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欲帝

湛母的信不算长,但也不短。

占据了普通信纸一页半的纸张,内容如下:

“丞儿: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想来我应该离开你、离开你爸以及这个尘世多年。不管如今我身在何处,阴曹地府也好,天堂也罢,我最牵挂的莫过于你们父子俩。

尤其是你,我亲爱的儿子。我会为你们祈福,期盼我儿事业步步高升、夫妻和睦、子孙满堂,祈祷你爸身体健康、事事如意、福寿绵延。如果有来生,我还想跟你爸做夫妻,还想跟你再续母子缘。

我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就是寿命太短。虽然我活着的时候,拥有了很多女人都羡慕的东西,应该感到知足。例如丰富的物质生活,你爸完整的爱,以及你这么孝顺出类拔萃的儿子等等。

可我,还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离你们而去。我多希望能和你爸相约到白头,我还没有看见我儿娶妻生子,没喝上儿媳敬的茶,没听见孙子或是孙女儿叫我一声奶奶”

信看到这里时,湛天丞的视线已经被雾气迷蒙。

眼前,会不自觉的浮现出母亲在写这封信时的画面。

不用想,都可以预见其凄凉程度。

写这封信时,她一定是坐在医院里特护病房的床上,身穿她不怎么喜欢的病号服。

时间,他估算多半应该是在深夜,也有可能是白天。

当时,要么他和父亲睡着了,要么他们极有可能被她借故支开。

深知自己时日不多的她,吃力的从床底下拿出了她早就准备好的纸笔,摊开在腿上抑或是折叠的简易餐桌上,开始写她留给丈夫和儿子的遗书。

被病魔折磨的枯瘦如柴的她,可能握笔都很困难,怕是写一会儿停一会儿。

心里舍不得他们父子,不想离开这个世界,可又无能无力,加上又担心他们醒来或是回来,母亲当时的心情肯定痛苦极了。

如此一想,湛天丞更是心如刀割。

瞬间,对亡母的思念和心疼如同浪潮般向他席卷。

把未看完的信轻轻摁向胸口,紧贴着自己的心脏,他痛苦的闭上眼睛,任泪水顺着紧闭的眼角缓缓而下,淌成小河。

妈,丞儿好想您!

不管您是不是丞儿的生母,对丞儿来说,您和爸永远都是丞儿心中最尊敬最感激最爱的人。

能够成为你们的儿子,能够进入湛家,能够得到你们的养育和栽培,我丞儿几世修来的福气,丞儿不会让你们失望,不会给湛家抹黑的!

几分钟后,整理好情绪的湛天丞强压心里的悲伤、忐忑和不安,拿起亡母的信继续翻阅。

“丞儿,妈知道你喜欢合欢,虽然以你目前的年纪,说有个有点早。坦白的讲,妈并不希望你早恋。可我命不久矣,不得不嘱咐你几句。否则,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反正在信里交代,你暂时也看不到。我跟你表姨说好了,这封信,她会在你四十岁生日当天亲手交给你。当然,前提条件是你表姨她还活着。

合欢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个好孩子,模样好,性情也好,就是命苦了些,从小就没了妈,又被博年以害死她妈为由嫌弃。博年他想多了,苍耳的死根本就是意外,他不该把恨加注在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身上。

听你爸说合欢被接回国以后,他们父女间的关系有所改善,说博年想通了,有意弥补合欢。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起先,给你和合欢定娃娃亲那会儿,我和你苍耳阿姨都有些犹豫。怕你们长大了怪我们,说我们迂腐,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其实,我们几个长辈也就随口那么一说,至于你们长大了会怎样,还得看你们是否中意彼此。

好在,你们两个从小感情就要好。合欢依赖你,你也疼她宠她。我的儿子我了解,只要是你认准的,你就会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我相信,此时此刻,当你读这封信的时候,你和合欢应该已经走到了一起,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没准儿还给妈生了至少两个孙儿了,对吗?”

湛母出于美好希望的一番话,无心戳中了湛天丞的痛处,导致他看信的动作不得不再次中断。

抬手右手,揉向眉心,他漆黑如夜的深眸里闪烁着忧伤的暗光。

不能拥有合欢,是他继父母相继离世以来,今生最大的痛苦和遗憾。

多希望能像母亲在心里期盼的那样,和合欢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拥有了至少两个孩子。

可是,这可能吗?

望着手中母亲写于差不多九年前的信,湛天丞笑了,唇边弯起的弧度极尽苦涩。

“妈,对不起,儿子没用,连合欢当年被掉了包都不知道。命运,它不光对您残忍,让您年年轻轻的就香消玉殒,它对我,也仁慈不到哪里去。”

“我多希望能像您在心中期盼的那样,和她长相厮守,和她一起给你和爸多生几个孙儿,可惜她早已心有所属。”

“不瞒您,妈,曾经为了得到她,我做过很多错事。幸而有妈您在冥冥之中庇佑着我,我才迷路知返,没有错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现在我也想通了,爱一个人,就是希望她好。只要她能健健康康的,只要那个男人对她好,我可以可以退回到哥哥,甚至是好朋友的位置上。”

“虽然我心里和你当年一样不甘心,我是那么的爱她毕竟我和她认识在先,可人生就是这样,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

