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快穿做任务高辣H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刘婶儿,怎么没见小语少校啊?”问话的是一个身着上尉军装,名叫邓旒的青年军官。【无弹窗小说网】%d7%cf%d3%c4%b8%f3

胖胖的刘婶儿白胖的圆脸上绽放出花儿一般的笑容,“几天前第三批战兽不是来了么,她是第二批的,就要带着自己那只金刚地龙前往古辰历练了,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今儿和几个朋友出去了,说是要好好玩一场。”

邓旒哟了一声,满眼的羡慕:“那敢情好啊,只是你们两口子要是也移民了,以后咱们可上哪儿吃饭去哦。”

刘婶儿胖手一挥:“咱们两口子不走,就留在这学园都市,这里可有结界护着呢,安全得很。”

“说的也是,这全球啊,除了咱首都和学园都市,就没有一处是绝对安全的,就是虫子们来了,也不怕。”

邓旒在靠琉璃操作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下,也不着急点餐,现在这个点儿,他是唯一的客人,时间有的是,继续和老板娘闲聊。

刘婶儿倒了一杯苹果酒给邓旒,有些感慨的道:“前几年的时候,你们学校的教务主任可是咱们家的常客,有一次带了他小女朋友来还接我家丫头衣服给女朋友换呢,可是后来没声没想的两人就消失了,我还琢磨着是不是调走了,没成想去了古辰。”

“哦,我知道,安景落么,凡尔赛斯的大名人,很多学员的偶像。”

“啧啧,可不是么,那丫头咋地那本事呢,你说人家爹妈咋生的呢。”刘婶儿感慨一句,想着自家闺女,满脸的骄傲:“不过咱也不羡慕,咱家闺女也不差,我就等着她立了功,我们几个老的就只等着享清福了。”

话虽然说得轻松,可是眼里的担心是掩也掩不住,先锋队那可是把命系在裤腰带的,即使实战训练,那也是危险重重的,更不要说以后上战场了。

邓旒也看出来了,他自己也准备着,随时牺牲自己的性命,因为这是自己的选择,作为一名军人,就是这样一条路。

“您也莫要太担心,小语少校也是个有本事的,我都羡慕她,被选进兽骑士先锋队,多少荣光。”

刘婶儿重重点头:“说的也是,为全人类而战,那是小语的福气。”

说着,刘婶儿转移了话题:“这次三条国际公约一出台,全球可是热闹起来了,咱们华夏母语成为了全球第一通用语了。”

邓旒抿了一口酒,粗粗的剑眉扬了起来,“如今咱们国家,那是名副其实的泱泱华夏,昔日强国哪个敢触咱锋芒。”

“嗯嗯,就是这么个理儿,身为华夏公民,本身就是一种荣誉,羡慕咱们小老百姓的老外海了去了。”

两人正说得高兴,店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五大三粗,面向凶悍的大汉,满身的匪气,要不是他穿着一身军装,初见的人还以为他是土匪。

一看汉子肩上的肩章,赫然是两杠三星,上校的军衔。

这位军装大汉进门后直奔流理台而来,抬手毫不含糊的对操作台前的刘婶儿行了一个标准军礼,放下手后声如洪钟道:“我是雷小语少校的上级钟汉,您是雷少校的母亲吧?”

“是是,首长您好!”刘婶儿赶忙问好,“您来这是?”

钟汉道:“雷少校的通讯器已经上交,新的通讯器还没有配发,我正好办事经过这里,来通知她一声,雷少校在吗?”

“她和几个朋友出去了,没在。”

钟汉觉得接下来自己要说的话题也不涉及军事机密,便道:“上午上级领导开会决定,取消雷少校兽骑士资格,调入第一舰队第三飞行小队任队长,数日后跟随第一舰队。”

刘婶儿一听立马急了:“首长这是咋回事儿,难道是她犯了错误?怎么就取消资格调职了?”

钟汉赶忙解释:“取消资格和调职是上级领导经过商议后决定的,军人的行为准则便是执行命令、服从指挥,雷少校没有犯任何错误,雷少校回来后请她立刻前往第一舰队报道。”

刘婶儿的好心情一扫而空,“首长放心,等她一回来我就转告,绝对不让她耽误大事儿。”

钟汉再次抬手行礼,之后转身离开。

等他出去,刘婶儿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唉声叹气:“这可怎么好啊,小语为了进先锋队吃了多少苦,这怎么临到头儿却出了这样的变故?”

邓旒却笑着道:“刘婶儿应该高兴才是,小语少校这是升调,一入第一舰队,军衔最少升上一级,而且在舰队服役,要比先锋队安全系数高很多,特别是飞行队,只要技术好战场上绝对能活命。”

“是这样?”

