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不是窑子

小辰这一吼着实把我给吓了一跳,心想我没有招惹你你吼我干什么,我生气的想要反骂回去,王道平却是用力地推了我一把,直接把我给推到了座位上。

王道平也坐了上来,他什么也不说,眼神锐利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小辰沉声的说:“开车。”

面包车开动,车内一片寂静,王道平和我都没说话,小辰给我的感觉就不像是一个人,所以我也不期望他会说话。

既然都不说话,那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目光看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

只是我一看车窗外的风景,一张苍白无色的脸忽然在我眼前闪过,惊得我直接听起了身板,仔细一看窗外,却什么也没有。

我想起了刚才王道平和我说的,看到什么东西都不要出声,我本想和王道平说一下,可是看向王道平,他此刻闭着眼睛在养神,我也不好去叫醒他。

虽然不知道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但时刻保持着一颗警惕之心,直觉告诉我,之后所经历的事情将会十分的艰难。

看着看着双眼很累,索性眯眼睛打瞌睡。当我醒来的时候还是王道平叫我起来的,一看车窗外外面已经是大白天,不过外面的景物对我来说十分的熟悉。

因为我回到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宁南市。

当我看向司机位置的时候,开车的已经不是昨晚上的那个小辰,而是换成了王道平,他开车很慢,目光还在外面扫来扫去,像是在找什么人。

车开在一条街道上,这条路我不是很熟悉,不过我能认出来是中平路,这里是专门卖奢侈品的地方,两边道路上都走满着人,大包小包提着,开设一间间的店铺。

“我们来这里找谁?”我问王道平说。

王道平并不是很意外的回答我说:“找一个人熟人,他负责鬼见愁前辈替我们接下来的那件案子的一些细节,我们需要知道,三天之后就去解决那单案子。”

“那件案子与我父亲有关?”我问道。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这是鬼见愁他亲口和你说的,我想不会骗我们。”王道平很确定的说。

我想继续问一些有关我父亲的事情,王道平猜到了我的想法说道:“别问我,你父亲的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等接了这个案子,你自然就会知道。”

王道平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听他的语气,王道平似乎真的不知道我父亲的一些事情。

有时候我就在想,太极玉佩藏在父亲生平最喜欢的那条鱼杆中,这么重要逆天的东西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与父亲扯上关系。

所以我就觉得,父亲会不会也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关于这件事情,我得找时间回老家一趟,好好问一问母亲才行。

想到这里,心想自己真是不孝,这都快两年了,都没有回老家去看看她老人家,找个时间要回去看看她才行。

“别开小差,我们到了。”王道平语气沉重的说,我这才看了看窗外,发现王道平把车开到了殡仪馆!

中平路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有一间殡仪馆,这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了。而且在两年前,这间殡仪馆还失了火,后来就关了。

现在看起来,车窗外的殡仪馆已经残破不堪,留下了被大火焚烧留下来的痕迹,还被封上了封条。

不过奇怪的是,殡仪馆的大门竟然完好无损,只是表面被大火焚烧后留下的焦黑,可没有被烧毁,这就很奇怪,大门后方的房屋都塌了,唯独大门没有一点损坏,真是诡异至极。

王道平回头看了我一眼,双手有些紧张地紧握了我方向盘,深吸一口气对我说:“下车之后,你跟在我后面就行,进去之后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记住,千万不要说话!”

最后一句话王道平仿佛是用了所有的力气说出来,我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目光不禁看向破败的殡仪馆,殡仪馆里到底有什么人,能让王道平如此的紧张。

我紧张地点头,我俩下了车后,一阵阴冷的风从我身后吹来,脑海中情不自禁地闪过昨晚在车里看窗外飘过的那张苍白无色的脸。

心里感到奇怪,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画面,晃了晃脑袋的,跟着王道平走向殡仪馆。

走向殡仪馆的每一步,我的心灵和肉身都感到异常的沉重,每靠近殡仪馆,我的呼吸就感到有些窒息,整间殡仪馆散发出一股强大压抑的气息,压得我难以喘息。

王道平走到大门前停下,握起拳头对着大门用力敲了两下,嘭嘭嘭的敲门声如同打鼓般洪亮。

我心想王道平刚才那么忌惮殡仪馆里的人,现在这么用力的敲门,会不会惹到里面的那位主儿生气?

结果并没有,王道平只敲了三声就没有继续敲,过了十秒也没人出来开门。

王道平看了一眼,然后双手直接推开了大门,只是推开大门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门推开之后,大门竟然直接消失不见。

难不成这扇门本来就是不存在的?

紧接着四面八方就发生了变化,我们进入了一个充满迷雾的未知之地,还好的是光线还挺充足,我能清楚的看到王道平在我身前。

“前辈,我们是鬼见愁前辈介绍而来,想必他老人家应该与您打了声招呼,晚辈有一事相求,恳请前辈现身。”王道平对着迷雾之地大声说道。

王道平话音一落,我的腰部突然一凉,低头一看露出了一片皮肤,外面的衣服不知何时被削没,而一把沾满鲜血的刀,就横在我腰间,刀锋距离我的腰部也许只有一寸的距离。

我心头一缩,不敢有丝毫妄动。而王道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向我的腰间,凝重的看了我一眼,让我不要乱动。

“你们够胆来到这里,证明你们不怕死。不过要求我,你们得付出一些代价。”一个嘶哑至极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全身起鸡皮疙瘩。(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