“哪怕前不久我知道了爸他他其实已经不在了,说到这里,妈,不知道你们现在有没有团圆,爸那么爱您,他肯定会追随您到底。”

“说实话,妈,我现在很矛盾,我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报仇。杀死爸的凶手就是合欢的挚爱,我如果对他动手,先不说是不是他的对手,一旦我伤害了他,合欢第一个不会放过我。而且,这件事的起因是爸和许伯父错在先。妈,您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不管我是不是你们的儿子,您和爸都对我恩同再造。爸死于非命,即便是养子,我也理应为他报仇。可我不得不顾及合欢的感受,您不知道她前半生过得太痛苦,我真的不想也不希望她再流泪,伤心。”

把心里的痛苦、彷徨和无助跟亡母念叨了念叨,湛天丞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

不管母亲在天堂会不会听见,他总算是找了个人倾诉了一下。

说出来,总比闷在心里强。

这阵子,自打和合欢离婚以来,再到最近查出父亲已亡的真相,心里就像堵了一团什么东西,难受的快要死了。

再不找个人说说,他会疯掉。

母亲的信,来的突然,却也及时。

他把看做是母亲从天上寄来的家书,而不是什么告诉他真相的绝笔。

深吸了一口气,湛天丞怀揣着一颗复杂的心,再次把母亲的书信放到了眼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在面临失去双亲,失去合欢以后,而今孑然一身的他,已经没有什么是他所不能承受的了。

“丞儿,有件事,妈本打算瞒你一辈子,但又觉得这么做不妥,你有知情权,倘若不告诉你,万一哪天你从别处得知,说不定会恨我一辈子。思前想后,我决定还是亲口告诉你,以示我对你的尊重。

在说出这个真相之前,我希望丞儿你不要怪我,更不要怨恨抛弃的亲生父母。我相信他们做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遇到紧急情况,他们是断断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而我和爸之所以瞒着你,也是因为怕你受到伤害。

好了,言归正传。丞儿,看到这里,相信你应该明白了一件事。没错,就是你猜的那样,你并非我和你爸亲生。

我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这你是知道的,而且属于很严重的那种。早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医生就断言我活不了多久,最多不超过二十岁,更别说当母亲。

原先,我和你苍耳阿姨一样有很多的追求者,可当他们知道了我有心脏病不能生育且虽说都有离开人世的可能以后,都望而却步了,只有你许伯父的朋友,也就是你爸湛名都他执意要娶我。

我和你爸会认识,多亏了你苍耳阿姨介绍,要不然,以我这病怏怏的身子,怕是到底都不知道爱情是何物。能够拥有苍耳这样一个邻居,好姐妹,是我短暂的一生中最幸福的事之一。

收养你的孤儿院名称、地址、年份以及各种手续等等,我都随信附上了。年代太久,不知道当初那家孤儿院还在不在。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去查一下,查清你到底姓什么,亲生父母是谁,是否还健在?当然,在做这件事之前,我希望你能跟你爸打个招呼,我相信他应该不会反对。

还有现在你的年龄,应该和你的真实年龄有些出入。因为我和你爸收养你时,听孤儿院里的老师说你是在一个晚上被不知道什么人丢在了孤儿院门口,第二天一早才被他们发现。当时,你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不仅忘了自己是谁,也不开口说话。因而他们只能根据你的身高和体型估算你的年纪。

后来的事,你应该不记得了,因为那时你还太小,顶多也就六七岁。我们把你带回来以后,带你看了一年多的心理医生,才把你的自闭症治好。再后来,你渐渐接纳我和你爸,跟我们越来越亲,天天爸爸妈妈叫的可甜了。昨天我做梦,老是梦见你第一次开口叫我妈妈的样子,你都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激动。

丞儿,还是那句话,不管你原来是谁,姓什么,是谁的儿子,你永远都是我和你爸的儿子。如果你找到了家人,务必要给机会他们解释。如果他们当初遗弃你纯属无奈之举,请你大度一点,原谅他们,侍奉他们终老。至于你爸,我相信,你不会遗弃他的,对吗?

好了,信就写到这里了,妈实在支撑不住了。

本来打算写剪短一点,不知不觉还是写了这么一大篇,希望丞儿你不要嫌弃妈啰嗦。

我亲爱的儿子,我要走了,纵然我是那么的不舍,可生死有命,我不得不带着不甘和遗憾离你们而去。希望我离开以后,你和爸不要太难过。如果你们太伤心,我去另一个世界的步伐会变得沉重至极。

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孝顺你爸。如果不久的将来,你爸身边出现不错的女人,你要懂事一点,不要反对他再婚。你眼光好,帮他参考参考,毕竟他还那么年轻,我不能那么自私。只要对方对你和爸好,我就放心了。

我爱你,我的丞儿!

珍重!

年月日

母亲绝笔。”

含着眼泪把信看完,湛天丞以手遮面,再次陷入了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

母亲字里行间里透露出来的不舍和痛苦是那样的强烈,看得他心碎。

他好恨!

恨自己无能!

恨他为什么不是医生!

恨当时的医疗水平为什么那样局限,连个心脏病都治不好!

恨命运为什么总是折磨好人!

本章完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