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同屋的日子2在线

“她与叶玉卿在一起。”言罗道。

叶玉卿惊喜交加地追问:“她也没死吗?她在哪里?”

言罗口中的叶玉卿,自然是真正的叶玉卿,而非她叶小冬。当初中了幽冥香之毒的叶玉卿竟然还活着,她以为她已经魂飞魄散了。

言罗淡淡道:“姐妹换魂,她在那个世界,一家三口团聚了。”

“一家三口,是我爹吗?”他没有战死沙场?

“他死了投生过去的,我送他上路,当是给你们姐妹的补偿,然而其实你们根本不需要……”

“需要,怎么不需要?”叶玉卿高兴道,“谢谢你了。”

爹娘和姐姐一家三口在一起,等于就是换了个住的地方而已,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对不对?

言罗用死鱼眼的眼睛望着叶玉卿道:“真要谢我,你嫁给南墨城好不好?”

其实他已经不敢再抱有希望了,话虽然这么说,但他眼中却毫无生气,因为知道他们根本不可能答应的。

“滚!”叶玉卿与第一蓝同时开口,二人转身就走,再也不理他了。

反正八王府就在这儿,他爱留就留爱走就走,他们是无所谓的。虽然他的确想过要拆散他们,也为此而努力了几十年,甚至是三辈子,但也的确不曾用过卑鄙的手段。

最重要的是,他说了他已经失败了三次,不会再有机会了,所以他们才不怕他。也没有必要惩罚他,因为他现在已经过得生不如死了。

三世改命,他过于执着,看不透的人是辛苦的。虽然是同命双子,但南墨城却明显清醒理智得多,所以他才能活得更加洒脱。

“好像感觉一切都圆满了!”自言罗所在的小院中出来后,叶玉卿难得小女儿态地双手紧握住第一蓝的手掌,笑得眼睛都眯了。

第一蓝笑着斜了下脸在她翘起的嘴角亲了下:“你说错了,一切才刚刚开始才对。”

他们的幸福生活,从今天开始。

叶玉卿嘿嘿笑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第一夏宏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必须除掉,否则定然后患无穷。不过现在他已经闭关自省,若是不闹事,凭他帝君身份,他们也不能轻易了结了他,完全不给人交代。

“那你呢!玉玄国的政权已然在握,武王府打算何时登基?决定的人选是谁?”第一蓝不问反答。

玉玄国的政权落到武王府已经快一年了,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登基。他这边也是一样,只不过那段时间为了对付第一夏宏,他天天早出晚归地忙着连陪媳妇孩子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的恐怖经历,让他有了些退缩。

现在当摄政王都忙得不行,倘若当真登基后,怕是没有现在那么自由了。

叶玉卿道:“那边的话,自然是四哥登基了。四哥说要等我回去参加仪式,所以暂时不急。”至少得等到她把肚子里面这个小的生下,然后玉坤身体痊愈,再加上她月子坐完,那还至少有半年。

“娘子,我要是说我不想当皇帝了,你会不会失望?”第一蓝忽然问道。这么大的事情,叶玉卿突然听来竟然面不改色,甚至是有些不解:“不当就不当,反正你当不当皇帝都是我的幼容,我有什么好失望的?”

“啊!”第一蓝讶异地瞪大了眼睛,他还以为她会喜欢当皇后的。

叶玉卿问道:“你不做了,那可以适合的人选?”

第一无过还是第一无襄?或是那还没长成的五皇子?反正不可能是第一无瑟,也绝不可能是第一无痕。

“我觉得咱儿子挺适合的。”第一蓝顿了顿,然后在叶玉卿的瞪视下,施施然道,“我想当太上皇肯定比当皇帝会幸福得多。”

“那我成太后了。”太后听了都让人感觉好老的啊!“那不行,叉叉还太小了,你把这么大的重担交给他,他多辛苦啊!”

“不是还有我们在给他撑腰吗?再加上无过无襄和伏苏以及一众朝臣们的辅佐,不会太累的。”

“再说吧,我觉得草率了点儿,得先问问叉叉的意思。”

二人这边正说着话,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极为吵杂的喧哗热闹声,一个侍卫极快地飞身前来,扑通跪下禀报道:“启禀王爷,王妃,有人往府中放进了大批毒蛇!蛇群正疯狂地往府中冲撞,请王爷与王妃即时暂避!”

“取雄黄粉了吗?”第一蓝皱眉问道,倒不是很担心,他府中的人全都有武力值。连武林高手都闯不进他的王府,一帮没有智慧的畜牲,自然就更不具备这个本事了。

虽然毒蛇凶猛,但府中的人都有自保的能力。除了母妃,不过母妃那里却是有足够的人保护的。

“已经洒了雄黄,有不少毒蛇退让,但仍有一些不顾生死地想要闯进府中。”

叶玉卿吩咐道:“在府中找找,看是什么东西吸引了那些东西。还有,你们即刻派人去叶府请铃音姑娘前来。”

“是!”

侍卫得令离去后,二人仍自手拉着手往有喧哗声传来之处,不紧不慢地走去。第一蓝问叶玉卿:“今晚的事,你怎么看?”

