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

象城底下是空的,除了李维斯,谁都知道,杰克也知道,刚才库拉拉告诉他的。

可怜的李维斯,一个人站在训练场通道,望着那冲天而起的幽蓝光柱。

就在【次梁小甲甲】晶芒消失的时候,两大滩电浆洒落训练场地面,然后迅速融合在一起,成了一大滩。

然而当时的他却正在闭着眼睛开心的歌唱,完全沉浸在声乐顿悟的欢乐中,完全没有意识到,《龙象之巅》三声部交织的泛音共振,此时成了另一种催化声波序列。

那一大堆电浆开始变得极不稳定,没多久就疯狂地沸腾翻滚着,训练场的地面被无数次爆裂腐蚀,终于,电浆的不稳定状态到了极点,化为一条光柱冲往天空。

米兰达尔的警告声传入耳里,虽然是一区到十区的距离,但李维斯的听觉当然一字不漏的听得清楚。

听得清楚不意味着就能理解什么意思,全民躲避是懂了,龙怒浩劫是什么。

退到通道口外部的他听闻身后杂乱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的脚步声,各种地道门被重重关闭的声音——这很好判断,他的耳朵对那种特殊的混响声也没漏的。

跑出几步,完全站在训练场外,街上很快空无一人,抬头望天找杰克,杰克正带着库拉拉飞降下来。

库拉拉一落地,扯着李维斯就想跑。

李维斯却一动不动,依旧仰头望天,库拉拉使多一把劲,却发现李维斯手臂如钢铁,稳如钢骨重装,根本扯不动。

杰克也抬头望天,天空伸出若隐若现的巨大金色网格,以电浆蓝光没入的地方最为明亮,离电浆光芒越远越淡,直至消失。

“这是什么?”李维斯不懂就问。

“天幕。”回答的是库拉拉。

“有什么用?”李维斯再问。

“神灵的枷锁,传说是这样说,具体什么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龙要来了,地面将一片火海。”

“嗯?”李维斯终于将视线放了下来,盯着库拉拉。

“你们闯祸了,城主米兰达尔刚才已经警报了,龙岛的龙族要来了,估计是给这动静引来的!”

库拉拉边说边禁不住颤抖,她长这么大,龙怒是第二次经历,第一次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只记得当时周遭全是火海,然后她的亲人就没了,从此变成孤儿,这个故事李维斯知道。

“明白了,龙象不两立,这电浆含有绝大的象族气息,而且明显有挑衅的意味。”李维斯唤出浮空滑板,踏了上去。

“你干什么?”库拉拉急道:“现在应该躲进地下。”

“躲进地下?那象城呢?再次变成火海?再次又无数个小孩变成孤儿?”

身为孤儿的李维斯淡然地笑了笑:“祸是我惹出来的,当然我要负责。”说罢腾空而起,半空中丢下一句话:“杰克,藏好库拉拉,帮我!”

城主府楼顶的阳台上,米兰达尔绝望的望着远处,以她的目力,现在已经不需要借助那大炮一样的望远镜,就能看到细弱发丝的一条条龙正在往象城游过来。

完了,象城完了,象城在她这一任城主的手里,又要毁了。

自从继位一来,她约束城民,不再帮龙城智慧族人盗取龙啖晶,每年象墟底部白雾散去时去象墟祭拜,不允许带回任何一颗白象牙和一颗龙啖晶。

虽然还是有禁无止,总有些人会去做这些事情,她也没收了一些白象牙,并将盗取者打入大牢,但是无论龙啖晶或者白象牙的数量,已经远远低于上次浩劫记载的能引起龙怒的数量。

这次,那些能飞的神啊,他们居然带了电浆回来,也只有神才能做到了。

但是象城的这些普通人呢?就会有无数人在这浩劫中失去生命,整个象城会变成废墟。

那些神要做什么?他们只会带来灾祸吗?米兰达尔感觉浑身发冷。

想到神,神就出现了。

这时她看到天空上一个小小的声音,一往无前地往龙族来的地方飞去。

米兰达尔心一跳,不由自主地拽紧了胸口轻薄的午睡丝袍,凹凸有致的身材更被勒得曲线毕露,然后她纵身往阳台外一跳。

从阳台十数米的高度落下,米兰达尔稳稳地落在她的钢骨重装【龙象之巅】上。

这个以歌曲命名的钢骨重装,确实是龙城和象城的工艺巅峰,不说构件每年都在更新,用上了最新最好的材料,就连盖在头上的脑网上的六十四颗灵魂石,以及感应粉路的灵魂石粉,也是最好的成色。

咬了咬丰满光滑的下唇,米兰达尔一狠心,架着钢骨重装就往白象绿原跑去。

跑到象城边街,正要跨入绿草中的时候,米兰达尔又看到一个身影往龙族来的方向飞去。

就知道就知道,这些神和传说中的一样,就喜欢和龙族和象族打架,也不管人们的死活。

好,姑娘我就去看看你们怎么打的!

