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道声音不大,却突兀且不合时宜,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转向赌坊门口。

赌坊大门处,一个生得俊俏的脑袋,探出门外。一边微微摇头,一边嘟囔着。

看似不起眼,却讽刺的话语,落入到所有人耳中,让罢手停战的两个修士瞬间冷下脸来。

察觉到两道慑人的目光朝这边看来,陈风嘴角微微一抽,欲哭无泪,心中苦涩不已:“小……小爷自言自语,关你们何事啊……”

便在此时,又有一道讶异且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是你这厮!”这声音很是熟悉,不是管头又是谁?

“不是我说的。”陈风苦着脸,怯怯道。

赌坊不远处,原本心情便糟糕的黑展亦是一声冷哼道:“找死。”言罢,单手一挥,宝剑出鞘,径直奔向门口的陈风。

陈风吓了一跳,连忙翻滚避开飞剑,却不料那飞剑又是一个回转,再次袭来。

情急之下,陈风已来不及闪避,只得硬着头皮,徒手抓向那疾射而来的宝剑。

叮——

并没有所有人想象中鲜血四溅,血肉横飞的场面。反而那把宝剑在与那只白皙手臂触碰的瞬间被生生弹飞出去。

“这……”黑展与空中的白袍男子皆是骇然,即便是他们二人也自衬不敢用手去接宝剑。况且,他们皆是炼气五层,就算是遇见炼气七层的人,也不见得敢如此鲁莽去接啊。

楼下,紧紧缩着头的坊主与管头看到陈风大显神威,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尤其是管头此时更是惊恐不已,就在昨日自己还派人将眼前的年轻人给痛揍了一顿呢……

“乖乖……小爷以为要完了呢。”陈飞摸了摸略有淡淡剑痕的手臂,而后拍着胸脯,暗自侥幸。虽不知晓自己为何突然这么厉害,但是自跳崖以后一切都不寻常了呀。【文学楼】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适才是在下唐突了。”黑展望着那白衣飘飘的身影,作了一辑。眼神中已是满满的忌惮。

“眼下已是骑虎难下,而有了修士这个身份,倒也不错呢。”陈风摸了摸下巴,暗暗点头。而后甩了甩衣袖,轻咳一声,负起双手佯装道:“贫道陈风,恰巧路过此地,看到两位道友斗法,不由来了兴趣。若是言语有所冒犯,还望别往心里去。”

“陈道友哪里话,我们这点微末道法,怎能入得了你的法眼。”黑展摇了摇头,不无谦卑的说道。刚刚徒手挡开飞剑的手段,至少他炼气五层的修为是做不到的,此时已经把陈风划分为更强的一类了。

陈风暗自得意,摆了摆手,故作深沉道:“黑道友莫要妄自菲薄,我也不过多修行了几年罢了。”

黑展见眼前的白衣青年没有任何傲意姿态,且风度翩翩显然是大宗门弟子的风范,于是隐有结交之意:“两位,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借一步说话。”而后又冲着面容冷淡的白袍男子拱手道:“这位道友意下如何。”

白袍男子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微微颌首。

……

安泰酒楼乃青树镇上唯一的大酒楼,此时已被店家清场。虽有许多人很是不满,但一听是被仙人包场,亦然悻悻的闭上了嘴。

“来,我敬二位。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日后若有用得到黑展的地方尽管说。”酒楼内,黑展坐在陈风身旁,举杯恭言道。

看着满脸皱褶的黑展,陈风心中却是明了,修道中人皆以修为论辈分,年龄则是无关紧要的。

陈风对于黑展的恭维很是受用,暗自得意。而那白袍男子依旧一副死人脸,好像谁都欠他似的。

“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啊?”陈风瞄了一眼白袍男子,而后问道。【文学楼】

白袍男子闻言,拱手淡淡回道:“林苍。”

陈风颌首,而黑展自知自己疏忽。因先前的事情,对这位白袍男子始终有所芥蒂,故而陪笑道:“倒是黑展疏忽了,此前都是误会,还望林苍道友莫要介怀。”

林苍淡淡点头回道:“不妨事。”

黑展报以微笑,又看向陈风,问道:“陈道友为何来到这边陲小镇?”

