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昏暗的石崖之底,这里的雾气比上边更为浓郁,已经到了就是人站在距离你只有一厘米的地方,你都看不见他的地步。

可是,这仅仅是对普通人而言……

此时,在崖底,正站着五个人,他们一袭黑袍,并以黑色金属面具遮脸,与当时给王有才功法的那人是一副打扮。

“丁等人数已经齐全,一次讲道也早已结束,第一批是时候开始了……”一个身材较为纤细的黑衣人淡淡说道。

“哼,丁等?你们觉得从那群渣滓里也能选出什么好苗子?”旁边一个魁梧的大汉一声冷哼,语种全是蔑视。

“嘿嘿,别这么说嘛,他们只是修炼的资质不好而已。不代表其他方面不行啊。”一旁,背着一柄剑的人说道,听其声音,正是当时给王有才功法的那人!

“老规矩,投票吧,那么些丹药养着这么些废人,你们不心疼,我还心疼呢。”那大汉似是对这人有些忌惮,直接提出了投票表决。

五人似乎对这种方法都无异议,很快,他们就得出了结果——计划,开始。

“呵呵,诸位,记得把九零零三号也挑出来啊,我可是很期待呢……”背着剑的那个人缓缓退到暗处,也不知是使了什么神通,居然缓缓融入了雾气之中消失了,只留下一道带着玩味的声音——“反正那些凡人到最后都得死,还不如让我多点乐子来的实在点。”

“九零零三号?那家伙不是才刚来一个月吗?”最开始说话的那个瘦子很疑惑,不过却并没有拒绝那人的要求。对他们来说,在悬崖石洞中的这些人,就连蚂蚁都不如啊……

悬崖,石洞中。

王有才睁眼,手中印诀缓缓收起,一口浊气吐出,缓缓站起来,开始活动身体。就在刚才,他结束了他的第一次“冲关”。他,已经突破了《太玄经》第一层。只要再巩固巩固,他应该就可以修炼第二层的功法了。

从腰间乾坤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下开机键,这石洞顿时亮了不少。

在这一个月里,除了修炼,他还从《太玄经》里附带的《入门法术详解》里,学到了不少法术。而这时,他也知道了,那天吴兴从空气中弄出水的招数,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个叫做“唤水术”的五行法术,是最基础的五种法术之一,使用时可以使空气之中的水灵气凝结,然后变成你心中想要的样子。虽然因为过于低级,很难做什么更难的事情,不过用来清洗身体倒还是绰绰有余的。

法术,说实话,王有才到现在还有些难以接受。光是凭借自己身体里的灵气按照一定规律运转,再掐几个印诀,念上几句法诀,就能做到类似凭空凝聚水的事情……实在是让他的世界观被完美颠覆了。

“唔……几点了?”王有才看向屏幕,按理说,他的手机应该早没电了才是,不过此时看那电量,居然还是满的。

这就得归功于吴兴了,在那本法术详解里边有个法术叫做“生雷术”。是通过让空气中的雷灵气振动而产生雷电的法术。本来这法术是那本法术详解里寥寥无几的攻击类法术之一,却是硬生生地被吴兴给用成了充电器……

刚开始王有才看到吴兴居然用法术给他的手机充电时,真的是觉得这人脑洞真是太大了。不过后来仔细一想,谁说攻击类法术就一定得是用来打人的?况且就以那“生雷术”的威力,就是打到人身上可能也就只能让对手的灵气紊乱一下吧?

“嗯,早上九点,这次冲关时间不是很长。”看过时间以后,王有才赶忙关闭了手机——给这玩意儿充电消耗的可是他苦苦修来的灵气啊!灵气耗尽,要恢复得好久呢!

就当王有才把手机放回乾坤袋的时候,屋里那颗镶在墙壁上用来照明的“灯”忽然大亮,王有才只觉眼前一黑,随后便出现在了一个四方的牢笼里。

“有才兄弟?”正当王有才大量周围时,身后传来吴兴的声音,吴兴居然也在这里,王有才赶忙跑到了吴兴旁边。

“这……吴兴老哥,这是怎么回事啊?”这里的人很多,可他们好像都很镇定,似乎已经经历过这种事情了。

“有才兄弟,你不用担心。”吴兴也是打量着周围,“这种情况以前发生过一次,他们将我们直接召集到这里,应当是为了给我们回答一些修炼上的疑惑。”

