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好吧,不过把莫展白一个人丢在这里真的好吗?”苏可还是忍不住担心,最重要的是莫展白救了她,这样一走了之不太好。%d7%cf%d3%c4%b8%f3

穆南衣一把搂住苏可,往医院的门口走,一边说:“他怎么是一个人,他妈妈不是陪着呢?不缺你这一会儿。”

说完,也不管苏可再说什么,直接将她带到楼下。

车子还停靠在门口,只不过换了一辆车。

“人在哪里?”穆南衣问。

坐在驾驶座上的袁毅说:“在公司,江云帆回家了一趟拿东西,然后被我留下的人抓到了。”

“呵,这个时候去家里不是自投罗网么,带我去看看吧。”

说完,袁毅踩动油门。直奔着公司去。

办公室里,江云帆被五花大绑着坐在椅子上,一脸的不屑。

对面站着秦妍和付晨,还有两名黑衣男人盯着他。

“就我一个人,你们需要这么大的排场么?”江云帆开口问。

付晨瞥了他一眼。拉着秦妍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说:“你别自作多情了,这些人不是看着你的,是保护我老婆的,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秦妍扯了他一下,小声说:“付晨,你别胡说!什么你老婆的?”

“你不就是我老婆?不用否认。”

“我知道,你也不用这么讲出来嘛,这里是公司,别人听到了怎么办?”

付晨看了看周围,除了眼前的江云帆之外。其他人都可以忽略。

“怕什么,没有别人知道了,再说,等你嫁给我,还怕穆少的公司人知道吗?整个北城都要知道,你是我付晨的老婆。”

“行了我知道了,你别说话了。”

江云帆看着这一切,心里并不好受,叹了一口气说:“现在说的甜言蜜语是好听,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是吧秦助理?”

“你也闭嘴,我告诉你,你别想耍什么花样,穆总和苏姐已经再回来的路上了,到时候一定会狠狠的处置你。”秦妍愤愤的说。

江云帆倒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秦助理,我是不会耍花样的,既然我能在这里,我就是甘愿的,我要是真的想走,谁还能拦得住我?”

“好大的口气啊,你可以试试看,看我能不能把你再抓回来。”

穆南衣的声音从门口响起,身后跟着苏可一同进来。

“穆总,苏姐,你们来啦。”秦妍从沙发上站起来。

“嗯。你辛苦了,坐下来吧。”苏可说。

江云帆听到这话,仔细打量了着穆南衣,眼神里闪过一丝的嫉妒和恨意,转瞬即逝。

“你就是穆南衣?”

“是我。你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还要盗取我公司的客户资料?”穆南衣故意问。

“你这么厉害,你能不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安娜!我见不得你对她不好,明知道她喜欢你,爱你。你还要娶别人!你就不配得到她的喜欢!”江云帆气愤的大喊着。

穆南衣没有任何的表情,“我知道,我也知道你喜欢苏安娜,所以才为她打抱不平是么?但是她不也是辜负了你的喜欢,你为什么不去恨她?反而还要帮助她呢?”

穆南衣的话让他沉默。这么一想的确如此,感情都是相互的。

苏安娜喜欢穆南衣没错,但是不能去绑架,就好比江云帆喜欢苏安娜一样的道理。

可是,在这个时候也没有道理可讲了。江云帆根本听不进去。

“你永远都不知道安娜为了嫁给你做了多少努力,你这样冷血的人不会懂的,我是亲眼看着她一点点的努力,猜到的今天这一步,而你就这样辜负了她。如今她还惨死在监狱里,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嗯,做了多少努力她跟我说过,那又怎样?她就可以随便伤害别人的性命吗?就可以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不择手段?如果是这样,那么她这个人也太可怕了。至于惨死在监狱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穆南衣平静的说。

江云帆一脸震惊,应该并不知道苏安娜做的事情。

“看来苏安娜有意要瞒着你,想要你替她做事,那么盗取公司文件的事情也是她最后告诉你的?”穆南衣试探的问。

江云帆没说话,不过也等同于默认了。

“所以,你要怎么处置我?和安娜一样的下场吗?”江云帆抬头看着穆南衣问。

“并不是,你还不配。”

穆南衣说完,给何沐阳拨通了电话。

“沐阳,我这里有一个人,我一会儿让人把他送过去给你处置,包括他的资料。”

“好。”何沐阳淡淡的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刚说完,办公室的门被推开,tina泪流满面的站在门口。

“江云帆!你到底什么情况!”tina愤怒的大喊,跑到江云帆的面前,抓着他的衣服。

“tina?你怎么过来了?”

