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项羽望着手中的长剑,感受着身体中缓缓流淌的力量,这种力量充满了岁月,仿佛来自太古时代。

垓下之战,他明明已被韩信幻化的虞姬暗算,战死当场,却又在再次醒来时回到了垓下之战前的夜晚,而后发生的一切都按照他所经历过的发展......

自从垓下之战,死而复生之时起,项羽便感觉自己的灵魂中有些东西苏醒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不断的闪现,是遨游在一望无际的星河,是宫殿下听命自己的魔种千军,是破碎的心脏和渐渐消失的身体。

自那时起,项羽一旦生死受到威胁,便可提前经历即将发生的一切,无论阴谋阳谋,都不再骗得过他,他不再是人们口中的只懂战术,不懂谋略,只会带兵打仗永远成不了帝王的一方霸主。

“报!”

“进。”

“前方探子来报,夫人已经入了秦境。”

“知道了,下去吧。”

项羽持剑走出营帐,三千精兵已在帐外等候。

“今日,大家跟随我追虞姬至此,前方便是欺压我们大河民族多年的秦国,我项羽借此机会,率诸位荡平暴秦,为死去的族人报仇,尔等愿意同我前去一战吗?”

“我们愿意!”

齐整的回答响彻军营,众人皆是热血激昂,此时项羽身旁的军师迟疑着小声开口道:“我们本是为救夫人,才选这三千精骑,为的是机动迅捷,若想靠这三千兵马攻城,恐怕少了点吧。”

项羽呵呵笑道:“军师莫不是怀疑本王的能力?”

军师闻言连忙低首答道:“微臣绝无此意,一路跟随大王征战至今,早已臣服于大王领兵之能,只是三千军马,是不是太小看秦王了?”

“嬴政绝想不到我会只率三千兵将便敢闯他的帝国,等他反应过来,怕是我已经攻入咸阳,荡平这暴秦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若害怕,可以离开,本王宽恕你。”

“臣定当同大王一路闯关,为大河之畔受尽屈辱的父老报仇血恨!”

“好!众将士听令,即刻出发,同我直取咸阳!”

秦国边境的小城外,商旅百姓正穿梭来往于城门中,夕阳下的城墙上,守城兵士正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忽然,一个兵士似是看到什么,坐起了身子,用手挡住耀眼的夕阳,看向不远处的树林,随着他愈发仔细的看过去,见那树林中树木摇曳,落草飞舞,似是有许多人在林中奔腾!

“有敌...有敌军!”

兵士一声长吼,身边其他兵士皆是被从椅子上惊起,四下寻着敌军的来向,待一众兵士看清,项羽所率三千精骑已是冲出树林,向着城门狂奔而来!

“关城门!”

一声令下,城门开始缓缓关闭。

三千马蹄激起滚滚烟尘,城墙上弓箭齐发,汹涌而来的将士翻起巨盾竖在身前,全然不惧急射而来的箭,转眼已到城墙前。

眼看城门就要关上,只见众将士中为首之人自一匹通体缎黑的骏马上纵身跃下,脚下石土翻飞,无所畏惧的向城门横冲而去!

一声巨响之后,城门被轰然撞开,项羽翻身上马,三千将士浩浩荡荡攻入城中。

守城将军闻风而逃,项羽一声令下,一夜之间城中血流成河,无论官兵百姓,皆被斩杀坑埋。

之后的几天,项羽运用自己的先兆之力率楚军追随虞姬的踪迹一路攻城拔寨,所向披靡,眼看便已是逼近咸阳城。

早已失了民心的秦政抵挡不住项羽的攻势,统一的大秦再次四分五裂,郡王城主纷纷自立门户。

孤立的咸阳城也已经做好最后一战的准备。

一路讨伐的项羽招兵纳士,兵马已经扩充至十万,当这十万兵马浩浩荡荡行至咸阳城前,等待他们的是秦军二十万将士。

死守城门得以苟活不是嬴政所想,全部将领列阵城门前也不是作为这大秦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是以这咸阳城为起点,若战便要勇往直前,夺回失去的一切。

嬴政独坐城门之上,看着高马上魏然而坐的项羽,开口道:“你倒是有些匹夫之勇。”随即挥手一指,接着说道:“那里是给你挖好的坟,今日便要埋葬你和你那匹乌骓马。”

秦军后方的战车之中忽然传出一阵轻轻的牢骚:“你明知道我的机关人在那里,还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全然不顾我的感受啊。”

再看向这坑中,竟是坐着一个木头人偶!披散的头发由中间分开,圆滚滚的大脑袋立在小小的身体上,甚是喜感,此刻正一脸埋怨的看向嬴政。

楚军中传出一阵长笑:“我项羽即便带着最初的三千将士也敢闯你这二十万军阵,更何况我此刻的身后是十万虎狼之师!你不用向我投降,即便投降我也一样杀了你!”

嬴政怒视着项羽,自他出生以来便没人敢对他不敬,此刻项羽的挑衅已是将他彻底激怒。

“谁敢上前与我一战!”

项羽跨马上前大喊一声,面对身前双倍于他的兵马毫无惧色。

秦军之中无人应答,嬴政看着楚军的上空,嘴角上扬。

项羽顿时笑道:“原来这大秦帝国就是这等胆量!”

项羽话音刚落,只听楚军之中轰然响起爆炸声,项羽拉马回身,只见楚军上空不知何时悬起一艘飞在天上形如河豚的船,此刻船中正向下投掷炸弹,落地之后便是火光四溅,附近楚军皆是断肢横飞,哀嚎不断!

