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

那黑烟原本看着还好,却在突袭的途中渐渐衍变成触手形状。

月如凤心下忍了又忍,而由万千尘蛛组成的黑色触手迅如闪电,眼看就要碰到自己了,月如凤嫌弃得长袖一挥,洒出几道风刃,只是待风刃劈散黑烟,再回身却已慢了两步。

伢蛛捏着半枚残玉好奇得看来看去,嘴里嘟囔道:“好像破了呢~”他声音之大,月如凤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那个升调的尾音“呢”,简直忍不住!

月如凤当下就感觉到自己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他十分不爽的眯起眼,再一挥袖,便见几十把风刃齐齐射向伢蛛。

那风刃携着森然阴气,被伢蛛几步躲过,全部打在了地上,而刃身入土即没三寸,寂灭厅内皆是岩壁,由此可见月如凤力道之大,杀心竟显。

伢蛛扭着脸,那风刃乍一插入地面立即迸灭成烟,浓浓的阴气融在半空飘散在四周。

寂灭厅内只有入口处阴气凛凛,而至深处反而只有薄薄一层,妁阳原本不解,再看月如凤将散在半空的阴气重新收聚起来,眉头一紧,心中疑惑更甚。

妁阳将长剑挡于胸前,轻巧得隔开伏皓月,又一个反手割断了银狼头顶细绒,随即一跃而出,退出战圈。伏皓月当然不愿就此放过他,正提剑欲追,却听妁阳道:“华琏想必不知你如此心思吧。”

伏皓月一惊,仓促收手。他的目标只是极乐引,却没必要同妁阳为敌,只要能得到极乐引……他默默的看向伢蛛。

伢蛛低垂着头,幽幽道:“月宫主竟真要置人家于死地吗?”这话乍一出口倒颇有几分可怜意味,只可惜他神情愉悦非常。

月如凤盈盈一笑,“怎么会?你只要将极乐引交给我,如凤必定承诺送你出得极梦城,回去故乡。”

“哦?可是她怎么算呢?”伢蛛随手又糊给安离鄯一片蛛网,已经被蛛网缠成蛹状的安离鄯拼命的扭来扭去,一时之间“呜呜”的求救声响个不停。

月如凤眯起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眸中狞气一闪而过,随即坦然道:“既往不咎。”

伢蛛撇撇嘴,声音陡然高昂了起来,带着几分恶毒的笑意,嘶哑着嗓子,“可人家想咎怎么办呢~”

岩壁上,细小如尘的蜘蛛们不安的爬来爬去,千万只安娜彼斯图拉蛛汇成黑烟翻涌不息,再从黑烟中拔出几枚触手,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触手尖端便正对着月如凤,摆出一副攻击姿态,似乎随时都能扑过去,将一身如火红衣的月如凤,吞噬干净。

月如凤压下心头不爽,笑意已从眼中淡去,换上浓浓杀意,心里有个凶兽很干脆的叫嚣道:杀了他们!

妁阳一直静观局势,但见月如凤眸中杀气腾腾,心中不由一紧,遂开口道:“月宫……”话刚起了个头却被突然打断。

“月宫主,想来皓渊之海的情况并不紧急。”

妁阳只觉得眉心一跳,扭过头时,果然见花葬唇间溢血,当下伸手欲扶,却被轻轻躲开,只得心疼道:“若窥天道,何不让我来?”

月如凤半眯起的眸便慢慢睁开,漆黑的瞳仁隐隐冒出血色,他扭过头看向花葬,似闻花葬虚弱,随即不屑道:“便是紧急又如何,你若愿将极乐引交与我,自然一切好说,若不给,我率众攻上天界也无不可。”

花葬伸手捋顺小花音的额前碎发,漫不经心道:“你若能率众,花葬自然是怕你的,只可惜……”她抬起头,目光如炬,盯得月如凤心里莫名忐忑,这才接道:“只可惜你皓渊之海,易进难出,便是你,恐怕也废了不少功夫。”

那厢,魔阎府一众打得寂灭厅节节败退,一路走来,便见原本府中子民皆受困于此,不由怒气高涨,更是气势如虹。

有受助老者弓着身走上前来,又颤颤巍巍的抬起一双漆黑粗糙的大手,参拜于钺听雨,待钺听雨看清此人面貌,当即回了一礼,抬手扶起此人,“大长老不可!”

