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小妾

“姐姐,你看那个楚楚,进宫才几天啊,就这样骄纵,竟把咱们堵在门外不让进,咱们是好意来看她,她却不领情。【全文字阅读】我明明听到寝殿中殿下在和她说话,怎么就说还没醒呢,真是不像话,可殿下就是被她迷得死去活来,姐姐可要劝劝殿下啊!”刚一出了芳露殿的大门,明月就变了脸色,和雪兰抱怨起来。

明月越说越气,音量也越来越大,这才刚刚走出芳露殿,她竟毫不顾忌会被芳露殿的人听到。

雪兰却要平静的多,也谨慎的多,她抬起右手轻轻在嘴边摆了摆,往周围看了看,提醒道:“妹妹不要急躁,若是被殿下听去了妹妹刚刚这番话,不是又让殿下生气嘛,对妹妹也不是好事。”

明月也回头看了看,好在周围没什么人。

明月拉着雪兰加快了脚步远离芳露殿,等到了碧霄殿旁边的花园中,才缓下来脚步,悠悠的漫步于花丛间。

“姐姐好脾气,难道姐姐就能眼看着殿下被那个小狐媚给勾搭去吗?自从她进了宫,殿下可就从未正眼看过其他妃妾了,妹妹我更是时常遭到殿下训斥,以前殿下可从未对我这样过!”明月拿出团扇,一边扇着风,一边继续和雪兰吐着苦水。

她的眉头都皱到一块儿去了,嘴角也向下撇着,眼眸中尽是委屈和不甘,娇俏的容颜却如此愁苦,多数男人见到她这般模样,估计都会心疼怜惜的。

只可惜冷寒修看不到这美人儿蹙眉的样,而在这深宫中,除了冷寒修,其他男人可是不敢看的,所以明月再怎么愁苦,也只是自己愁苦了。

同样是冷寒修的妃妾,雪兰就眉头舒展,笑脸盈盈,十分从容大方。不过也是,即使之前没有楚楚的时候,还不是明月专宠,虽然说冷寒修没有像宠着楚楚这般宠溺明月,可这后宫也是明月一枝独秀,那时雪兰不曾跟明月争什么,现在自然也不觉得自己要去和楚楚争什么。

雪兰是从来不会主动争宠的,自然也就不会在乎当下是谁得宠,明月此番抱怨当真是选错了对象。

看着自己的一番倾诉没有得到回应,明月不禁扭过脸去翻了翻白眼,但一转脸面对雪兰就马上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拉住雪兰的衣袖,娇里娇气的说道:“姐姐!姐姐对她这么宽容,她可不一定知恩图报呢。”明月转着眼珠往四周瞧了瞧,然后凑近雪兰,压低了声音,“姐姐可知道,殿下有以暮楚楚为后的心思呢,有人亲耳听到殿下对她说,要让她生下皇呢。殿下天天呆在她屋里,她一旦有孕,封后的日也就近在咫尺了!”

听了这个消息,雪兰的眉梢稍微动了动,笑容也有一刻僵了起来,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轻轻拍了拍明月的手,说道:“妹妹一定是听了那些宫女们嚼舌根了,这皇室封后的规矩在那摆着呢,非要是出身蛇族贵族的女方可被立为妖后。而且祖上为了防止皇夺位,也规定绵延后嗣只能是妖后一人,只有在妖后不能诞育皇,才能让其他蛇族女为殿下生育,这未来的皇可得是纯正的蛇族血统。楚楚再怎么得宠,也不过是区区人类,殿下不会失了祖宗的规矩的。”

“殿下是有分寸,可也禁不住那暮楚楚整日的在殿下耳边哄着啊。姐姐,咱们不得不防啊,否则咱们姐妹失宠事小,殿下若因为此时被群臣姓议论就麻烦了。”明月见雪兰还是无所动容,更是添了把火,把冷寒修的声誉也给扯了出来。

雪兰却不为明月挑唆,也不会轻易去趟这潭浑水,还是没有尽然相信明月所讲。

“好了,妹妹不要多想了,那些小宫女们就爱捕风捉影,她们的话不足为信。如果殿下真的想立楚楚为妖后,也不会瞒着咱们的,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姐姐我自会劝说殿下。午时暑气重,回宫歇着吧。”雪兰劝说了明月几句,也不愿这大热天的陪明月在阳下头晒着,就与明月分别了。

看着雪兰远去的背影,明月更是生气,斜了雪兰一眼,冷哼了一声。

“夫人,雪兰夫人她也不识趣了。不过她一向不争宠,而殿下对她也是一向敬重,她当然不肯帮夫人您。”身后的宫女晴鸳上前一步,望着雪兰离开的方向,在明月身边叨咕起来。

明月本来就心里不快,再被那宫女这么一嚼舌根,就更加不爽快了,长袖一挥,“哼,你不帮忙,本宫还有其他方法,回宫!”