“除了第一夏宏那个老男人,还有第一无瑟很可疑。”

“你怎么都不怀疑第一无痕?”第一蓝拿白眼看她,以表示不满。

第一夏宏已经被他的人软禁,第一无瑟是朽木不可雕投影,若是有第一夏宏撑腰,他还算有点儿手段,但现在,凭他一人之力,却还没有胆子。

如今,貌似只有第一无痕才最有这个可能,并有这个本事吧!

叶玉卿顿时改口道:“那他也是嫌疑人。”拜托,那家伙现在估计还有家里拉得直不起腰来吧!还有心思来做这件事?她很怀疑。

“哼!”第一蓝哼了声,叶玉卿笑道:“好吧!他不是嫌疑,他直接就是罪犯。”

“哼!”

“……”

铃音很快就赶了过来,她的笛音是有驭兽功效的,而八王府的侍卫也从头到尾都将府里守护得非常好。因此,虽然这一场蛇灾看似吓人,但最终对八王府却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王府中引蛇的物具也被找了出来,居然是各种各样即将破壳的蛇蛋。它们被藏在围墙下的草丛中,有些还被摔烂了,所以蛇群才那么疯狂。

至于这些蛇蛋怎么来的……今天他们的盛世婚礼,京城中几乎超过七成的权贵都来了。想要在上万人当中找出藏了蛇蛋带进来的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第一蓝于是将目光放到了近段时间收集蛇蛋的人身上,不过这边还没有出结果的时候,城中居然就传出了谣言。

说八王府遭遇蛇灾,是因为第一蓝大逆不道,违逆天命非要娶威武郡主为妻,天地不容他此行,才以此异状来警告于他。

但第一蓝早就料到蛇袭不是那么简单的,早已准备好了对策,在那些谣言才起的时候,他就将府中所有的蛇蛋都聚集起来,推出去用真凭实据告知天下人,这一场蛇患不是天灾,而是*,是有人要故意限害他的。

有了婚礼那天,‘国师公子的真面目被揭穿’过后,八贤王的声威俨然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巅峰时期。

再加上,他又成了摄政王,百姓们几乎已经将他的话当成天旨的,对他是一百个信任。

因此,那些不利用叶玉卿的谣言还没能传播开来,就平息下去了。

到了第三天,调查终于有了结果,蓝项亲自跟第一蓝与叶玉卿禀报道:“一个月前,战王开始暗中收集蛇卵。”

“消息确实吗?”叶玉卿有些意外,其实她一直都觉得不是第一无痕做的,看来她的直觉也有不准的时候么!

蓝项坚定道:“千真万确!”

“怎么,你还想替他开脱?”第一蓝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像是调笑,又像在生气。

叶玉卿忙道:“既然知道是谁了,还闲坐着干嘛?收拾他去。”

说完,已经站了起来要往外走,第一蓝拉住她道:“行了,你留在家里休息,我去看看。”

收拾那小子,他一个人就够了好吧!才不要她再去给那小子看。

“好吧!随你。”叶玉卿所没谓地挥挥手。

她也不是特别关心第一无痕的死活,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只要幼容乐意,他愿意怎么处理都可以。若是他当真让幼容不愿容忍他了,那他就全了他的心愿吧!

叶玉卿这样事不关己的随意态度,让第一蓝分外满意,心里面那点儿被第一无痕始终不肯改玉碟的郁气不由的就烟消云散了。

卿卿对他的心,还用怀疑吗?从头到尾,都只有别人纠缠她的份,她却是从不曾与任何人玩过暧昧的,当然,除了刻意要收拾第一无痕时小小地用了招美人计之外。

第一蓝带了人证物证亲自去战王府抓人,不料却捕了个空,战王府的下人告诉他说,第一无痕在半个时辰以前,进宫看皇上去了。

第一蓝转而带了人进宫去,待他赶到第一夏宏‘闭关’的艣龙殿时,只发现殿外围守的御林军全都像死了一样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

第一蓝不由浓眉浓皱,第一无痕准备逃离,逃的时候还要带上第一夏宏?

什么时候他们父子关系这么好了,他怎么不知道?

殿中一丝声响也没有,但第一蓝走进去的时候,却看到了坐在御案后,衣衫整齐的第一无痕。

他穿一身黑色锦衣蟒袍,宝冠玉带,云祥皂靴。昂扬的七尺骄躯壮实得如同虎豹盘距,即便是坐着,也不难看出他完美的身形。

本该是沉重的墨色,穿在他身上却给人一种尊贵大气之感,仿佛墨色就是天生为他而生的一样。

听到声音,他抬起头来,第一次没有在看到第一蓝时尊敬地行礼。他坐在那里,端起酒杯微笑着朝第一蓝一抬:“皇叔,侄儿敬你,祝你新婚幸福!”