“自然,小语少校可是飞行学院数的出来的三位首席战斗飞艇机师之一,星辰大海翱翔更如鱼得水才是。”

“我是看着小语那么宝贝她那头地龙,这一调职,那战宠还不得上交回去?”

邓旒听见顿时笑出了声:“刘婶儿您说这话就外行了,战宠一旦认主便终生跟随,与主人生死荣辱一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直到战死。”

刘婶儿一听顿时高兴起来,女儿能调到危险系数相对较小的舰队服役,而且身边依然有那头黄金地龙守护,这无异于多了一个金牌打手,她作为母亲自然高兴和庆幸。

这样一分析,调职确实是好事。

晚上,雷小语回来,刘婶儿第一时间就把钟汉说的事儿告诉了女儿。

雷小语一听,眉头立马蹙了起来,但是丝毫不敢耽误,换上军装驱车赶往第一舰队所在驻地。

半个小时后,雷小语站在了第一舰队指挥官办公室门前,整理军容后喊报告,等待首长许可进入的命令传来,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办公桌后,坐着一位剑眉星目,年轻的过分的将官,肩章上金色的麦穗和星星很是耀眼。

办公桌对面,放置着三排座椅,坐在椅子上的青年校官们,军衔最低的也是少校级别,有很多熟面孔。

但是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是各个军种的标兵和翘楚。

雷小语上前几步立正行礼:“报告首长,先锋兽骑士战队,少校军官雷小语前来报道!”

青年少将痞气一笑,抬手食指中指并拢在眉尾轻点:“我是第一舰队指挥官封阗,坐。”

雷小语左转,走到唯一空着的座位坐下,双膝并拢,腰背挺直,双手放在腿上,目视前方,标准的军人坐姿。

“你们能够坐在这里,只说明一个问题,你们是从各个军种甄选出的优秀人才,以后作为你们的直属长官,我很荣幸。”停顿须臾后,封阗继续道:“也许你们中许多人心中觉得不愿,但是我相信只要你们听了即将前往的地方,以及即将见到的人,你们只会觉得非常荣幸!”

此话一出,一屋子军官齐刷刷抬头看向封阗,等待他继续往下说。

封阗也不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第一舰队此次首航,任务便是跟随地球联邦统战总指挥官阁下,探索寻找前往仙德瑞拉的星道,届时那位神秘的冕下大人也会随舰队前往。”

所有军官立刻两眼放光,坐的比刚才更加笔直,一个个不由屏住呼吸看向封阗。

因为他们有机会和那位神秘的冕下大人,古辰星的拥有者,地球母星的庇护者面对面,更有可能说上话,怎能不激动?!

再者,仙德瑞拉星系可是那位联邦统战总指挥官所在的星系,他们即将见到她生长的地方,能近距离接触游览,能见识到高级文明的面貌,或许还能见到她曾经指挥服役的舰队!

尼玛,想想就让人醉了,兴奋的想晕倒有木有?!

“很激动吧?”封阗明知故问。

众军官齐齐点头,之前的不甘不愿,此刻早已经飞到了爪哇国。

在座的,包括第一舰队的指挥官,全部是青年一辈,他们是伴随着这两位的威名,抱着向往与仰慕进入了军队、进入凡尔赛斯进修的。

指挥官和冕下,无疑是在座所有人的信仰与偶像!

……

天幕湛蓝,云雾缭绕的巨峰之上。

指挥官看了一眼站在遥远处高崖边上,置身于云卷云舒间,只剩下一道淡薄形影的冕下,回头看了一眼盘坐在一块平整石头上的良天师,问道。

“你家那口子走了?”

良天师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是啊,一个小时前,带着亲卫队先行一步,这会儿该是出古辰壁垒了。”

“咱们也准备一下吧,想必第一舰队也差不多该到了。”

“我没有什么可准备的。”

“那好,咱们先行一步,去接应舰队。”

“好,走吧。”

声落的时候,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无声无息。

两人的气息刚刚消失,远处的冕下便转过身来,看着两人刚才所在之处,一贯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了些许柔和。

这时,湛蓝的远空中激射而来一蓝一红两道极光,瞬间便至,正是小一和小二两只。

两只在即将接近高崖时,迅速缩小本体,化作成年雄狮般大小,落在冕下脚边,仰着脑袋看向冕下,兽瞳晶亮。

周身火红的小一开口,声如少年,冷静克制:“主人,您召唤我们可是有命令?”

