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老人看着床上的虎银爪平静地开口说道:“他们都走了你也该起来了吧小子”

听到这话虎银爪终于慢慢坐起身来,然后静静的看着这个老人,在他床前的这个老人很瘦弱,有一把长长的雪白的大胡子,脸上的皮肤很干枯,但皮肤的颜色是健康的小麦色,穿着一身不算是很新的灰色长袍。

虎银爪很快就认出了这个老人,他正是他第一次报名于别人发生冲突时出手阻止的那个老者,但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给虎银爪的气势就像是可以一拳就把他打倒在地而让他再也站不起来的那种,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在报名处时让他恐怖的气势。但尽管这样他还是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老者的实力应该在大骑士或者是大骑士之上,这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老者再一次平静地开口道:“小子,我真是小看你了,仅仅只是一名三级骑士,就带着两名二级骑士在没有老师的带领下独自闯入魔兽森林,而且还在魔兽森林里获得了大量的内核,当然这都不算什么最让我惊讶的是,仅仅凭你三级骑士的能力居然能够杀死五级的剑齿雷虎,虽然那只剑齿雷虎还只是在幼年期与成年的六级剑齿雷虎相比还有一段距离,可以你的能力能够杀死他已经很了不起了。”说完之后老者的脸上不再平静而渐渐有了一些笑容。

虎银爪觉得这老者是在夸我吗?但他还是有些无奈的说道:“能够杀死那只魔兽我也付出了很多的代价你没看到我现在正一身伤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吗?”

老人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又恢复平静对虎银爪说到:“好了,原本我刚刚踏入魔兽森林的时候是想把你带出来之后狠狠给你一些惩罚的,不过现在看到我孙子没事再加上你受了重伤,我就不打算给你惩罚了。”

虎银爪终于明白他应该是以为我受了重伤是在保护艾克的时候受的伤,所以他应该是不好意思给什么惩罚了,不然的话就平把孙子带到魔兽森林那种地方就一定会把他开除啊!

看到虎银爪不说话老头又笑容满面的说道:“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激动,是不是要感谢我的宽宏大量啊,哈哈哈!”

这老头还很自恋,虎银爪心中又多了一条着样评价。

虎银爪心中有些不满的说道:“好像是你搞错了吧,应该是你孙子把我骗去魔兽森林的,要惩罚也是先惩罚你孙子,关我什么事?而且你孙子把我骗去魔兽森林还害的我受了如此之重的伤你不给我一些补偿就算了,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好人,有什么让我值得好感激你?”

听到虎银爪这样问老人一下子无言以对,静静的思考着什么。先前在虎银爪面前的优越感一下子荡然无存,他先前只想到虎银爪应该感谢他的宽宏大量,不再计较他私自前往魔兽森林的事情。但他好像忘记了让虎银爪去魔兽森林的原因好像都是他的孙子和孙女。

虎银爪就这样看着老人静静的思考,就不再说话了,房间里变得格外宁静。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