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

也许是自己的求生意志真的很强,强到鬼神无法带走,也许是上帝慈悲,给了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机会。在乔晕厥过去的第二天竟然在一阵电话铃的催促声中苏醒过来。只是虚弱的身体并没有力气去客厅接听电话。乔想深吸一口气,然后试图移动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爬上离自己仅有一米之遥的床,因为这身体四肢传来的寒冷让自己更加无力。可没想到气之吸到一半,自己便不可抑制的咳嗽了起来,这一阵呛咳险些又惊动了身体其他器官的不适,不过好在胸口走过一阵撕裂的疼痛之后并没有后续的动作。乔稳稳了自己的气息,手慢慢抚上自己的额头,是低烧,心脏病的常见并发症,喝一些热水,上床休息一会儿应该会好很多。

想着乔继续活动自己的四肢,以便能在活动之后能起身给自己倒杯热水。但是客厅的电话的铃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现在房东阿姨和叔叔不在上海,会有谁打电话找呢?但是听这连续夺命的连环,对方并没有要停的意思,难道叔叔阿姨遇到事情了?心里闪过几个不好的念头,乔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终于一鼓作气的爬起了身,潺潺娘娘的走到客厅。

“喂,您好”

“喂,是林总吗?。。。。。。”电话那头助理小刘的声音惶恐不以,但好像她的话没说一半,电话就被别人抢走了。正纳闷小刘怎么会知道自己房东的电话,对方便换了人说话。

“乔,好久不见,你就这么招呼你哥哥的?”

“哥?”

“你还记得你有个哥呀?怎么昨天老爸刚跟你讲我今天过来,你早上就闹消失不来公司了?”

“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咳咳,,我有些感冒今天起来晚了,对不起,咳咳,没想到哥你这么早就到上海了”

“行了别装了,我可是一直听说你是个带病都要工作的好领导,怎么,今天这点儿小感冒就把你难倒了?”

知道自己多解释无用,乔,挂断了电话,并保证1个小时内赶到公司。记忆力哥每每遇到工作或者学习上的事情总是会拖拖拉拉,到逼不得已不得不做的时候才会像赶鸭子上架,这回换工作来上海公司怎么这么积极了?

脆弱的身体已经不容许自己太多的思虑了,醉酒的胃突然升起一阵极其难受的恶心,乔颤颤巍巍的走到洗手间又是一阵干呕,也对,昨晚胃里已经被自己的吐的空空的了,还能有什么吐得出来呢?紧接着胃部的绞痛又开始了,就像人要开始工作,疾病也要开始工作一样,例行公事。

管不了那么多了,答应哥的话一点要办到,乔忍着低烧的身体和各种不适收拾着自己,血液流通不畅的缘故,乔的动作都十分缓慢,单单刷个牙就要让自己累的撑在浴台上喘好久,乔苦笑,身体的衰弱已经呈直线下午的趋势了,终于在30分钟后做好了准备出门,今天时间比较紧,地铁就不坐了,下楼打车直接去公司。

“小助理,看吧,我说我没骗你,你还偏不信。你看,这电话也通了,人也来了,你出去都告诉同事们我是谁。”林峰坐在总经理座椅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又略带一丝得意的吩咐到。

“可是,林。。。。。。林经理,那个。。。。。。”

“林经理?经理这个称呼现在好像大街上随便找个业务员都可以的叫的吧?”

”那,那我应该叫您。。。。?”

”小妹妹,我看我们这么有缘,不然你就叫我峰哥吧?林哥这个词应该已经乔那小子占用了,峰哥,这个称呼我最喜欢,忒别是让美女这样称呼哦“说着林峰还不忘露出一个痞痞的坏笑。

“林总昨天的邮件里有说让我来他电脑里传送一份资料给客户,那个,我能用一下这台电脑吗?”

“嗯,年轻人工作干劲足,这点我喜欢!你用,我没关系”

“可是,。。。。。您。。。。。。”

意识到自己的姿势好像是让女孩支支吾吾的罪魁祸首,林峰识趣的走到了办公室内会客区的沙发上,走前还不忘给女助理抛个媚眼,“用吧,不用跟我客气!”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