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

readx;“我叫黄湘,是个遭天妒的女孩,因为上天太过妒忌我,所以我一出生就没了母亲,在我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又没了父亲,不过失去父母之后我的生活并不困难,因为我的身边还有很多很多对我好的人,所以我一点也不难过,真的!一点也不难过,只是偶尔会思念他们,没当我思念他们的时候就会发呆看天上的星星,因为凤凰姐姐告诉我人死后就会化为天上的星星,一直注视着自己最爱的人,想来我的父母一定会在天上注视着我吧,所以我也经常看看他们。

说道血凤凰姐姐那就不得不说是我身边的其他人了,我自小就在血月神教长大,虽然被江湖人士所厌恶,但是我知道他们都是好人,只是因为理念不一样,因为小,所以大家都对我很好,特别是血凤凰姐姐,虽然她总是喜欢捉弄我,但我知道她是对我最好的,后来又有了小珠儿,虽然她笨笨的呆呆的,但是我的话就是她的天,真是太乖巧了。

不过最近这一切都变了,血月神教的老教主过世了,新教主十分年轻,却又性格暴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他的带领下,血月神教在灭了不少门派,导致血月神教原本就不好的名声更是差到了极点。

o(︶︿︶)o唉,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我行走江湖积攒了多年药材,终于就要在今天炼出大力丸了,有了这大力丸我也就能一跃而成江湖高手了,哇哈哈,想想到时候血凤凰姐姐他们的吃惊,就让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感觉,不过说到大力丸倒是让我想起来几天前的那个傻蛋了。

前几天我带着小珠儿去寻找炼制大力丸所需的最后一种药材,最终费尽千辛万苦是终于找到了,不过却长在悬崖峭壁上,我和小珠儿一起去采摘没想到却差点滑下山崖,为了小珠儿的安全,我只能用尽全身的气力把她先仍上去了,谁让这笨丫头武功差劲了呢,以后有机会也得给她再做一颗大力丸,让她也变成武林高手,下次再面对这种情况就让她自己解决,不过虽然因为把小珠儿仍上去导致我自己要掉下去了,不过本小姐还有秘密武器,飞爪,只要把飞爪射到悬崖上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我拉上去,然后再享受一下小珠儿崇拜的目光,多美好的生活啊,那时候的黄湘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一副超级可爱的表情。

“嗯?嗯??这是怎么回事,本小姐怎么跑到了一个人的怀里,更重要的是还是一个男人的怀里,最最重要的是还是一个长相一般的男子的怀里,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武功一般,长相更一般的男子,怎么会这样,明明书上不是说从山崖掉下一般不是遇到奇遇武林秘籍老前辈老爷爷什么的,再就是有个英俊的白马王子驾着七彩云雾前来相救的么,怎么到我这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想到这黄湘顺手就给了那男子一巴掌,看到男子那惊愕的样子,黄湘也是有点歉意,虽然没要求眼前男子救她,但打了救了她的人终归不好,所以黄湘直接选择了重新打开剧本,嗯嗯重新打开剧本,赶紧逃跑,至于什么时候再打开剧本那就再说了,所以在那男子惊愕的目光还没回神的时候,黄湘直接甩出飞爪,直接借力飞上了悬崖。

“行,行没问题,我们一定办好。”队长李思直接答应道,因为他知道他没的选择,只要是陈天恒的要求他就不能拒绝,哪怕再难做也要做,因为当他完不成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也就是他们消失的时候,更何况陈天恒根本没有要求他们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去拖延一下古汉阳,以他们实力哪怕是动用武力也是完全可以办到的,当然能不用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动用武力,因为古汉阳虽然现在实力低微,但是主角命摆在那呢,没准几次奇遇就超过他们一大截,那得罪了他的他们可就不好受了。

看着几人如此识相,陈天恒自然是不会再特意的去为难他们,静静的看着素问摆弄着丹炉。

“素问你在做什么啊?看着素问不停的摆弄丹炉一会加点火候,一会又减下来,甚至还加点不知道是什么的材料,对于素问炼丹水平陈天恒当然是相当信任,不过还是耐不住好奇的问了出来。

