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

翌日傍晚,约定的时间已到。

苍梧城最大的酒楼楼,今天这里已经全都被包下来了,酒楼旁守卫着各门派的弟们,大多神色严肃,彼此之间并不交谈。

墨染衣和沈夕他们早就在客栈里了,但是唯独少了东璧和易梦两人,大家都些担心。

“不会是怕你大师兄,所以他们不敢来了?”朱瑾猜测,她还记得薛玉寒听说东璧是蜀山派的人时那可怕的表情。

“他们在线呢。”沈夕说,“我密了没反应。”

“不会的。”墨染衣说,“可能是有些事情耽误了。”

王大壮在一边搔头,因为一会儿要见到自家住持了,他有点紧张。

众人正在屋里里闲聊,薛玉寒来敲门:“师妹,你们准备好了吗,各派掌门都到了。”

沈夕跑过去开门,一下就愣住了。

薛玉寒今天换了一身衣服,还是一袭青衫,但是这件比他平时穿的那件要复杂华丽得多,衣服上绣着飞鸟暗纹,外罩一件薄如蝉翼的青衫,头发用玉冠束起,往那一站,简直就是一尊俊美无匹的人型玉雕,让沈夕呆愣了好几秒。

朱瑾在后面推了她一下:“小绿,你堵门口干嘛?”

她推开沈夕,刚往外迈开一步,就忍不住张大了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师兄……你好帅。”

薛玉寒说:“谢谢。”

朱瑾:“……”

沈夕和朱瑾处在神游状态,跟着薛玉寒往外走,墨染衣和神情沮丧的王大壮跟在后面。

王大壮:长相都是爹妈给的,我有什么办法?小瑾这几天已经没有正眼看我一眼了,呜呜呜。

各派掌门在楼正厅见面,正厅左右各有两条走廊,现在薛玉寒他们就走在左边的走廊上,走了没两步,前面房间的门开了。

一个穿着蓝白色道袍,身形挺拔如剑的男人开门走出来,和薛玉寒撞了个正脸。

“玉寒!”

这男人看到薛玉寒,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伸手要去拉他。

薛玉寒身手很快,往后退避几步,就站在了沈夕他们身后,显然不想理他。

沈夕好奇的看着这个男人。

眼前这个男人比她师兄还高,如墨长发用道冠束起,更显得他剑眉星目,俊朗不凡,他身后背着一把长剑,他整个人也正如一把剑,即使隔着几步远,沈夕也能感觉到他身上凌厉的剑气。

从他的装束看,他无疑是蜀山弟。

她家大师兄可是最讨厌蜀山弟的,这人怎么张口就叫出了大师兄的名字?

“玉寒……”

“我们从右边走。”薛玉寒像没看见他似的,转身就往右边的走廊走。

这男急得在后面追,一眼又看见站在沈夕身边的墨染衣,愣了一下:“师弟?”

墨染衣点点头:“师兄。”

朱瑾瞪大眼睛,我的天啦!这是什么关系?墨染衣的师兄,岂不就是蜀山派的少主展扬?!这位蜀山派的少主人来代表蜀山派前来倒是正常,不过他和薛玉寒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薛玉寒好像很讨厌展扬的样?

朱瑾心中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

“你也是蜀山派的?”薛玉寒瞪墨染衣。

墨染衣虽然知道可能会惹恼他,但是也不能不认自己师兄,他点了点头。

薛玉寒脸色一变,拉起沈夕的手:“师妹,我们走,离这些蜀山派的败类远点!”

眼看薛玉寒一把拉走了沈夕,朱瑾嘴都张成了o型。

展扬还想挽留薛玉寒,可惜薛玉寒对他避之不及,不仅自己走了,还把自家小师妹也拉走了。

墨染衣看了一眼展扬。

展扬说:“师兄好像连累你了。”

墨染衣说:“你和他怎么了?”

朱瑾竖起耳朵听八卦。

展扬叹了口气:“陈年旧事,多说无益。”说完,他转身走了。

朱瑾:不要啊!

且不管朱瑾心中如何爪挠心,他们都要去正厅集合了。

正厅里,几家掌门都已经到齐了。

坐在正中间的是小脸嫩嫩的人还没有椅高的少林寺住持灵镜,他左手边依次是东海派掌门虞东海,相思阁阁主纪素艳,蜀山派少主展扬。

灵镜右手边是落霞阁阁主苏晴,长生门大弟薛玉寒,还有个位空着,秋水寨的掌门曲露歌还没到。

这几个掌门谁都没说话,气氛有些微妙。

灵镜闭目养神,一言不发。

虞东海看起来精神不好,眼底发黑,嘴唇发白,是不是轻咳一声,看得出来,他身体不好。

相思阁是个很神奇的门派,其门下弟都十分低调,擅用毒和匕,是个亦正亦邪的门派,不过如今天下盟大敌当前,相思阁也受到了正派邀请。纪素艳黑纱蒙脸,一双眼睛长得十分勾魂,不过她也兴致不高,坐在椅上神游的模样。

展扬站在椅上一直偷瞄薛玉寒,欲言又止,墨染衣就抱着剑站在他身后。

另外落霞阁阁主苏晴正在修指甲,她指甲上染着丹蔻,十分漂亮,本来她就有着“武林第一美人”一称,和曲露歌一样,都是看不出年纪的妖孽美人,不过她长相艳丽精致,和温婉派的曲露歌不是一个风格。薛玉寒则是从头到尾没往对面看一眼,拉着沈夕坐在她旁边。

朱瑾和王大壮不是掌门亲传,和掌门关系不怎么亲密,就坐在下的位置。

朱瑾扫了扫这些心不在焉的掌门里,心里疯狂吐槽:武林正派的未来交给你们这些人决定真的没问题吗?!

等了足足一刻钟,曲露歌才姗姗来迟的出现了。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着易梦和东璧。

昨天晚上她巧遇易梦,知道这两个弟也要去苍梧城,就拉着他们一起坐马车去,掌门的马车虽然奢华,但是跑得那叫一个慢啊,所以他们就来迟了。

易梦和东璧在王大壮旁边坐下,曲露歌站在薛玉寒旁边,却不愿意坐了。

“我不坐这。”

看起来宛如仙女的曲露歌张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曲掌门,晚辈和你换?”展扬连忙站起来。

曲露歌点头:“多谢。”

薛玉寒也站起来:“我不和蜀山派的人坐一起。”

正在看指甲的苏晴脸色一变:“好像我愿意坐在这里似的。”

曲露歌笑道:“你既然有自知之明,就滚出去啊。”

苏晴一拍桌:“姓曲的,你要挑事是不是?”

不得不说长相好就是占便宜,看着两个大美女站在面前,就算是吵架,都觉得赏心悦目……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