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吼低喘硬挺

购买V章比率不足30%, 24小时之后可以正常阅读^O^。

“有……”

“去拿来。”卫君庭言简意赅。

乐安刚想去, 发现自己没法动——腿还被皇上按着呢。

“你不要动来动去。”卫君庭有些不满,视线扫过赵巍, 赵巍赶紧说:“我去, 我去,那凝萃露在哪里?”

“在我房间, 就那儿。”乐安伸手一指, 赵巍松开她,颠颠地去了。有御马监的小太监带着, 他一下子就找到了凝萃露,一点儿不耽搁地到了皇上面前, 把凝萃露呈了上去。

乐安准备去接, 卫君庭却拿了过去,把凝萃露倒在手心里,他搓热了, 然后轻轻地按到乐安小腿淤肿的地方。

?!

乐安目瞪口呆。

赵巍掉了下巴。

这,这, 这现在是怎么个情况?皇上怎么还亲手给一个奴才揉起腿来了?

快住手啊, 我的皇上。

“皇上, 您折煞奴才了,这种事还是奴才自己来吧。”乐安受宠若惊,心肝肺都在颤抖。

卫君庭却没有停手, 反而揉捏起来, 乐安又疼又尴尬, 虽说她是一个现代人,但是她还没谈过恋爱,没有跟异性如此亲密接触过,更别提这个人是皇上,还在揉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来问她还疼不疼。

“不疼,不疼了。”对着那样一双深邃的眼眸,乐安突觉心中一跳,小腿上他的手掌温度炙热,她能感觉到他手上的茧子粗糙硬实,被他掌心覆盖的地方麻酥酥的,像有一小队蚂蚁顺着那发烫的小腿瘀伤处爬到她的心里,痒痒的,怪怪的。

“皇上,要不然换奴才来吧?”赵巍颤巍巍地,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九五之尊蹲在一个太监面前,还亲手给他把淤血揉开,这传出去不太好吧。

卫君庭闻言瞟了他一眼,目光凉凉,赵巍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暗忖道:难道自己说错话了,天地良心,他可是一心在为皇上考虑。正当他忐忑不安时,乐安实在不想让这两人的注意力一直在自己身上,开口说话了。

“皇上,赵公公,我真的没事了,不用麻烦你们。”

她连说了两遍,卫君庭估摸着应该是没有大碍了,起身之后,赵巍立刻上前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衫,拂去了衣服下摆沾到的草屑。

“皇上,你是来看追风的吧,它好着呢,只是前儿新送来的那匹马,追风不喜欢,一直欺负它,奴才只好暂时给它们分开,把那匹马栓到另外一个马厩里了。”乐安解释了一下,卫君庭一手背在身后,有些心不在焉。

指间上还残存着刚刚触摸乐安小腿那种滑腻的感觉,莹白的皮肤如玉,细看之下,连汗毛都少有,双腿又直又细,丝毫不逊于宫里的嫔妃。

之所以是说嫔妃而非宫女,是因为卫君庭洁身自好,除了之前教导人事的宫女,他从不随便碰宫里的侍女,唯一有过亲密接触的也不过是后宫里的几位妃子而已。

卫君庭目光不知不觉又停留在乐安的腿上,见她走路正常,暗暗点了点头。其实刚刚他也是见乐安腿脚不利索又推拒不让他看,他才有些着急,做出了蹲下抹药的行为,等到乐安回答他问题结结巴巴的时候,他已经意识到了不妥,然而看到那瘀伤太过明显,既然已经药膏在手,他所幸就抹了上去,顺便用那娴熟的手法揉了揉,之后见乐安的确有所好转,他虽然没表露出来,但是胸膛还是向前挺了挺,腰背也更直了。

看了追风跟那匹新来的马,又待了一会儿,卫君庭嘱咐乐安不要太过心急,追风性格如此,要让它接受新马为伴,必须得慢慢来。

乐安得了卫君庭的话,也觉得自己是着急了,点点头表示一定听皇上的话,卫君庭瞧着她顺从柔和的样子,低头露出的脖颈弧度优美,而那小巧的耳垂……

嗯?耳垂上怎么有耳洞?卫君庭有点奇怪,再次看了看,另一边的耳垂也有,这是怎么回事?

