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浴室一家亲全文阅读

当你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对一个新生命的热爱时,上帝允许你加上任何肢体语言来表达对他的喜爱程度。

关青司给裴家带来了一些特殊的礼物,一个周末的清晨,当第一道阳光照到屋顶的时候,他听到柔弱的呜呜声,砰的一声,关青司从床上坐起,跟矮矮的隔楼屋顶来了个亲密接触。

哄的一下拉开窗帘,刺眼的光线射进来,他再次听见呜呜的叫声,在阳光不断照射进来的同时,小家伙们彻底醒了。

关青司下床,一个篮球咕噜噜跌落下来,滚到笼子旁边,他跟着球一路来到笼子旁,打开了锁。拎出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所有的幼崽都醒了,唯独这只又懒又肥且贪吃的小家伙依然闭着铜铃大的眼睛,嗷嗷的往他身上蹭,关青司决定了。

十三岁的关青司捧着一个略大的纸质盒子从小路走来,欣赏一路野花,里面的小家伙中途被他晃得醒来一次,探出脑袋望了望,而后继续呼呼大睡。

到了裴家,你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关青司轻拍它的头,依旧,雷打不动。

它和其它家伙,是同一批基因么?关青司怀疑。

关家和裴家,住得非常近,他只需要稍微收拾一下,穿好鞋子下楼,几分钟的路程,便可按到门铃。

裴家的门铃安得比较高,六岁以前,他几乎够不着雕花铜门的白色的按钮,每次都踮起脚尖一蹦一跳的啪啪几下才算了事。

苏阿姨有时会在外院打扫或是整理蔷薇,关青司只需要敲敲铜门或是呼喊几声,便会有人替他把门打开,不过现在他长了个儿,已经不用再干这些琐碎的麻烦事儿了,左手抱着盒子,右手按下门铃,电子开门声响起。

他被请进了裴家客厅,棕色皮沙上,裴牧果穿了件米色棉布连衣裙,趿着双熊猫头的粉红拖鞋,扬起一头新剪的乌黑亮的短,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

“青司!”

牧果跟他打了声招呼。

“我的战利品呢?”牧果伸手跟他要打赌的战利品,他果真混进了校篮球队,不过

这小子球技这么好,用得着打赌么,这狗他存了心要给她留着。

关青司弩了弩嘴巴往左手盒子上一挪,牧果走上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盒子,拿出嘴里的糖果,看到里面的小家伙欢快的吹了声口哨,一副地痞流氓的调调,关青司傻眼了。

“牧果,敢问矜持为何物?”

“哇哦,拉布拉多!”

牧果犹如未闻,一心扑在两只黑不溜秋的幼崽身上,

“真怕夜里不小心一脚踩伤一个,对了!”

她仿佛想到什么,大吼一声

“晓放,快下来,黑仔到了,先说好,咱们一人一个!”

“一只胖的,一只瘦的,那个你还不下来我先挑咯!?”

咚咚几声,关青司便看见二楼的护栏上站着一个个子比他还矮的孩子,头微微卷曲盖住了额头,小脸儿略显苍白,穿件动漫T恤和一条卡其色七分布裤,光着白皙的脚丫子,小手攀在护栏上张望着楼下的一切,这个,就是牧果的新弟弟,似乎,是个可爱的孩子。

“再不下来,两只都是我的!”

牧果出挑衅的句子,眼睛却不再往楼上看了。抱出一只拉布拉多,牧果从沙背后抽出一个柔软的靠枕,将它放在上面。

“啧啧!睡得还挺香。”

她曲起中指,往那只贪睡的幼崽脑门儿上轻轻一弹。

“到了裴家,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牧果贼贼的一笑,拉起它的两只耳朵,

“我要这只!”

孙晓放从楼上几步跑下来,关青司看到他脚板底下黑乎乎一片,凑到牧果跟前,终止她淘气的动作。

“这只胖的,归我!”

“呵!小家伙,想要这只你得拿东西来换。”牧果笑弯了眼

“你想要什么?”孙晓放皱了皱眉,手掌忍不住想要触摸小狗。

“叫声姐姐给我听听。”

无聊的游戏,孙晓放心里是这样想的。牧果抱着贪睡的小狗,得意的看着孙晓放,姐姐二字脱口而出,他如愿以偿的抱住了渴望了三天的狗。

牧果抱起另一只小狗,用鼻尖凑了凑它黑色的鼻头,顿时呜呜叫声四起,小狗是喜欢她的,它伸出右前腿在空中寻找牧果的掌心,牧果握住它的腿。毛茸茸,暖烘烘。

“你好,小家伙,欢迎来到裴家!”

世上有种刑罚,叫虐狗

“b1anetbsp;   牧果换上一套灰色运动服,带着晓放的pig和关青司一起在山坡上奔跑。

晓放腿短

pig偷懒

一人一狗落得老远,牧果最终在山坡顶上停下来,屈膝躺倒,关青司也跟着躺下,b1ack从后面摇着尾巴跟上,爬到牧果的头顶,用湿漉漉的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脸。

“呵呵!好痒!”

她一把抱起淘气的b1ack,高举过头,b1ack四肢小爪子在空中挥舞着,憨憨的样子,惹人爱极了,夏天的青草是温热的,牧果和关青司躺在草地上,青草被蒸出一股淡淡的气息,很好闻,不过露水打在上边儿,湿气稍微重些。

晓放一直在跑,他的腿短,跑不过大他三岁的关青司,更跑不过大他七岁的裴牧果。

pig懒,它挥一挥爪子,不带走一片云彩和清晨的露珠,顺势躺倒。

这是一片乐土,夏天山花色彩斑斓,漫山遍野,pig张嘴咬住草间的小花,啃了一朵,吐出一朵。晓放无奈,最终妥协。他拍了拍pig的头

“不然为什么人家叫你pig,hero,大家都快把你的本名儿给忘了。”

“你太宠它了!”关青司听到他的话解释道,他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厚厚的白云,

“原本hero要交给牧果养,谁知道叫你抢了先。hero正如他的名字,他只适合自生自灭。”

晓放抱着hero来到二人身边,自生自灭?当初连牧果揪它耳朵他都出面阻止,怎么忍心让它自生自灭?

“晓放,别忘了,任何生物都是有本能的。”

牧果轻轻一笑,摘下一朵橙色小花挡在眼前,天空真蓝啊,很难想象茅市这广阔的天空外还有着数以万计的行星,在太阳的照射下,出璀璨的光芒。

B1ack不知跑去了哪儿,当牧果从自己的沉思里回来,感觉自己的帆布鞋快要被穿破的时候,她深深的忧伤了,

“pig,快松口!”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