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之本能觉醒

铁树堂的集市是在地面之下,铁树堂之上,每一棵铁树连接一个小空间或者几棵铁树连接一个共通的大空间。

松隍带着众人在一棵棵铁树间走过,一路上仰着头看那一块块牌子,上面写的东西五花八门大多众人都不知道是什么,即便是一些来自圆卜草原、明血豹所居住的猩虹岭、鳄狼一族居住的光珊溪、嗜睡猪领地白骨荒原以及腐身蟾的腐毒山脉的物品,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一是年龄太小,阅历不够,二是地位不高,见识不到。

开始的时候众人还经常把自己好奇的物品名字询问松隍,可松隍是个宅男,一心趴在修炼上,除了有助于修炼的物品,其他一无所知,所以不管众人问什么,他都不回答,一副懒得说高傲的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集市的人越来越多,煦辉观察了很久那些进进出出铁树的人,好奇的问道:“他们为什么不会撞到?”

司马朔看了一圈,说道:“左进右出。”

松隍微微点头,然后看到远处一个熟悉的摇曳多姿的身影朝这边走来,身边还有两个闺蜜好友,一胖一瘦,也都不陌生。

叹了口气,转身说道:“我忽然想起我还有堂主交代的事要做,你们先自己逛逛,不要分开,我等一下来带你们回去。注意,不要惹事。”

说完趁远处三人还没发现自己,快步离开。

火绸荭边走边幽怨道:“那呆子,好不容易被安排了事不用整天忙着修炼了也不来找我。”

旁边一瘦小女子劝道:“可能是真的很忙,毕竟他这是第一次做人师傅,忙得焦头烂额也说不定。”

另外一异常丰韵的女子说道:“小道消息说这次是他那神秘的六堂主师傅亲自给他安排的任务,而且里面有五个小家伙听说是来自那凶险异常的绝望岭,现在大家都在猜测六堂主是不是和绝望岭有关系。”

瘦小女子不以为然道:“我觉得这消息不可靠,你想啊,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应该派个有丰富教育经验的,又或者六堂除了正负堂主外的最强者。”

听闺蜜这么说火绸荭可就不乐意了,反问道:“我家松隍哪里不好了?实力绝对能排在六堂前五的好吗?虽然外表懒散,对人也总是爱答不理的,可实际内地里古道热肠,乐于助人。”

瘦小女子无奈道:“是是是,他最是十全十美了,行了吧?”

火绸荭听到夸松隍的话比听夸自己的都要开心,但随即又担忧道:“如果真像波波说的那样隍哥会不会有麻烦啊?我是不是该去找他,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名为波波的丰韵女子劝道:“最好不要,现在外面只是猜测,如果你去了,就越发坐实这个说法,只会帮倒忙,对吧小芮。”

被唤为小芮的瘦小女子连连赞同道:“没错,而且就你和他那关系,如果真有麻烦他也一定会先找你的。”

这话说到了火绸荭的心里去了,不由笑了起来,如同一朵盛开的美艳鲜花,把周围的男性眼球都拉了过去,没有女伴的还好,有女伴的不是腰间一疼就是脚上一疼,被强行拉回神。

没了松隍在众人要放松得多,随意找了一棵铁树便走了进去,准备参观参观一下内部的样子。

进去后发现这是一个小洞窟,树干位于正中,空间不大,十几平方,距离树干几米有一圈绕着树干的圆形柜台,柜台上摆着各类商品。

掌柜是一个青年,二十来岁的样子,以人类形态趴在柜台上,原本见有人来了特意坐起身,但在看到是一群小家伙后,知道一定没有生意,也就重新趴了回去。

众人也确实没打算买,没钱是一回事,主要是都不识货,很容易被坑。

圆形柜台上的物品大致分为三个区域,一个是各类颜色的光亮石子,一个是一些鱼干,所以整个洞窟里有一股子鱼腥味,最后是鳞片,大小不一,色泽也有深有浅。

狼過给众人介绍道:“这石子都是出自我们居住的光珊溪。”

唐华不屑道:“不就是一些破石头嘛,也能拿来卖?”