说罢,并不等第一蓝回应,就抬起了杯中酒送到唇边。有那么一瞬间,第一蓝迅速地抬起了手来,但却在出手的前一刻犹豫了。

第一无痕眼角望到他,轻轻一笑,终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而后,又倒了第二杯,再敬第一蓝。笑得苦涩:“一直不明白,当年皇叔可以救二哥,为何却不肯救我。为此,我一直恨你。后来我明白了,原来皇叔看到了我将表姐推进荷花池中,又救她起来向父皇讨了功劳。二哥他是个坦诚直率的人,哪怕吃了再多的苦,也永远正义侠胆。而我从小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不值皇叔伸出援手。”

说完这句话时,他口中已经溢出了乌紫的血来,但他却仍是将第二杯酒不滴不剩地倒进了口中。

接着又倒下来喝完了第三杯,他道:“我真的好想再见她一面,可是我知道,她是不屑再看到我的。你要对她好一点,好一点,帮我把我欠了她的都还给她,还给她……”

他一边说着,嘴角的血颜色越见深沉,那酒中置着见血封喉的剧毒。

第一蓝原本冷漠的神色,到底变成了疼惜:“你罪不致死,何至于此?”

他原本有机会阻止他饮下毒血的,可是他却犹豫了,因为这是他的选择,他知道他不需要他救,也不想他救。

第一无痕摇头笑道:“我觉得好累,皇叔,我好累,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阴郁与失落都不见了,全换成了洒脱:“蛇卵是我与父皇共同寻得的,成王败寇,这是我们应得的。”

第一蓝怔了下,大步上前,推开他身边的帘子,就见到仍旧一身龙袍的第一夏宏,双眼紧闭脸色青紫地倒了下来。

他是中毒而死,下毒的人是第一无痕。

是第一无痕弑父,不是他第一蓝为夺皇位弑兄。

他替他除下了这个最大的后患。

而桌上,放着的玉碟上,战王妃的名字已经被改成了苏冰清。

这是他最后能给卿卿的,也是他欠了苏冰清的补偿。

第一蓝神色复杂地望着,以肘撑腮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的第一无痕,说道:“无痕,当年你娶的叶玉卿已经在那天晚上因幽冥香而死了。是言罗招来了卿卿的魂魄,为她们姐妹换魂了,我的卿卿并不是你的王妃。”

原本已经趴到桌上的第一无痕忽然睁开了眼睛:“所以,我的卿卿不是不爱我了,她只是迫不得己地离开了是不是?”

“是!”

“原来如此!”他轻轻叹息了一声,忽然眯着眼睛,安祥地笑了。

卿卿,你在等我对不对?

——

一年后

南墨城要回去了,是回去原来的世界,言罗会负责带他回去。

虽然这边已经有了很多的好朋友让他留恋,但是那个世界里有他的亲人朋友。还有一个人,在等他。

言罗说了,他与真正的叶玉卿是有天定姻缘的。

现在,她变成了叶小冬,而他的身体还留在她身边被她照顾着。

他想,回去之后的世界,应该更精彩了吧!

第一蓝抱着还在呀呀学语的小儿子,叶玉卿牵着头戴紫金宝冠的玉坤的小手,以及一大群亲朋友好友纷纷赶来相送。

这一年来,玉玄国的老四郡王登基了,玉坤小朋友也成了承元国的帝君。虽然两国亲如一家,但他们都没有做出让两国合并的打算,而是各自为政,又极为交好。

至于燕云国,也在这一年内,被南墨城慢慢划开,平分给了两国。

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两国相对,友好往来,短时间内是不会发生什么纷争的了。

夜月雪带着文房四宝周游列国,已经成了世所皆知的大文学家。

第一无襄特地请假一年去玉玄国追兰韵,到现在还没能成功地把人接回自己的王府,不过却已经往人家肚子里塞了只球,离接回家也不远了。

白苏伏与语琪这对欢喜冤家,却比谁都快。早在一年前都有了j情而不为人知,这会儿手中抱着的娃都不比玉坤小皇帝的弟弟小多少。

第一无过与白依依之间虽然没能像,却到底也能算相敬如宾。

虽然生活中还有各种各样的酸甜苦辣咸,但不得不说,这已经是一个幸福的结局了。

送完南墨城回来的途中,第一蓝看着金娃娃一样漂亮可爱的宝贝大儿子,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卿卿,当初你回来京城时,为什么要把叉叉扮成女孩子啊?”

两个都是儿子,他其实好想要个女儿的,像她一样漂亮可爱,想想就美得冒泡了。可惜这臭小子,怎么就不是女孩儿呢?

“那个……”叶玉卿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个,她迟疑了下,复又哈哈笑道,“好玩呗!你不觉得咱们家儿子漂亮得过份,很像女孩儿吗?”

嗯,那么久以前的芝麻小事现在还拿来问什么,真是的!

“切,娘亲回来只是想跟你偷一个种子,她怕我是男孩子,你会抢着要,才把我扮成女孩儿的。”玉坤扯后腿道,“因为,我们早就说好了,只救我,不要你!”

叫你们两个带着弟弟到处去玩,把那么多的事都交给我。哼!

“是这样吗?”第一蓝阴侧侧地斜眉看过来。

叶玉卿连忙摆手解释道:“没有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子最近特喜欢挑拨离间,他就是……”

不等她说完,第一蓝就幽幽地下了狠话:“今晚,给我好好等着。哼!”

“——t_t——”我已经解释过了,我是被冤枉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