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隋老三站在一个土包前,面色阴冷如同寒冬。土包已被翻开,老四凄惨的死状让隋老三的情绪当场失控,要不是还要从谭依萍口中问询李天笑的下落,恐怕已成为他发泄的目标。他是在杀掉所有窥探谭家的修士后,就直接托起谭依萍,寻着老四的气息到了这里。

“这里发生了什么!”老三几乎怒吼的问道。

谭依萍的耳膜瞬间被震裂,不敢隐瞒的说出全部。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李天笑与隋老四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自己就是在这里抛却他们独自逃跑的,仅现场的狼藉也能猜测出事情的大概。

“老四至今未曾有过道侣,你陪他吧!”隋老三狠狠的说完,随手向谭依萍打出印结,手一挥便将她和老四的尸体扔在土包内,周围的泥土瞬间掩盖在二人身上。泥土一层一层的压实,最后他在上面留下一个阵法,然后卷起滔天的怒火转身朝着崇羽国的方向飞去。

魔狱子三人还盘膝在草地上恢复着,刚才的惧意还没有平复,就感到谭家方向有强大暴躁的灵力波动,只是睁开眼露出惊讶的功夫,那股波动便快要接近三人。

李天笑瞬间想到隋来贵,跳起身子对着二人喊道“快跑!”

魔狱子眼中的疑问只一闪而过,来不及提问吼道“进那片乱石!”

三人几乎全力向那片乱石冲去,在进入的瞬间便靠前冲的惯性向内跑了几百丈。都没来得及调整脚步,就感到背后传来逼人的灵力波动。

来时还顾忌黑魔森林内那个强大的气息,所以不管隋老三还是老四都选择避开中心地带绕行,而且尽量避免引起那个强大存在的注意,没有破坏黑魔森林内禁空阵法,老实奔行而走。可现在隋老三的怒火已焚烧了一切,毫不收敛气息的向三人追来,他知道李天笑一定会回崇羽国,所以同样选择了最短的路线截杀。不顾森林内的禁空阵法,以修为强行破开禁制飞行着,从追杀开始仅三刻钟便看到李天笑,在看到的同时便打出含怒一掌。

意料之中三人在掌力下爆成血肉的场景没有出现,以他在此星上绝顶修为打出的全力一掌,那滚滚而去的无上灵力在越过草地进入乱石时,突然开始消融!虽然灵力裹夹着地上的碎石翻滚向前,但其威力却急剧减小,在经过短短的几百丈距离到达李天笑等人身前时,这对他三人来说毁天灭地的一掌,最终只剩下卷起的沙尘碎石打击在他们身上,就像挂过一阵大风,没有一丝威力!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不过逃命的三人瞬间后露出的是欣喜,隋老三则是惊讶和愤怒。

有些疑惑的感受下附近并没有强者的气息,生性谨慎的隋老三试探的打出一道火龙,在看到他那粗壮的火龙露出狰狞的獠牙时,三人都是心底一惊。即便是筑基圆满的修士全力催动发出的火龙,也远不如他随意打出的强大,其上逼人的气势隔着奇怪的阵法也能感受到。

凶猛而来的火龙在进入乱石区后,两颗突显的獠牙瞬间消散,紧跟是龙头、龙身,最后是龙尾,连散开的点点灵力星点都没有碰到三人。仅凭火龙上散出的足以碾碎他们的威压,在进入碎石地带时顷刻消失。这下李天笑等人放心了,此地不仅能夺去修为,就连灵力都无法存在。三人彼此对望,灵力是修士的根本,若是没有一丝灵力的修士连个凡人也不如,魔狱子自持多年在黑魔森林内行走,身体结实强壮不说,一身蛮力对付几个凡人还是很轻松的,再说他多年的拳法也不是白练的。

李天笑在看到来人是隋老三时并没有惊讶,老四的绝强修为已清楚的说明,他们兄弟四人不过是利用小厮的身份方便监视自己而已,四人的真实身份已不是主要,他想知道这四人背后的指使是谁。

因见识过老四的强大,刚开始还懊悔自己连累了师尊,在隋老三两次攻击无果后彻底放心。以自己第一次对敌就连续斩杀多个高阶修士来看,一个失去修为的修士不用太过担心。

隋老三站在草地的边缘看着他们,三人从惊恐到担心,最后轻松的表情清晰可见,不禁有些踌躇。他不清楚三人是有意逃到这里,还是无意路过。若是有意来此,就说明他们已有了对付自己的办法。小心之下先前踏入一小步,在他感到体内的修为泄洪般流走时急忙退了回来。

