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让受含道具上跑步机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东河水依旧流淌着,过去的悲欢离合随着欢腾的河水流向远方。

“娘,你能不能不插手俺的事,咱都说好了的,等俺考了大学,你就同意俺和牛润的事,可是你刚才在牛润面前这么奚落他,上初中的那会儿,俺差点被豺狼吃掉,那时候怎么没这样奚落人家,他是俺的救命恩人,俺要一辈子守在他的身边。”柳莲的眼珠子瞪得跟玻璃球似的,让柳莲娘顿时发起怒来道:“你看他们村的那个穷样,俺是穷过来的,俺不想让你再过那样的日子,也就这两年俺们村才富了起来,这种富裕是你爹硬碰硬干下来的,你瞅瞅上级给他穿过多少小鞋,那面条厂按规定哪能开到这乡下?你看那土焦村的人上集买菜,恨不能一分钱分成两半花,你嫁过去,俺是不甘心也不放心呢!”柳莲娘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哭得是那样的辛酸。

柳莲见母亲哭成那样,心里的纺线被划破了,她说道:“娘,牛润不同其他人,他正直,勇敢,有闯劲,还有学识,俺认定了他,俺同他一起将麻油厂办起来,让土焦村也富裕起来,您放心,您闺女不会吃亏!”

柳莲娘顿时止住了哭声道:“人生能有几个十年,等你把那香油厂都弄好了,你也像俺这样老了,好看的衣服穿在身上也不好看了!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吃了,有啥用?”

“娘,你不懂,人活着不能光想着吃穿,人要活在信仰里,如果都像你这样,现在可能还被帝国主义欺压着,怎么能翻生得解放呢?娘,俺能把握自己个的生活!俺也能给你们俩安排好晚年!”柳莲说着说着眼泪滚落了下来。

母亲走上前道:“你这个孩子,从小就有主见,俺要是不随你的性子,怕是你不认这个爹娘了!”

“娘,无论发生什么事,俺都不能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母女俩搂抱在一起,但柳莲娘心里还是记挂着柳东,他觉得柳东能给柳莲直接的幸福。

“你娘俩在干啥呢?猫在一起哭?”柳春从坝子上回来,满身尘土,柳莲娘赶紧抹去眼角上的泪水道:“俺娘俩的事你少管,这些年你只顾自己的村子,哪里把咱娘俩放在心上了,这孩子考上了大学,你倒是贴脸上来了!”柳莲娘的嘴像是被热水烫了似的。这样的话让柳春心里备受委屈。柳春何时没有将家庭放在心里,但村子在他心里同样也是重要的,其实婆娘也只是发发牢骚,这些年她一直独立地操持着家,孩子教育的也很好,是个有规矩懂事的孩子。

柳春笑道:“俺婆娘在外面的口碑可胜过俺,他们可都说,俺的一大半的功劳可是你的呢?”

柳莲娘顿时也扑嗤一笑道:“俺就想知道谁这么有良心来着,能说出这么得口的话!”

柳春道:“说到谁,少谁也不能少了柳大海,他可是在俺跟前没少提你的好!”

柳莲听到这到柳东家的事,便道:“他们家没有一个不是拍马屁的!”

柳春道:“你这个妮子,别瞎说!你大海叔可是咱村里的企业家,如果没有柳大海,俺们的面条早在厂里长黑霉了!”

柳莲娘也跟着说到:“可不是吗!俺们分的红利可都是他一个人跑业务挣来的啊!”

柳莲道:“你看他那儿子,就知道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活到现在都看不准人,还企业家,政治家呢!”

柳春板起脸孔道:“你们俩别瞎扯,什么红利,这话要是传到上面去,可是要摘俺的乌纱帽!你个小孩子家别到处评价人,人家到底怎样,和你丫头片子有啥子关系?没事,就给俺回屋去!”

柳莲考上大学,柳春非但没有夸奖自己,反而给了几句批评,柳莲本就不喜欢柳东一家人,每年过节点头哈腰地来家里拍父亲的马屁。

外面的天着实热了起来,就连鸟雀也躲到林子里休憩去了,柳莲到厨房跟平常一样拿了一个多层饭盒,打开锅灶,将炒好的菜一样不落地往饭盒里扒拉。

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味道,柳莲想到马上就要到城里读大学,心里免不了伤心,当时要不是自己生了一场大病,也不会考不上高中,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柳莲想到自己白白浪费着生命,后悔万分。

柳莲来到牛润的木棚下,喊道:“这么热的天还关着门,焖酱豆呢!”

门刷得一下被柳莲推开了,柳莲看见一个漂亮时尚的女人端坐在棚子的一角,她正在看牛润写的关于芝麻种植的日记。

牛润忙上前解释道:“这是陈瑜,是在火车上认识的,她是大学教师。”

可能是漂亮女人间本有的一种排斥,两个女人隔着牛润并没有相互打招呼。牛润又忙对着陈瑜道:“这是柳莲,今年考上了大学,难说会是你的学生呢!”

柳莲最终放下刚才的木讷,走上前去道:“陈老师,您好!”

陈瑜微笑着点了点头。又是一阵沉默。

“俺家还有活,俺回去了,这饭放在这里了,俺走了!”柳莲习惯性地甩了甩辫子,走出了棚子,牛润想留着柳莲再坐一会,见柳莲一脸的不自在,便道:“俺明天去家里看你去!”柳莲没有吱声,默默地走开了。

柳莲的神经开始敏感起来,她忐忑不安,心里像喝了肥皂水,心里还泛着恶心。她想着这么漂亮优秀的女人大热天地来到农村肯定是奔着人来的,她肯定稀罕俺的牛润,她是跟俺抢牛润来了,她想着想着更加难过起来,他蹲在一个土丘上竟然哭了起来。

“哎呀!俺村的仙女怎么在这里哭起来了,是谁欺负妹子了,俺提着枪和他拼去!”柳东见了这大好机会,忙上前恭维道。

柳莲忙把眼泪擦了擦,起身大声喊道:“姑奶奶想哭了,干你什么事?”

“哎哟!俺的姑奶奶,俺怎么又说错话了啊!”说着柳东就往自己脸上扇。

柳莲被柳东弄得哭笑不得,甩了辫子便下了土丘道:“姑奶奶走了,还低头扇呢!”柳东见柳莲早走远了,这才放下手,喊道:“姑奶奶,到底是谁欺负你了,俺拿着枪指着他对你道歉!”柳莲扑哧一笑,他觉得这个柳东真是无可救药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