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过夜任他摸

水浪滔天,淹没了一切,也掩盖住了所有其他的声音。

三人在水浪过来之前成功的上了山,也看着水浪以铺天盖地之势碾压而过。

道士负手叹道:“天地之威,实在难敌。”

夜墨没有停留,招呼道:“空空,走吧。”

空空点头跟上,道士一看两人前行,眼珠一转,满脸堆笑的跟上,走到夜墨身边打个稽首道:“这位居士慢走,贫道镇元子,见过居士。”

夜墨道:“我叫夜墨。”

镇元子嘿嘿笑着伸手搭上了夜墨的肩膀道:“哎呀,别这么见外嘛,相逢即是有缘,更不要说我们共克难关,已经是生死之交,我们之间的缘分可是不浅啊。”

夜墨挥手打掉镇元子的肩膀似笑非笑道:“说吧,跟上来有什么企图。”

镇元子搓着手笑道:“这话说得,我不就是看如今世道变了,你们两个小家伙上路多不安全,连把武器都没有,我怎么说也有把剑,遇到危险也能抵挡一二不是,我这可是帮你们。”

夜墨还没回话,空空已经鄙夷道:“施主,你怕就怕了,为什么要说谎,满嘴谎言,真给你们道家丢人。”

镇元子哈哈一笑,丝毫不以为意道:“小和尚,你这就错了,不知道你偶遇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空空脸上露出惊讶,刚想说话,夜墨伸手拍拍空空肩膀笑道:“空空,别听他胡说,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这可不是一般的佛门大德高僧能做到的。”

空空满脸气愤,指着镇元子道:“断章取义,谎话连篇,真丢人。”

说完再不看向镇元子。

镇元子也懒得理他,这小和尚,修行太浅,他都没有心情调教。

镇元子抬肘戳着夜墨嘿嘿道:“我们可是合则两利啊,怎么样,我们一起走如何?”

夜墨想了想道:“也好,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镇元子抬头看着天空道:“哟,今晚的天色真是不错,这月亮真是圆啊,如此夜色,就该取两壶美酒,对月而饮才是人生乐事。”

夜墨摇头,这道士,真是深得厚颜无耻胡搅蛮缠的精髓,这么大的暴雨都能被他说成天色不错。

不过夜墨也不在意,真的上了山,他也不可能就坐在一边,到时候还不得给他帮忙。

夜墨收回目光。

镇元子潇洒的走在路上,身上没有一丝尘埃,空空浑身上下则早已湿透,泥头更是遍布全身。

镇元子更看重外表,所以宁愿浪费一些真气来保持自己身上的清洁,空空则认为如此人世便是修行,所以不会轻易动用真气。

夜墨则是无所谓,他这些年的游历,什么苦都吃过,这点大雨中的小排场,算不上什么。

镇元子忽然停下了脚步,眼神闪烁道:“等等,我,我有些尿急,先去方便一下。”

他转身就想走,夜墨伸手抓住他的后领道:“说吧,发现了什么。”

镇元子转回身打这哈哈道:“那有什么,怎么可能,我就是有些尿急,真的,你再不放手,我就只能在这里方便了。”

空空一脸嫌恶,夜墨却丝毫不为所动道:“行啊,我也不拦你,你既然喜欢,这里方便吧。”

镇元子一脸憋闷,他还以为这两个小子年幼,好哄骗,空空倒是不出他预料,但这小子,真不是普通人啊。

镇元子脸色一变,伸手指向前方道:“快看,有怪物。”

夜墨甩手就把镇元子扔到前面道:“你先上。”

镇元子转过身,看着夜墨一脸的戏谑,他知道不管他说什么,夜墨都不会让他离开了,他只能低声道:“有东西在跟着我们,我怀疑就是那些怪物,不过,这些东西给我的压力比那些小怪物要大不少。”

夜墨神色不动道:“你确定是怪物吗,那些怪物都没有神智,是只知道杀戮的机器,如果是怪物,肯定不会只是跟着我们。”

镇元子恍然道:“对啊,居士说的不错,是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不过居士怎么知道他们肯定没有神智呢,说不定还有新的怪物,还有可能他们有新的行为模式只是你没有发现。”

夜墨眉头一挑道:“懂得不少啊。”

镇元子笑道:“当然要多懂点,这年头时代在进步,我们道家也要与时俱进,如何与时俱进,当然就要学习全新的知识。”

夜墨笑笑道:“你在道家混得不怎么样吧。”

镇元子仰头大笑道:“燕雀岂知鸿鹄之志,大丈夫当行走天下,横扫八荒!”

夜墨点头对空空道:“看来是很受排挤,精神都有点不正常了。”

空空点头若捣蒜道:“施主所言极是。”

镇元子再厚颜无耻,此时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夜墨说的的确是事实,他在道家确实混的极差,不然也不会学这些新的东西想要找回场子。

镇元子伸手掐了一个剑诀,入鞘的飞剑电射而出,直刺向百米外的树木之间。

‘噹’的一声,飞剑直接倒飞而回,高射入天空之中!

镇元子身形一震,脸上变色道:“什么鬼东西,这么大的力道,这么硬,不仅能挡住我的飞剑,还能给我打回来。卧槽,别想这么容易就击败我!”

镇元子脚下踏步,双手同时捏起剑诀。

飞剑光芒一闪,倒转剑身,再次指向树林之中。

‘噹’的一声,飞剑再次倒飞而回,这一次飞得更高。

镇元子也退了一步,脸上变得苍白道:“这鬼东西,居士你怎么看。”

他转过头跟夜墨说话,任由飞剑在天空翻滚。

夜墨拉着空空后退一步道:“道长神功盖世,小小鬼物不算什么,这点小麻烦就交给道长来处理了。”

镇元子身形一闪,就已经后退数步躲到两人之后笑道:“什么道长,哪比得上这位圣僧还挺有您这位侠士,两位只要挥挥手,这小小鬼物必然灰飞烟灭。”

夜墨指着镇元子身后惊道:“快看,那是什么?”

镇元子转过身笑道:“夜居士,你。。。卧槽!”

在镇元子眼中,一棵巨大的树木正飞射而来!(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