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

会场一共二十三件东西拍卖,在他们拍下项链的时候,已经进行到了第十五件。

随后莫堔都是一脸漠然的看着其他人竞价,时不时的拿出手机关注公司股票和其他信息,貌似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件拍卖物品被搬上台,他才抬头看着台上的东西,目光闪动,涌动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安雨晴疑惑道:“这样东西你要买吗?”

莫堔点头,低声道:“这扳指原本是我的爸的遗物,他还在世的时候,戴在手上的,只是后来他意外去世,这个扳指也不知所踪。我找了很久,才意外在拍卖信息上得知。”

什么意外会让莫堔的父亲早亡,并且连贴身之物都丢失?

从认识莫堔开始,就没听他说过任何关于他父亲的事情,在莫家主宅,也没有任何关于莫堔父亲的遗相遗物等。想必是去世得早吧?

安雨晴心里有疑惑,但是莫堔不说,她也不好问及,毕竟家人已逝,他不想提及,也在情理之中。

她握着莫堔的手,安慰的紧了紧道:“买下来以后,我们问问幕后出手的人,看是否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嗯。”莫堔点头,台上主持人已经说完的物品介绍,开始拍卖。

在这里拍卖的东西,有些事古代上下几千年的古董,有些是珠宝字画,还有些,也是没什么来路的普通现世贵重物品。低至几万,高不封顶。

莫堔父亲的遗物,就算比较普通的一件物品。上好的和田玉扳指,上面隐刻九龙戏珠的图案,玉中极品,算是极佳的把玩物品。

不过这在上流社会中,也不算什么稀罕之物,顶多是个无聊的消遣罢了。不如其他的古物有收藏价值,也不如珠宝字画吸引人,所以起价就不高,只有八十万。

在那边主持人开始竞价以后,莫堔就举牌,价格升为八十五万。

随后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也举牌,价格升为九十万。

一个政界高官看了两眼,接着举牌,价格升为九十五万。

莫堔再次举牌,价格升为一百万。

他几次举牌,一边的人都看了看他。发现是刚才花一亿买下项链的莫堔,也就没再跟着喊价了。毕竟他们是有钱,但是跟莫堔的钱和他的果断比起来,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

主持人平淡的在拍卖厅里看了一圈,然后报价道:“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

“等一下。”一个女人突然出言道。

主持人看向她那边,一直以为胜券在握的安雨晴和莫堔也随之转头。莫堔看见舒岚妍,神情微讶,这种拍卖会,她怎么会在这里?

安雨晴则是眉头微皱,不知道舒岚妍想搞什么鬼。

面对众人的目光,舒岚妍直接站起,对着莫堔灿烂一笑,走上拍卖台。主持人看她上台,疑惑的看着她。舒岚妍俯身对他耳语几句,几句话过后,主持人点头,然后到准备后台去了。

“她想干什么?”安雨晴看着莫堔隐忧的脸色,问道。

“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莫堔起身,朝着准备后台走去。

后面是比较重要的地方,所以有人专门把守。莫堔走过去便被人拦住了,安雨晴本来也想过去看看的,但是随即不知莫堔跟他们说了什么,那两个人还是摇头,然后似乎弯腰说了声抱歉?

莫堔脸上闪过愠色,似乎要动怒。

舒岚妍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走过去说了几句话,然后莫堔便看向了她。面对莫堔脸上的冷漠,舒岚妍丝毫不理会,对着他说了几句话,中途还看向了她?

心里闪过一丝怪异,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安雨晴有点烦躁,因为他们说话的内容,似乎跟她有关。而且,舒岚妍在莫堔快要买下他父亲遗物的时候喊停,并且还真的有本事停了这场拍卖。

她直觉不对劲,舒岚妍一定在谋划什么。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就见莫堔朝着她走了过来。

安雨晴赶紧问道:“拍卖停了,伯父的扳指怎么办?”

莫堔眉心隐约皱成一个川字,但是还是对她温和道:“我需要出面,跟卖出扳指的人去交涉,估计需要一点时间,等下你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来这里接你。”

“我没关系,你自己注意。”安雨晴看了看身后正得意望着她的舒岚妍,以及她嘴角的冷笑,心里的不安感再次上升,她轻声道:“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莫堔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走到舒岚妍身边,两人一起进了后台。

拍卖的最后一件物品停了,也没有其他的拍卖品继续下去。主持人重新回到场上,对众人道:“最后一件拍卖品因藏主个人原因,暂不拍卖。今天的拍卖会就此结束,谢谢大家。”

已经散场了,众人自然是各自带着身边的人一起离开。

安雨晴有些不放心离开,往后台那边看了一眼又一眼,但是直到整个会场的人都走完了,莫堔也没出来。她只好独自一人走出会厅,准备给司机打电话。

本来满心感动,以为今晚会有些不一样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安雨晴叹了口气,看着胸前精致璀璨的天使,神情低落,闷闷不乐。

走入电梯,她眼角看见里面有人,但是也没抬头,而是按下向下的按钮,继续失神。

一个带着浓重鼻音有点别扭的声音戏谑道:“美丽的晴,你落单了?”

寂静的电梯里响起说话声,失神的安雨晴一惊,随即转身向后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身形高大,拥有一双鹰眼的邪魅男人。

他此时正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一双手环胸而抱,整个人是一种,斜斜的,放荡而不羁的感觉。

安雨晴一愣,随即侧身一步,对着他淡淡道:“休伯特先生。”

“不用这么生分,叫我菲恩。”休伯特笑道。

“很晚了,休伯特先生早点回去吧。”安雨晴淡淡微笑道,她始终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不同于莫堔的冰冷锋利,他是属于隐藏的邪恶的危险。17(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