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的全部

李默和菲利普当然没有预定什么旅馆,幸好蓝海城最不缺的就是住宿的地方,在大街上行驶了一段路程,就看到一家规模较大的酒店。

两人停车,进入酒店,然后看着大堂经理笑容可掬的鞠躬致歉:“实在不好意思,巡狩盛会在即,客房已被七十七城联盟的人预定完了。”

李默闻言一愣,惊讶的打量着酒店宽敞的大厅,要是他刚才在外面没看错的话,这家酒店可是一座二十来层的大厦。

这样都没客房了?

“七十七城联盟是由蓝海城牵头搞的城市联盟,建立初始,有七十七个城市成员,所以称作七十七城联盟,现在差不多有两百多个成员啦。它们互相结成攻守同盟,一旦一方受到攻击,其他盟友要竭力救援。蓝海城春秋两季的巡狩盛会,他们会象征性的派出职业者参加,加起来也有一千多人了。黑雾城和炼金城都是里面的成员。”菲利普倒是知道七十七城联盟,小声解释道。

“所以,黑雾城是由蓝海城罩着的了?”李默目光一闪,问道。

菲利普猜到李默心中所想,解释道:“七十七城联盟只会在盟友受到外部攻击时援手,并不理会城市内部的暴、动和政权更替。”

李默冷冷一笑:“那我们黑雾城,可真是抱着好大一条大腿。”

菲利普摇头晃脑道:“这年代,谁都不好混,得体谅人家的难处。”

李默好笑又好气的说道:“要是让你在黑雾城多呆几年,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菲利普一本正经道:“哪用几年,一开始我还对下毒心怀愧疚,到了第三个月,我就开始一点点加重毒量,恨不得伯特罗斯第二天就挂掉,他要不死,再待下去,我就疯了。”

李默倒不会去鄙视菲利普,毕竟,这年代,谁都不好混。他在黑雾城见过太多的丑陋黑暗的事情,相比起来,菲利普用一年的时间毒杀一个人,简直如婴儿般纯洁。

“李先生,请留步,让我想想办法。”

两人边说边向外走,迎面忽然走来一个人,伸手将他们拦下,然后二话不说走向酒店前台,不一会儿拿着一张门卡递给李默。

此人正是干劲十足的灰羊珍宝行经理威尔森,终于找到了发光发热的机会。

“我们店在这里长年定有房间。这是两位的房卡,到了三楼,会有人指引房间的。”威尔森热情的解释道,“两位不用客气,能为两位服务,是我的荣幸。”

李默和菲利普互相对视一眼,前者毫不客气接过房间卡,指着威尔森沉声说道:“看到没,这态度,这服务,这敬业,就是我选中灰羊珍宝行的原因。”

“李默,你突然冒出的幽默感,让我浑身发冷。”菲利普装模作样打了个哆嗦,接着道,“不过我很欣慰,至少你会开玩笑了。”

威尔森在旁边陪笑着,生怕有一点惹两人不痛快。

三人寒暄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在大厅一处偏僻的角落,有个身材瘦小的黑衣男子,始终盯着李默和菲利普在看,眼中流露出阴狠冰冷的光芒,宛如一条藏在暗处随时给人致命一击的毒蛇。

几分钟后,李默和菲利普前往房间休息,威尔森直接向大厅的服务员要了杯清水,四处张望准备找个偏僻的位置休息一下。正好看到一个黑衣男子站了起来,那个位置还不错,就走了上去。

黑衣男子面带一丝冷笑,指缝间夹着一根血红的毒针,迎着威尔森走去,可当他看到威尔森胸前的金色的灰羊珍宝行胸针后,猛地一怔,急忙扭头张望,虽然没有发现什么,还是快速的收回毒针,与威尔森擦身而过。

黑衣男子离开不久,威尔森的身后的空间如水纹般微微荡漾了一下,又很快敛去。

“这倒有趣了。”有风吹过,带出若有若无的声音。

对于暗地里发生的事情,威尔森全然不知,他喝了一口水后,换了一种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

他决定今晚就守在门口,看着两人。用一晚上的疲惫换一生的幸福,值了。

而在房间里,菲利普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炼金书籍翻看。他的手指上带着一枚骨质戒指,乃是李默赠送给他的,方面他随身携带一些必需品。

李默则盘膝坐于地上,的上身涂满白色药膏,充满力量与爆发力的背部肌肉以一种极快的频率跳动着,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锻炼方法,若没非凡的意志,根本坚持不下来。但他已习以为常,背部肌肉锻炼过,就继续锻炼手臂,然后是腹部,小腿。当一循环锻炼结束后,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菲利普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李默擦净身子,也躺在自己的床上,却没有睡觉,而是在脑海里不断重放着跟拉马诺战斗的场景。拉马诺的战斗技巧简练直接,招招致命。每一次观看,都会让李默生出新的感悟。以至于,到现在他都心有余悸:如此强大的对手,竟然被他干掉了。

被他以一种更简单更粗暴的同归于尽打法,干掉了。

整场战斗,他没有什么可称赞之处,能活下来却靠不死之身的强大。但不死之身也有很大的弱点,不能保证他在遇到更强大敌人时一直侥幸获胜。所以,想要在今后勇往不败,必须不断提升自身的实力,包括斗气、体能、战斗技巧以及拥有强大的道具。

这也是他每天几乎不睡觉,进行各种锻炼的根本原因。

此时,在十六楼的一间房间里,黑衣男子双手环抱,靠在墙壁上,阴沉的盯着一名同伴,冷冷说道:“怎么样,麦斯,考虑清楚了没?”