“是啊主人,我们现在已经是成长期,可以为您立功了!”小二赶忙声名,自己已经不是当初幼崽时可比。

冕下低头看着两只,伸手抚摸小二的弯曲独角,吩咐道:“你们随着三生和安景落两位队长,押送第三批一万五千头战宠立刻前往地球,在我回来之前,作为地球守护兽守护地球。”

“是,主人!”小一毫不犹豫的应命。

小二却是眼珠子滴溜溜直转,小声音弱弱的道:“主人,小一自己去行么,我想跟着主人保护主人,主人这一去还不知道要多久呢,小二舍不得主人。”

冕下瞟了它一眼,有些失笑的戳破某兽冠冕堂皇的理由:“你是不想输了和虫虫的赌吧?”

小二满脸无辜:“主人,原来您已经知道了啊?嗯,就是这样滴,都怨该死的虫虫,非要在我面前嘚瑟它能跟着主人去外星域探险游玩刺激我,我自然不服气的,所以和它打赌了,主人这么疼我,一定会让我赢得是不是?”

“……”小一。

它真想一爪子拍死这没心眼儿的货!

小二还在继续:“反正虫子们入侵还有五年呢,在咱们回来前,地球有小一护着问题不大,所以我准备跟着主人去长长见识。”

“这些话谁教你的?”

“龙威。”小二毫不犹豫的出卖了给自己出主意的好盆友。

龙威:雄性、本体乃远古凶兽腾蛇,指挥官阁下滴战宠,刚从蛋里浮出来一年两个月,在某天师灵丹与冕下空间天材地宝的无限供应中,如今已经能够化成人形。

“……”小一继续无语中。

冕下已经是无奈了,“你次次被龙威整,怎么就学不乖?”

小二歪着大脑袋,一副深思的模样:“龙威没有整过我啊,他对我很好的,有好几次我能赢虫虫都是龙威给我出的主意呢。”

这货分明是被买了还要替人数钱的货,不仅如此,还要对人感恩载德。

“你这次和虫虫的赌注是什么?”

“一个月的饲灵丹,所以小二必须得赢!”某兽举爪,以示自己的决心。

这对于吃货来说,没有比这更大的赌注鸟!

小一在另一边翻白眼,它都能想到,这一个月的饲灵丹,肯定是龙威和虫虫平分,那两只就是一直联合起来这么干的。

刚表完决心,小二再接再厉道:“主人,您一定要让小二赢啊,要是输了您多没面子。”

冕下额角抽搐,她的面子早就被这货丢光了。

“这是命令。”她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主人……”某兽装可怜。

“没用。”

“呜呜……”某兽抬爪捂眼,呜呜假哭哀嚎:“主人,您不疼我了,那可是一个月的饲灵丹啊,极品饲灵丹啊,嗷嗷……怎么能便宜了那只虫纸!”

“好了,去吧。”

“谨遵吾主之命!”小一低首领命。

小二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无法挽回了,只能跟着小一踏空,三步一头,最后被小一在脑袋上赏了一爪子,才死心跟着小一直奔古辰壁垒。

十二色星云形成的守护壁垒外,漆黑的虚空中,十四名身穿同意黑色戎装,陪着金色文章绶带的守护者骑乘着自己的战兽,身后跟随着数千名身穿银白色战甲同样骑乘着战宠的护卫队。

数千名银甲骑兽战士排列成的阵列中,是一头头威风凛凛,体型硕大威猛,周身气势凶悍无比,已经被驯服的战兽。

这一头头战兽,全部出自古辰星各种地貌,最低等级也是七级,是冕下为地球敢死队的战士们,准备的战兽。

“吼!”

随着两声惊天兽吼,阵内的一头头战兽齐齐仰头,向着兽吼传来的方向,齐声呼应!

霎时间,一声声兽吼,带着强悍的声波响彻在寂静的虚空之内,声波的强悍冲击力,让周围结阵的兽骑士纷纷后退数丈,才堪堪停下,纷纷拉动手中的驭兽缰,安抚胯下躁动兴奋的战宠。

队列最前方,清秀俊逸的女子看到眼前万兽齐吼的场面,口中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啸,似龙鸣、似凤吟,声音带着强悍的威压席卷向兽群。

本嘶声长吼的兽群立刻安静下来,此时远空两道流光已经到了近前,落在女子身侧。

女子正是安景落,此刻她正满脸无奈的望着目光无辜的小二,唇动了动,却终究没说什么,只大声命令身后的数千兽骑士:“重整阵型”

兽骑士们令行禁止,立刻驾驭自己的战宠,顷刻间便回到了原位。

小一扭转兽头对停在安景落道另一侧的小二道:“不允许有下一次!”

小二蔫巴巴垂着脑袋,声音弱弱的道:“我知道了,你千万不要告诉主人,我刚才只是太兴奋了。”

小一冷哼一声,扭转兽头看向兽群,大声命令道:“小的们,若是途中谁敢出幺蛾子,别怪本大爷爪下不留情!”

“嗷!”