【龙象之巅】重装跑得越发迅猛,速度带来的风吹得丝质睡袍紧紧的贴着身上的皮肤,带来微微寒意。

但是好奇心越来越强烈的米兰达尔,此时心中却是一片火热。

飞啊飞飞啊飞,李维斯看着远处天空中的游龙越来越清晰,已经可以看到龙角了。

浮空滑板中塞进了最大颗的通用能晶,不知道得飞多久,还是有备无患的好,能量消失因为【次梁小甲甲】的事故,已经让李维斯心有余悸。

巨龙越来越清晰,李维斯唤出装载电浆的巧盒,手指一弹,最顶上的六边形腾空而起,然后被收进空间手环。

接着他对着巧盒吟唱起了《龙象之巅》,果然不出所料,四个乐句之后,一股幽蓝的光芒直射天际。

群龙随即大怒,数百米长的龙炎普天盖地的乱飞。

这龙炎的震荡,好特别,那是……

李维斯一面吟唱,一面用心感受记忆龙炎的泛出的波动序列,看着群龙越飞越近,几乎能看清一片片龙鳞了,李维斯转身就飞,边飞边回头望。

果然,群龙被他吸引了过来,不再面向象城,而是跟着李维斯飞行的的方向狂追。

前方远处,是象墟。

哈哈哈,越乱越好,乱中才能逃命!

弦力一催,天空中这小小的身影,带着细细刺向天幕的幽蓝电光,往象墟窜逃而去……

————

缪莎杜蕾儿害怕失去人们的注视,害怕自己的性感不再成为人们目光的焦点,害怕受到任何想去的社交场合的排斥。

尤其是有那些她心仪的绅士们的场合,她一直要成为那些场合的焦点。

因此她虽然名声不是很好,但是长袖善舞能言巧变而又美艳无方的她,总是能用智慧周旋在那些贵族绅士中间。

而且她的聪明狡诈却又让一切不好的名声仅限于传说,或者可以解释为人们对她的嫉妒心编出来的谣言。

缪莎杜蕾儿,就是一切嫉妒她美貌的女人口中的蛇蝎美人。

而她对权术的平衡力已经被公认为意马罗联盟最好的润滑剂,她虽然美艳,但不是花瓶。

经过不懈的努力经营,她可以现在紧紧的跟在教皇的身边,往西银帝国帝神宫中的总统帅办公室走去。

缪莎杜蕾儿现在是意马罗联盟教皇太尊最信任的助手,没有人敢说教皇的坏话,这个令人尊敬的虔诚教徒,自始至终身上都洋溢着圣洁的光辉,仿佛一切肮脏到了他面前,都会被他的圣光净化掉。

确实,每次大洗礼,教皇都会光芒万丈的飘在空中,用他的晶械【赎罪圣光】照耀整个浮空城,虽然意马罗联盟的浮空城是六大浮空城里最小的,但是除了教皇和氪日恒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照耀整个浮空城。

教皇的力量和自信,让他们没带多少人,就敢于漂洋过海,来到氪星的另一端,走在帝神宫内厚厚的地毯上。

沿途帝国官员立正鞠躬,对于信仰帝神的任何子民来说,教皇都是最接近帝神的圣人,是帝神在氪星上唯一的传声者。

而且他那么低调,坚持不需要总统帅大张旗鼓的去门口迎接,这种谦卑的品德真让人钦佩。

帝神宫很深,部门无数,终于领路的使官推开了门。

缪莎杜蕾儿时刻注意感受教皇的心境,因为这是她最大依仗的来源,此刻她却发现即使浮空城坠落也不动声色的教皇,居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而教皇心中却翻起滔天巨浪,眼前的西银帝国总统帅西川信徒,他的无分级境界,是假的!

这是个弥天大谎!欺骗了整个氪星的弥天大慌!

其中一定有不可言说的阴谋,教皇稳定心神,缓缓的往前迈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