他询问的这名同伴身材相对壮实,但模样丑陋无比,突眼,塌鼻,眉心的位置长着一颗黑痣,像一只拍扁了的蛤蟆。

房间里除了他们,还有一个套在黑色魔法袍中的干瘦法师,不知使了什么魔法,从他的法杖顶端射出一道光柱,光柱的中央,显现的却是李默的画像。

他的同伴,麦斯,深吸一口气反问道:“你能确定他就是李默?要知道蓝海城对破坏规矩的处罚是非常严厉的,若我们太莽撞或者留下痕迹,日后必然受到追究。废掉一身本领的严重后果,我们可承受不起。”

黑衣男子冷笑道:“我当然肯定就是他,跟他在一起的,则是被伯特罗斯非常看重的炼金大师菲利普,我以前还请他做过炼金道具,但被他拒绝了。”

“但根据家族传来的消息,屠夫拉马诺都死在他的手里,他的等级绝对不低于六级战士,而你们两个只是五级的盗贼。”黑袍魔法师这时候说道。

“哼,在毫不防备下,我们能轻易割掉七级战士的脑袋,更何况一个六级战士。”黑衣男子不悦说道,似乎生气黑袍魔法师怀疑他的能力,“他的手上可有罗斯家族一半的财富,我们杀了他,这些财富就是我们的了。有些那些钱,我也不必再看杰克罗斯那群虫子的丑恶嘴脸,甚至可以自立门户。到时候,我就是罗斯家族的掌权者,你也可以离开夏尔巴家族,来到我这里,我们共享荣华富贵。而霍克,你也会获得足够的经费进行喜爱的魔法研究。”

黑衣男子又看向黑袍魔法师说道。

“嘿嘿,比伯,你不愧留着罗斯家族的血,果然继承了他们一脉相承的狠毒和野心。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麦斯冷冷说道。

“但你会帮我的,对吗?”比伯阴笑一声,即是询问又是威胁的看向二人。

“当然,谁让我们是过命的交情。”麦斯回道。

比伯的阴冷目光看向黑袍魔法师,黑袍法师心头一颤,也是挤出笑容道:“比伯少爷,你知道的,我一向以你马首是瞻。”

“那好,我们现在开始准备。凌晨四点,是人警惕性最差的时候,我们到那时行动,割了李默和那个炼金师的脑袋,然后拿回本就属于我的财富。你我都是五级盗贼,杀掉一个不设防的战士,轻易而举。”比伯重重说道。

……

凌晨四点,李默的房间里。

李默依然没有睡觉,自从成为不死之身后,他的睡眠时间大幅减少,如果有需要,他甚至可以一整天都不睡。通常情况下,他的休息大多在凝聚斗气原液的时候,一并带过了。

跟睡眠减少相对应的,则是食量的急剧增加。如今,他一天要吃五顿饭,每一顿,都要相当于吃两公斤魔兽肉的食物。

此时,一串细微的闪电不断在他的指尖来回跳动,然后逸散到周围的空间。自从了解到可以自创战技,李默就在摸索创造战技,希望能弄出一道闪电龙,像拉马诺的血蛇一样,缠绕在他的身上,战斗时飞出去攻击对手。

这种设想,更像火神枪托尔的四条火龙和拉马诺的血蛇结合体。

可惜,目前为止,还没什么进展。

询问维克多,这只平时动不动就要炫耀一番的大嘴背包,反倒转了性般,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先做到暗雷斗气脱离本体后仍能**存在,再谈其他的事”。

李默正在做的,就是让暗雷斗气能在离开身体后,**存在空气中。首先,他必须让暗雷斗气不停逸散到四周,营造出一个暗雷斗气能量饱和的外部环境,然后利用雷电传导的特性,借助指尖延伸向空气中的一条头发丝般细小的闪电,不断输送暗雷斗气,让细小闪电的另一端聚集大量雷斗气,最终成为不依附身体和武器就能具现的斗气。

这注定是个充满无数失败、艰难而漫长的过程,就在李默因为多次失败心情浮躁的时候,他们的房门突然无声打开了。

“有趣了。”李默先是一怔,继而眼中的浮躁尽数化作冰冷的杀意,阴沉的表情居然跟比伯威胁同伴的时候不差上下。

黑雾城的居民一向有着相同的本性:心狠手辣,胆大妄为,有仇必报。

你要杀我,就要有被杀的心理准备。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