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坐在腿上宠H

这是一件林雪和瞿风都不可能会知道的事情

那年,林雪十八岁,瞿风二十三岁。

瞿风永远都会记得那个下午。

海滩边的露天咖啡店里,瞿风和路亚为坐在太阳伞下,静静地喝着冷饮。那个时候路亚为跟瞿风说了什么,瞿风忘了,可是他永远都会记得,不远处,那个笑容明媚的女孩。

女孩就是林雪。她穿着素白色的t恤和牛仔短裤,带着大帽子,可是就算是这样,依旧掩藏不住她白皙精致的五官。瞿风还记得,那天的林雪,她脸上有着堪比天边的艳阳一样灿烂的笑容。

她的笑声很清脆,就如风铃一样,一下一下,敲击着瞿风的心弦。活了二十三年的瞿风,在这一刻,清清楚楚地领略到了何为“心动”。

“喂!”路亚为拿自己的被子碰了碰瞿风的被子,玻璃与玻璃相撞,迸射出清脆的声响,把瞿风游走在外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瞿风挑眉,不明就里地看着路亚为。

路亚为笑得神秘莫测,看着不远处那个穿着白色t恤的女生,含着暧昧的微笑,盯着瞿风看,良久,才道:“怎么?看上那个那个小姑娘了?”

瞿风的眼神闪了闪,“不反感而已。”

“哟?”路亚为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要知道,瞿风近日来在商界掘起,凭着出众的外貌和惊人的手段让万众瞩目,贴上来的环肥燕瘦不计其数,可是瞿风连个眼神都不屑赏给那些人……

路亚为的兴致一下子被瞿风勾了起来,他重新把目光投到林雪身上。

这个时候,林雪旁边的一个同学不知道跟林雪说了什么,她仰脸笑了起来,阳光打在她脸上,就像夏花盛开时一样灿烂。

路亚为看着瞿风,心领神会似的破颜微笑起来,他长长地“哦”了一声,暧昧兮兮地盯着瞿风。

瞿风不习惯被人这样盯着看,瞪了路亚为一眼,转头看别的风景去了,可是看着看着,视线最后还是被拉回了林雪的身上。仿佛他的视线从这一刻起,就要胶着在林雪身上一样。

这一刻,瞿风忽然无比希望,林雪能够回眸,能够看到她。

瞿风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

他是瞿风,万众瞩目的商界宠儿,从来都不乏追求者,更不担心会别人忽视。

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发光体,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人群视线的聚焦点。可是现在,他居然无比渴望那个穿着白衣的小女孩看自己一眼。

瞿风,你疯了——他这样对自己说。

也许是瞿风翻滚的思绪太过于明显了,连路亚为都看了出来,路亚为戳了戳瞿风的肩膀问:“要不要我帮你?”

瞿风觉得路亚为这个建议很好,刚好点头的时候,却看见小女孩跟朋友一起走了。

瞿风一直看着林雪的背影,直到林雪完全淡出他的视线。而林雪留给瞿风的印象,始终是那张灿烂如夏花的笑靥。

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那张笑脸,瞿风的心中陡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疯了,真的是疯了——瞿风又对自己说。

“咳咳。”路亚为刻意咳了两声,拉回瞿风的思绪,道,“其实你要查处那个小女孩是谁,并不难啊。干嘛这样衣服怅然若失的样子?”

瞿风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棱角分明的薄唇勾出一抹自嘲似的浅笑,“有那么明显吗?”

