气,口能收万物之味,因而人能成为万物之灵。声色气味,为万物之体;目耳口鼻,万人之用。”

魏符师连连点头,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想了想又摸一把胡子道:“我且问你,万人之人称为圣人,那么,何为圣人?”

这个问题妙,寇千有些担心自己答不好,踌躇半晌才开口:“一心观万心,一身观万身,一物观万物,一世观万世,能以心代天意,口代天言,手代天工,身代天事……这是学生理解的圣人。”

“何以成为圣人?”

“上识天时,下尽地理,中尽物情,通照人事。”

这句说完,不只是魏符师,在场的众多道生也服气了,这个少年是真的明悟此道,这一点毋庸置疑。

“等等,既然寇千如此学识通达,那我问几个问题……不为过吧?”杜秋水突然出声打断道。

醉道人苦笑,他挥了挥手没有阻止。一方面是考虑到服众,另一方面,他也很想看看寇千要如何应对这位禅门典籍的大家。

此时,醉道人已经不再是一个师父的身份站在这里,而是一个围观看客。

看客讲究客观,因此他察觉到了寇千并无怯意。他就那么直立在大殿正中,泰然自若,令一殿的人都掩盖不住他身上的光华。

杜秋水对寇千存有很深的成见,因此第一时刻皱起眉头,不悦道:“我考得很简单,只是玄珠境界前的小周天运行之法而已。”

杜秋水这话一出口,魏符师便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这明显是在讽刺寇千,谁都听得出来,而且这个考核范围有刁难之嫌,作为一个前辈,一个老师,实在有些过分了。

魏符师还没来得及张口,便看到醉道人递了个眼神,慌忙闭上了嘴。

殿主这是嫌自己多事了?魏符师惊疑不定之下,决定默默围观。

寇千没有吱声反对,其他人更不会有,杜秋水对殿中的反应很满意,点头道:“我这里有豁然七问,你可做好准备了?”

寇千点头,躬身揖手道:“请道长提问。”

杜秋水点头道:“小周天运行期间,盛景如海中火发,对斗明星。淫根自断,反照北海。然而师从打七一门下,却使门生人人吐血,这是何故?”

这个问题很多道生没有听懂,他们强自镇定,不露马脚,只想一睹寇千傻眼的精彩瞬间。

醉道人不出意料地睨一眼杜秋水,她果然在刁难,因为这是禅修的问法。

释家衰败百年,已经很难见到后生再去钻研佛经,更是鲜少有人踏上禅修。因此,这个问题不只是对寇千刁难,也是对殿中众多后辈的刁难。

醉道人失笑,打算场子难以收尾就自己上,却突然听到寇千开口了,语气淡然:“自有如来开化以后,西天二十八祖,东土六代并不存在这一门,乃是妙公门人诬捏坑害后人的。况且,妙公所习为闭息旁门支道,如何能够看到大道的真景呢?”

杜秋水眼中划过一道亮光,追问道:“你知道妙公?”

寇千点头,又摆摆脑袋道:“晚辈只知道高峰妙公是天目山大觉寺住持,得法于雪岩钦公,就是那位古坟时期名噪一时的雪岩和尚。”

杜秋水这会正眼看了寇千一眼,点头应是,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参禅问话头,不见成道,何故?”

“如来问试,观看的是学人的性道,性道明,则别传慧命。不得慧命,则无所成。”

“第三问,专心念经,不见成道,何故?”

“经如路径,佛为名。六祖坛经有言,东方人造孽,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孽,念佛往生何方?”

“第四问,释家禅修,参禅人可以长坐不起欲念,但凡一丝走漏,却不能成坚固之体,何故?”

“人到十六岁,关窍全开,皆有走漏。更何况念经伤中气,久坐之下,心神肾精失却融合的机会,走漏便更多了。”

“如今禅修之人,鲜少有人问起走泄。他们自称修道者,当真能成道吗?”

“修道之人需栽培道种,因此不能成道。”

“佛从何法起手?”

“对斗明生。”

“如今学佛,可有真法存在?”

“五祖有言:密附本音。从达摩到六祖全是口授心传,因此晚辈以为,当世纸上所传,皆非真法。”寇千听完这第七问,额上已经生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这样的论辩实在耗费灵识,纵使是他,也逐渐有些吃不消。

幸好,这也是杜秋水的最后一问。

整个问天馆异常静谧,道生们听不懂杜符师的刁难,但是明眼人都能瞧出寇千回答之后,杜符师眼中的惊喜讶然。这证明,他们的小师弟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

至少,在场的后辈都没有这两把刷子。

卢非几人眼观鼻鼻观心,也顿时觉得扬眉吐气,恨不得大声喧哗两句。醉道人好笑地看着这几个小子,对寇千如此表现深感欣慰,其中还夹杂着一缕淡淡地自豪。

纵然是杜秋水在寇千回答完之后,也怔怔立在当场,似乎被震住了,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没人说话,寇千只好揖手,继续开口追问:“学生拙见,不能称为真知,让道长见笑了,请各位海涵。”

这意思很明显,该说的都说了,你们有什么意见自己憋着,我要撤退了。分寸拿捏很到位,让想找事的师兄师姐霎时一点办法也没有。

醉道人被逗笑了,心叹一声了不起,捏了嗓子轻咳一声,一步步上前道:“怎么样,还要对辩吗?”

没人说话,就连杜秋水也默然。

醉道人好笑道:“今年的七夜祭可不得了,对辩三人,可有六倍重赏加分。我们清明殿多少年没出过这样的人了?”

分,自然是加算在七夜祭大榜排名中;可是重赏,立刻让所有人黑了脸。

“你真要给他六倍赏赐?”杜秋水问道。

“那能怎么办,清明殿的规矩摆在这里,我这个殿主就是因此变得一穷二白,也得按规矩办事啊。”

“赏赐?什么东西?”卢非听到这句,亮了双眼问道。

“符钱。”醉道人笑眯眯地看一眼卢非,把目光转向寇千补充道:“玄阶符钱六百枚。”

————————————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