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胸衣给你看的

文学楼手机阅读,

影驱术?

“嗯,脸人的一种天生技能,借助它们造的五行镜,进行放大和强化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我们的活性武器进行克制。早知如此,我就把你那肉身中的镜子,取出来销毁掉了,不让它们凑齐。”

你的意思,脸人的那些镜子,其实是用来对付你们的?

乾坤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在一旁自言自语道:“看来,只有做的更彻底些了,可惜啦。”

“做的更彻底?什么意思?”我问乾坤。

“就是”,乾坤突然嘿嘿一笑,“找更多的人,给你,还有我,陪葬!”

“陪葬?也就是说,我得……死了?”

“嗯,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理解。”乾坤言语中带着讥讽,“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你眼前这个肉身,肯定是要放弃的。反正你这个精神体又不会死,有啥好难过的。”

“那,陪葬的那些人呢,消失的,也只是肉身么?”我又问。

“你说呢?”乾坤不肯正面回答我,然后继续自语道:“应该差不多了,可以实施计划了。阿呆,你行动吧!”

阿呆?是说我么?

魔方再次飞了起来,一头撞进小丁的怀里。小丁和于雨,同时打了个激灵,恢复了活力。

于此同时,驾驭着“小型堡垒”的六面体小雪,呼啸着,冲向了四周的活性设备。【文学楼】只是,这一次,双方攻守易位。再没有什么东西敢过来吃它,它却是毫不客气地,抓住一个,就吃掉转化一个。

眼见,六面体小雪控制的“堡垒”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复杂。看她这架势,是要把这里所有的“活物设备”,当成食物,尽数吃掉了。

小丁手里的魔方,则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一点点地化掉了,变成液体状态,沿着小丁的手臂,滑进了他的衣服中。

于雨显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急得在一旁直跺脚,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份从容。当然,对此我能理解。作为一个视完成任务为人生首要意义、自信满满的革命战士,在牺牲了那么多之后,突然发现,她已经满盘皆输、再无回天之力,又如何能平静得下来。

她身边的小丁,则要镇定得多。当六面体小雪,终于完成“清扫”任务,回过头,准备收拾他们时,小丁还用力地抱了抱于雨,轻声说道:“放心吧,它不会得逞的。”

真是惭愧啊,失去了我这个精神主体的小丁,反而表现得比我更有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并未理解他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因为,在小丁说完这句话后,便被数以千万计的金属嘴包围了。再然后,我的眼前,出现一道耀目的白光。

在我连自己瞎没瞎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先失去了意识。【文学楼】

等我再次醒来后,时间已来到了2017年,大年初一的,凌晨五点。最关键的是,我不是在病床上苏醒过来的,而是在“自己家”的床上。

在别人看来,我只是被外面的鞭炮吵醒了而已。

随同我的醒来,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当时所在的地区,停电了。外面天还没亮,屋子里什么都看不清,我也是听到房间里的挂钟响了五下,才知道时间的。

不管怎样,能醒来总是件好事。我睁开眼睛,在床上,又贪婪地躺了几分钟,美美感受了一下重新活过来的喜悦之后,这才一挺身,坐了起来。

右手放下的时候,我摸到了一个……胳膊。

原来,这床上还有别人!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飞起一脚,将躺在我右侧的人,从床上踹了下去。

“哎呦!”

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虽然不是很熟。

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然后,我听到,刚刚被我踹到地上的那个女人喊道:“老公!”

……

接下来,我用了一周多的时间,装痴扮傻卖糊涂,这才搞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如今的我,是上海一家外贸公司的经理,已经年过四十,有一个漂亮的、正在读高中的女儿(这个寒假,和几个同学,出国旅游了,不在家),因为二胎政策放开,老婆肚子里还怀着一个,五个月了。

我的父母,都是邮政系统的退休老干部,此刻正在海南岛旅游,据说家里有整整一房间的珍邮。因为我们都不缺钱,所以一直不曾变卖,说等着他们百年后,平均分配给他们的几个孙子、孙女。

至于我的老婆,据说从小和我青梅竹马,年轻时也是一枝花。虽然身材保持得不错,但毕竟上了年纪,已是人老珠黄,让原本二十出头的我,一时难以接受。

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我查看过,自己的身上,已经没有了范蠡留下的藏宝库,自己也不具备将东西藏在那些地方的本事,甚至在腾挪跳跃的时候,还差点闪到老腰。我之前搜集的那些宝贝,自然也都不见了踪影。

也就是说,除了现在这个身份为我挣下的这份家产,我在其他方面,都被一下子打回了解放前。哦,不对,我还平白无故地,丢了十几年的大好时光。

这个乾坤,太对不起我了吧。就给我这么个“重生”的待遇?

还有,令我十分尴尬的是,由于现在的我,完全取代了之前这个身体的记忆,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他的那份工作,估计很快就要饭碗不保。

不得已,我从“自己”的手机通讯录中,找了一位医生朋友,求他帮我开了一个假的病假条,请了一周假,天天泡在图书馆里,从“自己”的电脑中,找资料,恶补工作中的那些常识,了解他的工作风格。

可这七天的临时抱佛脚,哪里够用啊。

在病休结束前一天,女儿却是旅游结束,从国外赶了回来,还带来了她的爷爷奶奶,说要在一起,照张全家福。

当晚,女儿把手机交给我,让我把所有的照片,导到电脑上,然后选出几张好的,打印出来。结果,我们两个还没来得及细看,她就被爷爷奶奶叫走了。

这个简单任务,自然就要交给我独自完成了。

在选照片的时候,我发现有几张打不开,而且电脑上出现了段莫名其妙地提醒:需要到特定版本的几款相机上,才能打开。其中,就有当初姥姥送我的那部。

我的心中一动,连忙站起身,在房间里搜了半天,终于在床底下的一个小盒子中,看到了那部熟悉的相机。

很幸运,数据线什么的都还在。我双手哆嗦着,紧张地连好数据线,将电脑中的那几张照片导了进去。

真的能看!

第一张便是全家福,十好几号人。

位于正中间的,是两个穿着古装的男女,男的气宇轩扬,女的倾国倾城。

在他们左边,我看到了自己,正和小雪手拉着手,个头上比我们小一号的、抱着一个绿色大虫子的侯妍,站在我们前面……

(全文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