项羽眼见自己的军队乱作一团,死伤惨重,伸手取下长弓,三只箭齐搭弓弦,蓄满力量便是三箭射出,纵然飞船高高悬在天上,可项羽这一箭如同闪电一般射向飞船,一声巨响之后,飞船在天空炸开,火花从天而降,楚军将士看见自己主帅英勇无比,全然不顾刚刚损伤,皆是斗志昂扬,气势高涨!

“我的河豚飞艇!”此话从秦军战车中的男孩儿和木偶嘴中同时说出,战车中的男孩儿手握摇杆操作,坐在坑中注视战场的木偶气愤的跳出土坑,一只手掏出手雷扔向楚军,另一只手持机枪不断的扫射,附近的楚军接连倒下。

“你是什么东西?”项羽勃然而怒,弓箭转向木偶,三支利箭搭上已经蓄势待发!

“什么东西?我是你鲁班爷爷座下第七号战机,鲁班七号!”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罢,三箭齐发,呼啸着飞向鲁班七号。

“竟敢说我的艺术是乱七八糟!”战车中的男孩儿怒气冲冲的猛摇手中的操作杆,鲁班七号右手机关变换,一个鲨鱼形状的巨炮瞬间出现,抬手便是一炮发出,三支箭在烈焰中化为灰烬,炮弹朝着项羽汹涌而去!

眼见炮弹已到项羽身前,乌骓马猛然跃起,炮弹贴着马蹄落在不远处的地上,一声剧烈的爆炸骤然响起,升腾起滚滚浓烟!

“进攻!”

项羽和嬴政的命令同时响起,两军之中顿时爆发一阵喊杀之声,随即如大河汇流般融进一体!

项羽驾起乌骓首当前冲,所过之处皆是秦兵阵阵哀嚎,破军之力势不可挡!

一时之间楚军以少敌多,竟是占了上风,再看向城门上坐着的嬴政,却依旧胸有成竹,稳如泰山。

就在楚军英勇向前,全线推进之时,自楚军后方忽然响起一阵马蹄之声,楚军兵士向后看去,只见一全身铠甲,通身蓝光涌现的将军跨马而来,身后是数千秦国骑兵!

待来者行至近处,有些秦国归降项羽的兵士认出此人,随即惊惧的喊道:“白起!是大将白起!”

话音刚落,白起已到楚军前!手中镰枪猛然旋起,一阵蓝光闪过,数十楚军兵士鲜血喷出命丧镰下!

后方的骚动引起了项羽的注意,可无奈自己与前排兵士深入秦军,此刻已无力回身,项羽毅然长枪伸出,如一柄巨剑般的枪首直指城门上的嬴政,怒喊一声:“楚军众将士听令,全力向前!直取嬴政人头!”

身后将士皆是一声声暴喝,跟随项羽奋勇杀敌。

此刻的楚军后方正处在攻守两难的境地,大将白起一人便在这楚军之中以一敌千,一招一式皆是毅然决然毫不留情,身后的数千骑兵又皆是秦国最强精兵,不消片刻,楚军后方便堆起了层层尸体。

咸阳城前,楚字旗接连折倒,楚军在秦军的包围下一圈一圈的缩小,项羽的盔甲上已溅满了鲜血,身边的部下相继倒下,即便勇猛如项羽,也难在这十几万大军中回天。

“先兆之力怎会没有预料?怪我太过于依赖......”

最后一名兵士倒下,项羽被秦军团团围住,城门上再次传出了嬴政的声音:“你的用兵之才哪去了?”

骤然停止的厮杀声带来一片死寂,咸阳城前只有嬴政的嘲笑声回荡。

刀光如梦,壮怀无酬,恨水空留!

项羽没有回答,口中只是默默念道:“虞姬,终究还是未能再见你一面......”

说罢,项羽抽出腰间战刀,横在项上,眼看便要自刎军前,就在这时,大地上传来一片震荡,秦军将士四下看去,寻找声音的来处。

大地的震荡越来越剧烈,滚滚烟尘自秦军的三面升腾而起!

“那是什么?!!!”

侧翼的兵士指向远处满目震惊的呼喊着,高高坐于城门上的嬴政脸上忽的浮现出一阵惊讶。

只见秦军左翼,右翼,后方,一只只魔种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似是与天相连,一眼望不到尽头!

“应战!”

嬴政一声令下,秦军刚一致向外布阵,汹涌而来的魔种大军便已到了眼前!

数十万只魔种疯狂的扑向秦军,拼命的撕咬,全然不顾砍在身上的刀剑,一时之间,秦军犹如被倾巢而出的蚂蚁盯上的食物,瞬间便被覆盖,将士的哀嚎之声响彻咸阳城的上空!

嬴政愣在了城门上,眼前的一幕已不再是两军对垒,而是来自地狱的虐杀!

项羽站在这地狱的正中心,体内的力量已经被完全唤醒!

“天不容我,我必逆天!”

一声暴喝之后,巨剑直指嬴政,魔种似是受到力量的召唤,数十万只魔种瞪着血红的兽眼冲向城门,咸阳城的高墙上瞬间便爬满密密麻麻的魔种,嬴政站起身拔出佩剑,准备孤身应战那足以将他淹没在地狱中的魔种军团。

就在魔种翻入城墙,即将扑向嬴政之时,一阵蓝关闪过,白起拉起嬴政竟是向天空飞去!

再看向天空,一艘河豚飞艇高高漂浮,白起嬴政二人进到飞艇中,飞艇便喷出两团火焰,轰然飞去,来自项羽的三支利箭紧跟其后,却已是渐渐减速,再也追不上了。

咸阳城门前尸首堆积如山,秦军全部将士皆战死在魔种的席卷之下,唯一站着的便只有项羽一个人类。

大火在咸阳城烧了七天七夜,留下身后一片硝烟,项羽率领魔种军团继续追着虞姬的踪迹前往了稷下。(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