青年掌柜撇撇嘴,斜眼看了一眼,问问题的是一只弹兔,就更加不屑了,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已经好几天没有生意了,只能看最后几天铁树堂后勤收购的人员能包了这些东西,不然就要血本无归了,自己老板也正因为这事,忙碌着与负责这事的铁树堂三堂管事之人‘商议’。

狼過解释道:“这些石子可以用来打磨法宝,让法宝具有抗水性。”

随后小声补充道:“不过这里的石子品相太低,作用甚微,这里全部砸下去也未必有多大的作用。”

虽然这些话说的小声,但依旧被青年听在耳中,不过他并没有发火,而是认真的听下去。

蟾馨指着那些鱼干说道:“这些应该也是出自光珊湖吧?”

狼過点头道:“没错。”

司马朔问道:“有什么特别的吗?”

明式玉说道:“这个我知道,四年前我父亲带过几条回去,放到水里鱼干就会恢复到正常的模样。”

煦辉不解道:“正常的模样?”

明式玉说道:“就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样子。”

狼過解释道:“这些鱼经过特殊加工,遇水就能恢复原样,连肉质和味道也和刚出水的时候一样。”

司马朔点头赞道:“这样既有利于保存,又能维持新鲜,不错呀。”

狼過又小声道:“除了有口腹欲的,一般人出远门都是带着‘旬丸’,也叫十日不饿,吃一颗能顶一旬,所以。”

说到这停了下来,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煦辉对那些鳞片比较感兴趣,抓起一片问道:“这是那些鱼干的鳞片吗?”

狼過摇头道:“不是,这是我们鳄狼背上的鳞片。”

听到这话煦辉嫌弃的丢掉,皱眉说道:“你们拔自己的鳞片开卖这么缺钱吗?”

狼過没好气道:“这些都是我们褪下来的,可以用来炼制法衣法甲。”

不出意料的,说完作用后狼過又小声补充道:“不过和那些石子一样,质量太低,炼成了也不入品。”

那青年掌柜真的很想起来问问这个年龄不大见识却不错的同族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帮忙推销也就算了,还数落了一番,全部只留前面的话不很好吗?

介绍完了,众人也看了一圈,然后挨个走出洞窟。

到了外头,唐兰语随口问道:“怎么没有看到你们光珊溪的特产啊?”

狼過笑道:“那东西留着自己用都嫌不够,还得进贡给铁树堂一部分,哪还能有拿出来卖的。”

月铃儿问道:“你们说的是什么东西啊?”

蟾馨说道:“光珊溪的特产自然是光珊瑚,不管夜里还是白天,只要有一点光亮照射到上面就会闪烁光亮,白天整条光珊溪散发刺人的光亮,走进了眼睛都睁不开,夜里则如同一条璀璨星河,十分漂亮。”

煦辉问道:“有什么作用?”

唐兰语笑道:“作用可就多了,吃下能润肾脏,有助于炼脏境中的肾脏的灵气吸收和强化;磨粉加水滴眼里能明目,有助于炼体五境中的炼目;还可以用来保养法宝,甚至用来做菜摆盘。”

月铃儿感慨道:“好东西啊!作用不止多而且还全面,回去我得弄些给我师父。”

司马朔觉得这些都应该不是关键,问道:“不止这些作用吧?”

蟾馨补充道:“最重要的是它们可以用来增强鳄狼族的天赋圣术。”

这就能说得通了,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作用或者十分稀缺的话,不会造就一样东西的有价无市。

之后众人又逛了几家店,其中一家是重嘴松鼠和火鬓马开的,众人进去后一样东西也没看懂,都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只是看个新奇。

在逛完第五家出来时,两伙人围在了外面,相互对峙,奇怪的是两伙人中居然是人少的一伙气势更盛,压着人多的一伙。

司马朔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该来的总算来了,不等两伙人的领头开口说话,司马朔就已经抬手制止了他们,说道:“不好意思了,我们已经决定了不加入你们任何一方。”

人少的一伙带头的是一头牛角龙鼠,站在一头明血豹的头顶,戏谑道:“难道你们想中立?”