陈风哑然,而后剑眉一挑,反问道:“黑道友与林道友呢,不会真的只是为了堵坊而拼命吧。”

是了,修道之人,早已脱离世外,凡俗之物更是无用,若是说两个仙人为凡俗卖命,倒是笑话。

黑展摆了摆手,摇头苦笑道:“此事说来话长,这赌坊乃是家叔所有。而家叔前些日子得罪了镇东的林家,所以……”

黑展有些支吾,显然这其中有些不可见人的勾当。此后不难想象,镇东的林家恐怕与眼前的林苍颇有渊源,这才有了赌坊外的那出好戏。

陈风没有再继续追问,反倒是黑展连忙道:“其实倒不是因为这事儿,主要是听闻波云古井的异动,所以顺道前来查看的。”说到此处,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林苍眼中也是神色一闪。

“波云古井?”陈风倒是来了兴趣,好奇道:“这又是何物?”

黑展略感意外道:“难不成陈道友不是因为波云古井而来?”

陈风连连摇头,谎称自己是外出历练,恰巧路过此地。

黑展闻言释然,而后笑道:“说起这古井的来历,便要从两千年前说起……话说两千年前,有大宗名曰‘波云山’,在那灵气匮乏的时代,乃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

“那时的波云山,门下金丹前辈就有数位之多,并且还有一位元婴期老祖坐镇,可谓是盛极一时。但好景不长……”

言尽于此,黑展只是默默不言,而后淡淡一笑,神色莫名。

“嘿,怎么不说了?后来波云山如何了?”陈风听得正兴起,看到黑展停下话语,连连问道。

看到某人好奇不已,黑展不禁苦笑道:“后来的事谁又说得清呢,一时间众说纷纭,即便是知道真相又能如何呢?”

而后话锋一转,脸上不无振奋的说道:“不过,波云山也算是恩泽后世了,每五年便会洞开古井,而后秘境持续一个月。所有人可以通过古井进入波云山遗迹,搜寻其中的灵药宝物。”

陈风闻言若有所思,不过他心里所想的是:“金丹是什么,元婴又是什么……”

宝物?仙门的争斗我可不想搀和,还是早早回到神洲要紧。

怎料黑展不知陈风心中所想,冲着陈风、林苍,盛情道:“不如两位道友与我一同前往波云古井,寻觅机缘如何?”

面对黑展的盛情相邀,陈风左右为难。他根本不想去所谓的古井,倒是一直沉默的林苍,爽快答应下来,这下再推辞便说不过去了。

“好吧,既然黑道友相邀,那我便去瞧瞧所谓的古井到底有何神奇。”陈风心中暗骂不已,脸上却是严肃的拱手道。

三人待到酒足饭饱后,便动身离开安泰酒楼,前往波云山旧址。

※※※

波云山身处南洲边境,远在连绵山脉的深处,加上山脉常年云雾弥漫,若是没有仙家手段,怕是还未找到地方,便已迷失其中。

羊肠山道,秋风习习,落叶飘飘。坎坷山道上,有三人御马朝着波云山深处奔驰而来,正是从青树镇马不停蹄赶来的陈风三人。

晴空当照,亦有不少修士踏着宝剑缓缓而来。因云雾的阻碍,这些修士到了山脚下,纷纷落下步行而去。

“黑兄,前来波云山的人怎么这么多?”陈风看到空中尽是御剑飞行的修士,不禁惊疑道。

某人可是从未看到过如此之多的仙人御剑横空呢……

跑在最前面的黑展闻言后,笑道:“好教陈道友知晓,云波古井在修真界并非是什么隐秘,所以来此寻求机缘的人不在少数。”

陈风释然,而后快马加鞭追上两人。

一路上,陈风可没闲着,倒是旁击侧敲,从黑展口中得知了御风术的口诀。不过如何修炼运用,却不得而知,毕竟这是宗派的不传之秘。

又经过半个多时辰的赶路,三人已然来至波云山脚下。

便在三人准备上山之时,波云山内突然发生异变。

原本还是万里晴空,忽然阴气沉沉,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果然是波云古井将要洞开!”黑展见状,神色一变道。

陈风不明所以,疑惑道:“黑道友,有何不妥?”

黑展盯着阴云密布的山顶,正色道:“陈道友有所不知,波云古井每次开启只会持续半柱香,故而我们必须赶紧上山,不然便与波云古井无缘了。”

而后又扫视了一眼林苍说道:“两位道友,且御剑前往山顶,不然迟则生变。”

言罢,林苍与黑展再顾不得云雾阻碍,跃下马,唤出各自的宝剑,作势欲飞。

御剑?等等,小爷既没有宝剑,又没有修为,如何飞?

“黑道友,且留步!”陈风在地面上跳着脚,朝着半空中的黑展喊道。

半空中,黑展与林苍闻言纷纷停下身形,疑惑的望向陈风。

陈风挠了挠发髻,不由得老脸一红,尴尬道:“不知两位道友,能否将我捎带一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