“我怎么来了?我为什么不能来?你是我男朋友,你出了事情我能不过来吗?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江云帆淡漠的笑了笑,看着身上五花大绑的绳子说:“这样,你还不清楚吗?”

“告诉我,为什么?”tina收起眼泪,平静的看着他。

“因为苏安娜,我要为她做最后一件事。”

tina忽然笑了,笑的那么的无助且伤心,“所以。你为了那个苏安娜,宁愿毁掉自己,值得吗?”

tina知道穆南衣的办事风格,现在这样的结果,已经说明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我觉得值得,因为我爱她,所以我甘愿这么做。”江云帆没有一丝的隐瞒,直视着tina的眼睛。

“爱她?”tina呢喃了一句,紧绷的双手忽然间松开,“所以,你跟我认识,跟我在一起都是假的,都是在利用我是么?”

“是。”江云帆直言。

“你倒是没有一点隐瞒,哪怕是骗我也好啊,为什么骗我都不愿意骗?”tina的语气里有一丝的哽咽。

“对不起。”江云帆默默的说完,脸瞥到旁边。

tina整个人像是失重一般,向后倒退。

苏可伸手扶住她,带她到一旁的沙发坐下,“你坐下来休息会儿吧。”

“为什么……为什么……”tina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为什么。

可惜,江云帆闭口不说话,也许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把他带走吧。”穆南衣开口。

两旁站着的黑衣男人,将江云帆带走了。

“tina,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我让人送你回去吧,其他的事情等你恢复了再说。”苏可看着她神伤的样子。不忍心说什么。

tina点点头,站起身,感激的说:“谢谢你,穆夫人,穆总,谢谢你们。”

“说什么谢谢呢,你也是不知情,好好回去休息,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再回来工作,好吗?”

“好。那我先走了。”tina离开了。

“行啦,没什么事情我就和我老婆回家啦。”付晨伸了个懒腰,拉着秦妍说。

秦妍瞪了他一眼,“你回去吧,我要继续工作呢。”

“工作什么?我又不是养不起你。再说了,缺这一会儿的工作不碍事,穆少还能扣你钱不成?”付晨看着穆南衣。

穆南衣在想什么事情,听到付晨说话,才反应过来。“秦妍的工作不是我负责,你问可可。”

“嫂子?不带这么狠心的,真的眼睁睁的看着我和我老婆分开?”付晨装作可怜的说。

江云帆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也确实没什么事。

“行吧,你带秦妍回去吧。这段时间也辛苦了。”苏可松了口,也不想过多的为难。

“还是嫂子好说话。”

说完,付晨带着秦妍离开。

办公室里就剩下苏可和穆南衣两个人,安静一片。

穆南衣一直拿着手机拨打电话,但是始终没有打通。

“怎么了?给谁打电话?”苏可给他倒了杯水。

“纪先生。他应该听到了风声,打个电话和他说一声资料都在,但是一直没接电话。”穆南衣皱眉,感觉这并不正常。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

“不会,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他不会不接电话的。我让人去查查。”

苏可听他这么一说,也有点担心。

“会不会出什么事情?毕竟这个客户资料是纪先生提供的,是不是给他带来麻烦了。”苏可担心的问。

“我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

穆南衣打了几个电话吩咐了几句,挂了电话。

“好了?你确定没事?”

“放心吧,没事的,有消息会通知袁毅,人已经找到了,就没什么大事了。”穆南衣说。

苏可相信穆南衣,他做事一向都没有问题。

另一边的医院里。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医生满头大汗的出来,莫妈妈急忙上前拉住医生,紧张的问:“医生,我儿子没问题吧?”

“放心吧,利器已经取出来,不过伤口的地方很危险,需要住院一段时间,还有防止剧烈运动,你们好好照看吧。”

“好的医生,谢谢你!”莫妈妈心中的大石落下。

护士推着莫展白去了病房,所有的住院手续等等穆南衣都已经办好了,包括护士的照顾和用药都是最好的。

莫展白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似乎还没醒过来。

莫妈妈坐在病床前,紧紧的拉着莫展白的手,等着他醒过来。

大约几分钟后,莫展白的手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

第一句话就问:“可可呢?她……她在哪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