谨慎让他失去了击杀三人最好的时机,三百多丈的距离,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支撑到修为全部消失前走完,到时只需一招就能将他们斩杀。就在他还在思考对方有什么后续对付自己的手段时,三人已经开始倒退的往里走去,在他反应过来对方什么手段也没有的时候,三人已离他有七百丈远了。

“混蛋!”隋老三低吼一声,猛然加速向三人追去。

三人看到他最终追来,拼命向中心跑去。李天笑制止了魔狱子回头肉搏的打算,在他认为,谭家和李家众多修士的消亡定与隋老四有关,就算这兄弟四人修为不同,也不会相差太大,说不定一般的结丹强者都不是其对手,现在能逃命的办法只能依靠此地的诡异,与其力敌说不定会丧命于手。

李天笑的判断没错,此时不是丝月之日,就算隋老三失去修为也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老四当时之所以连站立都很困难,是因全力抵抗丝月之力的侵蚀。而他们兄弟几人近千年的修炼,即便不是体修,通过近千年的灵力滋养,其肉身的强横在没有丝月的影响下,也不是魔狱子能够想象的。

几人此时全凭本能的在狂奔,即使身有急速的法术也用不出来,只能靠两条腿。李天笑三人排成一条直线,魔狱子在最前。李天笑和崔管事几乎踩着他的脚印跑,因为他们发现隋老三的速度很快,几次都很接近他们,但是跟着魔狱子会再次拉开距离。

魔狱子的奔跑线路很奇怪,从不走直线,而且方向飘忽。往往利用前面的巨石或者坑洼地带,几个巧妙的转折就能甩开与隋老三的距离。

但三人也清楚,这种情况不能维持太久,因为越往里跑,那种奇怪的威压感受的就越清晰。威压带来的压迫感似乎像无形的大山压在身上,就连呼吸也觉得困难起来。反观隋老三,虽然多次拉开距离,但每次都很快又被追上。

此刻最放心的是隋老三,开始在追击中还有所顾忌,他从没有遇到能使人失去修为的阵法,黑魔森林的中心离此地还远,能布下如此之大诡异阵法的人该有多可怕!在担心和堤防下,他一直没有使出全力,但追击一阵后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略一犹豫后从怀中拿出一颗赤红色的丹药,直接吞到嘴里,在丹药入口的几息后,他身上居然爆出极为强大的气息,好似修为突然恢复。但气息刚显,连一息的时间都不到就急剧消散。

那赤红色的丹药是每次无力抵抗丝月时才会服用的,药效是补灵丹的数百倍!谨慎的性格让他在进入碎石区域前,忍痛从储物袋中拿出,以备不时之需。因为在第一次进入时,就已发现,不仅是修为会消散,连神识也被压制无法施展。所以提前拿出,就为能靠瞬间补充的灵力应对突发情况。本来还担心丹药同样会在此地失去作用,但是在追击中一直能感受到怀中透出的丝丝药力让他放心不少,但更对此地的诡异心惊。

此时服下丹药是因他在靠近森林中心的这段距离时,突然有种生死危机的感觉。所以决定马上杀掉李天笑以免出现意外。

意外还是出现了,造成意外的就是他服下的丹药。

在他散出修为之力时,李天笑等人差点惊倒在地。虽然那股修为之力在出现的刹那就开始消散,但是以一个高阶修士的能力,在此地斩杀如同凡人的他们用不了一息的时间。就算他的修为消散的再快,也肯定超过一息!而且双方的距离已缩短到一百多丈,在这个距离内任何法术都能瞬息而至。

几乎就在李天笑打算放弃逃跑的同时,森林中心突然爆出一股超强的气息,似乎受到隋老三释放的修为吸引,带着无上的威压瞬间来临!

隋老三在恢复修为的同时就发出一个灵波斩,一道由灵力凝聚而成的月牙斩刀直奔一百丈外的三人。斩刀的灵力波动远胜于试探打出的火龙,但在发出后的消散速度也更快,不是法术不如,而是距离森林中心越近,阵法的禁制越强。

灵波斩上的锋芒逼人,刚发出就飞到三人十尺距离,在李天笑前方不足一尺时,已消散到一把长剑大小,但其绝强的锋刃似乎清晰的表露出,下一瞬间他就会身首分离,而此时的隋老三却没有一点复仇后的喜悦,反而露出了惊恐的表情!(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