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狗般的教师

毁了?伤心?我呸,只要不打断胳膊打断腿,就还能用对吧?蔷薇的脸上升腾起一团黑气。【无弹窗小说网】陆依蝶与都敏俊有些傻傻的对视了一眼,人可以这么不要脸吗?可以吧不过真的有必要做得如此明显吗?明显到明明自己没有痛扁他的意思如今却牙根子有些痒痒的恨不得狠狠地痛扁他一顿……

“别装死了,要是揍你一顿的话可以换回我那五百万星币的赔偿,姐姐倒是愿意动动胳膊动动腿,可是打了你除了浪费能量还能带来什么收益?“蔷薇伸脚戳了戳战凌霄的肋部。”撇着嘴说道:“起来吧,你说过要帮我做一件事的对吧?咯咯……现在就有一个你赎身的机会,怎么样想不想把握?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怎么说呢?就是帮人家搬家,把那些值钱的东西都搬到咱们家,而且是义务搬家,咯咯……”

蔷薇笑得很无邪站起来的战凌霄先是一愣眼珠转动了几圈,旋即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很天真。都敏俊与陆依蝶呢?相视一眼后笑着摇了摇头,笑容很纯粹干净……

战凌霄为什么笑?他是一个身无分文的人更关键的是他还是一个上可顶天下可托地的男人一个不要吃ruan 饭的男人。那么他就要做些什么,做什么?他除了一身的暴力还真就没有什么特长。不就是“义务搬家”吗?梁上君子自己不屑为之可是并不是自己在做,自己只是“蔷薇搬家公司”的一名员工嘿嘿凭力气赚钱多干净?

当然,要是随手装进自己口袋里点小玩意不对那不叫装,那是在“搬运物”打上包装,丢失?谁那么没文化?那叫搬运过程的自然损耗对吧?当然喽既然是损耗就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丢掉好吧,自己会把它“丢掉”的。而且自己会用“再循环”最环保的方式“丢掉它”,嘻嘻……想到这莫天星贼笑了几声。

退一万步说,这算不算得上符合武者最基本的信仰?劫富济贫?对嘛你富得流油,没看我破衣啰嗦的就像是一个乞丐吗?佛祖会感谢你的……战凌霄翻了翻眼皮。心忖。

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唇战凌霄向着蔷薇的方向挪了几步,嬉皮笑脸的用胳膊碰了碰蔷薇的胳膊,脸上那份浓浓的兴奋昭示着他对蔷薇的提议很有兴趣。

打了个饱嗝,蔷薇将桌子上的杯盘一扫甩到地上。手一抚自己的折叠空间戒指,一卷很大的纸弹了出来,蔷薇将它平铺在桌面上,在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只红蓝两色的铅笔,小心的将自己记忆中的线路图防护以及探头的分布情况情况画了出来。当然也少不了她记忆中的那些令她流口水的宝物。每画出一样蔷薇总是要不厌其烦的讲解着它的出处价值……

战凌霄的眼眸始终微闭着。等到其介绍道那几个被用来插花的“元青花”罐子时,他的眼眸猛然间睁得老大一道有些骇人的寒光透了出来。很显然他对他们很有兴趣,这蕴含着淡淡杀意的眼神投注到纸张上标注着那四个罐子的蓝色小点上,就像是一只公狗抬腿在树干上撒了一泡尿一般他在宣示着他们是他的……

陆依蝶挑了挑眉,她似乎对那些蔷薇口中绝对可以换来一座“星币山”的宝物丝毫不感兴趣,她想要的是雅与翼,她是为了唐嫣要的,她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做些什么毕竟她不是可以靠着别人的余荫活下去的人,大姐头的?自己拿得安心因为她的命都是她的,拿一两个星币玩玩也不算是很过分的事情不是?