万兽低首,可见小一平日极积威之重。

三生少年见状,唇角微微一勾,大声喝道:“出发!”

“嗷!”又是一通万兽齐吼。

万兽回应,兽骑士们驾驭骑乘的战宠,维持着阵型,与万兽一起,化作一道道流光,追随前方十四位守护者,踏上回归地球的星路。

数日后,浩浩荡荡的战兽队伍抵达地球宇宙港,这一批战宠的归属战队的数十名指挥官,早已等在这里。

前后送往地球的三批战兽,攻击五万头,将全部作为地球与虫族大战的先锋战队,所有能够骑乘战兽的战士,都是各国千挑万选,非常优秀的战士们组成,各国都非常重视。

当军官们看到那一头头巨大无比,凶猛狰狞的战兽,却井然有序的落在巨大空旷的停泊港中时,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一个个还是被惊得瞠目结舌。

当队首的十四名追随者跃下战宠,各国将官纷纷上前,肃穆的抬手行礼。

华夏军部代表是权少的大哥权战云,以及拆家二少柴少军。

礼毕后,权战云笑着上前几步,与安景落和三生两位队长握手:“冕下可好?”

三生微微一笑:“吾主很好。”

“冕下可有说何时回地球来看看,爷爷很想念她呢。”

三生摇头:“冕下即将闭关突破,没有提起。”他自然不会说,冕下在闭关之前,会随着权少秘密回地球一趟,至于目的,某少年撇嘴。

他能说这是权少已经打了n年的算盘,终于可能即将要成功了,作为冕下的铁杆追随者,少年他灰常不爽吗?

哼哼,他自然是不能说滴!

正在三生少年在心底转着腹诽时,一阵高低不一的躁动欢呼声传来。

他回神扭头看过去,就见各国将官们早已没有了平日的沉稳,已经忍耐不住心底的兴奋,一个个两眼冒光的隔着一定的距离,盯住那一头头威风凛凛的战兽,一个个双拳紧握,激动的满脸通红。

而被兽骑士们围拢在中间的数千头战兽们,则是一个个目露鄙夷和不屑,高傲的昂着兽首,分明看不起这伙子没出席滴人类!

三生少年正无语间,就听见旁边的墨大小姐的声音凉幽幽的传来……“等安排好战兽,你跟我回家见我爸去。”

三生少年:“……”

能不能表这么急啊菇凉,咱还木有做好心理准备啊!

这不是关键啊喂,关键的是少年我最后一步还木有来得及实施呢,菇凉你怎么能打断咱滴计划涅?

可是,那句俗话怎么说来着?

臭媳妇儿总要见公婆,啊不对,应该是丑女婿总要见泰山滴!

何况少年他是英俊潇洒滴,年少有为、天纵英才,各方面都灰常灰常优秀,而且还领地广袤,子民生活富足,一片欣欣向荣,忒受拥戴敬仰!

如此多滴优点,简直没有比少年她更完美的女婿了有木有?!

只是,据听说他家未来泰山很冰山啊喂,他怕自己到时候扛不住……

要知道他经过这三年来的用心良苦,对某女下套,连环计、美人计、苦肉计、明修栈道计、暗度陈仓计、等等等等……

少年他可是三十六计层出不穷,无所不用其极,好不容易才把人拐到手,就差生米煮成熟饭鸟……

但素……但素……

他不是还木有将生米煮成熟饭吗,这时候见家长,貌似不是最好滴时机啊有木有?!

某少年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轻咳两声后道:“那个大小姐,这个话题咱们容后再议,容后再议好不好?你看咱们现在身上任务蛮重的不是?这可是冕下交给咱们的第一个任务啊!”

“哼!”墨大小姐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儿,眼神凉凉的盯住某少年,半晌后满脸了然道:“莫非你害怕?”

“呵呵,怎么会,我三生可是天不怕地不怕!”

这句话,某少年说的铿锵有力,只是心脏蓦然加快的跳动节拍,表明他明显、灰常心虚。

墨大小姐还是了解某少年滴,所以见他这样知道这厮不知心里怎么想法阴暗龌龊呢,她戏谑一勾唇,做出一副难得贤良的模样宽慰某少年。

“你放心吧,我爸就是人冷点儿,吃不了你。”

三生少年:“……”

“你倒是去不去?”大小姐见某少年这态度,立马来脾气。

某少年立马妥协,“去,当然去,自然要去!但是得等这次甄选结束。”

“……好吧。”

某少年在心中握爪,暗下决定,一定要抓紧时间,将某女一口吞掉,连骨头都不剩!

据说,某妞是三杯倒来着,嘿嘿……

文是老妹帮忙发的,发错了,已经修改,亲们回头重看吧,要不剧情漏洞。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7a%69%79%6f%75%67%65%2e%63%6f%6d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