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人体美鮑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规矩,求票求收藏……

*

*

红旗高中的后墙外是一条小河沟,最深的地方只能没下去膝盖,但是常年水流不断,水质清澈。

河岸旁是一片槐树林,夏天的时候阴翳凉爽,绿树如茵河水潺潺,找一个粗大的槐树坐在下边乘凉,一时半会儿的谁也找不到,最是这帮子逃课学生的好去处。

“兄弟,谢啦!嘿,又偷你爸的烟?”

李默接过郑传递过来的烟打火机,看了看,大中华啊,点着美美的抽了一口,说道。

这年头要么当官党将要么地主老财,一般人还真抽不起这烟。

郑传没接话儿,而是伸出手挨个翻李默的兜,直到确认没烟没火的时候,才有些鄙视的问:“上等人有烟有火,下等人有火没烟,你这没烟没火的,算是几等人?”

李默嘿了一声,惬意的吐着烟圈:“几等你个脑袋!靠着你这个上等人家的大少爷,我傻呀花钱去买烟?话说您老人家几天就花了几千块,不差我一根烟吧?”

“卧槽,合着这事儿你还没忘呢?刚刚还感谢我呢。”

郑传郁闷的扒扒头发,嘴里叼着烟,没好气的瞪了李默一眼。以往没看出来啊,不就是答应借你钱结果花光了嘛,还记仇了,多大点事儿?

李默斜睨着他:“一码归一码,信用是大事啊知不知道?信用就相当于脸面,你连脸都不要了,还怕我说?”

直到快把郑传说得恼羞成怒,才拍了拍他肩膀:“昨天那事儿,多谢你了,干得漂亮!”

他说的自然是昨天他在办公室里和金宝辉冲突之后,郑传煽动学生们起哄的事。【文学楼】

不得不说,这个胖子大脑跟脂肪一样发达。

他在知道办公室里的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的后果恐怕不妙。一个学生跟老师挥拳头,这不是找死么?现在是2002年,可不是老师骂几句打几下就哭着喊着找家长的年代,可以这么说,只要不打坏了,老师打学生那就一个字:随便削……

开除学籍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才能逃脱这个结果?

答案有很多,但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只有一个:法不责众。

当所有学生一起抗议,事情的影响就出来了,学校就不可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会有所顾忌。

只要有顾忌,就会让步。

郑传想法很简单,什么记大过啊找家长的都无所谓,只要不被开除就好了。

他想的当然太过简单。

周德山是什么人?岂会看不出这样的小把戏,学生们只是跟着起哄而已,难道真的敢造反?

他当然顾忌,但不是估计影响,而是估计自己的名声。

将这件事情压制下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真当现在是一百年前那些拿把枪就敢造反的学生?

他估计的是自己的名声。

没有人不爱惜羽毛,周德山固然因为金宝辉身后的后台而不愿意得罪,可也不会为了这件事给自己的履历抹黑。

天下太平就一切都好。

所以郑传得逞了,只不过精妙处并不如他的想象。

李默很佩服郑传,那么短的时间他就能想出这个方法并且付诸行动,果然是干地下党的料子,这货要是早生了一百年,恐怕毛爷爷也得竖起大拇指……

“风险很大的,老周可不是老糊涂,万一较真儿你就惨了。”

“那又怎么样?大不了开除呗,很怕吗?”

郑传混不吝的撇撇嘴,做出一副好汉状。

李默没说话,拍了拍他的肩头。

帮兄弟一把,管他啥后果。

郑传叼着烟倚着树干,有些没精打采:“你真想考大学?”

李默跟秦燕妮说要考滨城理工的事情他知道了,并不像别人那样以为只是想要泡妞随便说说,他知道李默的性格,这个家伙看上去懒懒散散什么都不上心,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像个钉子。

不过他当然不看好,李默的成绩他太知道了,滨城理工?

我就呵呵了……

李默当然听得出他话里的不以为然:“对我没信心?”

郑传翻个白眼:“我是对自己没信心,拯救地球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太艰巨了……”

“我拯救你个脑袋!你个混球瞧不起我是吧?”

李默有些恼火,最好的兄弟不说坚定的支持一下自己的理想,反而高唱反调,简直太心塞了。

郑传还是翻白眼:“我是瞧不起我自己,拯救地球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哎呀卧槽,你怎么打人呢?”

李默在他脑袋上狠狠拍了一下:“没完了是吧?鄙视人会让心胸狭隘的你感觉到快感吗?”

郑传胖胖是身躯灵活的跃起,猛地将李默扑到:“我就知道把你压在身下会有快感,爱妃,赶紧的叫声大爷就饶了你,否则拽掉你的jj……”

一百七八十斤的大块头压得李默差点喘不过气,奋力挣扎的时候突然感到胯下一紧,要害居然被这个死不要脸的抓住了。

李默脸都绿了:“死胖子,给你点脸了是吧?赶紧的松手,要不然我反抗了啊!”

“哼哼,反抗你个毛啊,老子给你捏爆……”

“啊……卧槽死胖子你真捏啊,我反捏……”

“嗷……李默你这鳖犊子,你还真捏啊?”

“你捏我,我为什么不能捏你?”

“好了好了,你松手,我不捏了……”

“你先松!”

“为什么我先?我松了你不松怎么办?”

“卧槽,哥哥是那样的人么?”

“绝对是!”

“……那好,我输一二三,一起松。”

“那行。”

“一……二……三……哎呀卧槽,你咋不松手?”

“我送你个脑袋,你不也没松?”

“卧槽你还翻了天了,就哥们这身肉压也把你压死,乖乖的求饶吧……”

两人疯闹起来,互相扯着对方的要害,滚作一团,谁也不肯服输。

疯了好一阵,郑传率先气力不济,抬起头呼哧带喘的大口喘气,然后,就看到一双紧紧裹着丝袜的大腿站在自己面前,那修长、那线条……没治了!

郑传好奇的一路往上看,丝袜、短裙、套装、一张满是惊诧的俏脸……

郑传瞬间石化。

李默不知道来了别人,以为郑传服了,嘿嘿大笑:“怎么样,小崽子老实了吧?来吧,给大爷笑一个……”

然后,他不经意的一抬头,就看到靳丽颖正俏脸微红的站在身前,一双美眸正狠狠的瞪着自己……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