明月回到了如意殿,正好此时刘铃儿来她这里做客了。明月心中有火气,对谁都没有好脸色,但是那刘铃儿却不恼,依旧笑脸相迎。

“听闻姐姐去了芳露殿,看姐姐这样,此去也不顺心吧?”刘铃儿明知故问,若不是猜准了明月必定碰钉,她怎么会假惺惺的来这里做客,还一开口就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月翻了刘铃儿一眼,也没回话,只端起了精致的茶杯轻咽了一口清甜的茶水,但也只是稍稍了一口,再清甜的茶水也浇不熄心中的火气,她又把茶杯撂回桌上,茶水都从杯中晃了出来。

她心浮气躁,拿起手帕来擦了擦脸上的汗,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给她扇扇的宫女,开口喝道:“没吃饭吗?一点风都没有,是想热死本宫吗?”

“夫人恕罪,夫人恕罪!”小宫女吓得手中的扇都滑落了,慌忙的跪在地上求饶。

“废物东西,别在这里惹夫人生气,还不赶快出去!”晴鸳见势打了那名小宫女一巴掌,把宫女打发出去了。

“姐姐息怒,姐姐是心火大,不是一杯茶一把扇就能解决的,其实怎么解决姐姐心中也清楚,妹妹不是第一次来姐姐这里了,我可是真心想帮姐姐的。”刘铃儿拿出一个玲珑剔透的瓶,拉过明月的手,将瓶放在了明月的手心上。

这样东西,之前刘铃儿也曾献与明月,但是明月拒绝了。

这次,明月看着那瓶,脸上显露出了一丝的不安与惧色,犹豫片刻,她深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手掌,将那瓶收下了。

“姐姐,这样东西你可要小心藏着,千万不可随意沾染,这东西用下去,片刻就会发作。听闻现在殿下不准大家伙儿去芳露殿,姐姐要静待时机,确保一次成功!”刘铃儿的嘴角有一丝不易被发觉的阴笑。

明月把瓶连忙交到贴身宫女晴鸳手里,低声吩咐道:“快点藏起来,别让别人看到!”

“那咱们就等待好时机了,计划之前也和姐姐说过了,姐姐不用担心,绝对不会伤及姐姐性命安危的,姐姐就等着殿下回心转意吧。妹妹也不叨扰姐姐了,就此告辞!”刘铃儿目的达到,也不多做停留。

明月也懒得招待刘铃儿,晃了晃手,就把刘铃儿给打发了。

刘铃儿刚走,晴鸳就收好了东西回到了明月身边。明月看到刘铃儿出了殿门,吩咐晴鸳说:“去拿笔墨纸砚来,本宫要传信出去。”

“夫人,这件事情不是已经商议好了,没必要再惊动大人吧?”晴鸳似乎知道明月的用意,小心的问了一句。

明月却摇了摇头,“刘铃儿一向阴狠,谁知道她是不是真心帮本宫,万一本宫因此有了性命之忧,也好有条退,生死攸关,本宫不得不小心仔细些。”

晴鸳按照吩咐,一切都给她备好了,为她研着磨,她拿起笔来思虑了一下,在长纸条上写下了两行小字,然后把纸条卷了起来,放入了一个精致的蓝色小圆管中,塞上圆管口,把小圆管递向了晴鸳。

“记住,出宫的时候小心点,就说是给本宫出去买东西。以前是喜儿经常替本宫出去办事,现在换了你,着点她的机灵,不过宫门口那些侍卫也不敢为难你。”递过去了小圆管,明月顺手把头上的描金宝珠簪给了晴鸳,“拿去吧,以后当差当得好,赏赐少不了你的。”

晴鸳被赏了好东西,自然喜不自胜,谢恩后就按照明月的吩咐出宫去了。

夜晚将至,宫外一处幽暗场所,没有窗,大门也紧闭着,一个个火坛摆放在宽敞的房间四壁之下,晃动的火苗摇晃着孤单的人影在地上不停摆动,身着黑色斗篷带着面具的神秘人面对着刻有巨蛇图腾的墙壁,双手背在身后昂着头站的挺直。

一名背着长剑、蒙着黑布面罩的忍者打扮的男人脚步迅速,从外面进来,小跑到神秘人身后跪了下来,“主上,宫中传来消息了。”

神秘人没有扭过身来,只是伸出了右手,忍者弓着腰上前几步,把一个卷着的纸条交到神秘人手中。

神秘人看了一眼后,从喉咙中发出了短促的冷笑,让人脊背发凉,“那个女人有这么大的魔力吗?去回了话,不要打草惊蛇,看看情况再说。”

说完便将纸条扔到身边的火坛里,瞬间,纸条“葬身”火海之中,被烧成了灰烬。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