“少主有心了,请容臣下先汇报敌情吧。”那老者便缓缓言道:“这寂灭厅初初到来,施之秘法竟将入口放在了我魔阎府内,后派人趁夜突袭,将我等全部掠来此地。

事出紧急,臣下尚来不及通知他人,便想着将计就计同村民一同被虏,而后在此探查月余,却苦于脱身之法,不得逃出,不想几日之前有了意外发现。这寂灭厅旧主早已不知所踪,那掌权的月如凤月宫主,乃是鸠占鹊巢。

月如凤每日都需以阴气滋补,平日里便窝在府中不出,只是每逢昼夜交替,厅内深处总有龙吟阵阵,此时阴气便较平日浓厚十分,臣下原本十分不解,那月如凤看起来同人类一般无二,但习性却有几分洪荒凶兽蚀阴龙的感觉。

直到几日前厅内来了一位鹅黄布衫的女子客人才得以解我惑,那假厅主热情异常,带着女子参览左右,行至我处,意外被我发现耳背有鳍。”

老者话至此处,顿了一顿,“少主,这假厅主月如凤不知从何而来,又有何图谋,但此人真身大抵便是蚀阴龙无误,你万万不可轻敌,智取为上,他身旁有一女子同伴,此女子不足为惧,反倒是他身边的黑白伺候,比你们现在所见的这群要强上数倍,你千万小心!”

“长老所言,听雨一一记下了!”钺听雨拱手拜了一拜,自大将军走后,大长老便以年事已高为由隐居于外不问俗世,此番却还为了府内安危受此波折,钺听雨心中一动,父亲……大抵也是开心的吧,为了魔阎府而去。

这边一路长驱直入,却见前方有一白衣男子孤身而立,笑意盈盈,“我家主子身负重伤,不宜主外,阿严前来应战!”

华琏身形一顿,看着无惧拦在路中的白衣男子轻轻皱起眉,钺听雨随后追上,便听华琏问道:“伏皓月呢?”

月如凤目光冰冷的看着脚下众人,那鹅黄布衫的女子委实出乎他的意料,神骨不全竟敢以命窥天,但是那又如何?他勾起唇,笑出声来,“有一个,便有两个,有两个,便有三个,像我这样的,出来十个八个,不也够了么?”

花葬接道:“只怕你时间不够。”

她话音刚落,月如凤便“唰”得一下消失在原地,眨眼间已至花葬身前,他半眯着眼打量着花葬,花葬勾起唇,嘴角的笑意清浅宜人,不躲不避,“极梦城正在消失,想必皓渊之海也快了吧?”

花葬将花音递给妁阳,冲伢蛛道:“盘牙仙主可否将残玉还与花葬呢?”

伢蛛撇撇嘴,将还没捂热的残玉随手丢了回去,目光不经意扫过伏皓月,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又糊起了安离鄯,蛹内越发窒息,安离鄯几乎处于半昏迷状态,随时可能变回原型来。

伏皓月的目光便随着残玉运动而流转,月如凤答应过他,只要他带来极乐引,便助他登上魔阎府府主之位。

黑衣男子眼观鼻口观心,他的主人是月如凤。

花葬接过残玉,食指捻上玉尖,并不明白它是如何出现在自己墓中的,不过它为什么只有半枚?花葬眉心一跳,想起石棺上细碎的粉末,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里一闪而逝。

月如凤挑挑眉,突然高深道:“花姑娘,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花葬不语,淡淡的扫了月如凤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打量残玉。

月如凤暗自咬了咬牙,后退三步,不动声色的豪气道:“你若修好极乐引交付与我,我愿暂借你秘镜一用!”

三月前,皓渊之海内,蓝袍老道一般的师叔如此温婉的命令道:“如果是因为极乐引破碎而导致皓渊之海处于半毁灭状态,请你务必复原它后再归来!老夫没有力气替你打开第二次通往人界的大门!”语毕,在月如凤尚来不及后悔的时候,蓝袍老道一般的师叔一脚把他踹出了皓渊之海。

花葬依旧没答话,月如凤嫌弃得看了一眼快滚到自己身边的安离鄯,掌风一掀,把她推出几丈外,这才继续道:“花姑娘,你有话直说便是。”

花葬摇摇头,颇为无奈道:“这确实是有些难为我了,花葬如今不过是区区凡人之身。”她伸出五指,毫不设防的将残玉递到月如凤的面前。

伏皓月瞳孔紧张的一缩,身旁银光一闪,阿白已经扑了出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