斜了一眼战凌霄。她觉得他就是个kong bu分子,雅与翼听都敏俊的口风明显也不是会束手就擒的软蛋,一旦有冲突……这个家伙一定会像是杀小鸡一般毫不犹豫的干掉他们。死了的雅与翼很显然对唐嫣也就没有了用处,这很显然不符合陆依蝶的利益,没了雅与翼唐嫣还会如约的交出那几个对自己至关重要的职位吗?摇了摇头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谁能够给这头“洪荒巨兽”套上可以驾驭的笼头,几乎没有用想陆依蝶将脑袋歪向了在那忙忙叨叨画着图纸的蔷薇,陆依蝶也学着战凌霄的样子走到蔷薇身边,碰了碰蔷薇的胳膊,用可怜吧唧的眼神看着抬起头来的蔷薇对着战凌霄撇了撇嘴。小嘴唇撅的肉嘟嘟的委屈的足以拴上一头毛驴。

蔷薇看了陆依蝶一眼,回身在图纸上最后勾了一笔。这才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将自己的宝贝图纸拿起来挂在墙壁上,兴高采烈地对着众人宣扬着她自认为宏伟而且毫无纰漏的计划,说到兴奋处蔷薇一脚踹碎了一张椅子。捡起地上的一截凳子腿在图纸上点点戳戳着。

当然鼓掌的只是陆依蝶与都敏俊,战凌霄由于对这个什么计划兴致缺缺,趴在桌子上有些昏昏欲睡。不过他的耳朵时不时的会抖动一下很显然他是在听的,不过他听的是蔷薇那好听的声音,至于那些偷鸡摸狗的技巧,他不屑位置。那些红外线的光柱再快能快过自己的身法?头担在桌沿上摇了摇,战凌霄笑了笑,他并不那么认为。

“好,都记住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吗?昨天,唐嫣给他们的压力已经足够大,脸打得也算是响亮,估计有些人会按耐不住的只要莫若天三人离开圣安东尼大教堂,就是咱们最佳的动手机会……”蔷薇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将自己绘制的线路图在墙上摘了下来,然后小心地用鞋跟上的激光短刃将那张图纸点燃烧成灰烬,这是罪证她不可能留下来。

做完了这些,蔷薇似乎是说得有些口渴了,蔷薇弯腰捡起已经被她扫落到地上的铁壶,嘴对嘴的灌了一气,蔷薇抬手抹了一把沾染在下颌处的水珠:“记住,那里有些敏感,咱们只是求财不害命,要不会被一堆疯子追着屁股撵……”

战凌霄慵懒的站起身体,极尽舒展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才对着蔷薇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晓:“圣殿骑士团?虽然对我来说这是秋后跳哒的小蚂蚱,不过对于你们可是算得上庞然大物了,嘿嘿蔷薇还有点脑袋,不招惹是明智之举”

当然点头最猛的就是陆依蝶了。因为这样可以把雅与翼脱离在危险之外,所以她的脸上挂上了轻松地笑容。翻了战凌霄一眼,陆依蝶说道:“我们也没有把圣殿骑士团放在眼里,唐嫣一个女孩子昨天就硬生生的打了他的脸,我也见你所说的庞然大物能有什么。圣殿骑士团?记得在星系大战的时候就被唐龙长官打得落花流水吧?不过尔尔……”

“唐嫣?”战凌霄皱了皱眉头。手不自觉的抬到自己的下巴处,揉搓了几下后,战凌霄转头看向骄傲的就像是小天鹅一般仰着脖子的陆依蝶问道:“嘿嘿,唐嫣小姐一定很漂亮吧?我倒是很有幸想要结识她一下,不知道这位漂亮的小姐能不能帮忙引荐一下?”

“你想干什么?”蔷薇立了立眼眉,抬脚踩在战凌霄的脚面上,那尖细的高跟还略微的扭动了一下:“告诉你少打她的主意知道吗?她可是我们蔷薇星盗团的姐妹,你要是敢碰她一指头的话,就切了你……”说着蔷薇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啊……”战凌霄吸了一口凉气,可以他仍旧没有敢移动他的脚。只是呲牙咧嘴的解释道:“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结识一下行踪飘忽不定的唐龙,你们说那个老家伙还活着吗?不是有传言说他中了马上风了吗?变成这幅模样……”说完,战凌霄做了个手脚抽筋,嘴歪眼斜的怪样子出来……