司马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人多的一伙带头的是一头火鬓马,不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司马朔说道:“我们不加入你们是因为你们不需要我们。”

牛角龙鼠来了兴趣,眼睛一转,眯眼笑道:“哦?难不成你们想进六堂?”

众人齐齐点头。

全场先是一静,然后顿时哄堂大笑,就如松隍所说的那样,各类嘲讽接踵而至。

“不是吧,我听到了什么?居然有人自认是废物。”

“自甘堕落,不思进取。”

“这是得多有‘自知之明’啊,才刚进来就准备好了养老了。”

“你们这么没出息,家里人知道吗?”

“不过也比对面那群认不清现实的废物好。”

“你说谁认不清现实,你们才是废物,只会窝里横,到了外面就是一群孙子。”

“你骂谁孙子呢?”

“就骂你们了,怎么了?怎么了?”

……………

不知怎的说着说着两边从嘲讽司马朔等人变成了相互对骂,火药味越来越重,司马朔见势不妙,给众人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准备逃之夭夭,结果没想到被双方领头的给拦下。

牛角龙鼠和火鬓马相视一眼,知道对方都想到了外面传闻的那件事,然后非但不像其他人那样,反而更加热情的邀请司马朔五人,搞得司马朔有些措手不及。

影在司马朔心中冷笑,“看来是被算计了。”

司马朔回想了一下,说道:“不应该,他之前说的那些都很在理,六堂确实应该是最无权无势的,怎么会这样呢?”

影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有什么你我不知道的信息。”

司马朔觉得应该是这样,看向猪义,猪义尴尬的摇了摇头,他也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和计划出入太大了,司马朔这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还好两边人已经吵的不可开交了,随时有动手的迹象,牛角龙鼠和火鬓马没办法,歉意的一笑,转身制止己方的人,重新回过头时,司马朔等人已经不见了。

火鬓马看向身边的一头鳄狼,怒道:“人呢?”

鳄狼摇了摇头,他刚也在和对面掐架,根本没有留意中间的人去哪了。

这时人群中有人忽然说道:“天上!”

所有人本能的抬起头,很快发现远处一只红色的乌鸦。

牛角龙鼠少年一拍座下明血豹脑袋,说道:“追!”

火鬓马也不甘落后,一声令下后,率先冲了出去。

待所有人都走了后,敖轩从铁树中探出脑袋,看了一圈,发现没人了,重新回到铁树内,随后司马朔等人陆续从铁树内走出。

月铃儿松了口气,不解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拒绝了他们了吗?”

司马朔摇了摇头,伸手拍了下猪义,笑盈盈道:“又得麻烦你了。”

猪义幽怨的抬头道:“我可以拒绝吗?”

司马朔没有说话,就那么微笑看着他。

无奈一叹,小声嘀咕道:“这事整得,一件接着一件,我都快连修行的时间都没有了。”

司马朔安慰道:“最多以后我的饭都给你一半。”

蟾馨也说道:“我的也给你一半。”

猪义想了想,这是长远收益的买卖,反正自己修炼不是问题,加上在没克服疼痛这点之前其实快慢也没什么所谓,所以脸色一变,爽快的答应了。

之后司马朔带着所有人重新回到之前进入过的一棵铁树内,这是和煦辉约定好的,等他甩了那些人后就会回到这里与众人汇合。

可是等了许久,煦辉一直没有来,不由得有些担心是不是被拦下了,至于生命危险倒应该不至于。

另一边,煦辉被人提在手里,动弹不得,在对面,松隍站在那,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提着煦辉的人。(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