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readx;从废墟走出来的人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来人带着狐狸面具,手里拎着鼓鼓囊囊的口袋,看到“贝壳街”前面站着的几人,停下了脚步。

“嗨,”藤田柘朝他挥了挥手喊道,“请帮我们一把!”他指了指渡边泉等人,“他们在拦路抢劫!”

zero依旧站在原地,对藤田柘的求助充耳不闻。

“这位朋友,这只是我们几个人之间的私事,希望你不要插手。”渡边泉指着身后的“贝壳巷”对zero说道,“你要过去,我们绝不阻拦。”

“干嘛跟他这么客气,就算多一个人,我们也一样能对付。”伯尼自负地说道,“反正妖怪又不嫌多。”

“闭嘴!”渡边泉低声喝令道,“我昨天查阅了本批次新学员的排名,这家伙也是从高阶战场出来的,你想让事态往棘手的方向发展吗?”

伯尼还想嘲笑渡边泉太把排名当回事,可是巴德制止了他,“渡边说得没错,不要节外生枝。”

伯尼冷哼一声,狠狠瞪着zero,意思是“我倒看你敢不敢多管闲事。”

然而zero并没有看他,他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似乎稍稍权衡了一下,然后他对渡边泉点点头,径自绕过了藤田柘三人,又绕过了渡边泉,往贝壳巷里走去。

“喂,等等!”藤田柘焦急地对着zero的背影喊道。“你要见死不救吗?”

“算了,那种懦夫,不必求他!”森月沫沫冷眼看了看zero,侧过头对藤田柘说道,“虽然很抱歉把你牵扯进来,但是待会儿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挡住他们,让海棠去寻求救援。”

“嗯,这应该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藤田柘点了点头,他看着对面三人,面色凝重。

“什么?”海棠惊讶地看着森月沫沫和藤田柘说道,“我不能……”

“海棠,你留在这里我们还要分心保护你。”森月沫沫严肃地对她说道,“我们挡住他们的时候,你就往废墟里跑,去找森月风信。他们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

“可是……”海棠还想说什么,但那头的渡边泉已经把回旋镖朝他们扔了过来,藤田柘吃力地将回旋镖反击回去。扭头对海棠喊道:“快走,我们可能挡不了太久,去找人来帮忙!”

海棠望着森月沫沫和藤田柘,她明白目前事态的严重性,她在这里只会成为他们的累赘,当务之急是去找到可以帮他们解围的人。

“我明白了,你们务必要小心!我会回来的!”海棠一咬牙,快步向废墟深处跑去。

“别让她跑了!”巴德见海棠突然往后逃走,大叫了一声。

渡边泉再次扔出了回旋镖,藤田柘早有准备,及时挡住了飞向海棠的回旋镖。

“时间快到了,要速战速决。拖得越久就越麻烦。”渡边泉接住飞回的回旋镖对身后的二人吩咐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伯尼鼻子里哼了一声,对藤田柘开了一枪。森月沫沫及时地从长弓里射出一道红色的光芒,形状如同一只火凤凰,将伯尼射出的子弹吞噬掉以后,继续向他们飞去。

伯尼和巴德急忙闪身躲避,火凤凰将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炸开一个大洞,像皮球一样反弹起来,又往不远处的渡边泉撞去。

渡边泉冷哼一声,举起回旋镖像盾牌一样正面迎接了那道红色光芒。一声爆炸过后,渡边泉被逼得后退了几步才停下来,回旋镖上一片焦灼的漆黑,不过他并没有在这次攻击中受伤。

“拿刀的交给我,你们快点解决掉那个女的!”巴德吼了一声,机械右臂爆发出一阵橙黄色的电光,飞快地奔向藤田柘。

海棠拼命地在废墟中的街道上奔跑着,四周全是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石柱和废弃的交通工具,一只藏在一辆旧汽车里的齿轮妖怪被海棠的脚步声吓得窜了出来,闪现到车顶冲着海棠龇牙咧嘴的怪叫。不过这会儿海棠没有时间去理会它,她跨过一节倒在在路中间的巨大水管,继续向前跑着。大路在尽头分成了数条纵横交错的岔路,她停在路口,一时间没了主见。

“怎么办,走哪条路?”海棠焦急地想道,她必须尽快找到森月风信,或者别的学员,说服他们帮她。可是废墟太大了,如果自己再次在里面迷路,可能绕半天都遇不到一个人。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已经没有时间了。

海棠想仔细回忆一下自己刚进废墟的时候走的是哪一条路,可是没有用,一想到森月沫沫和藤田柘现在的处境,她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在这里耽误更多的时间了。”海棠下定决心,选了最左边的一条小路跑去。

小路两旁的墙壁上爬满了纠结在一起的电线,不时还冒出火花。阴暗里似乎还回响着一些琐碎的低语和笑声。海棠紧张到了极点,来不及核实记忆里是不是经历过这样一条路,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然而绕过了一个又一个弯,这条幽深的巷子依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海棠喘着气,咬牙坚持着,在经过第四个转角的时候,她没注意到转角处有个人影,或者发现了也已经收不住脚步,她无可避免地往那个人身上撞了过去。

“彭!”海棠觉得自己仿佛撞到了一堵墙上,对方岿然不动,她自己却被反弹的力道推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一个带着讶异地声音说道。海棠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抬起头,看到一个黑发的男生正有些歉意地对自己伸出右手,海棠回想起刚才的撞击,有点不敢相信对方居然是个温文儒雅的男生,要是个浑身肌肉的壮汉还好理解一点。海棠看到他的右手,惊讶地发现他的三条掌纹居然交叉着像星星一般。

“嗯,伤到哪里了吗?”夏殇有些不安地望着坐在地上神情恍惚的美少女说道。浅岚从一旁的阴影里走出来,她上前将海棠从地上搀扶起来,一面转过头对夏殇说道:“那只妖怪要跑了。”

夏殇抬起头,发现先前想要伏击的一只齿轮妖怪趁着他分神的这会儿,已经飞快的跳跃到了五楼以上的高度,然后再次“噗”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算啦,反正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夏殇说道,他看了看海棠,正想询问她是不是摔伤了。海棠却一把紧紧抓住他和浅岚的手,激动地对他们说道:“请……请帮帮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