蔷薇三人面面相觑,并没有因为战凌霄的怪样子而感到半分好笑,他们都知道这个就像是神经病一般的人从不做无用功,他来这奎木狼莫非就是为了唐龙而来?为了那个以一己之力拯救整个白虎星系的英雄唐龙而来?他要做什么?三个家伙不约而同的皱紧了眉头。

“你想干什么?你有什么瞒着我的吗?”蔷薇立了立眉,看着战凌霄质问道。

陆依蝶与都敏俊看着蔷薇脸上的一丝紧张,身体也微微一矮全身的肌肉再次紧绷起来。唐龙在白虎星系意味着什么?神?对毫不夸张的说在白虎星系。唐龙就是当之无愧的神。任何想要触碰他的人,就会变成过街老鼠,瞬间就会被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海洋中。他出了事,很快就会将她们牵扯出来。死?就是她们唯一的归宿。

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必须要将这种危险扼杀在摇篮中,因为这个蠢货真要是那么做了,倒霉的不只只是她们三个,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朋友甚至是连关系稍稍熟稔一些的都会被挖出来……这不是危言耸听,唐龙在这白虎星系真的能做到这种程度。阻止?蔷薇的脸有些苦。咬了咬牙她决定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凌霄手中,这样至少家族可以安然……

感受到空气在自己的问题提出后瞬间有些凝固,战凌霄吐了吐舌头,再次乖巧的抱头蹲在蔷薇身边,对着蔷薇吐了吐舌头,解释道:“我并不是相对唐龙不利,你知道严格意义上我算是他的重外孙,走走亲戚不行,当然,更主要的是我想寻求一些助力……”

见气氛缓和,战凌霄笑着站起身,摊了摊手说道:“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对吧?我这个人就是不会做那杀熟的龌龊事,对吧你说亲戚之间寻求一下互通,这算是很平常的吧?何必搞得剑拔弩张的,就像是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早说,对吧?”蔷薇翻了一眼战凌霄,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你知道惹恼唐龙长官的下场是什么吗?要真是那样你知道我们只能选择和你死战,你不想活了,可别拉着花一样的小薇,以及小薇的家人垫背……”说着,蔷薇觉得自己的额头有些黏答答的,抬手抚了一把,湿哒哒的都是冷汗。

花一样的?也对,蒺藜长得也像是一朵绿花对吧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微微挑了一下下巴。花,会打家劫舍?好笑……不过,在场的人还真就没有一个有胆量笑出声的……

结了账,蔷薇带着三个家伙摇摇晃晃的拐进一条没有名字的小巷,略微停顿了一瞬,几个人有了一小段短暂的交流,之后,就分散开朝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都敏俊当然又去做了一趟最为辛苦的差事,去仓库那边接高飞与铁山几人进城。陆依蝶呢?这么刺激的事而且又是这么高风险的事,当然要叫上她们的新成员唐嫣参与了,哪怕只是在外围把把风,可是只要沾了就是同党知道吗?到时候万一有了意外,蔷薇几人也好依靠,背靠大树好乘凉吗?

战凌霄就是个“王炸”别人约束不了他,只能让蔷薇这个发牌员带着,蔷薇领着战凌霄走到一个门楼里,出来后,就看见两个中年男人,而且是金发碧眼的典型的西方人。不错这就是蔷薇和都敏俊,毕竟做的不是什么走红毯的光荣事,化化妆易易容还是有必要的。

他们倒也没有什么忙活的事,就是手牵着手的在“圣安东尼大教堂”周围压着马路,一圈又一圈,不时地还要停下来指指点点一番。当然他们并不是在做无用功,用行话这叫踩盘子,她们是在规划进入以及逃跑的路线。

足足走到了天黑,街上亮起了各色的照明灯,蔷薇两人这才疲惫的走入坐落在圣安东尼大教堂北侧的樱花酒楼顶楼的旋转餐厅。这里很贵,可是有一样好处,就是这里可以对圣安东尼大教堂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未完待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