“黄湘炼丹的水平是不容置疑的,不过也只是在这个世界而言,我又加了一些我从豪侠世界和空间中兑换的材料,使这颗丹药的效果更加强劲,按照我的估计原本这颗丹药能增加二十年的功力,但是经过我加入材料的中和,差不多能增加到三十年的功力,”听到陈天恒的询问,素问一边继续手中的操作一边回答道。

“能增加三十年的功力?”陈天恒不由惊问了一句,不是陈天恒不相信素问,只是因为太过吃惊,二十年功力和三十年功力听着相差的不是很多,但对于这颗丹药而言,完全是效果增强了百分之五十啊,由原来的一颗丹药的效果直接就变成了一颗半。

“当然不是我加这点材料引起的那么强的效果,我加入的都只是一些不值钱的低级材料,能提升那么强的效果只是因为黄湘本身炼丹的材料就够好,但是因为这个世界中和材料的药材效果不好,所以影响了这颗丹药的效果,经过我再次中和算是比较成功的制成了这颗丹药。”明白陈天恒是在想什么,素问再次解释道。

我是古汉阳,我呢自小就在青城派长大,不过虽然是在名门正派中长大,但是天生是个不喜欢习武的人,只想着偶尔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虽然我不喜欢习武导致武功很差,但是青城派的其他弟子却没有丝毫瞧不起我,反而是对我多加照顾,当然和我最好的要数大丸子了,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简直是比亲兄弟还亲。

前些日子师傅让我下山去找从小就订下了娃娃亲的唐若萱唐姑娘,所以呢,我就直接带着大丸子下山了,不过说实在的山下还真是好玩,这几天都玩的有点乐不思蜀了,要不是要去唐家迎娶唐姑娘是人生大事,我都想玩一段时间再去,也不知道唐姑娘现在是什么模样。

对了,说到女子,不得前些天遇到的那个野蛮女子,明明是我救了从山崖上掉下来的她,没想到竟然直接被她打了一巴掌,也就是她跑的快,要不然,要不然……我,不对哦,今天我就是准备来报复她的,不过得快点,那疯丫头出去的时间可长可短,我得赶紧去她的草屋,不拿她点东西报复她一下,怎么对的起自己,就是不知道唐姑娘是个什么性子,想来一定是个大家闺秀,才不会像这刁蛮丫头一样呢。

“队长,我们怎么办啊,真要按那人说的帮他先托一下古汉阳吗?要不然我们现在就逃吧,虽然他有那么多实力强劲的傀儡,但是咱们躲起来他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吧,再说他的实力那么强,肯定也会惹得剧情人物的注意,即使剧情人物不在意,恐怕他也会硬掺和进去的,有那么强的实力,他怎么可能不对剧情中的宝物动心。”离开茅屋一段距离,王天直接开口道。

“是啊,队长,那人的实力太强了,要是他不肯放过咱们,随便派两个傀儡就能弄死咱们,和他在一起真是太危险了,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随着王天开口,李强也是迫不及待的跟风道。

“不行,起码咱们现在不能逃,陈锋可还在他手里呢,要是咱们逃跑那陈锋就死定了,到底他也是咱们的队友,再说一旦队友死亡咱们可是有惩罚的,所以最起码在救出陈锋之前是不能逃的,再说,这人虽然强大但也是建立在他那些傀儡上的,要是他没有那些傀儡,哼哼。”听了两人的话队长李思直接拒绝,至于是为了队友还是怕惩罚,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队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那人有那么多傀儡,哪怕是想直接对他本人下手也不容易啊,而且即使有机会对他本身下手,但是传承者多少都会有保命的底牌啊。”听到队长李思的话,两人还是有点疑惑。

“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就对那传承者本身出手,别忘记了他们是两个人,虽然两人处于合作关系,但是那个传承者一定会很忌惮操纵不死人这个传承者,要是有机会和足够的利益,两人的联盟自然是不攻而破,到时候自然就是咱们的机会,无论是选择哪个合作都能有不小的收益,甚至咱们能待价而沽,没准还能大赚一次呢,到时候好好强化一下,未必会比他们差。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