“你的耳垂上怎么会有耳洞?”卫君庭闲闲地问了一句。

乐安下意识就去摸了摸耳垂,暗叫不好,今天忘记把耳朵抹黑了。一急,脸又红了,耳朵上也染了粉色,卫君庭就看着他快速地红了脸跟脖子,耳朵尖也是俏生生地粉,不禁觉得好笑,这个乐安也太容易害羞了。

“启禀皇上,奴才小时候身子弱,爹娘为了能让我平平安安地长大,就把我当成女孩子来养。从小穿女孩的衣服,起了个女孩名,还扎了耳眼,因为时间有点长了,所以这耳洞就一直有了。”乐安都有点佩服自己了,急中生智,想出了这么个理由。

这一说出来,配上一副回忆的表情,连她自己都信了。

“原来如此。”卫君庭明白了,怪不得他看起来这么奇怪,原来一直是被当作女孩养的。他这么一说,卫君庭越看越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流露出了些许女子的娉婷,但是男子的干净利落还在,所以也不会让那个人讨厌。

这样一个人应该是从小被爹娘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吧,但是又为何进了宫呢,他的亲人还在吗?卫君庭看着乐安,见乐安一双眼睛里只有放松,而就这几次的见面来看,他性格温暖柔和,并没有被苦难生活所压倒而充满戾气,小太监还挺不错。

“既然腿脚不便,便允你休息几天。”卫君庭低沉的声音入耳,乐安心里一喜,这还给自己放假?皇上怎么这么体贴了?

“谢谢皇上。”乐安嘴角微抿,像是在强忍着笑意,但是显然没有成功,两边的梨涡趁着他整个人更加娇俏。

得,这么一瞧,更像个女子了。

乐安一听要打板子是真的慌了,开玩笑,这宫里的板子她是见过的,最小号的也是要在二十斤以上,大号的更是重大四十多斤,而且这板子是用薄檀木做的,坚硬无比,这样的材质被重重打几十大板,屁股开花是小事,有时候直接能把人打死。

“皇上开恩,奴才知道错了。”乐安连续磕了几个头,怀里的圆钵子掉下来,里面的黑豆咕噜噜滚了一地。

卫君庭退后一步,还没有开口,他旁边的追风站不住了,猛力一扯,缰绳便脱落在地,追风高兴地跑到乐安身边,亲昵地蹭她,大脑袋不住地抵着乐安的帽子。

卫君庭目瞪口呆!

追风一向傲娇又高冷,在它还是一匹小马时就如此,这几年长成一匹健壮的骅驹,脾性丝毫没有变,除了他这个主人之外,它还从没给过谁好脸色,更别提与人头抵头,亲昵撒娇了。

他只不过是半个月没来看它,现在它居然在他面前对这个小太监示好玩耍,怎么能不让他惊讶?

正在这时,他闻到了一股香味,焦香中带些甜腻气息,接着就发现这香味是地上掉落的黑豆散发出的。而追风已经低下头来吃豆子,嘴唇鼻翼不停在动,吃的不亦乐乎。

“地上是什么?”卫君庭淡淡地开口,声如金玉相搏,低沉有力。

“是黑豆,奴才炒的黑豆给马吃的。”乐安一听皇帝问话,急忙回答道。

“为什么这么做?”卫君庭面无表情。

乐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发出了一声疑问:“啊?”

“啊什么啊,知道这是什么马吗?这可是西域万中挑一的千里马,是皇上的御用坐骑追风,你怎么能给它乱吃东西,黑豆就黑豆,为什么还炒了,吃坏了马,你担得起责任吗?”赵巍只当卫君庭是担心追风,马上跳出来指责乐安。

乐安她……很委屈好不好。就算是千里马,皇上的坐骑,它也是一匹马啊,她以前也喂过马,有经验,知道马爱吃什么。黑豆明明炒了之后更香,而且她已经试过了,大红特别爱吃,吃了身体恢复得快,最近都要长膘了,她还打算遛遛它减肥呢。

正好,御马监里去吃饭的人都回来了,领头的钱有财公公一听说皇上来了立刻整了整衣帽马不停蹄地小跑到后院,老远就听到赵巍训人的声音,再一看跪在地上的熟悉背影,他一拍脑袋,心道:坏了,这乐安怎么惹到赵公公了,他可是皇上身边的大总管。(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