“嗯?以前也发生过这事情吗?”听到吴兴这么说,王有才才感觉安了心。

“呵呵,不然你以为我在一年里就能知道那么些事情?”吴兴微微笑道。

被拉来这个牢笼的人并不多,只有一千左右,不过在这牢笼之外,却是还有着无数牢笼……这些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牢笼一个个悬浮在黑暗的虚空之中,宽广无匹,亮若白昼。此时的一千人在这里边竟然丝毫感觉不到拥挤。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猜测今天把他们召集在这里到底是为了干什么的时候,一个个黑袍身影出现在了各个牢笼上空。

“今日将你们招来此处,目的是:战斗、厮杀。每个笼子里有一千人,都是修为到了《太玄经》三层的人。今日的规则便是……杀!杀到你们这个笼子之中剩下五十个人方为结束,否则,杀戮必须继续下去,直到你们少于五十人或是恰好五十人方可停手。”

什么?伴着周身议论声起,王有才心里咯噔一声,这……这里的都是练到了第三层的人?可是我才练完第一层啊!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王有才想要开口询问,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仿佛是被一股什么力量给封住,任凭他如何张嘴,竟然难以发出一丝声音!

“这,是你们的兵器,随便挑。”那人大袖一挥,一柄柄武器就从天上飞了下来。这些兵器有常见的刀枪剑戟,也有冷门的血滴子、流星锤之类,甚至还有剪刀和菜刀!

“我们为什么要听他的?兄弟们,我们联合起来,干掉他!”

一旁的某个笼子里传来这么个声音,而且那个人也得到了他笼子里的人的支持。可是……就在他们联手发射火行法术“火球术”去攻击那个黑袍人时,却发现他们的攻击对那个人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哼,无知的凡人,蚍蜉撼树,区区渣滓,还敢挑衅仙家威严?真是不识好歹,给我……灭!”只见那个笼子的黑袍人缓缓伸出右手,轻轻一握,就听得那个笼子里传来一声惨叫。

对,只有一声!除了首先号召他们的那个人以外的所有人,在一瞬之间,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湮灭殆尽……而那个人则更惨,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软倒在了地上。

从他的七窍之中,一丝丝透明的光芒飘散,被那黑衣人汇聚在了一起,最终化作了一道人影……一股黑色的火焰从他手中升起,那个人影不断在他手中咆哮着、嘶吼着、因为痛苦而翻滚着,可那黑衣人都无动于衷。直到最后这人影被完全烧尽,那人影才缓缓消失……

吞咽口水的声音从四周传来,王有才深切地从四周其他人的眼中看到了和自己眼中同样的恐惧!

“在这沙漏倒转之际,若是哪个笼子里还没完成,刚才那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王有才笼子顶的黑衣人不知何时拿出了一个巨大的沙漏,其中流淌着如同血液一般的沙子……而此时,那些沙子已经开始了流动……

那黑衣人说完这话就已经消失,只留下了这牢笼之中的人面面相觑。一股奇怪的气氛弥漫在他们之间,原本嘈杂牢笼霎时间只剩了一道道呼吸声。

那些人眼中,刚来的时候的那种轻松的眼神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猜疑,恐惧,凶恶以及……因为时间流逝而渐渐占据上风的——疯狂!

也不知是谁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寂静,所有人疯了似的扑向了身边最近的武器,这个时候,可能也只有手中有武器才会带来一点安全感吧。武器很多,但肯定不到一千把,于是乎,为了抢夺武器,还是不可避免地爆发了血战……

这些战斗就宛若一个导火索,使得这里的所有人脑中的恐惧与疯狂被点爆,他们,再也没有什么其他情感,心中唯一所想的事情便是——

“活下去!”

以及——

“杀了他们!我就能活下去!”

吴兴不知什么时候抢到了一个匕首和一面盾牌,浑身沐浴上了别人血迹的他赶忙来到了还愣在那里的王有才身旁。将那面盾牌塞到他手里,与他背靠背站着。

“这这这这……”此时王有才居然能说话了,不过他的牙齿在不断的打着颤,口里说的话也是充满了恐惧的颤音,腿肚子早已不听使唤,甚至就连他手里的盾牌都有些拿不稳的趋势。

眼前早已是一片混乱,王有才的脸上也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其他人的血,可他就怔怔地站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