“哎哟。”路亚为很嫌弃似的看着瞿风,“不要太明显哦。”

瞿风笑而不语。

沉吟良久,路亚为很仗义地问:“我老爸在警察局工作,要找这个小女孩的资料不难,怎么样?”这个时候,路亚为的父亲尚还不是警察局的局长。

瞿风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知道的话,自己会查。”

毕竟,那种心跳的感觉,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孩,所以一时间产生了兴趣而已。也许,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淡下去,再过个一阵子,他说不定连在海滩边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小女孩都忘了。

就这样,瞿风和路亚为回了市区。

瞿风以为,他很快就会忘记自己曾在海滩边遇到过一个穿着白衣、笑容灿烂的女孩。

可是没有,更加糟糕的是,他非但没有忘记,记忆反而愈发清晰,时隔一个多月,女孩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都能在脑海里分毫不差地描绘出来。

见鬼了。

瞿风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动手查起了林雪的资料。

可是如果知道查出来的结果,是林雪是林振华的女儿,瞿风觉得,他宁愿在心里默默挂念着林雪,也不要知道这个答案。

林振华是谁?林氏建筑的董事长。

林氏建筑又是什么来头?国内建筑公司的龙头企业。

可是这个龙头企业的前身,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建筑公司,是瞿风的父母开的。

后来,林振华收购了公司,把瞿风的亲生父母逼得自杀身亡,留下年仅八岁的瞿风,比送进了孤儿院,辗转又被另一家姓瞿的夫妻领养。

八岁之前,瞿风一直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家里虽然并不是那么富有,但至少也衣食无忧。

可是八岁的一场生命里的巨变,让年仅八岁的他在一夕之间成长,林振华这个名字,深深镂刻在他的心脏里,覆满了仇恨。

现在,瞿风终于可以独当一面了,只要他在c市站稳脚,他马上就会对林氏建筑下手,夺回属于他的东西。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喜欢上了林振华的女儿。

那一天,瞿风坐在办公室里面,望着落地窗外明蓝色的天空,愣怔了整整一天,知道深夜,公司里面已经空无一人的时候,他才离开公司。

开车回家的路上,瞿风想,既然知道那是仇人的女儿了,那就不要再对她抱有任何的幻想了,趁着才刚刚开始,断了那念想吧。

瞿风以为他可以让仇恨浇灭对林雪的念想,可是不能。

更可怕的是,仇恨非但没有浇灭他对林雪的念想,反而让那点念想日渐疯狂起来。

时日越久,他对林雪的记忆,就越清晰。

在林雪大二那年的暑假里,他终于正式认识了林雪。那个时候,林雪一身白色的礼服,简单却不失精致。

其实林雪在那些莺莺燕燕,环肥燕瘦当中,并不是那么引人注目,可是瞿风却像着了魔一样,偏偏在人群当中,一眼就看到了林雪。还鬼使神差地,邀请了林雪跳第一支舞。

酒会结束后,瞿风心神俱乱。

然而更乱的,还在后头。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林雪会主动开始追求他。

面对林雪的追求,瞿风并不是没有心动过。

在爱与恨的煎熬中,他进退维谷。一面告诉自己那是他喜欢着的女孩,接受她,顺理成章。

一边厢又告诉自己,那是仇人的女儿,接受她,天理难容。

也就是因为这样复杂的情绪,所以瞿风对林雪,若即若离,不接受,也不拒绝。

瞿风也想过这样子对林雪不公平,但是他那点自私的**在作怪,让他狠不下心来彻彻底底地拒绝林雪一次。

时日就这样缓慢而无声地消逝,转眼,林雪已经大学毕业。

瞿风怎么都没有想到,林雪会在大学毕业那天,哭着来告诉他,林振华夫妻两个逼着她跟另一个男人交往,可是她喜欢的是他,不是那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

其实瞿风知道,林振华夫妻两一直不同意林雪追求他。估计是怕林雪毕业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来,所以才会逼着林雪跟另一个男人交往。

林雪要跟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交往!

想到这里,瞿风心里就像被人用凿子狠狠地凿下去一下,他咬了咬牙,说出一句让林雪狂喜的话:“我们结婚吧。”

林雪布满了泪水的眼镜顿时有了光亮,她说:“好。瞿风,我们结婚。我知道你现在不是那么地爱我,但是我绝对可以让你在婚后爱上我。”

就这样,林雪跟瞿风结婚了,两人领了结婚证的那一刻,林雪也跟家里的父母断绝了关系。

瞿风说不心痛是假的,她背负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址:http://6665697a772e636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