“王有才,别发愣,再发愣我们都得死!”吴兴站在王有才身边,脚下已经躺着十几具尸体,可是他自己的胳膊也被人划了几道字。

吴兴虽然有着曾在军队里得到的技巧,与以往的经验,可是好汉架不住人多啊,即使眼前的近乎都是些连血都没有见过的普通人,可在疯狂之下加上《太玄经》第三层所带来的一些力量增幅,还是能让吴兴挂彩的,

“吴老哥……啊啊啊啊啊啊!”听到吴兴说话的王有才刚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个脸上杂糅着疯狂和恐惧的中年男人被吴兴一匕首划破了喉咙。一股鲜血从那人动脉喷薄而出,冲击在王有才的脸上,一阵温热袭来,他的眼前已经蒙上了血色……

王有才的瞳孔骤然收缩,手中再无力气提着那面盾牌,他的身体缓缓瘫倒在地上,嘴里因为恐惧而不住地发出呼喊,而这呼喊,居然已经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

“啧,王有才,你特么怎么这么窝囊!人都杀到你眼前了,你居然就会蹲在地上喊?”吴兴的动作并不优雅,却满含着杀机,一个又一个冲过来的人被他放倒,他们的身旁,早已尸体成堆。

鲜血,已经洒满了他们的周围。而吴兴的身上,也早已像洗了个血浴一般,虽然大多是别人的血,可是,他的血也并不少……

窝囊?为什么这么窝囊?

瘫倒在地上的王有才感到双手忽然摸到了黏稠的液体,他的头缓缓地低下一看,原本就瞪大的眼睛更加凸出,死死地盯着已经沾满了他手掌的血色。而手旁边,就是刚才那个被吴兴给一招割喉的人。

此时他的眼睛里早已没了刚才的疯狂情绪,唯有因为恐惧而狰狞的脸证明着刚才他是要来杀王有才的。

刚刚他手中握着的一把刀早已不知被什么人给捡走,可能是因为他握得太紧,那人居然还是直接剁掉手才拿走那把刀的。

“喂,王有才……你……再不起来……呼……我可就真撑不住了。”吴兴的气息已经极度紊乱,身上早已不知被拉开了多少道口子,虽然此时他的身子弓着,可反握着匕首的那只手却还在不断颤抖,手背上,赫然是一道深可几骨的刀口。他手中的匕首也在连续的战斗中断裂,可他的眼睛警惕地关注着四周的情况,似乎只要有人有冲上来的趋势,他就会杀过去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王有才用袖子抹去脸上夹杂着泪水的血迹,低声问着,似是在问吴兴,又似是在问别人,又好像是在问他自己……

“咳咳,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刚才吴兴的发威,此时周围的人对吴兴充满了忌惮,看到吴兴的眼神还是那么狠辣,不由得有些发憷。他们,不确定吴兴是不是还有一战之力……但绝对没有人想来试试……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教师啊……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种事?”王有才的双手紧紧握拳,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的血迹,喃喃地质问着。

“你……我他妈哪知道!”因为王有才的窝囊,吴兴终于爆发了,他一把把王有才从地上揪起来,看着周围已经开始聚集的人群,背对着他吼道,“我们现在面对的可是生死危机,你他妈有那么多问题,要是能活下来,随便你问多少都行啊!但是现在,我们只有活下去,只有努力活下去啊!你他妈能听到吗?啊?你他妈要是再这么窝囊,老子立马杀了你啊!”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对……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仿佛是人类身体最深处的求生本能被唤醒,王有才一片空白的脑袋忽然被填进去了三个字——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拾起地上的盾牌,将身体要害护在那面盾牌背后,他与吴兴背靠背站在了一起。

“哼,非得老子骂你一顿你才能反应过来。”吴兴嘴角拉起一个淡淡的弧度,看向了周围已经聚集起来的人群。他们的目的很清楚——既然一个人杀不了这两人,那就一群人来……

“喂,你说,我们能活到最后吗?”

“我不知道……”

“你小子也不算个完完全全的孬种嘛。”

“……”

“我们先杀了这两个混蛋再说!大家伙跟我上啊!为了活下去!杀啊!”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

“杀!啊啊啊……”

“嘿,他们来了,护好我的背后!为了……活着!”

“为了活着……”

“杀!”

鲜血,早已洒满了这牢笼的地面,原本的一千人,已经骤减到了不到五百人。杀戮还在继续,时间在不断减少……为了活着,他们彻底解放了人性中最黑暗的那一部分,彻底……跨过了他们内心深处那道不可逾越的底线!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